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一章:又是一年
    在织田信长等人的爱的教育下,以及织田义信仔细考虑下,他最终还是停止了这种在其他人眼中异常怪异的行为。

    不过,倒也不算是完全停止了,因为虽然停止了在书海中遨游,但他却频繁的参与到领地的政务、死神众的训练中,同时,不时前往清州城和织田信长谈论军国大事。

    后来,在织田信长的提醒下,他也开始不时在各个织田家家臣中走动起来,和前田利家他们聊天喝酒,拜访柴田胜家等人等等。

    总的来说,织田义信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要没有战争,就赖在那古野城和织田市等女各种亲亲我我,而是变得更像是一名真正的武士起来。毕竟,原来的织田义信除了能打仗,而且打仗很强之外,完全就看不出是一名武士,嗯……或许用前世的一个称呼来形容非常贴切,那就是宅男。

    不过就算如此,却也让织田义信对于武士这个职业了解的更加深刻。换而言之,更加成熟了……好吧,这小子成熟的还真是晚,不过最少有成长是吧。

    时间飞逝,1在三好长庆的弟弟三好义贤于久米田合战战死后,三好家家督三好长庆亲率大军,击败了田山、六角联军。终于在11月,在六角义贤的中介下,足利义辉和三好长庆再次达成了和解。重回京都,再开幕政。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次和解,显然是六角义贤打不下去了才服软的说,毕竟北面的浅井家越来越强大,让他根本没有心情继续和三好长庆争霸近畿。所以当足利义辉满心欢喜的回到京都后,却发现他的命令根本出不了御所,整个幕府各个要职全部都被三好长庆把控在手中。

    “唉,要说这将军殿下也是够可怜的,一辈子都在坂本城和京都之前来回奔波。我要是他啊,要不就呆在坂本城老老实实的等外援,不然就到处奔走去请外援。”织田义信看着这份情报,感叹的说道。

    “呵呵,不在京都开幕,又怎么能叫做将军呢?毕竟那里可是有天皇呢~”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对于足利义辉的悲惨命运,他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之所以关注这件事情,却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发展,会影响到织田家的美浓攻略。

    “如今六角家已经和三好家停战,想必六角义贤那老家伙肯定会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浅井家的身上。到时候本家在想请浅井家一同出兵,恐怕是没希望了。”织田信长了。

    缓缓点燃一根雪茄,织田信长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浓密的烟雾四散开来。“根据这份情报,斋藤龙兴之前埋伏本家的事情恐怕只有他自己和去设伏的人知道,这么看来,他很有可能是那种专断独行的人,这种人,可是很容易引来家臣不满的……”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听着织田信长的话,顺手从他那边接过雪茄点了起来,吞云吐雾间随口问道,“那你心中有人选了吗?”

    “当然,美浓三人众~或者现在应该叫做西美浓三人众~”织田信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好笑的说道。“之前我就有些怀疑,为什么新加纳合战时,斋藤龙兴莫名其妙要打那一次夜袭。虽然是为了引诱我们,同时消耗我们的战斗力。但无论怎么想,死守加纳砦,之后败退并故意被我们追上才是最符合常理的选择。”

    “嗯?那你想明白了?”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这一点,这一段时间李华梅也和他讨论过,不过因为没有情报,所以讨论了半天,也是不得其然。不过这种情况,也让织田义信下决心要更早去建立忍者部队。没有情报的日子,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

    “也不能说是想明白了,只能说是猜测而已,我觉得斋藤龙兴的古怪作法,很有可能是想要趁机消弱三人众的实力。而按照结果来推断,那一战损失最大的也是三人众。同时,安腾守就以冷静和多智著称,却在利家殿后阻挡斋藤龙兴时,没有提醒斋藤龙兴,使得斋藤龙兴愣是被利家牵制了很久的时间,这一点,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织田信长缓缓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拉拢三人众?”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

    “不急,现在美浓那边一片平静,而且通过潜伏在那边的忍者回报,斋藤龙兴一边将三人众打压,同时提升起一群偏向他的豪族,而随后,又重新拉拢起了三人众。所以我的想法还是先观望一下,顺便派人去试探一下他们的态度。”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织田义信不晓得织田信长要怎么去试探,不过那也不管他什么事情。对他而言,如今最重要的,还是继续发展自己的领地,同时获取更多的金钱来组建更多的部队。

    发展领地倒还好说,如今李华梅和鹤已经对于政务非常的熟悉了,一切都有条不絮的发展着。只是这钱财来源,织田义信却有些头痛了。原因无他,烟草在日本根本无法种植,嘛,倒也不能说完全不行,但产量说实话,也只够他们自己内部享受而已。这,就断了织田义信的最大财源。毕竟烟草的来钱速度,他在前世可是深有体会的说。

    而随后,和明国的贸易也无法进行,一方面是船队还没有准备完毕,另一方面,丽璐对于倭寇之乱产生的影响也很担心。毕竟如果去贸易,肯定是打着织田家的旗号,这么一来,明国那边会不会直接一炮轰过来?要知道根据往来的南蛮人口传,倭寇在明国沿海一代可是越演越烈,又是攻打县城又是被明军大败的说。

    其他方面,啤酒和葡萄酒在日本并没有很快推广出去,买的人寥寥无几。至于那胸围、丝袜之类的……嘛……毕竟研发出来就只是为了满足织田义信的恶趣味。

    唯一算是利好的消息,就是死神众训练的成本变低了。一个是因为最近损失比较少,另外之前冢原卜传的指点,加上岛左近和白木行久两人的不断研究,最终使得死神众的训练成本几乎减去了一半。呃,这是不是表明之前织田义信实在太乱花钱了?

    不过钱省下了,就得花……个屁啊!织田义信刚想把主意打到这笔钱上面,就被李华梅等人制止了。

    “主公,自从主公被封为那古野城城主之后,本家从来就没有存下太多的钱财,这对于一个家族的发展可是相当不利的!”李华梅毫不客气的反对着织田义信的这个决定。

    而最终,织田义信在完全说不过众人的情况下,很无奈的取消了这个打算。嘛,谁让这小子只不过是秉着花出去的才叫钱这个坑爹思想呢?

    1563年,2月,踯躅崎馆。

    “主公,属下有个不情之请……”上泉秀纲拜伏在武田信玄的面前一脸郑重的说道。

    “是秀纲啊~有什么事吗?”武田信玄语气轻缓的问道,自从箕轮城落城后,在武田信玄的诚挚邀请下,上泉秀纲加入了武田家。武田信玄对于这位武艺高超的剑客,可是一直礼戴有加。因为他一直对于能够邀请到上泉秀纲这件事情很是得意,要知道上杉谦信和北条氏康,在箕轮城被攻破后,也一直希望得到这位绝世剑客。

    可惜,不知道为何,上泉秀纲对与武田家,总是没有那种归心的表现,一直表现得若即若离。

    “属下希望可以离开本家,去完善自身的剑术,并将新阴流普及出去!”上泉秀纲看着武田信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