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七章:败上泉信纲
    微风吹拂,织田义信和上泉信纲两人对视而立,一旁,闻讯赶来的前田庆次等人满脸严肃的盯着两人,生怕在一眨眼的功夫里,胜负就已经结束了。这可不是开玩笑,对于织田义信和上泉信纲这种级别的剑客,很多时候,胜负只取决于一招而已。

    吉坐在那边左顾右盼着,忽然,她眼前一亮,随后瞧瞧的溜到了另外一边。嘛,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织田义信两人身上,却也没有人发现吉的小动作。

    “邋遢臭木头!”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疋田景兼身后响起,“吉小姐。”疋田景兼回过神来,一边继续关注着前方,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吉说道。嘛,自从那天吉被阿市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后,疋田景兼就得到了这么一个外号,对此,疋田景兼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到现在都还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让吉被教训的这么惨。

    嘛,严格说来,他这种说法倒也没错……

    “哼!邋遢臭木头,你看着吧,你师傅肯定被义信姑父分分钟击败的!”吉娇哼着撂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跑了回去。留下疋田景兼在风中凌乱了片刻后,搔了搔脑袋再次看向场中。

    “飞天御剑流·织田义信!”

    “新阴流·上泉信纲!”

    “开始了!开始了!”前田庆次等人看到固定流程走完之后,立刻激动的嘀咕着。

    “姑父加油!打败那个老头子!”吉双手做喇叭状大喊着,一句话,差点让上泉信纲握不住刀。

    “我很老吗?”上泉信纲看了一眼吉,很是郁闷的想着,

    而另外一边,织田义信同样有些无奈的讪笑道,“上泉大人,吉她还小,您可别见怪啊~”

    “呵呵,那是自然了……”上泉信纲笑道,随后,猛地拔出太刀,往前轻轻踏出了一步,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变了。怎么说呢?如今的上泉信纲,给织田义信的感觉就是一把出鞘的太刀,锋利的足以斩杀任何敌人的太刀。

    “不愧是未来的剑圣啊……”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随后拔出太刀,刀尖垂地,非常随意的站在那边。

    “嗯?”上泉信纲看着如此随意站着的织田义信,眼神却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织田义信的站姿,露出了上泉信纲都懒得去数的破绽,而在他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气势的存在。仿佛就只是一名普通人一样,丝毫看不出织田义信的身上,有一名强大剑客应有的一切。

    可越是这样,上泉信纲越是小心,人的名树的影,织田义信很小就已经因武勇闻名尾张,更是拥有击败剑圣冢原卜传的战绩。虽然冢原卜传或许是真的老的,但就算如此,织田义信的武艺也绝对不是吹嘘出来的。

    “是故意露出破绽引我攻击吗?”上泉信纲暗想着。

    只是,虽然有些猜不透织田义信的想法,但上泉信纲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的犹豫,事实上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已经很少会因为身外之事而产生动摇了。

    上泉信纲的气势不断提升着,那种压力,哪怕在周围旁观的前田庆次等人也能感受的到。

    “好霸道的气势……”白木行久喃喃自语着,哪怕面瘫如他,面对上泉信纲这恐怖霸道的气势,也不禁有些失神。

    “呵呵,这是师傅通过不断的苦修才最终练出的气势,配合师傅的强大剑招,一般剑客连一招都无法抵挡。”疋田景兼或许是对上泉信纲的气势最冷静的一个,只不过失神了片刻,他就回过神来,一脸得意的笑道。

    好吧,就算再熟悉,他也失神了,因为疋田景兼可从来没有见过上泉信纲身上散发出这么强大的气势。

    “哼!什么气势嘛,说得那么玄乎!”一旁的吉忍不住撅起小嘴抱怨着。好吧,气势这种玩意,一般人可真心感觉不到。最少,如今还在贪玩年纪的吉,就觉得上泉信纲除了表情更严肃了一些,看起来更凶了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很快,上泉信纲的气势就聚集到了顶点,“要来了……”织田义信眼神一凝,心中暗想着。

    果然,上泉信纲看着织田义信朗声说道,“织田大人,您可要……小心了……”话音一落,上泉信纲就向织田义信快速冲了过去,几乎转瞬之间,人就已经出现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

    “喝!”只听上泉信纲大喝一声,手中太刀就已劈山之势劈了下来。

    “来得好!”织田义信大声说道,“飞天御剑流!龙巢闪!”随着话音,织田义信手中的太刀瞬间爆出无数的光芒,向上泉信纲袭取。

    “好!”上泉信纲赞叹着,但手中太刀却丝毫没有改变去势,反而变得更快更凶了。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织田义信面对上泉信纲如此凶悍的攻击,最终只能无奈回刀抵挡。因为如果继续进攻的话,他固然能够伤到上泉信纲,但他自己绝对会被上泉信纲劈成两半。

    上泉信纲完全没有给这两天一直帮他出谋划策,最后定下开宗立派大计的织田义信任何面子。一招得手,随即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那势头,如果武艺稍微差一点的剑客,恐怕就直接被淹没于这滔滔不绝的攻势之下了。

    “锵锵锵锵锵……”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织田义信退了7步,上泉信纲进了7步,完全不给织田义信半点的喘息机会。

    不过,显然对于织田义信来说,被这么压着打,可不是他的作风。

    “飞天御剑流!龙巢闪·咬!”随着织田义信的话音,上泉信纲的面前爆出了比刚才更多更快的刀光,几乎转瞬之间,就将上泉信纲的攻势给抵消了,随后乘胜追击,仿佛要将上泉信纲直接给吞掉一般。

    “还真是……”上泉信纲见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却也丝毫不惧,手持太刀舞作一团,将所有刀光一个不拉的接了下来。只是当他将织田义信的这一招全部接下后,却忽然发现面前竟然没有了织田义信的踪迹。

    “在上面!”上泉信纲随即就感应到了织田义信的位置,头都没抬,手中太刀就迅速朝头顶挥去。

    与此同时,织田义信的杀招也到了,“飞天御剑流!龙槌闪!”

    “锵!”势大力沉的一招差点让上泉信纲站不住身子。但最终,他还是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见状,织田义信借着上泉信纲的力道,在空中直接一个后空翻,一副潇洒的模样落在了地上。挥一挥衣袖……引来了吉的疯狂尖叫声。仔细看去,此时吉的双眼早已经变成了桃心模样。

    好吧,虽然不晓得飞天御剑流是不是日本最强的剑术流派,但它绝对是最帅气的流派,没有之一!

    “不愧能够击败剑圣殿下的剑术,着实让在下开了眼界!”上泉信纲有些喘息的赞道。好吧,刚才那么一连串的进攻,强如上泉信纲,也不禁有些喘息了,虽然转瞬之间就恢复了平静,但显然,他的消耗有些大。

    反观织田义信,一脸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边,如果换一个刚来的人来看,估计还以为上泉信纲之前已经打过一场了呢。

    “呵呵~上泉大人,接下来,您可要真的小心了……”面对上泉信纲的称赞,织田义信轻笑了一下,随即提醒着。

    然后……

    一股恐怖的杀气从织田义信的身上散发出来,瞬间让上泉信纲瞪大了眼睛。虽然他自己也是从战场之上摸打滚爬过来的,也见识过武田信玄这位从小就在杀戮中成长的战国大名,但就算如此,他依然被织田义信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给吓到了。

    那是充满充满杀戮的气势,上泉信纲似乎还能从这种气势中闻到血腥味,哪怕从小就在战场上生存的人,身上也未必能够出现这种气势。所以,上泉信纲迷惑了,因为他怎么也弄不明白织田义信身上怎么会拥有这等气势。

    猛然,上泉信纲想到了冢原卜传和他说过的一番话,“如果我的剑是王道之剑,你的剑是霸道之剑,那么织田大人的剑就只是单纯的杀戮之剑,没有正义也没有邪恶,单纯为了杀戮而存在着。”

    想到此,上泉信纲忍不住叹道,“果然,不愧是杀戮之剑……”

    “嗯?杀戮之剑?啧啧,听起来挺霸气的嘛~”织田义信闻言笑道,不过随后,他的表情再次变得凝重起来。“上泉大人,可要注意喽~”

    “呵呵,放马过来吧~让在下见识一下织田大人的杀戮之剑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上泉信纲闻言,笑着说道。

    “很好!那么……飞天御剑流!九头龙闪!”织田义信应了一声,随后脚下一点,瞬间就出现在了上泉信纲的面前,口中大喊着。

    但见织田义信的身前猛地爆出9道刀光,带着强烈的杀气已完全不同的方位招式瞬间攻向上泉信纲。

    “这是……”上泉信纲瞳孔瞬间收缩到了一个极致,眼前这一招,几乎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他从来没有想过世间竟然有人能够用出如此神奇的一剑,或者说,竟然有人类的身体可以施展这等神剑。

    不过,他显然也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几乎下意识的,上泉信纲手中的太刀就护住了全身所有要害。面对这一招,上泉信纲唯一所想,就只是在这恐怖的攻势下活下去。

    “锵!”一阵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响起,上泉信纲在这一瞬间足足挡住了足以致命的8刀,可最后那一刀,他实在挡不住了……

    带着死亡的气息,最后那一刀越来越近,上泉信纲似乎在织田义信的身后,看到一头名为死神的怪物,虽然他从来都不晓得死神长什么样。缓缓的,上泉信纲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带走他的性命。

    只是,死神显然不会出现,出现的只是一声得意的笑声,“上泉大人,你输了哦~”

    上泉信纲猛地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却是织田义信那带着一丝猥琐的笑容。不晓得为什么,看到织田义信的这个笑容,让上泉信纲好想在他脸上狠狠的来上那么一下。

    不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他只能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多谢织田大人手下留情,是在下输了。”这番话说完,上泉信纲忽然觉得人生有些索然无味了,什么剑术,什么流派,都已经无所谓了。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震惊的看过去,还是织田义信,“上泉大人,输输赢赢对于剑客来说,不是很正常的嘛~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因为失败而放弃自己的信念!”

    闻言,上泉信纲沉默了半响,良久之后,他长舒了一口气,缓缓拜倒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多谢织田大人指点迷津!”

    “诶,上泉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快快起来~”织田义信见状,虚荣心再次得到了十分的满足,同时口中连忙说道。

    只是这一次,上泉信纲却没有顺势起身,而是继续拜倒在地上恭敬的说道,“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那就是希望织田殿下可以收在下为徒!”

    这一刻,上泉信纲彻彻底底的明白了为什么冢原卜传会告诉他,如果他想要成为剑圣的话,织田义信是他必须击败的人,而且还是必须拼死修炼才有可能击败的人。

    但如今,他败在了织田义信的手下,而且还是惨败。面对织田义信这绝世的剑术,上泉信纲完全无法抵挡,所以,他希望可以拜在织田义信的门下,在织田义信的指点下,提升自己的剑术。

    好吧,打不过对方就拜对方为师?呃……怎么……似乎……咳咳……咱不是在黑谁哦!

    “诶,上泉大人莫要如此,我们互相切磋印证就是了~”织田义信一边扶起上泉信纲一边说道,不过这小子的嘴角似乎已经笑得完全咧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