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章:急于求成的松平家康
    7月,织田信长对美浓的谋略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斋藤龙兴的高压统治政策显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无论是安藤守就他们还是长井道利他们都非常老实的做着一名家臣应有的本分事情。

    对此,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太过于焦急,因为从织田信长那边,他听说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斋藤龙兴似乎被如今的形势迷惑了双眼,或者说一点点的成就就让他得意忘形了,以至于对于酒色越来越是沉迷。

    不过,这一次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其他织田家的家臣,显然不会太过于相信这份情报,上次被斋藤龙兴玩了一出十面埋伏就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了。

    所以织田家上上下下如今都显得非常的耐心,一边休养生息一边静静的等待机会的到来。

    某天,一个出乎织田义信预料的人来到了那古野城拜访织田义信。

    “孩儿拜见父亲大人!祝父亲大人武运昌隆!”松平家康恭敬的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大声说道。

    “我儿快快起身,这里就是你第二个家,回到家中,不用如此多礼。”织田义信心情愉快的说道。好吧,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况,松平家康这一句父亲大人总是能让织田义信非常的开心。呃,这就是所谓的s吗?

    只是,上面说得那无论什么情况,显然不包括下面这种情况。

    “父亲大人,如今三河在孩儿的治理下,已经略有起色,足以应对一些日常开销了……”松平家康低声说道。

    “嗯,不错不错~我儿果然是难得的人才,希望松平家在你的率领下,可以早日恢复往日的荣光,帮助主公上洛平定天下!”织田义信随口应道。

    “孩儿一定将父亲大人的话谨记于心!”松平家康大声说道,随后顿了顿,有些尴尬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父亲大人……那个……虽然三河的情况略有好转,但想要再进一步……却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闻言,织田义信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松平家康此次前来的目的,“这尼玛是来要钱的?”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想着。

    说实话,织田义信是真的不想给,毕竟他又不是松平家康的亲爹。两人的所谓父子关系,更多的也不过是利用和好玩而已。只是想到松平家康以堂堂历史上结束乱世的德川幕府开创者的身份认了自己这么一个父亲,而且他的正室还和自己……不给点,似乎也太过分了。

    沉吟了一下,织田义信开口问道,“嗯,三河的情况为父也略有所闻,确实如我儿所言……嗯,这样吧,为父日前帮助上泉大人开设道场,也没剩下多少,就一并给了你吧,也算是为父的一点心意。”

    说完,织田义信就命人取来1000贯钱交给了松平家康。他可不敢给松平家康开口的机会,不然这龟儿子万一装作狮子大开口的话,他是答不答应呢?答应,没那么多钱,有也舍不得啊!不答应,面子上又过不去。

    这个时候,织田义信还真是有些了解昔日自己小时候天天找父母要钱时,当时父母的心情了。

    好在,松平家康的态度还算不错,只见他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立刻恭敬拜伏在地上说道,“多谢父亲大人的恩赐,孩儿一定铭记于心!”

    “嗯,不过我不需要你的铭记,而是要拿出真正的行动!”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可能再过个两三年,本家就会挥兵上洛,我希望松平家届时可以拿出成绩来,而不是依然苟延残喘着。”

    “请父亲大人放心!届时松平家一定作为本家的先锋,为本家打通上洛之路!”松平家康充满自信的说道。

    “嗯,好了,去看看你的母亲还有濑名他们吧,说起来,她们这些日子可是很想你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好吧,於大想念松平家康是很正常的,不过濑名她们嘛……

    “谢父亲大人!”松平家康应了一声,随后在一旁侍女的带领下离开了。

    夜,织田义信来到了濑名居住的屋邸,她从来到那古野城后,就一直居住在这里。虽然濑名如今和阿市她们的关系还不错,但织田义信从来都没有提过让她入住大屋,而濑名也没有提过此事。

    倒是於大提过一次,因为她觉得濑名母子三人独自住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对竹千代的成长很不好。好吧,看来於大只是在担心松平家的继承人而已。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同意,也没有说任何的理由,不过看到织田义信如此,於大也就不再提了。

    一进屋,濑名她们却是已经准备休息了,看到织田义信的身影,濑名的脸上兴奋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对竹千代和阿龟柔声说到,“你们今天去大屋吧~”

    接着,就有侍女带着一脸困意的竹千代和阿龟离开了。年纪并不大的他们,恐怕完全不晓得自己的母亲为什么看到织田义信来了要让自己去大屋睡。

    等到诸人离开,濑名的脸上顿时变得娇媚起来,只见她缓缓跪在地上娇呼着,“媳妇见过父亲大人……”随后,非常熟练的跪在地上帮织田义信解着衣服。

    一阵激情过后,织田义信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濑名的伺候,口中叼着雪茄,一脸惬意的吞云吐雾着。

    “今天我那乖儿子来找你,都说了些什么?”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哼,那个混蛋还能和我说什么?只顾着陪竹千代,说什么再过几年就将他接过三河。呵呵,恐怕他还不知道竹千代根本不是他的儿子吧?”濑名一脸恨意的说道,说道竹千代时,更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感。

    “……”看到濑名如此,织田义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和濑名,也不过只是利益关系罢了。

    织田义信享受着濑名那年轻美味的,顺便感受了一下父媳的禁断关系,虽然这个所谓的父媳关系牵强的可以。

    而濑名则是希望通过织田义信报复松平家康,因为她看得出,织田义信并不怎么喜欢松平家康。虽然如今松平家康成为了织田家的家臣,但她相信,机会总是会出现的。而且就算没有那个机会,那让松平家康带带绿帽子也不错嘛~

    好吧,松平家康似乎已经带了一顶了,不过这玩意也不嫌多是不?

    又过了良久,织田义信忽然问道,“乖媳妇,你在三河也住过一段时间,那里真的很差吗?”

    虽然织田义信曾经去过三河,甚至从哪里拉来了第一批的死神众,但真要说的话,他对于三河却是一点都不熟悉,只是知道那里很穷,但穷到什么程度,还真是不知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濑名表情露出了明显的嫌弃和厌恶,“不是很差,是非常的差!我在那里生活的时候,每天都是腌萝卜之类的食物,根本就吃不饱吃不好!而那个混蛋还想方设法的继续往下减。住的穿的就更别提了,连这里的平民都比不上。”

    “哦……”织田义信随口应了一声,心中有了点判断,“抛去濑名的主观印象,恐怕三河的条件真的非常差,可我和兄长给的那点钱,恐怕也不够干什么的……可历史上的德川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我记得后来德川家进攻今川家时,本家可没帮什么忙啊?”织田义信有些疑惑。

    “父亲大人,我们就不要再提您那没用的儿子了嘛~媳妇还想……”正想着,耳边响起了濑名那娇媚的声音。笑了笑,织田义信一个翻身就将濑名压在了身下。

    又是一个不眠夜……

    松平家康在织田义信这边得到了资金后,又前往了清州城,显然也是去请求织田信长帮忙。随后当天,他就再次匆匆返回了三河。而随着他的离开,织田义信的疑惑也随之消失了。没办法,谁让从织田家击败今川家一直到织田家上洛,德川家都一直在打酱油呢?被织田义信无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是织田义信忘记了,但有的人,可一直在惦记着松平家呢。

    骏府城。

    今川氏真正埋头在无数的文书中不断处理着政务,最近一段时间,甲斐那边再次传来了不是很好的讯息,似乎武田信玄对于和上杉家和谈的倾向越来越高了。而一旦其和上杉家和谈,那么武田家想要扩张,最好的目标显然是在今川义元死后明显衰败的今川家了。

    对于这一点,今川氏真心知肚明,所以一边继续发展着领地的经济,另外一边则加速恢复军备。不过,对于此时的今川家来说,想要恢复到之前今川义元鼎盛时期的实力,显然不单单需要大量的金钱和君臣的努力,更加重要的,还是时间……

    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后就看到鹈殿长照快步走了进来,“主公,三河方面的消息。”

    “哦?”今川氏真挑了挑眉毛,有些好奇的接过鹈殿长照递过来的情报。半柱香过后,今川氏真忽然大笑起来,“哈哈!松平家康这小子真的是想要恢复昔日松平家的势力想疯了吗?这等苛政一直实行下去的话,三河领民如何不反?!”

    笑着,将手中情报递给了鹈殿长照,鹈殿长照接过看去,却是酒井忠尚等亲今川家的三河豪族们的请愿书,说是松平家康在三河实行苛政,导致民不聊生。希望今川家可以出兵三河,解救三河的人民云云。

    “哼,酒井忠尚恐怕还在做三河之主的梦吧?”鹈殿长照冷哼着说道。

    “呵呵,不过这件事情,倒是让我有个主意,只是还很笼统,得详细计划一下才行。”今川氏真轻笑着说道。

    良久之后,两人就带着讨论好的计划前往天守阁拜见寿桂尼,让她过目一下这份计划。

    自从今川义元死后,寿桂尼就住进了骏府城的天守阁,以过往的威势压住了今川家那些有些骚动的家族们。虽然如今今川氏真已经成长的足以独当一面了,但寿桂尼依然没有搬出天守阁。对此,今川氏真也是乐见其成,唯一有些担忧的,就是他这位太祖母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寿桂尼的门前,结果侍女的通报后,两人安静的走了进去。此时,寿桂尼正安静的坐在展望台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太祖母。”

    “属下见过寿桂尼大师……”

    “何事啊?”寿桂尼头也没回的问道。

    “太祖母,三河那边传来了消息,儿孙于是想了一个计划,如果成功的话,足以让三河再次陷入动乱之中。那样的话,本家就可以继续专心休养生息,同时防备武田家了。”今川氏真恭声说道。

    “哦?拿来看看吧……”寿桂尼闻言,转过头轻声说道。

    闻言,鹈殿长照立刻恭敬的将写好的计划送了上去,片刻后,寿桂尼点了点头说道,“还不错,氏真你确实是成长了许多,如果你父亲在天有灵,看到如今你的模样,肯定会非常欣慰的。”

    “是!儿孙一定继续努力,让今川家重新成为东海道的霸主!”今川氏真大声说道。

    “嗯……很好!看来我可以放心的将……”说到一半,寿桂尼忽然咳嗽了两声,吓得今川氏真立刻站起身来冲到了寿桂尼的身边,“太祖母!”

    “无妨……”寿桂尼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了两下后继续说道,“太祖母老了,扛不动了,未来今川家的存亡,就靠你了。所以你的任何一个想法,都必须慎重慎重再慎重……如今的本家,再也输不起了……”

    “儿孙谨记!”今川氏真郑重的说道,随后深深的施了一礼后,就带着鹈殿长照离开了。

    今川氏真离开后,寿桂尼再次转身看向了外面的景色,从她的位置看过去,可以看到骏府城和那繁荣的城下町。

    “夫君……本家又有一名出色的家督出现了,看来我这老不死的,终于能够下去和你相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