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三章:求援
    在松平家康跪地祈求的作用下,松平家团结一心,积极的准备作战着。。しbsp;   本证寺发布缴文的当天,作为和松平家康同时被列入讨伐名单首行的沼定显责,很悲剧的成为了三河一向一揆的第一个牺牲者。而且他甚至都没办法去组织守城,就直接被叛乱的家臣砍下了脑袋献城了。

    两个时辰之后,三河各地松平家的城砦不断的被攻破或者降服。只有少数死忠于松平家的武士据城死守着,但如果没有部队来支援的话,恐怕这些城砦的陷落,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那古野城,织田义信正埋头在案几上,拿着笔不断写写画画着。他正在设计道场那边的训练装备,嘛,主要是因为上泉信纲过来求助,因为道场学生在训练时经常会受伤。好吧,这个时代练习基本就是真刀和木刀这两种选择了。可显然,不管哪一种,都很容易让人受伤。

    所以织田义信就准备把后世剑道学习用的装备弄出来,虽然他前世没有学过剑道,那不就是竹刀和护具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终于将装备的简单示意图搞出来,正准备叫人给上泉信纲送去,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前田庆次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主公!主公!大事不好了!”

    “你小子才不好了呢!什么事啊?这么慌张?”织田义信懒洋洋的笑骂着,毫无形象的伸着懒腰。话说,这等炎炎夏日,实在不适合处理政务,所以织田义信现在只想在树荫下一边纳凉,一边享受着冰镇啤酒。

    只是,他的愿望显然不可能实现了,只见前田庆次匆匆跑进来,身后还有一名穿着紧身衣的男子。古怪的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下织田义信才反应过来,“擦,这小子不是服部半藏吗?咋跑这来了?”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同时心中隐隐有了不妙的念头。

    要知道服部半藏可是松平家的忍者头头,一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是不可能出动的。而他此时出现,就代表着松平家那边出了大问题,不得不让速度最快,同时武艺最强的忍者服部半藏亲自出动。

    果然,服部半藏开口第一句话就让织田义信懵逼了,“织田大人,大事不好了,三河爆发了一向一揆,本家无数皈依一向宗的家臣反叛。更加严重的是,亲今川派系的酒井忠尚联合东三河的吉良氏等人同时出兵,此时恐怕已经快要杀到冈崎城了。”

    织田义信闻言眨了眨眼,一脸懵逼的模样,显然对于这么大的消息,他一时间似乎有些接受不了。

    看到织田义信毫无反应,服部半藏顿时焦急的喊道,“织田大人,请立刻出兵救援冈崎,若迟了的话,恐怕三河将重新回到今川家的手上啊!”

    “我擦!玩这么大?!”织田义信惊叫的跳了起来,他终于反应过来了。“庆次,你立刻把死神众集合起来,同时去动员部队,能动员多少就多少!半藏,你立刻随我一同前往清州城!”织田义信喊道,随后抓着服部半藏就冲了出去。

    “咦,主公您这么慌张要去做什么啊?还有好多政务没有处理好呢!”两人刚走出不远,就碰到了李华梅和鹤捧着一堆文书缓缓走来,见状,李华梅好奇的问道。

    只是显然此时织田义信根本没有心情回答李华梅的问题,或者说他可能都没有听到,因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人就已经消失在李华梅两女的面前。

    眨了眨眼,两女疑惑的对视着,“难道眼花了?”李华梅古怪的问道。

    而这时,前田庆次也匆匆的赶了出来,李华梅顿时问道,“庆次,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我刚才似乎看到主公很急的冲出去了。”

    “李大人,大事不好了,三河那边发生了一向一揆,似乎还有很多松平家的家臣叛乱……”前田庆次焦急的解释着,“总之,主公现在让在下去集合所有死神众,而且还要尽可能的去动员部队,先告辞了!”

    说完,前田庆次就匆忙离去了。而李华梅和鹤对视了一眼,顿时跑进屋将文书放在案几上,随后匆匆赶往了练兵场。

    而此时,织田义信抓着服部半藏的衣服后领正飞快的向清州城赶去。话说,这种样子,服部半藏完全就是被织田义信拎在手中,对于一名武士来说,这可是相当难堪的说。而服部半藏刚开始,也想要让织田义信将自己放下来。

    只是在感受到织田义信的速度后,他纠结了不到一秒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自己的面子是小,松平家康的安危是大,“只要能够尽快赶到清州城,丢脸就丢脸吧……”服部半藏暗想着。

    虽然提了一个人,但对于织田义信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妨碍,没多久,织田义信就赶到了清州城。

    “织田大人!”守卫在城门口的门卫远远看到织田义信,连忙打着招呼,只是话音刚落,他们就感觉到身旁一阵强风吹过,织田义信早已经没了人影。

    “这……”一名门卫古怪的看着同伴。

    “看来有大事要发生了!”另一名门卫一脸肯定的说道。

    当织田义信来到织田信长所在的房间时,却发现织田信长正在休息。

    “怎么了义信?着急忙慌的,可不符合你的风格啊?”织田信长看到织田义信匆匆忙忙的冲进来,顿时打趣道,随后,他忽然看到织田义信正提着一个人,正想发问,那边织田义信已经嚷嚷起来了。

    “兄长大人,不好了,三河爆发了一向一揆,而且松平家许多的家臣也反叛了!另外还有许多亲今川家的三河豪族响应!!”

    “什么?!”织田信长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此事当真?”

    “织田殿下,这件事情千真万确!”服部半藏此时也顾不得失不失礼,拜倒在织田信长的面前就飞快的将他来时三河的情况说了一遍。

    “来人!来人!”织田信长闻言,立刻大喊着,随后在小姓赶了过来之后,对着他就是一阵大吼,“快!召集所有家臣来本城议事!一定要快!”

    下完令,织田信长转头看着织田义信说道,“义信,三河形势严峻,你现在立刻带人去支援松平家,一定要保住三河!”

    “是!”织田义信应道,随后就打算直接离开,不过却被织田信长喊住了。

    “等等!三河那边如果真如半藏所言,那敌军数量恐怕会超过3、4万人,以你死神众那区区100人,恐怕用处也不大!”织田信长说着,沉思了一下后再次说道,“这样!本城所有的部队你都带走,还有那500铁炮队也全部带去!这样大概能有大概700人。”

    “兄长放心吧!那古野那边,我已经命人去尽可能的动员部队了,估计也能有个大概1、200人左右……”织田义信说道。

    “嗯,可以,你立刻出发,我们随后就到!”织田信长说道。

    “是!”织田义信应道。

    带上700人的部队,显然没办法像之前那么快了,可织田义信和服部半藏两人虽然焦急,却也没太多办法。毕竟速度就是这么快,总不能让他们全力冲刺冲到那古野吧?这样就算到了那古野,他们估计也去不了三河了。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古野城终于就在眼前了,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大喊声,“义信!义信!”

    “嗯?”织田义信好奇的看向身后,却发现是前田利家,“利家,你小子怎么来了?”

    “义信,不好了!斋藤家那边也出兵了,足足1万人,所以主公没办法出兵支援三河了!”前田利家飞快的说道。

    “什么?!”织田义信和服部半藏同时惊到,如果没有织田家的支援,那三河那边怎么办?

    “主公还说了,三河那边,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实在不行,就将松平大人等人救出来,退到刈谷城一带防守!总之,短时间内是本家是不可能出兵了。”前田利家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服部半藏张了张嘴,可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他能说什么?难道让织田家不管斋藤军而却帮助松平家?但如果没有织田家的支援,就凭这边区区1000多人?服部半藏来时可是看过那些暴动的乱民,真心可以说是漫山遍野啊。虽然没时间细数,但按照那种规模的话,恐怕织田信长所说的三四万人还是少的了。

    “总之,主公说了,三河绝对不能丢!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三河!”前田利家最后说完,对织田义信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义信,虽然这是主公的命令,不过真的有危险的话,还是要想办法保护好自己……”

    前田利家的话让织田义信沉默了,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了,不过,在听到前田利家最后的那番话后,他忽然一脸鄙夷的看着前田利家,“行了,不就是主公那边不能出兵吗?放心,就我们这些人,就足够对付那些乱民了!”

    织田义信无所谓的态度顿时让前田利家等人呆住了,只是织田义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是谁?我可是击败了剑圣冢原卜传的男人!天下最强的武士!昔日朝仓家的朝仓宗滴都能在九龙川大破30万一向一揆,他既然能行,我没理由不行!”

    织田义信的话让前田利家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郑重的拍了拍织田义信的肩膀沉声说道,“一定要活着回来!”说完,就直接离去了。

    “我擦,老子是认真的!可不是安慰你啊!”织田义信怎么可能不知道前田利家的想法,顿时不爽的大喊着。

    “织田大人,真的……能赢吗?”一旁呆愣的服部半藏被织田义信的大喊声惊醒,有些犹豫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哈?你也不相信?!”织田义信凶狠的看着服部半藏质问着。

    “没!小人相信,相信!”服部半藏连忙应道。

    “哼,这还差不多!走吧!”织田义信冷哼一声,随后再次出发。不多时,众人就来到了那古野城外,前田庆次等人已经集结好部队等在那里了。

    “主公!此次总共动员了部队2000人!已经是能够动员的极限了。”前田庆次上前大声说道。

    “哈?这么多?”织田义信震惊的听着这个数字,掏了掏耳朵,显然不敢相信。只是当他看到面前的部队后,他就明白为什么人这么多了。

    4、50岁的老人,11、2岁的孩子,许多人甚至连兵器都没有,就拿了一个木棍。

    “这……庆次,你小子在搞什么?!”织田义信呆了一下,顿时冲前田庆次怒喊着。

    “城主大人!请不要怪罪前田大人,这都是我们自愿的。”一名老人缓缓走出来说道。“自从城主大人成为那古野的领主之后,就从来没有让我们出战,还不断改善我们的生活……此次我等听到城主大人要动员部队,明白可能是遇到很危机的情况,所以才……”

    “我擦,我这么得人心?”织田义信傻眼的看着那名老人,显然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很正常。毕竟织田义信成为那古野城城主之后,那古野城治下的领民就再也没有感受过战争了,因为这小子从来就不动员部队,只是用自己那100死神众。

    再加上织田义信非常重视商业,很仇恨那些地痞、小偷,如今他那4000石的领地,可以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都是小康生活。

    只是,在反应过来之后,织田义信还是让那些老人和孩子离开了,“老人为了本家贡献了半生,孩子更是本家的未来,怎么能够上阵呢?”织田义信激动的大喊着。好吧,这小子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挺感动的。

    在筛选了一番后,最终留下了青壮年500人,随后,织田义信就带着这区区1300人的部队,向三河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