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四章:被坑了的吉
    一行人回到那古野城后,织田义信并没有立刻就和上泉信纲比试。倒不是其他的原因,只不过是织田义信觉得上泉信纲一路从上野到此,肯定也累了。他可不希望和状态没有达到最佳情况的上泉信纲比试,这是属于他的自信和骄傲。

    “於大~快些准备酒菜,我要和上泉大人好好喝几杯~”织田义信一进屋,就立刻嚷嚷着。“顺便把庆次他们都叫过来~让他们也向上泉大人讨教一番。”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对了,去告诉兄长,就说上泉大人在我这边做客。”

    闻言,上泉信纲虽然口头上依然谦虚着,却也没有拒绝。对织田义信恭敬,一是因为织田义信在上泉信纲的眼中是一名强者,最起码不比他弱的强者。另外一点,则是织田义信的身份。

    而织田义信的家臣们,显然不在他恭敬的范围之内,别的不说,单单他昔日大胡城城主的身份,就不需要对一个地方小领主的家臣有什么恭敬的态度。

    “是~”於大一脸笑意的应着,完全没有过问上泉信纲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在离开前,她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吉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吉,阿市夫人找你呢,快些过去吧。”

    “义信姑父……”吉听到於大的话,顿时就一脸可怜的凑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小嘴一厥,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他。

    “呃……”见状,织田义信顿时有些头痛起来了。阿市让吉过去的意思织田义信自然明白,而在他的心中,也是觉得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熊孩子。啧啧,一个7岁的小丫头竟然敢去挑战未来剑圣的弟子……

    “吉,你也是要注意一下了,这次如果你挑战的不是景兼,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棍,那以你这小丫头的三脚猫剑术,还不危险了?!”织田义信故作凶狠的教训道。他打定主意,不管吉如何卖萌撒娇,这次一定要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说实话,他确实很后怕。虽然有死神众的保护,但以疋田景兼的实力,要在死神众没有赶到前伤害吉,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吉知道错了嘛~姑父大人您就出面说说,别让姑姑教训吉了,她好凶的……”吉用一直小手拉着织田义信的衣角,可怜兮兮的哀求着,眼泪更是在眼角不断打转着,似乎只要织田义信说一个不字,就会哗啦啦的往外淌。那模样,真是闻着落泪见者伤心啊。只是,织田义信又怎么不清楚吉的真面目呢?

    只是,织田义信知道,可不代表别人知道啊。最少,疋田景兼同学就被吉的模样给迷惑了。

    “织田大人,吉小姐只是和小人在玩闹而已,是小人没有醒悟过来,使得吉小姐的护卫产生了误会。一切的过错,都是小人的造成的,小人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疋田景兼猛地站起身来,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大声说道。

    “我擦,意外出现了一个搅局的人啊!”织田义信见状,顿时心中就无奈了。转头看向上泉信纲,却看到他也正一脸无奈的看着疋田景兼。

    好吧,这也不能怪上泉信纲,先不说对错,他们一介外人,跑来搀和武士家庭的内部事情,那不是没事找死吗?万一人家到时候怀疑两人之间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那上泉信纲身上就算张满嘴那也说不清啊。

    只是很遗憾,两人那意有所指的目光并没有让疋田景兼退却,他就仿佛一个木头一样,完全无视了织田义信这位武士大人以及自己师傅的目光示意,傻傻的跪在那边。

    见状,两人是更加无奈了,倒是吉一脸的意外和激动,“阿嘞,这个邋遢大叔看不出来,还是个笨蛋呢~嘿嘿,看来这次又能躲过去了~”吉心中暗想着,随后噌噌噌的抛弃了织田义信,一下子来到了疋田景兼的面前。

    “大叔,你别这样,一切都是吉不好,受惩罚是应该的……”吉哽咽的劝道,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随后,更是直接挨着疋田景兼跪了下来,“姑父,一切都是吉不对,您可千万不要怪罪大叔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很是轻柔却充满着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吉,你怎么还不过来?!难道还想让你姑父袒护你吗?!”随后,就看到阿市的倩影出现在门外。

    “我去……这下子热闹了……”织田义信见状,忍不住捂脸想着,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似乎在哪里看过这种类似的桥段。只是虽然如此,但他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坐在上面故意板着脸一动不动,“嘿嘿,小丫头,我倒要看看这下子你怎么收场!”

    织田义信想要看戏,旁边的上泉信纲心中可就悲催了,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织田义信的夫人竟然在这么刚巧的时候出现。好吧,事实很简单,可关键是眼下的这种场面显然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顿时,上泉信纲就想要起身解释,毕竟如果在不解释的话,天晓得事情会往什么诡异的地方发展。想到此,他再次瞪了疋田景兼一眼,他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自己这个弟子竟然是这么一个笨蛋呢?

    只是,他刚想起身,却被织田义信用眼神制止了。上泉信纲见状,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织田义信给阻止了。

    嘛,织田义信此时到也不知道上泉信纲干嘛要跳出来,或许是担心自己的弟子?不过显然,织田义信可不希望这场好戏被破坏了,所以他很随意的送给上泉信纲一个放心的眼神,就继续关注起眼前的发展来。

    而上泉信纲看到织田义信如此,虽然不愿,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毕竟这里是织田义信的宅邸,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给织田义信面子。

    此时屋内,织田义信坐在上首的位置,板着脸不晓得在想些什么。一个不认识的大叔焦急的坐在一边,不断左顾右盼着。而吉和一个身穿平民服装的男人并排跪在织田义信的面前,看模样,似乎在请求织田义信什么事情。

    这一切的一切,瞬间就让阿市想到了一个以前经常听到的故事,随后……“嘶,怎么忽然觉得有些冷呢?”织田义信打了个哆嗦想着,再看向阿市,却发现此时的阿市虽然依然挂着笑容,但织田义信怎么似乎能看到她背后站着一只正在咆哮的恶鬼呢?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阿市缓缓走到吉的身边,却看也没看地上跪着的两人,直接问向了织田义信。她的话语依然是那么的轻柔,可话中的冷意,让跪在旁边的吉顿时吓坏了,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姑姑这么生气的时候。

    一时间,她心中顿时后悔了,可问题是,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姑姑为什么这么生气,头看着地板眼睛转了无数圈,却也想不到如何才能逃掉这次的惩罚。

    另一边,织田义信看到阿市的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而且是误会大发了,所以他也不敢再继续看热闹,起身就准备解释。只是……

    “这一切都是小人的错!还请夫人不要怪吉小姐!都是小人的错!”疋田景兼同学再次跳了出来。只是这一次,别说上泉信纲了,就算是织田义信和吉,都忍不住想要暴打一顿这个憨货。

    “人可以傻,但怎么能傻到这个份上?!”织田义信愤怒的想着,随后一脸不爽的瞪着上泉信纲。而那边,上泉信纲早已经低着脑袋无脸见人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会在吉跳出来的那一刻,就主动站出来的说。不对,是直接把疋田景兼这个笨蛋丢在上野才对!

    果然,听到疋田景兼的话,阿市的脸色再也保持不了微笑了,她一脸怒意的看着疋田景兼,那模样,看得织田义信心中都有些心悸。“尼玛,不愧是兄长的妹妹,生气起来一样的恐怖啊。”

    “都是你的错?”阿市冷声问道。

    而这时,吉再也忍不住了,没办法,虽然她不晓得自己的姑姑为什么这么愤怒,但显然,一切都是因为疋田景兼这个猪队友。天晓得如果再让疋田景兼自由发挥的话,会有什么恐怖的后果。

    所以吉一下扑了上去,抱着阿市的大腿就一阵哭诉,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全都说了一遍。在她看来,不管姑姑为什么这么生气,但肯定是误会什么了,毕竟她也知道自己身边有死神众跟着,不可能不知道发生的那些事情。

    “就这样?”只是听完吉的诉说之后,阿市充满怒气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缓和。

    “就是这样,吉知道错了……”吉小声说道,却再也不敢哀求不惩罚自己。看来这小丫头这次是彻底认命了?

    “那他为什么说都是他的错?”阿市目光死死的盯着疋田景兼问道。

    闻言,疋田景兼抬起头就像解释,可看到阿市那充满冷意的模样,疋田景兼同学竟然再次把吉给坑了,“因为……因为……”疋田景兼张了张嘴,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断看着阿市,又看了看吉,脸色涨的潮红。

    好吧,这下子上泉信纲再也忍不住了,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将前后缘由详细的解释了一遍。而另外一边,织田义信也只能无奈的附和着。

    良久之后……

    “呵呵~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吉,你可真是调皮呢~”阿市轻笑着拉着吉的小手笑道。那一瞬间,织田义信三人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冰雪解冻春天到来的错觉。唯有吉,依然处在冰天雪地的严寒之中。

    “夫君大人,既然您要宴请客人,那阿市就不打扰了。吉,我们走吧……”阿市娇笑着说道,如同盛开的桃花一般灿烂。

    “嗯,嗯……去吧去吧……那个……”织田义信后怕的应着,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啥,却在阿市那意有所指的目光下胆怯了。

    两人缓缓离开房间,吉一步三回头的望着织田义信,可惜,有了刚才的经历织田义信哪里还敢出头?最后,绝望的吉愤恨的瞪着疋田景兼,那目光如果能够凝成实质的话,恐怕疋田景兼就算有剑圣的实力也瞬间会被灭杀。

    阿市带着吉离开了,一时间,屋内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织田义信和上泉信纲直勾勾的看着疋田景兼,把他看得心中慌慌的。

    “织田大人,师傅,我……我尽力了啊……”疋田景兼拜伏在地上有些结巴的说道,他似乎从织田义信两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不过,他显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弄明白,阿市为什么那么生气。

    “呵呵……”织田义信笑着摇了摇头。而一旁的上泉信纲,则是捂着脸一副无脸见人的模样。

    见状,疋田景兼也不知道两人怎么了,但没有人说话,他也不敢起来。最后,还是织田义信又好气又好笑的让他落座,他才终于不用跪在地上了。

    很快,酒宴就开始了。虽然刚才发生了一场超级闹剧,不过这却并没有影响到织田义信的心情,他依然热切的主持着这场宴会。

    “哈哈~让我们敬上泉大人一杯!”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

    “敬上泉大人!”前田庆次等人连忙应道。好吧,这次参加宴会的,除了前田庆次等人之外,织田义信还把李华梅和鹤也叫了过来,所有家臣一个不拉。啧啧,那目的,真是太明显不过了。

    好吧,一个家族的族长带着所有的家臣为一名浪人开宴会,这等规格,可是相当隆重的说。这不,上泉信纲虽然在武田家也被武田信玄礼戴有加,却还是被织田义信给整的非常感动。

    “织田大人实在太看得起在下了,这可让在下如何是好啊!”上泉信纲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