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四章:苦思对策
    “主公,前方就是刈谷城了。”费南德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

    “嗯,大家再辛苦一下,到了刈谷城就可以好好休息了!”织田义信大喊着。从那古野城出发后,织田义信就率军一路急行,终于在入夜前进入了三河境内。不过显然,他们已经很疲惫了,根本不可能继续赶往三河。

    “主公,请允许属下先行前往刈谷城,以免发生误会。”费南德忽然上前恭敬的说道。

    “嗯,说得有理,去吧。”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待费南德离去后,他又转头对服部半藏说道,“半藏,你也先会冈崎吧,就说我已经带领援军来了,让家康务必要守住冈崎!”

    “是!”服部半藏恭敬的应道。虽然对于织田家只来了这么一点援军有些无奈,但毕竟确确实实是来了援军,而且那边织田信长也没说不派,只不过是被斋藤龙兴给牵制住了而已。所以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希望的,“只要能够坚守到织田殿下的援军……”

    好吧,服部半藏从头到尾,都不觉得只凭织田义信这么一点的部队就能够镇压三河的一向一揆。或者说,除了织田义信之外,就没有人相信。嗯?织田义信就相信吗?嘛,多少有那么一点信心啦~毕竟朝仓宗滴可是实实在在的以1万多人,击败了总共30万人的一向一揆。那个老头能做到,织田义信就做不到吗?反正他是不信。

    当织田义信率军缓缓来到刈谷城时,水野信元已经在城门处等待了。

    “织田大人!您终于来了!不知道织田殿下的援军何时才能抵达?”水野信元一开口就直接询问织田信长的援军,显然他可不觉得织田义信这么一点人就是援军的全部。

    说起来,水野信元在得知爆发了一向一揆之后,差点就被吓尿了。还好目前那些暴民或者反叛的武士都把注意力放在松平家的城砦上,虽然也有小猫一两只路过刈谷城,却也是直接离去。

    可就算如此,也让水野信元惶惶不可终日,吃不下饭、坐立难安,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吓得钻进了案几底下。

    “呵呵,兄长大人的援军?水野大人,很遗憾,本家前来三河的援军,只有在下带来的这些。斋藤家出兵1万,做出了攻打尾张的姿态,所以兄长大人只能坐镇清州,防备斋藤军了。”织田义信轻笑道。

    “啊?!”水野信元闻言顿时就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援军竟然只有织田义信带来的这么点人。不过当织田义信直接越过他往城里走时,他总算醒悟过来了,“诶,您来了就行!您来了就行!只要织田大人您一出手,这什么一向一揆还不是没两天就被镇压了?”

    水野信元不断拍着织田义信的马屁,倒不是他忽然认为织田义信可以镇压一向一揆,只不过他突然想到了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的关系。只要织田义信在此,难道织田信长真的不会派援军吗?显然不可能。

    进入刈谷城,织田义信让部队就地休息,水野信元很是懂事的命人送上吃食。随后就在水野信元的宅邸内召开了会议。

    “水野大人,你身在三河比我们清楚,如今的形势如何了”织田义信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或许他对于镇压一向一揆有那么一丢丢的信心,但怎么做,却完全没有头绪,只能先搜集一下情报,看看能不能相出什么办法了。

    “实在抱歉,对于那些叛军的情报,我也不是太清楚。”水野信元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随后似乎怕织田义信怪罪,又连忙说道,“织田大人有所不知,此时三河境内,四处皆是一向宗的暴民或者叛乱的武士,想要打探点情报,实在是千难万难。”

    说完,顿了顿再次说道,“单单在下的领内,就有百多人作乱,幸亏在下反应的快,及时关闭了城门,不然恐怕……”

    “嗯?刈谷城也有叛军?”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

    “是啊……”水野信元叹息了一声,“在三河,因为过于贫穷的关系,信仰一向宗等宗教的信徒几乎无处不在。越是贫穷的地方信徒就越多也越狂热。相比其他地方,在下这里已经算是好的了……”

    “哦……”织田义信应了一声,随后一脸严肃的问道,“那他们的战斗力如何?”

    这是织田义信最为关注的问题,对于一向一揆,他只从游戏中以及传闻听说过。在游戏中,一向一揆基本除了烦人之外,也没有什么难打的。可在这个时代,他已经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关于一向一揆的恐怖之处了。可耳听毕竟只是故事,亲眼看到的才是真实。

    闻言,水野信元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很抱歉,领内那些叛乱的暴民在看到本城的城门关闭后,犹豫了一下就直接离开了,所以在下也不知晓他们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说完,看到织田义信皱起了眉头,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水野信元连忙再次说道,“不过依在下看来,那些暴民的战斗力并不是很高。”

    “嗯?怎么说?”

    “因为那些暴民之中,有许多的老人、孩子和妇女,看上去就没有什么战斗力。而且绝大部分甚至连正规的兵器都没有,什么锄头啊、镰刀之类的都拿出来了。真正装备齐全的人,不足十分之一。”水野信元一边回想一边说道。

    “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这倒是和他对于一向一揆的印象颇为吻合。

    “主公,如果真如水野大人所言,那么根本不需要惧怕那些暴民!就算他们有数万人,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前田庆次听到水野信元的话自信满满的说道。这可不是前田庆次吹牛,以死神众的实力,如果只是对付这些老弱病残而且也没有什么长枪弓箭的暴民,那简直不要太轻松。而且还有那500铁炮队呢?

    “没那么简单!”一旁的白木行久毫不在意的泼着前田庆次的冷水,“主公!属下昔日随师傅游历天下,曾经在越后见过一向一揆暴动的景象。虽然他们的战斗力确实很差,却胜在悍不畏死,只要没死,就会不断疯狂的进攻……”

    “我去……有没有这么恐怖啊?”前田庆次闻言,不信的大喊着,不过表情却也变得凝重起来。显然,对于白木行久的说词,他已经相信了。

    只是,前田庆次相信了,织田义信却不信,“悍不畏死?呵呵,如果这些家伙真的那么不怕死的话,恐怕本愿寺的和尚早就统一天下了。而且,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不怕死的人吗?”

    看到诸人不说话,织田义信自顾自的说道,“武士不怕死,是因为他们比起死亡,更加在乎荣誉和自身的信念。或许,那些对于信仰充满狂热的信徒们也不惧死亡,可这些暴民真的对那飘渺的信仰如此狂热吗?”

    织田义信的话让诸人沉思着,半响,李华梅忽然问道,“主公的意思是,其实大部分的暴民只是因为生活贫困才不得已成为信徒,而此次跟随暴动只是为了趁机抢夺钱粮?”

    李华梅的话,让所有人瞬间眼睛亮了起来,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些暴民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了。

    只是,听到李华梅的话,织田义信却轻笑着摇了摇头,“不然,或许这里面有打算趁机抢劫的人,也有为了信仰而战的人,更有因为对松平家充满仇恨的人,不过我想大部分的人,只不过是为了避免被伤害,算则随大流的人而已……”

    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在前世,他已经看过无数类似的事情了,当一起行动的人多了,无论他们在做什么,都很容易感染周围没有参与的人参与进来。最简单的,就是当世界杯来临时,全球都是足球迷,可事实上绝大部分的人恐怕连有几支球队参加都不知道。之所以会这样,只不过是被周围的人影响了而已。

    “随大流?”诸人有些疑惑的嘀咕着,显然有些无法理解织田义信这番话。不过织田义信却也没有解释的想法,在弄清楚敌人的真正战斗力后,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就只有那些叛乱的武士以及亲今川派系的人了。在他看来,那些人才是最麻烦的家伙。

    和一向一揆那种无组织无纪律,甚至除了讨伐松平家这种笼统的目标之外,根本没有任何计划的敌人不同,那些叛乱的武士和亲今川派系的人可是目的非常的明确,而且均是身经百战之人。

    这种敌人,才是织田义信觉得最麻烦的。更让他担心的是,一旦一向一揆由这些人来统帅的话,那么那些暴民的战斗力也会成倍的增加。而他,却对此没有丝毫办法得知。

    想到此,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叹息着,“这尼玛没有忍者部队实在太蛋疼了,这次完事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招揽几名强大的忍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依然没有商议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如今的形势杂乱不明,敌人的成分有参差不齐。想要在短时间内想到解决的办法,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无奈,织田义信只能让众人下去休息。

    深夜,织田义信却依然坐在走廊上看着天上的明月发呆。

    “主公,还在想办法吗?”李华梅那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啊,虽然我一直说一向一揆不足为虑,可毕竟他们人多势众,而且还有松平家反叛的武士,以及那些一直站在今川家一边的豪族。这等敌人,可不是我们这1000多人可以随便击败的啊。”织田义信叹道。

    “难道主公真想只凭借现有的部队击败敌人?”李华梅有些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在她看来,前往冈崎和松平家康回合死守冈崎,或者联合水野信元在周围打游击,间接缓解冈崎的压力,等待织田信长的援军才是最简单合理的选择。

    “呵呵,为什么不呢?”织田义信一把将李华梅搂在怀里轻笑道,“昔日朝仓宗滴在九头龙川以1万朝仓军大败30万一向一揆,既然他能够做到,我没道理做不到。而且我们的敌人,可没有30万那么多……”

    “但他们有一大群的武士部队!他们可不是那些暴民能够比拟的!”李华梅看着织田义信严肃的说道。她可不希望织田义信乱来,万一被敌人包围了,想要逃出来,可就不是什么简单得事情了。

    “所以才要好好想想办法嘛~”织田义信笑道,随后看到李华梅担心的表情后,笑着吻了吻她的芳唇,“放心吧,如果没有太好的办法,我是不会冒险的。”

    闻言,李华梅虽然依然不放心,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一边强调一定不能冒险云云,一边被织田义信带回了房间。

    与此同时,在躲开了无数敌人之后,服部半藏终于回到了冈崎城。

    “什么?!织田家无法派援军过来?!”松平家康惊恐的问道。

    “是的!斋藤家出兵1万,做出了攻打尾张的姿态。所以织田殿下不敢轻举妄动,只派了织田义信大人率领部队1300人前来支援,此时已经抵达了刈谷城。”服部半藏沉声说道。

    “1300人……如果加上刈谷城极限动员的兵力,应该也有3000多人了。”一旁的本多重次沉声说道。

    “没有那么多,还要去掉守城的、因为一向一揆无法动员的兵力,能上2000人就已经是万幸了!水野信元不可能答应全力支援本家的。”酒井忠次摇头苦笑着。

    “唉,那可怎么办?虽然义信大人武勇无双,可面对数万的贱民以及那些反叛的混蛋……”松平家康一边叹息一边咒骂着。

    “恐怕也只能死守冈崎了,有了义信大人的帮助,相信本家还是能够坚守一段时间的。只要织田殿下能够及时前来支援……”酒井忠次沉声说道。只是他的表情,却依然没有半点轻松的样子。

    毕竟,撑到织田信长率军支援,可要撑到什么时候?如果太晚的话,就算援军来了,敌人也被镇压了,恐怕三河也会千疮百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