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六章:开宗立派两三事
    下一页

    上泉信纲动心了,虽然他对于织田义信说得很多东西都没有听懂,但对于他口中描述的远景,却非常的心动。开宗立派!一代宗师!只要对于流派有念想的剑客,就不可能对此不动心。

    “织田大人,您所说这些确实让在下非常的动心,虽然中间有许多地方在下不是很懂,但只是将道场开到全国各地,实行起来的难度就非常的大。钱财是一方面,各地的道场也不会希望看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出现。”上泉信纲表情严肃的说道。

    “确实如此,不过凡事都是从小变大慢慢发展起来的,只要我们一直努力下去,早晚会实现的……”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嗯……”上泉信纲闻言沉默了,他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利弊。毫无疑问,只要他答应了,那么他上泉信纲这辈子就将和织田义信绑在一起了。虽然织田义信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类似的话来,但上泉信纲却很清楚,这个办法只有在织田义信的帮助下,才有可能实现。如果只凭他一个人的话,到死也不过是多开了几间道场罢了。

    但有织田义信的帮助就不一样了,首先,他是织田家的重臣,有他的帮助,尾张、三河都可以很轻松的开设道场,而且也不用担心收入问题。其次,在武田家出仕的时候,武田信玄就和上泉信纲谈论过这里的形式,当时他就认为织田家入主美浓,只是迟早的问题。

    届时,拥有浓尾两国,再加上三河松平家这个已经依附的势力,织田家的未来显然是非常明朗的。而且,如果答应织田义信的话,上泉信纲毫无疑问不用担心开设道场的资金问题。而且这么一来,上泉信纲也不算是违背和武田信玄的约定,因为他并没有出仕织田家,只不过是在这里开道场当师范而已。

    而且上泉信纲相信,虽然织田义信没有说,但他的内心绝对有具体的措施。而那些措施,才是让新阴流成为天下第一流派的重点。

    想了想,似乎除了自己未来恐怕不能太自由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弊端。如果真的要说,那只能说这个方法实施起来太过于困难,不过就算不用这个方法,难道上泉信纲自己就能找到更简单轻松的办法吗?没有!

    想罢,上泉信纲苦笑的看着织田义信,“织田大人,看来在下除了答应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哈哈!上泉大人,等再过去数十年,您会非常感激您今天做出的决定的!”织田义信大笑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上泉信纲再次严肃的问道,“那么织田大人,既然在下已经答应了,那么就绝对不会反悔。不知道织田大人是否可以将具体的执行计划告知在下呢?”

    “嗯,那是自然了。”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首先需要名气,如果没有名气的话,又有谁会来新阴流拜师呢?所以上泉大人您除了要去拜会北田具教之外,我会给你写两封介绍信,一封是给将军的,一封是给权大纳言山科言继的。”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上泉信纲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如果能够有将军和朝廷的帮忙,那对于新阴流的名气帮助实在太大了,哪怕他们只是随意的说两句话而已。

    “随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计划了,不过因为您现在只有景兼这么一位弟子,所以只能先在京都开设一间道场。其他的等收下其他弟子后,再继续开设。”织田义信不断说道。

    “嗯……织田大人,其他道场的弟子也需要和景兼同样的实力吗?”上泉信纲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是疋田景兼这种实力的弟子才可以坐镇道场的话,那根本不可能开的了多少间。毕竟如今疋田景兼的实力,也是绝顶的剑豪。

    “当然不是了。”织田义信闻言轻笑道,“之所以让他去,只不过是因为新阴流如今的弟子实在太少了,等以后多了,坐镇道场的只需要稍微比普通剑客强一点点的师范就足够了。其他强大的弟子,全都聚集在尾张。到时候,就会有无数的人前来踢馆,然后……”

    “然后随着踢馆失败的人越多,新阴流的名气也越大!而且因为强大的剑客都在这里,就会让人有一种新阴流的总道场随便出来一名剑客,都是超级高手的印象!”上泉信纲接上了织田义信的话头,很是激动的说道。

    “不错~这么一来,就算其他道场的师范实力不高,也不会因此而堕了新阴流的名头,因为高手都在这里……而且还有一点,这么多高手聚在一起,很方便互相切磋武艺。借此,或许还能吸引到更多的剑客过来。”织田义信也有些激动的说道。

    “伊贺、甲贺被称为忍者的国度,就是因为哪里到处都是忍者。而只要发展下去,尾张,就会是剑客之国!”

    “剑客之国……”上泉信纲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忽然看着织田义信,用一种震撼的语气喃喃说道,“如此一来,织田家未来必定可以获得无数强大的武士和士兵……”

    “呵呵,说的没错,也算互惠互利~”织田义信闻言轻笑道。好吧,织田义信承认,这一方面他是真的没有考虑过,只不过顺口说出来了而已。不过被上泉信纲这么一提,似乎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嘛,当然了,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的。

    “那么,在下立刻前往伊势拜会北田殿下!”上泉信纲激动的说道。好吧,哪怕以他接近剑圣的心境,此时也坐不住了。或者说,任何想要将自己的流派发扬光大的剑客,听到织田义信这番话恐怕都坐不住的说。

    “呵呵,上泉大人不必着急,拜会的事情随时都可以,但首先要做的,却是将规矩弄出来~”织田义信笑着阻止了欲起身离开的上泉信纲,同时心中好笑的想着,“这老小子竟然会这么着急,而且我似乎还没有给他写介绍信吧?”

    “规矩?什么规矩?”上泉信纲眨了眨眼,显然搞不懂织田义信的意思。嘛,在这个时代,流派基本上是没什么规矩的。基本上一个教一个学,教好了,师傅交给徒弟一张印可状就算出师了。出师之后,弟子爱干什么师傅也不会去管,因为师傅自己都不晓得跑哪里得瑟去了。

    这也是导致很多时候,一些强大的流派在传承了几代之后,就慢慢消失的原因之一。毕竟如今可是乱世,而大部分强大的剑客都基本都是武士……当然了,也有不是武士的剑客,因为找不到好弟子,最终导致流派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完蛋的情况。

    这种情况,在织田义信眼中简直就是坑爹无极限,所以既然他插手了这件事情,那就不可能还按照这么一个规矩走。

    “上泉大人,一个流派的兴旺,不是靠某一代的人,而是代代的完整传承。您说对不?”织田义信随手掏出一根雪茄点燃后,看着上泉信纲笑问道。

    “不错,许多流派传承至今,因为各种原因而失去了奥义剑术或者直接消失的不在少数。”上泉信纲点了点头认同道。

    “所以,我们要立好规矩,让流派就算没有了谁,也能够不断的传承下去。”织田义信一边说着,上泉信纲一边附和着。好吧,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服了织田义信,恐怕织田义信说得就算再扯,恐怕他也会傻傻的附和吧?

    “所以呐,我觉得这些规矩不错~”织田义信说着,从旁边拿来笔墨就写了起来。好吧,这些东西无非就是根据武侠小说中门派的规矩来制定的。什么不能欺师灭祖啊,什么不能欺负弱小啊,什么要听师傅的话啊,什么要统一服装标识之类的。

    织田义信甚至还顺手给新阴流搞了一个门派标志。好吧,依然是织田义信同学抄袭过来的玩意,kof中八神家的新月标志,旁边加了一把太刀。好吧,这不就是阴吗?织田义信的脑子也就这么一点创造力了,唉……

    歪着脖子不断看着织田义信写得东西,上泉信纲忽然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了,他头一次发现,一个流派能有这么多的说道。只是看织田义信写得每一条,似乎细想一下都很在理。

    直到看到这统一服装和标识这一段,他有些担忧的问道,“织田大人,难道每一个拜入道场的人都要穿一样的服装?这恐怕不太可能吧,万一他们的天赋很差,根本学不到什么真本事的话……”

    “呵呵,不是分了内门和外门吗?我们到时候弄个花样就好了,外门的简单粗糙点,内门的华丽帅气点,比如弄个白色羽织什么的……”织田义信笑道。啧啧,这小子是打算把死神进行到底吗?

    “原来如此……”上泉信纲喃喃自语着,现在的他,也只能做应声虫了。

    等织田义信写完,直接就递给了上泉信纲,一辈子持剑杀人不眨眼睛的上泉信纲,如今拿着这一张薄薄的纸张,却仿佛千斤重一般,双手不断颤抖着。

    一遍、两遍、三遍……这一看,上泉信纲就看了半个时辰,仿佛要将这短短百余字的新阴流流派规矩的每一个字都看透一般。最后,上泉信纲放下纸张,对着织田义信深深的拜了下去。

    “织田大人,无论以后发生任何事情,新阴流一定是织田大人您最锋利的兵刃!”说完,上泉信纲直接拿过笔大笔一挥,就加上了一条,“新阴流历代掌门人必须是织田义信或其后人的家臣。”嘛,这个掌门人,就是织田义信新弄出来的称呼。

    “上泉大人毋须多礼……这……不太好吧……”织田义信假惺惺的说道。嘴上这么说,可手上却也不满,一下子就将上泉信纲写好的新阴流门规收了回来,似乎生怕上泉信纲反悔似得。没办法,这一条可是织田义信非常想加进去的一条,可如果加进去了,似乎又显得太那个了。如今上泉信纲能够这么识相,可是让织田义信非常满意的说。

    要知道这一条看上去似乎没啥,但要知道在织田义信修改过的这份门规中,所有内门弟子可都需要留在尾张的总道场听命于掌门的说。可以说,只要有了这一条,那么织田义信就相当于拥有整个新阴流作为麾下了。当然了,事实上或许不可能那么夸张,但最起码,新阴流会成为织田义信最强力的臂助这一点是毋须质疑的。

    “这是织田大人应得的,如果没有织田大人,新阴流不过只是普通的流派而已,说不定用不了多久,随着在下和弟子的逝世,新阴流就淹没于历史了。”上泉信纲恭敬的说道。

    “嗯……”织田义信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随后立刻就转换了话题,“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上泉大人不如见掌门之位让给景兼如何?这么一来,就不会和门规以及之前您和武田家的约定冲突。”顿了顿,织田义信狠吸了一口雪茄沉吟道,“不过这么一来,您的身份……不如就作为新阴流的长老如何?辅佐掌门,专门教授天赋异禀的弟子。”

    “如此最好!”上泉信纲笑道,同时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嘛,毕竟无功不受禄,如果织田义信什么都不要却如此帮助上泉信纲,虽然这里面他也不是没有好处,但和上泉信纲得到的相比,却差太多太多了。

    “那么,上泉大人,既然这件事情已经了了,不如我们明日比试一场如何?”织田义信掐了雪茄,看着上泉信纲充满战意的说道。

    “呵呵,正有此意!不过不需要等到明天,今天正好!”上泉信纲闻言,大笑道。

    一瞬间,刚才还和睦融融的气氛,瞬间被一阵肃杀之气给取代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