<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五章:大战之前
    修整一夜,隔天一早,织田义信就率军离开了刈谷城,顺便,带走了水野家200名足轻,让总兵力达到了1500人。对于织田义信这种作法,虽然水野信元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再说织田义信也没有全都带走,刈谷城的守军可依然还有800多人。

    不得不说水野信元虽然算不上什么牛逼的人物,但能够存活这么久,还是有些本事的。刚刚得到一向一揆的消息,这小子就直接紧急动员部队把刈谷城塞满了,甚至钱粮等物能搬的都搬了进来。

    嘛,话说回来,织田义信在离开刈谷城后没多久,就抵达了距离刈谷城不远的福釜城。

    “那就是所谓的一向一揆吗?”织田义信看着前方不远处正不断几个弄福釜城的一群暴民古怪的问道。

    只见那边,一群男女老少散乱的分布在福釜城的城外,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手上拿着斧头、锄头、镰刀、竹枪等十八般兵器。口中嗷嗷喊着不晓得什么话,不断冲击着福釜城的城门。

    “不错,不过与其说他们是一向一揆,不如说是顺着一向一揆而暴起的乱民而已。”织田义信麾下唯一见识过一向一揆的白木行久沉声说道。

    “乱民嘛~呵呵,倒还真是挺乱的。”织田义信闻言,冲了冲福釜城那边的情况笑道。如果说之前织田义信说要凭借自己这么千来人击溃一向一揆,只是单纯的逞强和不服输的话,那么现在对于这件事情,他是越来越有自信了。

    “如果大部分的敌人都是这种人的话,那么唯一需要考虑的,也只有酒井忠尚他们了……”织田义信看着福釜城外的那帮乱民轻声嘀咕着。

    “主公,我们不去帮忙吗?”李华梅这时出言提醒着。

    “帮忙?对哦,他们既然被乱民进攻,肯定就是友军了!”织田义信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的嘀咕着。

    “现在才发现吗?!”众人同时想着,(/□\)

    “忠胜!康政!你们两个带300人去将那群乱民击溃,让我看看你们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长进。”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

    “其余人随我去后方拦截,尽量别让他们跑了。”织田义信随后对其他人说道。

    “主公?难道您想招降他们?”李华梅猜到了织田义信的想法。

    “呵呵,为什么不呢?”织田义信笑道。

    不得不说,乱民就是乱民,乱糟糟的连个侦查的都没有,天晓得他们是凭什么才敢这么大咧咧的去进攻城砦,而城内的家伙们到底又有多么的没用才会被压着打。

    直到本多忠胜两人率军冲到差不多百米左右的距离,他们才反应过来,不过此时,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冲啊!”本多忠胜大喊一声,一马当先就冲向了敌军,面对乱民手中的十八般武器,本多忠胜没有丝毫的惧意,手中蜻蜓切不断挥舞着,粘着即死,碰到不死也重伤。而一旁的榊原康政虽然没有本多忠胜这么暴力,但却也毫不逊色。

    在这两人的带领下,织田军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杀入了乱民之中,虽然乱民的人数在近千人之数,但在织田军的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完全没用多久的时间,这群乱民就发生了溃逃,这让织田义信完全包围的计划只能无奈的取消了。

    “主公,能抓的都已经抓到了,可惜他们溃逃的太快,只有300多人。”李华梅汇报着。

    “才300多人吗?算了,过去告诉他们,要不跟着我们,有吃有喝,要不直接死在这里!”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李华梅闻言,立刻应道。

    看到李华梅痛快的转身准备离去,织田义信倒是好奇了,连忙叫住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华梅,难道你就不觉得我这样有些残忍吗?”

    “残忍?”李华梅莫名的看着织田义信,听到他的话后顿时就笑了,“主公,这里可是乱世啊!如果连对待要反叛自己的人还顾忌多多的话,那种人恐怕也不适合当武士吧?”

    “呃……也是啊……”被反驳的织田义信尴尬的搔了搔脑袋,他忽然发现自己又犯傻了。

    就在这时,费南德的声音传了过来,“主公,福釜城的城主松平亲俊前来拜见。”

    “哈?松平?是家康那小子的一门众?难道他没反?”织田义信古怪的嘀咕着,随口说道,“让他过来吧,正好也有点事情要问他。”

    “是!”

    费南德下去不久后,一名中年大叔就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视野内,只见他40岁左右的模样,正飞快的向自己这边跑来。一来到织田义信的面前,“噗通”一声就拜伏了下去,“多谢织田大人前来支援,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起来吧~”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多谢织田大人!”松平亲俊闻言,又拜了一下后才站起身来。

    “你就是福釜城的城主松平亲俊?怎么被这群乱民压在城里打啊?我觉得这群乱民不怎么强啊?”等到松平亲俊起身后,织田义信就直接问道。

    闻言,松平亲俊脸色瞬间变换了数次,半响后,才喃喃说道,“回织田大人,因为一向一揆爆发的太快,在下城内只有不到200人的部队,如果不是有城砦据守而且大部分的乱民都前往攻打冈崎,恐怕本城早就已经失守了。”

    “哦……”织田义信恍然大悟状的应了一声,心中却在想着,“切,还不是战斗力不行?”不过他倒也没有直接这么说,毕竟是友军是不?所以随口安慰了两句后,他就直接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现在局势如何?冈崎还没有被攻下来吧?”

    “这……请织田大人赎罪,因为在下一直没有离开本城半步……”松平亲俊一脸尴尬的说道。

    见状,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问了几个问题,结果这小子除了知道樱井城的城主松平家次反叛之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好吧,织田义信对这家伙是彻底无语了,从他接到服部半藏的汇报到在刈谷城休息,这都过去整整一天了,这小子竟然给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现在形势过于严俊,他真想给这小子两下。

    哈?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同为织田家的家臣,不能直接处罚松平亲俊?啧啧,织田义信可是以松平家康父亲的身份帮他教训家臣的!好吧,其实就算是松平家康的亲爹松平广忠如今也没有那个权限,不过就算织田义信真打了,松平家康敢说啥不?

    或许松平亲俊自己也觉得什么都不知道似乎不太好,所以他想了许久后说道,“织田大人,从这里前往冈崎的话,一共有两条路,一条是从樱井城走,经过八面城、三木城才可以到达冈崎。而八面城的城主荒木义广一直以来对于主公都是非常不满……至于三木城的城主三木义直一直都很低调,倒也不知道他反叛了没有。”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嗯,那另外一条呢?”

    “另外一条则是从此处一路向西,经上野城最后抵达冈崎。这条路最快,但上野城的酒井忠尚一直都是亲今川派,可动员部队可是达到上千人。”松平亲俊沉声说道。

    “嗯……”闻言,织田义信沉吟起来,松平亲俊所说的,和昨晚水野信元以及李华梅等人所说得差不多,虽然稍微多了一些内容,不过对于目前的局势并没有什么卵用。

    想了想,织田义信忽然对费南德说道,“拿地图过来。”随后,织田义信对松平亲俊招了招手说道,“如果我要走樱井城这条路的话,周围可有什么友军?另外以你的估计,冈崎那边能撑多久?”

    “织田大人,如果您要走这条路的话,那么在下建议先前往藤井城,藤井城城主松平利长一直对主公忠心耿耿,相信他是不会反叛的。”松平亲俊说完,又指了指地图上冈崎城的周围接着说道。

    “织田大人您再看,冈崎城以南,深沟、竹谷、形原城、五井均是松平氏的分家,再往上,则有大给城,城主松平近正同样是松平氏的分家。只要他们不反叛的话,那么相信主公还是可以坚持下去的。”

    “全是分家的人?”织田义信咋舌的看着地图嘀咕着,好吧,对于松平家,他知道的也只有那些出名的武士们,而对于松平家康的那些同族,说实话,他真心没有什么印象。如今看来,历史上松平家康能够独自扛下三河一向一揆,这么多的分家城主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啊。

    “嗯……我们就先去藤井城,如果那松平利长没有反叛的话,就将部队集合起来直接攻打樱井城!”织田义信沉吟了一下后直接说道。

    既然酒井忠尚那边还没有正式进攻,冈崎城的守备看起来似乎也不错,那么织田义信觉得,与其傻傻的过去冈崎等待被敌军包围,不如主动出击,四处攻打敌人的城砦。这么一来,他也不用面对漫山遍野的敌人了。

    “主公!如果这样的话,万一那些松平家的一门众也反叛的话,那冈崎不就危险了吗?属下认为,还是应该先行前往冈崎才是!”李华梅出言说道。

    “嗯,也有道理,行,就这么办,先去冈崎,顺便也和家康那小子商量一下这个方法。”织田义信闻言爽快的改变了主意。

    做好了决定,织田义信和松平亲俊率领的100人立刻合兵一处,出发赶往了藤井城,在那里,织田义信见到了藤井城的城主松平利长。对于织田义信合兵前往冈崎的要求,松平利长虽然没有亲自前往,却也派了自己的长子松平信一以及150名士兵。

    见状,织田义信就将那300俘虏交给松平亲俊、信一掌管。说起来,这些俘虏倒也痛快,在李华梅下令砍了几个不老实的人后,立刻就老老实实的表起了忠心。

    一路经过樱井城和八面城,在看到城中守备依然有数百人后,织田义信打消了顺手攻下这两座城砦的念头,继续向冈崎城快速前进着。

    没办法,此时织田义信是真的不敢浪费半点的时间了,虽然历史松平家康自己就扛下了一向一揆,但这次的强度明显比历史上强上很多。万一因为他来的晚一些而让松平家康挂了,嘛,挂了也就挂了,反正也只是个便宜儿子而已,最多安慰安慰因此而伤心的於大罢了。

    但松平家康死后,不管是三河重回今川家的怀抱,还是彻底变得大乱,显然都不符合织田义信和织田家的想法。虽然一开始织田家只不过需要三河这么一个和今川家的缓冲地带,但随着美浓攻势的数次失败,织田家也开始将主意达到了松平家的身上。所以织田信长才会数次支援资金给松平家康。

    而在织田义信不断向冈崎赶来的时候,冈崎城外的敌军却也在不断的聚集着。

    敌军本阵内,酒井忠尚高坐首位,身前左方坐着本证寺、上宫寺、胜鬘寺、本宗寺的四位主持安静的坐在那边。

    “报!渡边高纲父子带领2300名信徒前来汇合!”

    “报!蜂屋贞次带领1800名信徒前来汇合!”

    因为这次毕竟是以宗教名义起兵的,所以不管是足轻、平民还是其他,通通以信徒替代。

    接连不断的通报声,代表着一向宗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如果松平家康听到这些通报声,恐怕会被气的吐血吧?毕竟,这里面许多武士都是松平家康看重的人啊。

    “报!本多正信带领4000名信徒前来汇合!”

    “嗯?!”闻言,本来听到这个名字还不以为意的酒井忠尚好奇的望向了入口处,与此同时,无数已经来到的武士们也纷纷看了过去,要知道在此之前,带人最多的,也不过是渡边高纲父子而已。嗯……四位主持不算。

    不久,一名看起来很是瘦弱的年轻武士缓缓出现在了入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