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一十章:想太多
    那古野城。≧网

    织田义信平躺在半空之中,仿佛鸟儿滑翔一般,数秒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那姿势,有个专有的名词,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我靠!干嘛打我?!”织田义信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虽然看清了打他的人是织田信长,但却也不代表他愿意被织田信长莫名其妙来这么一下。

    “打你怎么着?打得就是你!”织田信长一脸挑衅的模样说着,随后更是冲向织田义信就准备再来几下。

    “我擦!还来?!”织田义信见状猛地躲开,可织田信长见状,反而又冲了过来,两人你追我赶,看上去好不热闹。

    “混蛋兄长!你在这样我可要还手了啊!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啊!”织田义信再次躲开织田信长的攻击,看着织田信落下了狠话。

    “好啊!竟然还想还手?!看来是病得不轻啊!阿犬!秀千代!胜三郎!内藏助!跟我一起打!”织田信长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顿时一蹦三丈高,随后直接大喊着。

    听到织田信长的喊声,前田利家等人恍然间,仿佛回到了当年那年少轻狂的时代。彼此互视一眼,随后纷纷冲向了织田义信,口中一边大喊着,“揍扁这个混蛋!”

    “你们这群混蛋!”织田义信见状,顿时吓得掉头就跑,而织田信长等人纷纷尾随追去。

    “这……”丽璐傻眼的看着这一切,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怎么了?这么吵闹。”一阵疑惑声从里屋传来,随后就看到织田市等女走了出来。

    “丽璐?什么时候来的?”众女一下子就看到了丽璐,纷纷走了过来打着招呼。

    “唉,主公也真是的,又弄来这么多书。”李华梅看到那名死神手中的书籍,没好气的抱怨着。

    不过对于众女的话,丽璐完全没有理会,只是对着织田市着急的喊着,“阿市姐姐,快想想办法吧,殿下要揍主公!而且还叫了前田大人他们一起!”她可是很清楚织田市的身份,在她看来,这里只有织田市才可以劝阻织田信长了。

    只是,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丽璐的话,阿市反而娇笑起来,“呵呵,看来主公这种诡异的行为终于可以结束了呢~”说罢,也不等丽璐再说些什么,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屋里走去,“走吧,我最近买了好些好看的衣服呢,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可是……”丽璐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刚才没有表达清楚。

    “放心吧,他们以前就一直这样的~嘻嘻~”阿市安慰道,随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掩着嘴轻笑起来。

    啧啧,织田市这么做真的好吗?被织田义信知道的话,恐怕晚上少不了狠狠的责罚她吧?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眼下,他很无奈的被织田信长等人堵住了。

    看着一脸怪笑缓缓逼近自己的诸人,织田义信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认栽了,“那个……别打脸啊……”织田义信认命的说道,随后捂着脸顿了下来。

    “哼哼!终于认命了吧?给我打!”织田信长冷笑着下了命令,早已经摩拳擦掌的前田利家等人顿时嚷嚷着就冲了上去。

    一炷香之后……

    织田义信鼻青脸肿垂着脑袋坐在角落里画圈圈,织田信长和前田利家等人坐在一旁一脸戏虐的看着他。

    “嘿嘿,怎么样啊?义信,好些了没啊?”织田信长怪声怪调的声音传了过来。

    “混蛋!怎么可能好?!都说了不准打脸!你们看看!”织田义信指着自己的两个熊猫眼愤怒的大喊着。

    “切!谁让你小子神经突然有毛病了?有病啊,就得治!所以我们这不就来给你看病了?”织田信长撇了撇嘴,一副全是为了你好的模样。

    “你们才有病呢?老子好好的,哪里有病了?!而且治病是这么治的?!”织田义信愤怒的大喊着,那模样,似乎巴不得冲上去将这群混蛋绑起来丢到伊势湾里面去。

    “怎么不是这么治的?我看就治的不错,你们看义信这小子这不就和原来一样了?哪像刚才,看到他拿着一本书我就慎得慌。”前田利家一副这么做没错的样子说道。

    “我去!你们是为了这个才跑来揍我的?!”织田义信闻言忽然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被打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不是吗?你小子天天捧着书在那看,而且竟然跑去找胜家、秀贞他们请教问题……老实说这次我们只是过来看看,如果你没好过来的话,估计我们就直接把你架去热田了。”织田信长一脸严肃模样的说道。

    “我擦!你们还要给我驱邪?!”织田义信一下子就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时跳了起来。

    “嘿嘿,谁让你小子这些天这么邪门?”前田利家的话得到了诸人的认同。

    闻言,织田义信彻底无语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想要认真一下,竟然会被这么想。

    见状,织田信长露出了一副古怪的模样问道,“义信,你小子……不会是真的想要学习军学和谋略吧?”

    一句话,顿时让前田利家等人瞪大了双眼,仿佛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

    “是啊?不行吗?”织田义信没好气的回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织田义信的回答,众人顿时疯狂的大笑起来,尤其是前田利家这小子,竟然边笑还边大力的拍打着地板,仿佛不这样的话,就无法泄一样。

    “混蛋!等下一定要好好看看,如果坏了的话,让你赔死!”织田义信幽怨的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才停了下来,连续几个深呼吸,织田信长这才好奇的问道,“那为什么呢?别告诉我你是心血来潮啊?!”

    好吧,在他看来,织田义信根本就不是统军以及搞谋略的料,倒不是因为他是个笨蛋或者其他什么的原因,只是因为这小子实在太懒了,好吃懒做,沉迷酒色,自大狂,看不起天下人……“呃……奇怪,有这么多缺点的人为什么会成为武士,而且还变成了我的臂助?!”织田信长想着想着,莫名的开始反思起来。

    “喂!我怎么觉得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啊?!”织田义信嚷嚷着,随后想了想,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嘛,我是觉得之前那一战我表现出了太多不足的地方,如果我能够想到……”织田义信巴拉巴拉的将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一遍,直到看到众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才后知后觉的闭上了嘴巴。

    “你的意思是说,新加纳合战的失败全是因为你一个人的原因?”织田信长问道,语气虽然平淡,却不带着任何的感情。

    “不是!”织田义信虽然一直脑子都缺根筋,但听到织田信长这种语气,他哪里还敢说是?他是有些笨,但不是傻子!

    “哼!量你也不敢!”织田信长闻言,这才冷哼了一声,随后看着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啊,就是太自大了,不光自大,还总是自以为是!”顿了顿,一脸不爽的看着织田义信接着说道,“哪一战每一个命令都是我下的,那在你心中是不是我完全就只是个傻瓜啊?”说完,还有充满危险的目光看着织田义信。

    “就是就是!”前田利家等人不爽的附和着。

    “如果你那样也算的话,那我们不顾主公的本阵,疯狂追击斋藤龙兴这件事情岂不是要切肤谢罪了?”

    “是啊,打仗又不是靠你一个人,我们都有错啊,干嘛你自己都揽过去了?好像显得你小子有多重要似得!”

    “就是就是!新加纳合战有你没你根本就没差别吗?别想太多了。”

    好吧,刚开始的时候,织田义信听到众人的话还有些内疚,因为他确实现自己似乎是想太严重了。虽然他知道历史,但身为大将的织田信长,柴田胜家、林秀贞、佐久间信盛等一票的宿将都没有现问题,如果都按照他的想法,那些人是不是该直接从津岛町的港口跳下去?

    而且他还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自己的这个想法被传出去的话,恐怕他立刻就会成为织田家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毕竟没有任何人愿意和一个根本看不起自己的人交往,就算织田义信没有那么想,但他如今这个想法却实实在在的是看不起别人。

    只是听到后面,织田义信却再也忍不住了。“你们这些混蛋!就算我错了,也不用这么说我吧?!”喊着,一下子就扑了上去,顿时房间内就乱成了一团。织田信长在上面看着,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突然化身书呆子的闹剧总算是结束了,不过对于织田义信想要学些的想法,织田信长还是很赞同的。所以他也没有过多阻拦。

    “义信,其实战争之道光看书也只能学到一些表面上的玩意而已,真正的名将,都是从血海中杀出来的。至于谋略……你不适合那东西。”织田信长说完,就自顾自的带人离开了。

    看着织田信长远去的背影,织田义信呆立当场,这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口中不断大喊着,“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

    夜。

    织田义信呆坐在走廊上,看着天上的明月沉思着。好吧,织田信长恐怕都没有想到,他随意的一句话会对织田义信造成这么大的打击。

    是的,很大的打击,虽然织田义信从来都没有用过什么谋略,但在他的心中,他一直都很希望自己是那种文武双全的名将型选手,毕竟穿越者不都是如此的吗?智比诸葛,武胜霸王,吟诗气跑李太白,写词羞死苏东坡。震一震,名臣拜伏,抖一抖,美女倒贴。

    可到了他这里,咋就不是这么回事呢?武力是有了,美女虽然不晓得是不是倒贴的,但也弄了不少,诗词嘛……咳咳……可都有了,为啥智力却不被人认可呢?

    “霸王丸哥哥,你在想什么呢?”织田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织田义信也没有回头,直接反手将她捞了过来,一把搂在怀中。良久,才幽幽的问道,“阿市,你觉得我真的不是搞谋略那块料吗?”

    闻言,织田市古怪的看了一眼织田义信,随后在织田义信诧异的目光下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后疑惑的嘀咕着,“没烧啊……”

    “阿市!”织田义信见状,没好气的捏了捏织田市那越来越丰满的轻喝道。

    “嘻嘻~人家以为你又生病了嘛~”织田市吐着诱人的小舌头笑道,随后感觉到身上那双怪手似乎要进行下一步动作,连忙说道,“霸王丸哥哥,你这样可不像你啊,在阿市的眼中,霸王丸哥哥可是天下最强的武士!”

    “不懂谋略,也能算是最强吗?”织田义信自嘲道。

    “当然了!虽然阿市并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但本家能有如今这番势力,其中霸王丸哥哥都是头功的!不单是阿市这么想,本家的家臣们,还有百姓们也都是这么想的。不然,兄长又怎么可能将阿市嫁给你,而且还在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又升为了家老,又赐给了那古野,这可是当初兄长的居城呢。”

    “可是……”织田义信闻言,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织田市给打断了。

    “好啦,不要想那么多啦,就算没有谋略,还有费南德、华梅姐姐他们啊。他们可都是非常出色的谋士呢!再说了,就算霸王丸哥哥你什么都很厉害,也不可能只靠你一个人吧?到最后还不是得依靠家臣?”

    “似乎……很有道理啊……”织田义信听着织田市的话,莫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随后,看到织田市那有些焦急的模样,顿时忍不住笑道,“说起来,今天兄长他们揍我的时候,你似乎没有出来帮忙呢?说,该怎么惩罚你?!”

    “那个……不惩罚行吗?”织田市闻言,顿时一副害怕的模样问道。

    “不行!”织田义信一下子将织田市抱起,大笑着走进了屋内。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