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二章:三河一向一揆
    冈崎城,松平家康坐在案几前一脸头痛的翻阅着上面的文书,没一会,丢将手中的那份丢到了一旁,转而看起另外一份,没多久,又换了一份。就这样过了许久,松平家康猛地就手中的文书丢到一边,一脸愤慨的骂道,“钱!钱!钱!就知道找我要钱!我找谁要去?!”

    好吧,也不能怪松平家康如此愤怒,前段时间他才刚刚厚着脸皮从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那边讨要来了整整3000贯!嘛,对于统治一国的领地来说,3000贯真心算不上什么大数字,可对于贫瘠的三河来说,却是相当不得了的巨款了。

    可就是这么一大笔钱,在松平家康将其带回三河后,不到两天的时间就瞬间花光光了。这怎么能不让松平家康愤怒呢?只是虽然不爽,但松平家康除了能嘴巴上抱怨一下外,也别无他法,因为这些钱都是他亲手一个个批出去的,每一贯,那都是花在了刀刃上。

    “唉……难道真的是我太急了吗?”松平家康无奈的叹息着。自从他率领松平家降服织田家后,就开始疯狂的进行领内建设,希望在织田家的支持和保护下,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松平家恢复到他祖父松平清康时代的模样。

    只是……三河被破坏的实在太严重了,自从他作为人质离开三河后,三河有的就只有破坏和消耗,今川义元虽然装模作样的帮助开发了一些地方,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招募兵源。

    而桶狭间之后,在织田家的帮助下,松平家以席卷之势吞下了整个三河,却发现直接被噎着了。毕竟哪怕是松平清康时期,松平家的领地也不过只是在西三河而已。如今一口气吃成了一个胖子,松平家却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去消化这么大的领地。

    事实上虽然名义上松平家统治了整个三河,但对于西三河那边,根本就插不进去手。吉良氏在那里统治的太久太久了,那些领民豪族们根本就不甩松平家这个新老大,虽然和统治时期一样,吉良氏已经衰落很久很久了。

    松平家康有些烦躁的在屋中走来走去,“要怎么才能再弄点钱来呢……”松平家康思考着。再找织田家借钱,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如果他真的那么做的话,估计会直接被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砍死吧?一个没有提供半分的帮助,却一直找他们拿钱的家族,显然在这个乱世之中是没有存在必要的。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屋中角落,却是服部半藏。只见他那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却显得异常的慌乱,“主公,大事不好了!本国发生一向一揆了!”

    “诶?半藏,你怎么这么……”松平家康古怪的看着服部半藏问道,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就猛地停了下来,一脸呆滞的看着服部半藏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主公!大事不好了!本国发生一向一揆了!”服部半藏一脸惊慌的喊道,说完,似乎生怕松平家康还没有搞清楚状况,飞快的开始解释起来。

    “本证寺的主持空誓在今天联合上宫寺、胜鬘寺、本宗寺发布了针对本家的缴文,此时国内那些信徒们已经全部暴动了!”

    “噗通!”松平家康听着服部半藏的话,脚下忽然一软,随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怎么可能?”松平家康喃喃自语着,随后猛地冲到服部半藏的面前,抓着他的衣领大声质问着,“怎么可能?!本家从来没有得罪过一向宗啊?!”

    随后,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宫寺……难道是因为之前菅沼定显的事情?那个混蛋!我当初就应该直接宰了他!”松平家康愤怒的大喊着,他如何不知道寺院在这个乱世之中的威力?尤其是三河因为贫苦,导致有更多的平民、武士寻找信仰来逃避现实的苦难,一旦他们真的全都暴动起来……只要想一想,松平家康就感到不寒而栗。

    只是,服部半藏的坏消息显然不止这么一个,“主公,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服部半藏表现的有些犹豫。

    “坏消息?还能有比这个更坏的消息吗?难道织田家因为我们被一向宗那群和尚讨伐,所以抛弃我们了?”松平家康苦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服部半藏随便说。在他看来,此时还有什么坏消息能够比一向一揆更严重呢?

    闻言,服部半藏顿时苦笑起来,见状,松平家康脸上再次浮出惊慌之色,“难道比一向一揆还要严重?!”

    “是的……在本证寺发出缴文后,有不少的家臣们也反叛了……主公?!主公!!”服部半藏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看到松平家康直勾勾的倒了下去,竟是晕过去了……

    见状,服部半藏连忙冲上去抱起松平家康,就准备强行将他弄醒。没办法,虽然这么做很是失礼,但显然如今已经没有时间给松平家康慢慢醒来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就看到酒井忠次等人匆忙冲了进来。见状,服部半藏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酒井忠次等人瞬间拔出了太刀,“服部半藏!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也反叛了吗?!”酒井忠次瞪着服部半藏愤怒的大喊着。

    闻言,服部半藏顿时就知道他们误会了,连忙放下松平家康就准备解释,而这时,一旁的石川数正快步走到松平家康的身边检查了一下后,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只是晕了过去……”

    “晕了?!”酒井忠次等人听到石川数正的话顿时就有些傻眼了,这种时候可能能够晕过去呢?不过随即,他们就猜到了服部半藏刚才举动的含义,立刻转头看着服部半藏问道,“快把主公弄醒!现在可是最危急的时刻,没时间管其他的了!”

    “是!”服部半藏立刻应道,随后在松平家康的身上捣鼓了两下,松平家康就悠悠转醒过来。

    “呃,是忠次啊……你们也是来取我性命的吗?”松平家康看到酒井忠次等人,幽幽的问道。

    “吾等誓死跟随主公!”酒井忠次等人闻言,立刻拜服下来大声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松平家康终于清醒了一点,在服部半藏的搀扶下坐起身来,垂头丧气的问道,“说吧,你们有什么坏消息?”

    他的模样看上去很是颓废,完全丧失了所有的信心,似乎听到任何坏消息也无所谓了,。嘛,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忽然面对这种情况,确实对松平家康的打击非常大,要知道就在刚才,他还雄心壮志的想着如何尽快复兴松平家呢。

    看到松平家康的模样,酒井忠次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均看到了对方的无奈和绝望。不过身为家臣,在这种时候就更需要振作起来。所以酒井忠次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主公,根据各地传来的紧急情报,属下的兄长酒井忠尚……”说到一半,酒井忠次忽然犹豫起来了,倒不是因为酒井忠尚是他的兄长,而是因为这个消息实在太糟糕了,酒井忠次生怕松平家康一个受不了,再次晕过去。

    “说吧,事到如今,领内到处都是一向一揆的暴民,家中无数家臣也都反叛了,还能有什么坏消息?”松平家康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语气淡漠的说道。

    闻言,酒井忠次咬了咬牙,终于开口说道,“属下的兄长酒井忠尚联合分家的松平家次、松平亲清以及西三河的吉良义昭、八面城的城主荒川义广,石川大人的父亲石川康正等人响应了一向宗的缴文,现在已经出兵向本城这边来了。”

    闻言,松平家康沉默了,许久之后,猛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区区一个松平家,竟然能够引来如此大的阵仗。今川氏真,你如此看得起我,实在是我松平家康的荣幸啊!”

    好吧,如果说之前松平家康还搞不明白为什么本证寺这群和尚突然跳出来挑事,那么在听到酒井忠尚、吉良义昭等人也出兵后,他就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了。毕竟,不管是酒井忠尚还是吉良义昭,都是今川家的人。如果没有今川氏真的默许,他们是不可能出兵的。

    这件事情,酒井忠次他们显然也猜到了,因为如果今川家没有出面的话,是不可能让本家这么多的家臣反叛。虽然他们大部分都是一向宗的信徒,但却更是一名武士!而这次的事件,显然已经不单纯是一场普通的一向一揆了。

    “主公,现在事情非常的危机,属下在来时已经派人去动员部队集结在本城。算算敌人来到城下的时间,本家应该还能坚守一段时日,所以请主公立刻派人前往尾张求援!”酒井忠次说出了来此的目的。

    是的,以目前的情况,仅凭松平家想要平定叛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只有从尾张请来援军,才有可能镇压这一次的叛乱。而这,也是他们如今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求援?”松平家康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一下子站了起来,“对!求援!半藏!你立刻前往尾张去找织田殿下求援。不!你先去那古野城找织田大人!”

    “织田大人?”酒井忠次等人疑惑的看着松平家康。

    “去吧……”松平家康没有理会酒井忠次等人的疑惑,直接对服部半藏挥了挥手说道。

    “是!”服部半藏见状,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虽然他心中也有些疑惑,不过松平家康的命令,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切。

    等服部半藏离去后,松平家康才看着众人苦笑道,“如果没有我织田大人的帮忙,恐怕织田殿下就算想要出兵,恐怕也派不了多少人来。所以,现在也只能将希望放在我那位便宜父亲大人的身上了……”

    松平家康很清楚,今川氏真既然如今玩了这么一出,那绝对是打算将松平家彻底拍死。之后不管是亲今川派的酒井忠尚统治了三河,还是重回一片混乱的情况,对于今川家都是非常好的结果。这种情况下,今川氏真怎么可能算不到织田家会出兵帮忙?

    所以,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松平家康苦笑着说道,“恐怕半藏到达尾张时,织田殿下那边就会收到斋藤家出兵的消息了……”

    别人不清楚,但和今川氏真一起在太原雪斋门下学习的松平家康却非常了解这位今川家的新家督,或许还比不上今川义元的全面,但单就智谋,却也是得到了太原雪斋的真传。

    “这……”酒井忠次等人面面相觑,显然,这是一个遭到不能再遭的局面了。

    不过,此时松平家康却似乎已经从慌乱、无助中恢复了过来。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笑着拍了拍诸人的肩膀,“走吧,召集还忠于本家的家臣们,准备作战吧。松平家,就算真的要消失在这个乱世之中,也要用这一战,让世人铭记松平武士的武勇!”

    “是!”闻言,酒井忠次等人立刻激动的大喊着。君臣君臣,在君不知所措的时候,家臣要出面谏言,而在家臣也无助的时候,哪怕再害怕,君主也必须自己强硬起来。因为,这种时候你不出头,还能由谁来呢?

    当松平家康等人走出宅邸时,无数的松平家家臣、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只是他们的脸上,显然充满了无助和绝望。但当他们看到松平家康出现时,脸上又重新浮现出了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只有那么一点点,但却是他们心中唯一能够支撑他们的信念了。而这,就是家督的作用。

    松平家康站在众人的面前,一个个的扫视过去。他很欣慰,因为在他的视野中,看到了许多家中的重臣,以及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家臣,虽然有些人,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忽然,他一下子拜倒在诸人的面前,语带哽咽的说道,“此战,松平家的存亡就拜托各位了……”

    沉默……一片沉默……随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誓死追随主公!”却是酒井忠次。

    “誓死追随主公!!”众人疯狂的呐喊咆哮声,响彻天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