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八章:来自武田家的访客
    最终,织田义信还是没有答应上泉信纲的请求,虽然这个请求很诱人,可织田义信却也有哪个自知自明,收上泉信纲为徒?他用啥来教?!到时候上泉信纲问起什么来自己答不上的话,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看到织田义信态度坚决,上泉信纲只好作罢。不过言语上面,却变得更加恭敬了。而织田义信虽然不敢收上泉信纲为徒,但互相印证和比试,却是天天都有的事情。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上泉信纲对前田庆次等人的指点,尤其是军学方面的东西,常年和武田家作战的上泉信纲,能够教授的东西可是非常之多,甚至还包括一些武田军曾经用过的战法。这些,许多都是长野业正分析给他听,再加上一些他个人的理解。

    转眼间,三个月就过去了。

    某天,织田义信像往常一样和李华梅、鹤两人处理着政务,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就听到前田庆次那很是兴奋的声音,“主公,上泉大人他们回来了!”

    “哦?终于回来了?!快请进来!”织田义信开心的说道。

    不多时,上泉信纲等人就走了进来,“见过织田大人!”

    “快坐!”

    等上泉信纲等人落座后,不待织田义信询问,上泉信纲就一五一十的将经历说了一遍。

    嘛,和织田义信所知道的历史差不多,一路上上泉信纲在伊势国和北田具教切磋,并指点了他的剑术。随后前往京都拜会了朝廷和将军,在山科言继和足利义辉的面前演示了武艺,并传授将军新阴流的剑术。

    最后在大和国的奈良地区,遇到了柳生宗严这位命中的弟子,传授给了他新阴流。同时和柳生宗严一起拜在上泉信纲门下的,还有宝藏院胤荣这位未来的枪术大师。

    “织田大人,此次前往京都,在下还收了另外一名弟子。”上泉信纲恭敬的说道。

    “呵呵,就是这边这位吗?”织田义信轻笑着问道,从来时,他就现了这位陌生的剑客。不过虽然不认识,但他却现此人的武艺只比白木行久差一些而已。

    “正是!此人名为丸目长惠,乃是来自九州的剑客,实力和景兼平分秋色,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上泉信纲笑道,显然对于丸目长惠非常的满意。

    “原来是他……”织田义信闻言心中暗想着。对于丸目长惠,织田义信自然是很熟悉了,太阁中为数不多可以招募的剑客浪人,虽然那时候玩游戏总是开着修改器的织田义信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个他眼中的渣渣,不过毕竟见的多了,也就眼熟了。

    而如今,织田义信就不会这么想了,嘛,虽然丸目长惠在织田义信的眼中算不上什么名将,但人家好歹是有数的剑豪,而且如今还得到的自己的确认以及上泉信纲的推崇。那么……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应了一声,随后看向丸目长惠笑道,“不知道阁下如今是否有仕官呢?如果没有的话,愿否加入本家,成为在下的家臣呢?”

    “属下见过主公!”丸目长惠相当的光棍,织田义信话音一落,他就直接拜伏在地上大声说道。搞的织田义信闻言直接就愣住了,显然他没想到事情这么的容易。

    不过好在,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大笑着起身上前扶起了丸目长惠,“好!好!好!”

    而丸目长惠也是一脸的激动,显然织田义信刚才的举动让他稍稍的涨了些忠诚度。

    嘛,说起来,丸目长惠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却还是多亏了一路上上泉信纲不断介绍着成为织田义信家臣的好处。而关于织田义信本人,更是将其吹得天下没有底下一个。啧啧,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上泉信纲是哪个猎头公司的业务员呢。

    不过话说回来,上泉信纲将织田义信吹的越牛逼,自己输给织田义信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不就更低吗?好吧,这只是一种充满恶意的猜测而已,正直的上泉信纲同学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5月,在织田义信的帮助下,上泉信纲在尾张和京都的道场正式开张。疋田景兼按照早前的计划,已经动身前往京都分道场坐镇,而上泉信纲则呆在尾张那古野城下町的总道场。不过显然,他这边暂时是不会有什么弟子可言的,所以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磨练自身的剑术,整理新阴流的剑术,以及传授前来拜访的织田家家臣剑术、枪术和军学了。

    那古野城,织田义信的宅邸。

    “啧啧,想不到这个上泉信纲到真有些本事啊~”织田信长叼着雪茄很是随意的说道,不过态度虽然有些随意,但还是听得出言中的夸赞。

    “呵呵,那是当然了,人家好歹也是上野七本枪之一,剑圣殿下的高徒。”织田义信笑道,脸上的得意却怎么也止不住。

    “切,看把你小子得意的,人家又不是给你当家臣!”织田信长见状,顿时泼起冷水,他就见不得织田义信得意的模样。

    “呵呵,上泉大人确实没有成为本家的家臣,但如今他起到的作用,可比作为家臣大多了……”织田义信笑道。

    “嗯,说起来,你这个道场的想法挺有意思的,怎么想到的?”织田信长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随口问道。

    “这里啊,靠的是这里!”织田义信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表情,越来越欠打了。

    “滚!你这个混蛋小子!”织田信长笑骂着。

    对于上泉信纲的事情,织田信长过问了一下后,就没有再理会了。毕竟他现在的全部心神,可全都集中在美浓那边。拉拢当地豪族的事情进展的并不是很顺利,因为斋藤龙兴比他的老爹斋藤义龙更加的简单直接,直接玩起了高压统治。

    不过织田信长听到这种情况,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更加的开心了。因为他很清楚,这种统治是不可能持久的,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

    6月,京都那边并没有什么优秀的苗子送过来,对此,织田义信特意安慰了一番上泉信纲。当然了,上泉信纲也没有真的太在意这种事情,毕竟才刚刚开始嘛~有天赋的苗子哪有那么好找?而且,有两件喜事也冲淡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其一,他的几名到处游历的弟子来了,神后宗治、驹川改心和奥山公重。这三人,均是听到新阴流的传闻后特意赶来的,在和上泉信纲深谈之后,愿意为新阴流的传承尽一份心力。当然了,他们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找属于自己的弟子。

    于是,在上泉信纲和织田义信商讨之后,分别在界町、清州町和冈崎町开设了分道场。一时间,新阴流的声势再次壮大了一番,前来拜师的平民、浪人不计其数,还有许多武士慕名前来拜访。

    这种情况,让上泉信纲欣喜的同时,也更加认定了织田义信的计划是能够行得通的,教授起来更加卖力了。

    其二,他的夫人和孩子来了。嘛,在离开武田家出门游历时,上泉信纲自然不可能带家属了。所以他的夫人和孩子全都留在了甲斐。就在昨天,她们来了,而且还是被武田家的人带来的。

    “上泉大人,恭喜您找到了传承新阴流的办法,在下在甲斐那边可也听说了新阴流最近的声势呢~”一名年轻人坐在上泉信纲的对面笑道。

    “哈哈~真田大人客气了,这都多亏了织田大人的帮助,不然以在下这种只懂得打仗使剑的莽夫,哪里可能做到如今这个地步?”上泉信纲谦虚的说道,但脸上的得意神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诶,上泉大人直呼在下为昌幸就好了,昔日在本家共同效力时,您的地位就比在下高。昔日在箕轮城时,您与在下的父亲就是旧友。如今您这一句真田大人,让在下如何敢当啊?”年轻人,哦,应该说是真田昌幸沉声说道。

    真田昌幸所说的,却是当年他的父亲真田幸隆在其父岁村上义清和武田家作战战死后,投奔了上野箕轮城的长野业正。随后在好友山本勘助的推荐下,加入了武田家。在箕轮城的那段时间,其父和上泉信纲等人成了好友,上泉信纲后来之所以出仕武田家,其中却也有真田幸隆劝说的缘故。

    “哈哈~那在下就失礼了~”上泉信纲笑道,“在此还要多谢昌幸一路护送在下的妻儿来此……”

    “上泉大人哪里话,在下于秀元兄弟相称,这点忙岂能不帮?而且以秀元兄弟的武艺,就算没有在下的帮助,一路也不会出现什么差错的~”真田昌幸连忙说道。

    两人叙旧了许久,上泉信纲才缓缓收敛了笑容,沉声问道,“那不知道昌幸此行前来,是有何要事呢?”

    上泉信纲和真田幸隆非常的熟悉,再加上之前出仕过武田家,所以他很清楚真田昌幸在武田信玄心中的地位。虽然如今眼前这名少年不过16岁,但其却是武田信玄非常的看好,不但在7岁时就被选为小姓之一,更被其誉为自己的双眼。可以说是武田家一名前途无量的武士。

    这种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跑到尾张,只为了将上泉信纲的妻儿送过来呢?嘛,或许真田幸隆和上泉信纲的关系很好,但就算如此,也只需要派遣一队士兵就足够了吧?

    闻言,真田昌幸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上泉大人,实不相瞒,此次昌幸前来,却是奉了主公之命。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向上泉大人道贺,另一方面,则是让在下观察一下织田信长此人。”

    “哦?!”上泉信纲闻言,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显然他想到了一件武田家的传闻。

    看到上泉信纲的表情,真田昌幸就知道他已经猜到了一些,所以点了点头道,“两年前的川中岛合战,已经让主公对和上杉家之间的斗争有些厌倦和不耐烦了。”

    “嗯……那义信公子……”

    “唉,只希望义信公子能够转变心意吧。实际上对于本家来说,选择已经落败了今川家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您也知道,两年前的那一战,本家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唉……”上泉信纲闻言,叹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毕竟如今的他,已经不是武田家的家臣了,更是连武士也算不上。既然如此,又何必烦恼这些事情呢?

    而真田昌幸也看出上泉信纲无意谈论此事,所以感叹了两句,就直接转回到自己来此的目的上。“所以在下此次前来,是希望能从上泉大人这边了解一下织田家的事情,同时也想请上泉大人为在下引荐一下。如果真的生了,那么本家必须要了解织田家的情况,才能判断是战还是和。”

    闻言,上泉信纲久久不语,良久之后,长叹一声道,“唉,既然如此,在下就帮你一次吧,也算是报答当初信玄公放行之恩。”

    说完之后,上泉信纲沉默了一下后才再次开口,“以在下看来,如果武田家真的想要和今川家为敌,那么最好还是和织田家同盟。织田家如今的声势你也知道,已经衰落的斋藤家虽然不知道还能挡住织田家几年,但如果没有什么大变故,早晚还是会被织田家攻下的。”

    “届时坐拥尾浓的织田家,再加上已经臣服的三河松平家,实力恐怕还在武田家之上。”上泉信纲沉声说道。

    对于上泉信纲的话,真田昌幸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反而一脸虚心的听着。

    “另外,除了织田殿下之外,织田家还有一人需要特别特别注意。”上泉信纲用了两个特别,语气也非常的凝重。

    “织田义信?”真田昌幸立刻说道。

    “不错!”上泉信纲点了点头,“织田大人的武艺,只比传说中的更强!击败剑圣殿下是真的,前段时间,在下也败于其手。而且他的麾下,勇猛之士还有数名……”

    “多谢上泉大人提醒!在下谨记!”良久之后,真田昌幸拜谢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