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二章:那古野町的新老大
    那古野城,织田义信坐在首位上,一手叼着雪茄一边翻看着案几上需要处理的政务。嘛,虽然他的领地不过区区4000石,又有李华梅、鹤两女的帮忙,不过为了早些熟悉这些套路,他还是主动前来帮忙的说。虽然开始的时候,倒是添了不少的麻烦,不过如今,他已经做得中规中矩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织田义信抬起头,却发现是一直在暗中保护吉的死神众之一,顿时就无奈的叹了口气。

    待那名死神众来到身前刚刚拜伏下去,还没有说话的时候,织田义信就有些无奈的问道,“说吧,吉那丫头又闯什么祸了?”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李华梅和鹤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嘛,今年吉已经7岁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织田信长遗传的好,还是织田义信小灶开的好,或许是因为吉的身后有人?总之,不过7岁的吉就已经打遍尾张同年龄段无敌手了,甚至很多8、9岁的武士之子也不是她的对手。

    好吧,武士之女嘛,练练武也没啥的,毕竟当初浓姬不也是如此吗?可吉不单单武艺继承了父母,就连性格也继承了父母,当然了,这其中织田义信带来了多少的影响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从小到大,吉天天都是一副假小子的模样,或者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副女王做派才对。

    坊丸,织田信行之子,比吉大了1岁,织田义信的小姓。结果被吉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收为了小弟,对此,织田义信真心是哭笑不得,毕竟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姓而已。可在吉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攻势下,他也只能不舍的同意了吉的这个要求。

    竹千代,名义上濑名和松平家康的儿子,当然了,实际上是濑名和今川氏真之子。今年不过4岁的小屁孩,嘛,虽然可能是环境的原因,让他颇为成熟。他作为那古野城唯二的两个能跑会跳十岁以下的小鬼头,也被吉大姐头给征召为了小弟。而和坊丸相比,竹千代的命运显然和他老爹差不多的悲惨,完全是在吉半强迫半威胁的态度下不得不同意的说。

    在有了两个小弟后,吉终于开始了她统一那古野小鬼界的征途,凭借这她那压倒性的身份以及远超年龄段的武艺,让他几乎以雷霆一般的速度横扫了整个那古野城下町,任何胆敢反抗她权威的熊孩子,全都被她狠狠的教训了一遍。

    就因为这件事情,不晓得有多少平民跑来找织田义信诉苦。当然了,因为织田义信的武名,而且吉单看外表,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让他们倒也没有说什么,但赔钱道歉什么的,却也是免不了的说。

    为此,阿市她们几次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吉,毕竟从小就如此没有女孩子的模样,那长大了还得了?可每次阿市她们一想要教训吉,吉就很聪明的往织田义信身边跑,随后在卖萌撒娇的连环攻势下,织田义信很悲催的成为了替罪羊。

    “唉,现在我倒是越来越明白,当初平手大人是多么的不容易了……”织田义信感叹着,随后看着那一脸慌张的死神众好笑的问道,“说吧,吉那丫头又干什么坏事了?看你这慌张的模样,难道那丫头真的带人跑去远征清州町了?”

    好吧,自从吉统一了那古野町的熊孩子界后,就开始摩拳擦掌准备远征的事情。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作为日后统兵的训练。嘛~甭管这个训练用没有什么用,最起码吉的上进心,看上去不知道比织田义信那小子强多少倍。要知道在吉这个年纪,织田义信除了跟在织田信长的屁股后面,就是呆在家中睡觉。咳咳……扯远了。

    “殿下!大事不好了!小姐带着坊丸少爷和竹千代少爷三人,和一名从外地来的浪人打起来了!”死神众慌张的说道。

    “什么?!”织田义信闻言,蹭一下的站了起来,随即就在那名死神众眼前消失了。

    那名死神众眨了眨眼,心中正在感叹织田义信的速度之快,耳边却传来李华梅那很是冷清的声音,“说说看,怎么回事?”

    李华梅两女并没有怎么担心,毕竟吉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会有那么丧心病狂会和小孩子认真的浪人吗?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想要把吉怎么样,那也得问问吉身边隐藏的死神众答不答应,要知道在吉的身边,可是随时都会保持2名以上的死神众负责保护的说。

    而且就算没有死神众的保护,町民们也不可能让吉出事情的。抛去吉那跳脱的性格和各种坑爹的捣蛋,很多时候,她还是很招人喜欢的。

    “回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死神众闻言,连忙解释起来。虽然李华梅是女人,但作为织田义信手下的部队,他们可都是非常清楚这些女人在织田义信心中的地位。而且,他们可是一直受到崇拜教育的说。

    这件事情说来也简单,今天吉带着坊丸和竹千代一如既往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地,顺便纠集一帮熊孩子组织对练。嘛,这件事情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武士要从小开始培养。呃……或许是因为她受到了织田信长的影响?可前田利家他们却也是武士家的小孩耶。

    嘛,总之,本来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等到这群熊孩子中出现最强的那个人,吉就会跳出来狠狠将他教训一顿就结束。可就在这个时候,两名浪人出现在吉的眼前,虽然他们和普通进出那古野町的人唯一的区别就是腰间陪着太刀,可从他们或者中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人身上,死神众们却感到了非常一种莫名的畏惧。

    那是一种对于强者的畏惧,尤其当那名长者不经意间转头,和死神众的人对上了眼神后,那种整个后背瞬间就变得冰凉的感觉,可是只在织田义信的身上经历过的说。

    不过就算如此,和他们倒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再强还能比织田义信强?尤其这里可是织田家的地盘,以如今织田家的威势,有哪个不开眼的浪人敢在这里闹事。

    可偏偏,人家不闹事,吉却找事了。只见她带着一群熊孩子哗啦一下就将那两名浪人给围了起来,随后就以要考核他们是不是能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要和他们两人比试。

    “你没有阻止?!”李华梅听完死神众的叙述后,顿时皱起了眉头问道。

    “大人,您也知道小姐的脾气……”死神众有些无辜的说道。

    “唉,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李华梅闻言叹息道。

    “呵呵,其实也不错啊~最少吉敢挑战比自己更强的人呢~武士最重要的是什么?勇气!”鹤轻笑的说道。

    “你还笑!而且吉可是殿下的长女,怎么可能会成为武士嘛!”李华梅看着鹤无奈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哦~要知道她的母亲可是浓姬夫人呢~而且是谁天天教她兵法谋略的?”鹤狭促的看着李华梅笑道。

    “那不是她嚷着要学嘛……”李华梅闻言,再也装不下去了。好吧,整个那古野城,除了织田义信外,对吉最为宠爱的就是李华梅和鹤了,或许是因为她们两个本来就不是普通的女人?

    那古野町。

    此时,上泉信纲正一脸好笑的站在一旁,完全无视他的弟子疋田景兼那求助的目光。他自从辞行了武田后,带着他的直传弟子疋田景兼一路从东海道上洛,此次是特意前来那古野城。不为别的,只为了拜会一下织田义信,和其比试一番。

    嘛,说起来,这些年来,织田义信在天下可是闯出了好大的名头,织田家第一猛将?尾张战神?建御雷神在世?须佐之男转生?总之,这一个又一个的名号都比不上一个,那就是击败了剑圣冢原卜传的男人。

    这时织田信长在得到了冢原卜传的同意后,放出的风声,对此,众人倒也只是听着一个乐和。唯有那些真的见识过织田义信武勇的人,才会觉得真的有这个可能。只是对于上泉信纲来说,这件事情确实真实的,因为是冢原卜传亲口告诉他的。

    “秀纲……如果你只是想要完善自身的剑术,将新阴流这个流派发扬光大,那么以你如今的实力,需要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但如果你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话……那有一个是你将永远都绕不过去,而且必须要拼死修炼才有可能战胜的人,那个人就是……织田义信!”

    这是冢原卜传在离开尾张后,特意来到箕轮城告诉上泉信纲的,嘛,当然了,当时的上泉信纲,还叫做上泉秀纲。

    冢原卜传这么做,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希望在上泉信纲迈出追寻自己武道的脚步后,可以先和织田义信对战一番,那样就可以更快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同时,他也很希望在自己之后,天下间可以在出现一名剑圣。而且冢原卜传的心中隐隐觉得,不管是织田义信还是上泉信纲,未来的成就很有可能超过自己。

    所以,冢原卜传说了,而上泉信纲,他来了。

    对于吉的挑战,上泉信纲并没有觉得生气或者什么别的情绪,毕竟对于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他也很难生的起气来。而且他对于吉还是很感兴趣的,嘛,倒不是什么其他想法,主要是因为吉握剑的姿势。以上泉信纲的实力自然看得出,吉这个握剑的姿势,就足以干掉许多自诩为剑客的浪人了。

    剑客,可不是拿着剑砍人就可以冠上的名号!

    而疋田景兼也看得出来,可他却完全笑不出来,因为吉点名找的就是他。美其名曰,她不欺负老头子。好吧,上泉信纲今年已经55岁了,按照战国时代的寿命来说,确实也当得起老头子这么一个称呼,只是……那可是上泉信纲耶!

    如果是一般人敢这么说的话,疋田景兼早就跳出来用他手中的太刀教对方做人了。可面对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尤其因为这句话,让那个小女孩无视自己的师傅跑来找自己的麻烦,疋田景兼瞬间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跑回去独自面对武田的大军,也不希望和眼前这个小女孩比试什么剑术,尤其周围还围着一大帮看热闹的平民。

    看到自己的求助被自己的师傅无视,疋田景兼只好转过头看着吉,在她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带着生硬的微笑用在他看来最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小妹妹,你想要比试的话,应该找同龄人才对吧?而且看你握剑的姿势,就知道你练习剑术已经很久了,但女孩子可不太适合练习剑术的哦~”

    好吧,疋田景兼自认为自己的这番话听上去无懈可击,可偏偏,却惹恼了吉大小姐。

    “可恶的大叔!竟然敢瞧不起女人?!女人哪里比不上你们男人了?!”吉愤怒的说道,仿佛一只发怒的小猫咪。

    面对吉的质问,疋田景兼张了张嘴,刚想说“女人怎么可能比得上男人”,可话还没出口,他就感觉到周围射来无数道凶狠的眼神,不用看,他就知道是来自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大妈们。他相信,只要这句话一出口,那些大妈们绝对很乐意告诉他,女人不一定比不上男人的说。瞅瞅那边一位跃跃欲试的大姐,那胳膊,比他大腿还粗的说。

    “咳咳……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疋田景兼一脸尴尬的解释着,再次转头看向上泉信纲,却发现自己的好师傅竟然仿佛一个没事人一般,将自己隐藏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去了。那一瞬间,疋田景兼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想要弑师的念头。

    看到疋田景兼在那边磨磨唧唧就不想和自己打,吉大小姐深深的觉得自己被无视了,所以她很是愤慨的大喊着,“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看招!飞天御剑流·龙巢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