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一章:针对三河的阴谋
    夜幕降临,上野城依然火光通明,十数名旗本武士警惕的隐蔽在城砦四周的密林中,严密的监视着周围的动静。]不时,就有一名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人急匆匆的出现在上野城外,在经过身份核实后,这才被放入城内。

    城内,无数旗本武士举着火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那防备简直比明国的皇宫大院还要严密。酒井忠尚的城主间,此时已然聚集了十数人,他们安静的坐在那边,脸色有些复杂和担忧,却没有任何人出一丝的声响。

    不时,就会有一人匆匆走了进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去,顿时出一阵低呼,随后再次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大笑声在屋外响起,顿时让众人惊得站了起来,随后,一名和尚模样的人就出现在了门口,见状,众人本来提起来的心再次落了下来,但同时又生出了疑惑。显然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在今天这种场合中,这位大师怎么会出现。

    “哈哈~和尚我没有来晚吧?”来人没有理会众人那疑惑的目光,直接大笑的说道,完全没有刚才屋内众人那小心谨慎的模样。

    “呵呵,没晚没晚,空誓大师还请上座。”一人走上来笑道,正是上野城城主酒井忠尚。

    “多谢酒井大人了。”空誓也不客气,在酒井忠尚的引领下直接走到了上座坐下,环视着四周,所有与其对视的人纷纷表示着恭敬之意。

    酒井忠尚也走到空誓的身旁不远处,先向空誓恭敬的施了一礼后,这才坐了下来,看着下面的诸人缓缓说道,“既然空誓大师已经到了,那么就开始吧……”

    对于酒井忠尚的话,自然无人有异议了,毕竟酒井忠尚是这次聚会的牵头人,同时也是三河亲今川氏一派的头头。而一旁的空誓,则是本证寺的主持。这两人的势力和地位,可远远比在座的人高多了。

    看到众人沉默的样子,酒井忠尚点了点头,就直接说道,“此次邀请诸位前来,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推翻冈崎松平家在三河的残暴统治!”酒井忠尚开口第一句话就震撼了全场。

    好吧,在做的都是亲今川家的豪族,可真要推翻松平家,可显然不是靠他们这些豪族就能够办到的事情,因为织田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三河重回今川家的怀抱。

    “莫非……”有聪明者,将目光放在了静坐在一旁,仿佛一个局外人模样的空誓,想到了一个让人震惊却又惊喜的可能。

    果然,酒井忠尚看到他们看向空誓大师的目光后,立刻大声说道,“不错,此次不会只有我们行动,空誓大师也会出面!”说完,他就转头看向空誓。

    “呵呵,酒井大人所说不错,松平家在三河的暴政,已经让本来就穷苦的平民们越来越难以生活,其中不乏一心向着我佛的信徒们。”空誓语气柔和的说道。“同时,就在去年,松平家麾下的武士竟然不顾其父松平广忠殿下颁布的当权武士不得进入寺院的命令,强行闯进本寺抓捕了一名我佛的信徒,这是对佛祖的亵渎!”说道后面,空誓的言辞变得激烈起来,显然对于去年那件事情,让他对松平家充满了恨意。

    听到空誓的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了一番,随后群情激奋的大声讨伐着松平家康的不是来。这个说松平家康强抢民女,那个说松平家康强抢钱粮,甚至连他要求每天只能吃一菜一汤的规定都要拿来黑。

    不过,可能这件事情才是这些人会到此的原因吧。自从松平家康下达节俭令,并获得了鸟居忠吉等三代老臣的支持后,那几乎一针一线都要节省的态度,让许多武士大感吃不消。使得许多武士为了奢侈一下,都不得不偷偷的躲起来。因为一旦被松平家康现,不单单会得到一阵臭骂,还会趁机被松平家康惩罚。

    对此,许多松平家的家臣都怨声载道,甚至酒井忠次等人还数次提议取消强制性的命令,只让家臣们自觉节俭就可以了。但对此,松平家康却充耳不闻,不断强调此时正是松平家崛起的良好机会,苦一点累一点,那也是为了将来。

    看到众人的态度,空誓和酒井忠尚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喜。随后,酒井忠尚大声说道,“诸位请安静,请安静一下。”连喊数声,才让众人重新安静了下来。

    “诸位,此次既然是为了推翻冈崎松平家的暴政,那么我们就要重新选择一名新的人选来统领三河。”酒井忠尚大声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人站出来大声说道,“在下推举酒井大人!”

    众人看去,却是樱井城的城主松平家次,自从松平家康降服了织田家后,他就一直和酒井忠尚走的很近。

    “在下也推举酒井大人!”又是一人站了出来,却是大草城的松平亲清。他和松平家次一样,都是亲今川家一系。据说,暗地里他经常和松平家次咒骂松平家康认贼作父,不但降服了织田家,还认织田义信为父,给松平家蒙羞云云。

    好吧,这两位,都是松平家的分家,或许在实力上,比不上其他家族,但人家毕竟是分家,话语权可比其他家族大多了。

    就在众人震惊松平家的分家竟然也不支持松平家康的时候,有一人缓缓站了起来,“在下也支持酒井大人……”

    众人看去,再次大惊,却是东条城主,吉良家的家督吉良义昭。虽然如今吉良家已经式微,但其的历史,却足以秒杀所有三河其他豪族了。

    公方绝嗣吉良继,吉良绝嗣今川继,虽然这句话有些夸张,但也显示出了吉良氏的地位。其乃是与将军足利家同族的名门,八幡太郎源义家的后人。可不是松平家这种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的家族强多了。

    有了这三位的支持,而本证寺的空誓虽然看起来正闭目养神,不准备参与进武士的决定中,但其既然是被酒井忠尚请来了,自然不可能去支持别人了。更何况,自从今川氏真继位之后,酒井忠尚就一直是他们这些人的头头。

    一个、两个、三个……不久之后,所有人都同意酒井忠尚作为推翻冈崎松平家后,三河新的统治者。

    “哈哈!既然诸位如此,在下也不推辞了。”酒井忠尚兴奋的说道,虽然冈崎松平家依然好端端的呆在冈崎城,但他的模样,却仿佛已经一统三河了一般。

    “咳咳!”一声干咳,惊醒了处在兴奋中的酒井忠尚。随后,他重新恢复了严肃的模样,看着诸人说道,“既然如此,请各位回去之后暗中做好准备,只要空誓大师布缴文,我们就立刻出兵响应!”

    酒井忠尚的这番话,终于让众人明白空誓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心中对于推翻冈崎松平家的希望也更高了。

    没办法,空誓的本证寺,可是代表着这个乱世中最恐怖的势力,甚至可能没有之一,那就是……一向宗!

    众人离去,酒井忠尚、松平家次、松平亲清、吉良义昭以及空誓5人,来到了酒井忠尚的密室中继续密谈。

    “空誓大师,事情已经办妥了,不知道何时才可以起兵?”酒井忠尚恭敬的询问着,松平家次等人也连声附和着,语气中带着一丝的焦急。

    “呵呵,不用急,现在不过只是第一步而已。今川殿下的谋略,可不是我等能够比拟的……”空誓轻笑着说道,“为了能够一巴掌将松平家康这个叛徒拍死,今川殿下可是为他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闻言,酒井忠尚等人虽然心中不忿,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又商讨了一阵后,空誓就起身离去了。随后不久,松平家次等人也纷纷告辞。

    美浓稻叶山城。

    斋藤龙兴靠在案几上一言不,周围竹中半兵卫等人表情严肃的端坐着,目光,全都集中在坐在正中间的那一人身上。因为,他是今川家派来的使者,号称东海道第一智将的鹈殿长照。

    “斋藤殿下,此次在下奉主公之命前来,却是希望贵家能够和本家联盟,一起对抗织田家。”鹈殿长照恭敬的说道。“另外,还有一事,就是本家正在谋划着一件事情,一旦过些时日三河那边起了动乱,希望贵家可以出兵牵制一下织田家。”

    “嗯……鹈殿大人不如先去休息一下,让我与家臣们商议一番如何?”斋藤龙兴闻言沉默了片刻后,缓缓说道。

    鹈殿长照离去后,一旁的安藤守就立刻出列说道,“主公,属下认为此事可以答应。”

    “哦?守就有何想法?”斋藤龙兴轻笑着说道,看他那表情,似乎之前和安藤守就等人没有生任何的冲突一样。

    “主公,如今织田家经济、军备、武士,几乎各个方面都处在巅峰状态,虽然本家并不惧怕织田家,但如今三河松平家臣服织田家,如果给织田家充分的时间,一旦松平家恢复往日的实力,以两国之力进攻本家的话,恐怕本家也会损失很大。”安藤守就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斋藤龙兴的表情,看到他并没有什么难看之色后,这才继续说道。

    “而如果和今川家联合,那么局势就完全不同了。虽然在今川义元死后今川家就已经衰败,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别说如今在今川氏真的统治下,今川家也在不断的恢复着往日的实力。只要本家与其联合,说不定不但不用再担心织田家的进攻,恐怕还有机会可以反攻尾张……”

    安藤守就说完,就有诸多的家臣附和着安藤守就这个提议,其中包括不破光治、长井道利等人。毕竟这件事情对于斋藤家来说,完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答应呢?

    至于牵制织田家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派人到墨俣砦周围转一转罢了,根本废不了什么功夫。甚至只需要一纸,走一下形式就可以了。

    “嗯,既然如此,那么本家就和今川家联盟,共同对抗织田家!至于鹈殿长照所言的那件事情,良通,就交给你去办吧。”斋藤龙兴沉声说道。

    “是!”

    会议结束后,斋藤龙兴去找新纳的美妾阿梅翻云覆雨。而这场针对着三河的密谋,依然还在不断的持续着。

    7月18日,本证寺主持空誓秘密前往本宗寺。19日,再次动身前往胜鬘寺,2o日,于上宫寺逗留半天。

    7月2o日,酒井忠尚等人再次联合上述,恳请松平家康取消三河正在实行的政令76项,这其中包括平民一日只得进食一餐,武士一餐不得过一菜一汤等相当苛刻的政令。据闻当时松平家康再劝说无果后,大雷霆将酒井忠尚等人痛骂了一顿,随后更是直接赶了出去。

    8月,数名违背了少食令的平民来到本宗寺寻求保护,被松平家次的家臣强闯入寺将其逮捕,并与本宗寺的和尚生了小冲突。事后,松平家康狠狠的责骂了松平家次一番,同时派人前往本宗寺通知了惩罚的结果。

    9月,上宫寺在收割粮食时,越过了领地,将佐崎城城主菅沼定显治下的粮食也收割了。菅沼定显上门理论,却被上宫寺的和尚羞辱赶出。结果气不过的菅沼定显在没有知会松平家康的情况下,率兵强闯上宫寺,将被夺走的粮食抢了回来。

    松平家康闻讯,立刻招来菅沼定显责骂了一顿,同时拜会了上宫寺的主持,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9月13日,本证寺主持空誓联合上宫寺、胜鬘寺、本宗寺四大寺院,布了召集信徒讨伐松平家的缴文。其中的重点,就是讨伐欺压平民执行苛政的冈崎松平家家督松平家康,以及对佛不敬的菅沼定显。

    三河一向一揆,起!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