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九章:未来的稀世谋将
    那古野城天守阁,专门用来会客的房间,织田义信坐在上的位置,目不转睛的看着上泉信纲身旁的那名少年。[?<><>

    嘛,对于这件事情,本来织田义信是没什么兴趣的,毕竟武田家对于此时的织田家来说,完全就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势力。好吧,虽然武田家如今已经攻占了信浓,而信浓就挨着美浓。但谁都清楚,从信浓到美浓来,就只有中山道一条可走。

    嘛,这条路有多难走呢?问问德川秀忠就知道了。虽然织田信忠进攻武田时,走的也是这条路,但因为木曾家的背叛,以及当时武田家已经彻底的衰败,再加上德川家也兵出骏河。一路之上根本无人抵挡织田信忠的进军。

    因此,织田义信压根就不担心武田家会出兵美浓,这么一来,隔着老远的武田家,也就等到武田家正式进攻骏河的时候,才需要去注意。

    所以,织田义信在听到上泉信纲的话后,就打算让其直接前往清州城找织田信长。毕竟武田家的使者前来,肯定是想要和织田家讨论一些什么事情的,这方面的事情,自己也做不了主。尤其在听到来人名叫武藤喜兵卫的时候,更是没有了半分的兴趣。

    “什么破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个死跑龙套的。”织田义信心中无聊的想着。嘛,如果是什么马场信房等武田四名臣,他倒是可以见见,不过想来,那些大神也不可能莫名其妙跑来尾张。

    只是,当上泉信纲说到这个武藤喜兵卫是他的老友真田幸隆之子后,织田义信的念头就改变了,直接让上泉信纲将人带来。

    好吧,武藤喜兵卫这个名字,他不熟,但真田幸隆的儿子,又非常的聪慧多智,那么似乎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了。真田昌幸!真田幸隆诸子之中成就最大,被羽柴秀吉称为表里比兴之人的战国末代顶级智将。

    对于真田昌幸,织田义信可是非常喜欢的说,游戏中智谋政治均属顶尖,更有一个统帅武勇智谋都非常牛逼的儿子。嘛~如果再加上智谋顶尖的老子,以及其他不算太差的兄弟,真田一族在整个太阁、信野中,都是相当不错的家族,也是织田义信最喜欢收的家族之一。

    而且,在历史上,不管是真田昌幸还是他的儿子真田信繁那可都是牛逼轰轰的主。关原之战前,真田昌幸以真田一族之力,愣是将德川信忠的部队玩弄于鼓掌之中,而真田信繁也就是真田幸村就更加不用说了,被德川家康誉为天下第一兵的存在,带领真田军差点突入德川本阵的牛人。

    “织田大人,这位就是来自武田家的使者,武藤喜兵卫。虽然今年不过16岁,却是武田家家督武田殿下最为看重的武士!”上泉信纲在一旁恭声说道。他会如此介绍武藤喜兵卫,却是因为担心武藤喜兵卫的年纪太小,让织田义信产生轻视之心。毕竟不管是那什么武藤家的养子还是武田家的足轻大将,都是只能仰望织田义信的存在。

    “原来是喜兵卫啊,不必多礼~”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谢过织田大人!”武藤喜兵卫恭敬的施了一礼后,坐起了身来。

    “好一名俊俏的少年啊!”织田义信看到武藤喜兵卫的相貌后,忍不住赞道。

    织田义信的身边有许多的帅哥型男,白木行久和前田庆次就不用提了,本多忠胜等人的长相,那都相当不错。但武藤喜兵卫却不同于他们,颇有一种智者的儒雅。尤其是那双眼睛,一眼就会让人觉得,这名少年是非常精明多智的人。

    “谢织田大人夸奖。”武藤喜兵卫闻言恭敬的谢道,不过其内心深处,对于织田义信的相貌却才是充满的震惊。因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尾张第一猛将,能够击败剑圣冢原卜传以及剑术群的剑豪上泉信纲的男人,竟然长得如此的……美丽……

    好吧,请原谅武藤喜兵卫用了这么一个形容女人的词汇,只是以他那聪慧的脑袋,此时却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词汇了。

    “不知道喜兵卫来此有何事情啊?”织田义信随口问着。

    “在下奉主公之命,前来将上泉大人的家眷护送过来。同时也希望能够拜会一下织田殿下,增进一下两家的交流。”武藤喜兵卫沉声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看着武藤喜兵卫,脑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这么说来,武田殿下是准备对今川家动手了?”只是想到这个的时候,嘴巴却忘记了关门,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此话一出,武藤喜兵卫和上泉信纲顿时大惊,武藤喜兵卫更是忍不住看向上泉信纲,面露怀疑之色。要知道他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还是因为他是武田信玄的小姓,偶然之间听到的说。

    毕竟这件事情可是太过于重大了,万一传出去的话,已经衰败的今川家如何反应倒是无所谓,但北条家那边,可就不好交代了。而且此时武田家可没有和上杉家和谈,万一因此而让北条、今川、上杉联合起来进攻武田家的话,那就算武田信玄有三头六臂也无力回天啊。

    好吧,武藤喜兵卫还是年纪太小了,如果是以后的武藤喜兵卫,估计这句话根本不会让他产生任何的动摇,甚至能够猜到这种事情在武田义信的态度下,根本不可能不外泄。不过如今的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一脸疑惑的说道,“本家和今川、北条自从正德寺同盟之后,一直都谨守盟约,不知道织田大人这番话是从哪里听来的呢?”

    看到武藤喜兵卫的慌乱模样,织田义信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武田信玄果然已经起了破盟进攻今川的心思。不过因为对于这段历史织田义信也不怎么清楚,所以也不知道武田信玄已经进行到了哪一步。

    想着,织田义信一边无奈自己的大嘴巴,一边也只能继续忽悠起年少的武藤喜兵卫了。

    “呵呵,如果不是武田家想要进攻今川家的话,那么为何会跑来尾张查探本家的情况呢?”织田义信随口胡说着,却不经意间道出了真相。

    “这……”武藤喜兵卫忽然有些烦躁,因为他即不晓得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上泉信纲向织田义信告密的,更不晓得应该如何处理眼前这件事情。毕竟,武田家和织田家可是一点关联都没有,织田义信或者织田信长可没有半点的责任帮助武田家保密。

    看到武藤喜兵卫那有些纠结的表情,织田义信心中的得意之情实在难以表达,“啧啧,这可是历史上被誉为后期战国顶级谋将的武藤喜兵卫啊,如今还不是被老子耍得团团转?”呃,这小子是有意忽略武藤喜兵卫年纪的吗?

    不过,织田义信也不想太为难武藤喜兵卫,随即笑道,“喜兵卫你不用多虑,实际上今川家那边肯定也知晓武田殿下的意思,毕竟……”织田义信并没有将话说完,毕竟如果他直接点出了人名,可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揭过去的了。

    但这番话对于武藤喜兵卫却已经足够了,“是啊,义信殿下既然知道主公有这等想法,估计早就已经透露了风声吧?而且这几年今川家的在骏河、甲斐边境上面的防备,也确实加强了许多。”武藤喜兵卫恍然大悟。

    只是随后心中就充满了羞愧之意,“想不到织田家都能猜到的事情,我却一直以为这时一个大秘密。恐怕从主公到其他重臣都早已经知晓这件事情了吧?嗯……就算今川家知道,也不敢率先动手,如若那样,就失去了大义,北条家也不好插手……”

    想到此,武藤喜兵卫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看着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在甲斐时,就久闻织田大人有鬼神之勇,想不到智谋同样不逊于武勇,在下拜服!”

    “哈哈~哪里哪里~不过多了一些经验罢了~”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心中的舒爽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好吧,这可是第一次有人称赞他的智谋,而且还是战国第一谋将的称赞。呃,现在连未来都省去了吗?毛利元就知道会不会开始算计织田义信这没大没小的混蛋呢?

    在之后的交谈中,武藤喜兵卫对于织田义信越恭敬了,对于他的这种态度,织田义信自然更加高兴,嘴巴也忍不住开始胡吹乱侃起来。还好,他只是有些得意忘形,倒也没说些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喜兵卫啊~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婚娶啊?”织田义信忽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闻言武藤喜兵卫一愣,显然不晓得织田义信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实答道,“尚未婚娶。”

    “哦~”织田义信应了一声,就不再多言了。

    对此,武藤喜兵卫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次的会面就在一种很愉快的气氛下结束了。

    临走时,织田义信拍了拍武藤喜兵卫的肩膀笑道,“喜兵卫,我有预感,你一定会成为震惊天下的谋将。所以如果未来某一天想要换换环境的话,尾张这边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好吧,织田义信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抛出了橄榄枝,不过因为他并不晓得武藤喜兵卫此时在武田家的地位,而且武藤喜兵卫如今也未娶妻生子,所以织田义信倒也没有说得太直白。

    织田义信的话,让武藤喜兵卫楞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织田义信这是在招揽自己,不过好在,织田义信的话说得很隐晦也很随性,所以武藤喜兵卫只是恭敬的说道,“如果届时在下想要换换环境的话,一定会来尾张转转的。”

    回到上泉信纲的宅邸后,上泉信纲立刻就表明了自己并没有透露关于武田家的情报。

    “上泉大人请放心,在下并没有怀疑您的人品。”武藤喜兵卫轻笑着说道。如今,其实到底是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或者织田义信自己猜到的已经无所谓了。毕竟就如织田义信所言,今川家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而武田家的许多重臣也定然了解此事。

    不过武藤喜兵卫还是打定主意回到甲斐后,要将关于织田义信的事情作为重点之一,汇报给武田信玄。不知道为什么,武藤喜兵卫总觉得织田义信这个男人非常的危险,甚至可能会威胁到武田家的地步。

    摇了摇头,武藤喜兵卫将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甩出脑海,要知道此时武田家此时早已经是天下有数的强大大名,而织田家,也不过是刚刚崛起一统尾张的新势力罢了。

    隔天,武藤喜兵卫再次拜会了织田信长,同样,织田信长也给武藤喜兵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那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哪怕一直侍奉着武田信玄的武藤喜兵卫,离开时也已经汗流浃背。

    “果然,织田家能够在织田信长这一代一统尾张,并击败如日中天的今川家,并不是靠着世人所言的运气。”武藤喜兵卫暗想着。

    武藤喜兵卫拜会过织田信长之后,又回到那古野城拜会了织田义信,一夜长谈之后,隔天动身返回了甲斐。

    同月,上泉信纲的儿子,15岁的上泉秀元被织田义信收为了家臣。其从小就被上泉信纲训练武艺,无论剑术、枪术甚至是军学都非常的出色。说起来,织田义信只不过是觉得这小子既然是上泉信纲的儿子,武艺肯定不会太弱,所以才提出了这个想法。哪里想到考校一番后,却得到了一个大惊喜。

    于是织田义信立刻将其丢给了岛左近,让上泉秀元和榊原康政一起和岛左近学习战争之法。至于武艺,嘛,有上泉信纲亲自调教,还需要别人吗?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