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五章:关于道场的想法
    下一页

    那古野城,织田义信为上泉信纲举办的酒宴开始了。在织田义信的示意下,再加上疋田景兼本身也是属于那种比较单纯的人,没一会,他就和前田庆次、白木行久围在一起,一边喝着酒,一边讨论着武道上面的问题来。

    “上泉大人,不晓得您此次离开武田家游历天下,可有什么打算?据剑圣殿下所言,您已经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流派新阴流?”织田义信撇了一眼另外一边,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两人和疋田景兼谈笑正欢的场面笑道。

    “呵呵,想不到剑圣殿下竟然将这件事情也告知了织田大人。”上泉信纲闻言笑道,“不错,在下之所以离开武田家,就是为了完善自身的剑术,并寻找合适的弟子将新阴流传承下去。”

    他并没有隐瞒什么,事实上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说织田义信已经问到这个份上,就算他不知情,身为一名剑客,放弃了武士的身份跑出来游历,所为的除了继续攀登武道的巅峰,也就只剩下传承流派了。

    “哈哈,果然如此~”闻言,织田义信大笑道,随后看着上泉信纲目光炯炯的问道,“那不知道上泉大人可有具体的打算?”

    “是这样的,在下是打算先来尾张拜会织田大人,随后转道前往伊势,伊势国北田家的家督北田具教乃是剑圣殿下的弟子之一,而且根据剑圣殿下所言,他是唯一学会新当流的奥义,一之太刀的强大剑客。再之后,在下打算去京都看看……”上泉信纲不断说着。

    在谈到武道和新阴流这两个问题上,上泉信纲瞬间就变成了话痨,和刚才织田义信说,上泉信纲听的情况完全相反。

    “啧啧,或许就是这种热情,才能让上泉信纲成为剑圣吧?”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当然了,热情只是成功的一个要素,天赋才是成功的必然。嘛,似乎有些武断了。

    织田义信并没有打断上泉信纲的话头,但他的心中却一直在分析着他话中的内容。在他看来,想让上泉信纲出仕织田家,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在历史上,上泉信纲在离开了武田家之后,确实没有出仕过任何的大名或者家族。

    所以,他一直在琢磨着究竟使用什么办法让上泉信纲留在尾张,只要留在了尾张,那加不加入织田家,又有什么区别?难道织田家还缺上泉信纲这一个武士吗?显然不!缺的是更多像上泉信纲这样的武士!

    “听起来,上泉信纲其实对于怎么推广新阴流,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纯粹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想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有主意了。

    “上泉大人,在下对于推广新阴流这件事情,倒是有一个主意……”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哦?不知道织田大人有何高见?!”闻言,上泉信纲好奇的问道。正如织田义信所猜测的那般,上泉信纲对于如何推广新阴流,那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之所以一路往近畿走,也不过是因为这里更加的繁华,说不定在那边能想到什么好主意。

    “呵呵,其实很简单,开道场!”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结果却看到上泉信纲表情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织田大人,在下却也考虑过这件事情,不过在下目前却也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所以道场之事,暂时却也没有考虑。”上泉信纲摇头说道。

    “嗯?”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上泉信纲,显然对于他竟然拒绝了这件事情很是疑惑。在他看来,传承流派不开道场的话,那传承个屁啊!为啥新阴流能一直流传到后世,不就是因为柳生宗严抱上了德川家康的大腿,最后将道场开遍全国后的结果吗?

    不过,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和上泉信纲多说什么,因为他看得出,对于开设道场这件事情,上泉信纲还是非常抗拒的。而他的这种抗拒,织田义信却弄不懂。

    于是,在酒宴结束,安排好上泉信纲他们后,织田义信就将白木行久等家臣召集了过来询问着。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个在他看来很古怪的事情,却得到了众人的白眼。

    “主公,现在开设道场的人,基本都是无法成为武士,又没有什么名气的剑客。或者,他们也很难称之为剑客,只能说是粗通剑术的浪人而已。以上泉大人的实力,而且又曾经是上野的豪族武士,自然不愿意去开道场做什么师范了。”白木行久苦笑的说道。

    “是啊,虽然开设道场的人,我们都叫其师范,但在很多人的眼中,他们也不过就是商人的一个变种而已。只不过和商人不同,他们出售的是武艺。”前田庆次同样附和着。

    “呃……是这样吗?”织田义信显然被他们的话给惊到了,要知道太阁5里面,道场几乎是满大街都是啊。随即,他就有些无奈的问道,“难道就没有哪个强大的剑客会开设道场吗?那他们都是怎么授艺的?”

    “呃……一般情况下,是拜访当地的豪族或者知名的武士,直接上门展示武艺。主公您也知道,身为武士,武艺是相当重要的,所以许多武士都会接见他们。”白木行久沉声说道,顿了顿,他带着一丝回忆继续说道,“就好像属下,就是昔日的师傅主动上门拜访,最后属下才随其一同出外游历的。”

    “这样啊……”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口应着,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道场这件事情竟然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挥了挥手让诸人散去,有些烦躁的走到庭院中,看着外面的夜色陷入了沉思。

    “主公……”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华梅那温柔的声音穿了过来,织田义信转头看去,却看到李华梅拿着一件披风披在了织田义信的身上,“天气转凉了,主公您可要注意身体啊……”李华梅柔声说道。

    “哈哈~没事,这种天气最是舒服了~怎么?还不去休息啊?”织田义信大笑着,却也没有拒绝李华梅的好意。

    “刚刚派去清州的人回来了,殿下说这件事情就交给主公您了。”李华梅轻声说道。

    “哦……”织田义信闻言,随口应道。对于织田信长的态度,如果稍早一些的时候,恐怕他还会搞不懂,但如今和上泉信纲聊了之后,他却是明白自己似乎反应过度了。

    就像前面提到的,如今的上泉信纲,不过是在上野以及关东局部地区稍有名气的剑客而已。让织田信长亲自过来拜访?以为是冢原卜传呢?

    “还在想关于上泉大人的事情呢?”看到织田义信随意的应了一声就继续站在那边沉思,李华梅轻声问道。对于织田义信想要拉拢上泉信纲的事情,她自然看得出来。只是她有些不懂的是,上泉信纲值得织田义信如此纠结吗?要知道当初冢原卜传来此的时候,也不见得织田义信如此苦恼啊。

    “是啊,上泉大人和武田信玄有约定,不能出仕其他大名或者家族。这么一来,我就想通过让他在尾张开设道场,将他一直留在尾张。”织田义信解释着,随后,看到李华梅那有些疑惑的表情再次说道,“你不知道,上泉大人他是剑圣殿下亲口承认有可能超越他的剑客,而且他可是上州黄斑的麾下武士,肯定懂得长野殿下的用兵之道。”

    “原来如此。”李华梅闻言,点了点头,算是明白织田义信为何如此看重上泉信纲了。上州黄斑的名头,可不单单只局限于上野,随着他不断让武田家受挫,名头早已经传遍了天下。

    “唉,可惜,照行久这么说的话,上泉大人是不可能在尾张开设道场了。这么一来,还有什么方式能够让他留下来呢?”织田义信叹息道。

    “主公,属下有一句话不得不提醒主公,那就是上泉大人除了要将新阴流传承下去外,还希望能够完善自身的剑术。而且如果他的实力真的能够比肩剑圣殿下的话,那恐怕他的内心深处,也希望能够成为剑圣。而要成为剑圣,最重要的就是名声……”李华梅低声说道。

    “名声?”织田义信喃喃自语着。

    “是的,名声!想要获得名声,上泉大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前往各地和诸人比武,以此来累积大量的名望,最终获得将军殿下或者朝廷公卿的接见……”李华梅所言,说完,似乎怕织田义信不相信,又连忙说道,“这是属下听剑圣殿下讲述时听到的,剑圣殿下年轻时就是这么一步步成为剑圣的。”

    “嗯……”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想到了足利义辉同学,“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将其介绍给将军殿下……只是就算这么做了,也不过是让上泉大人承了我的情,未必会让他一直呆在本家。”织田义信低声说道。

    见状,李华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劝说道,“主公,其实像上泉大人这样不愿意出仕的剑客,在明国也有非常多。他们大部分都喜欢浪迹江湖,而不是呆在同一个地方……”

    嘛,这些事情都是李华梅小时候听父亲、杨希恩还有那些士兵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也没有亲眼见过。

    不过,在听了李华梅的话后,织田义信脑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在他看来,绝对可以让上泉信纲安安心心的呆在织田家,哪里都不去。

    “华梅,真是多亏你了呢~”织田义信搂住李华梅狠狠的亲了一口后大笑道,随后直接将她横抱起来就往里屋走,“走,让我好好奖励你一下~”

    “坏主公,人家才不要你的奖励呢!”李华梅娇嗔着。

    隔天一早,织田义信神清气爽的走到庭院之中,却发现上泉信纲正在指导着疋田景兼修炼。

    “上泉大人,起这么早啊?”织田义信轻笑着打着招呼。

    “呵呵~老了,睡不着了……”上泉信纲轻笑道,随后转头对一脸苦逼的疋田景兼厉声说道,“继续!今天不完成1万次劈砍,就别吃饭了!”

    “是……”疋田景兼有气无力的说道。

    “大声点!”见状,上泉信纲的音调再次提高了一个八度。

    “是!”

    “哼!”上泉信纲见状,这才冷哼一声,随后瞬间变成一脸笑意的模样走向织田义信。

    “啧啧,这老头子肯定是在报复昨天那件事。”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不过他也懒得多说。毕竟昨天他也被疋田景兼这个笨蛋给气得不轻,要知道昨天吉可是被阿市教训的很惨很惨,到现在小屁股还红肿着呢。

    “上泉大人,昨天我忽然想到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够办到的话,别的不说,最少新阴流足以成为天下第一大流派!”织田义信肯定的说道。

    “哦?不知道是何方法呢?”上泉信纲闻言,并没有表现太过兴奋之情,或许是因为昨天织田义信让他开设道场的主意,已经让他失望透顶了?

    “呵呵,其实还是开道场!”织田义信笑道。

    闻言,上泉信纲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他忽然在想自己是不是昨天没有和织田义信说清楚?还是织田义信昨天喝多了给忘了?

    不过织田义信自然另有下文,只听他振振有词的说道,“上泉大人别忙着拒绝,在下所说的道场,却和寻常的道场不太一样……”

    织田义信的注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仿照华夏门派的模式来运作。一个总道场,无数个分道场,在分道场处,只能学到新阴流入门级别的剑术,如果想要学习更高深的剑术,必须要得到该道场师范的推荐才可以。而推荐的标准很简单,天赋。

    就好像那些武侠中的绝世高手一般,他们收徒弟什么时候收过天资烂到极点的渣渣了?啥?郭靖?后期郭靖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左右互搏,谁干的过?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