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八章:斋藤龙兴的手段
    新加纳合战结束了,但对于斋藤龙兴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彻底掌控美浓!

    将长井道利、日比野弘就、不破光治拉拢过来,只不过是第一步,因为他很清楚,作为从斋藤道三时代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的老牌势力,只凭借这么简单的两手,是不可能对他们产生多大的伤害。当然了,也正因为如此,安藤守就三人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这也是斋藤龙兴所顾忌的,因为在这种时候安藤守就三人如果倒向织田家,那斋藤龙兴也不用想别的什么的了,直接收拾东西准备逃命吧。所以,对于安藤守就三人的打压,必须得先缓一缓,最起码,这两年之间恐怕是不可能了。

    稻叶山城天守阁。

    “呼……还真是让人头痛呢……”斋藤龙兴长舒了一口气,将刚刚处理好的文书随手交给一旁的长井道利等人。

    “主公,如果累了,不如休息一下如何?这等小事,交给属下们就可以了。”长井道利接过那本文书后恭敬的说道,随后似乎又担心自己这番话可能会引来斋藤龙兴的误会,连忙又解释起来,“等属下们先处理一遍,届时再将其中属下们无权处理的事情交由主公,同时那些处理过的事情主公只需要翻看一遍,不行再行处理。这么一来,主公就不会这么疲惫了。”

    “不错,主公您万金之躯,可千万不能太过于劳累了。”一旁的不破光治和日比野弘就也小心翼翼的劝道。

    自从他们三人被提拔起来之后,就一直作为斋藤龙兴的幕僚团队呆在稻叶山城,对此,他们完全猜不透斋藤龙兴到底是在重用他们还是担心他们成为第二个三人众。所以他们几乎每日过得都是如履薄冰一般,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来自己这位年轻主公的怒火。

    看着三人战战兢兢的模样,斋藤龙兴心中一阵舒爽,“哼哼,任你们之前如何强势,美浓的主人还不是我斋藤龙兴?!”想着,斋藤龙兴轻笑着说道,“嗯,既然如此,就交给三位了,你们也别太辛苦~”闻言,长井道利三人自然是连连谢恩。

    只是,没等他们起身,斋藤龙兴忽然说道,“说起来,如今我已经14岁了呢~”

    “是啊,主公不过14岁,就击败了如日中天的织田家,恐怕当年的道三殿下、义龙殿下也做不到吧?”长井道利闻言,立刻恭维道。

    “哈哈~我何德何能,敢和爷爷和父亲比肩?”斋藤龙兴大笑了两声,随后一副饶有兴致的看着长井道利问道,“我听说,道利你有一个女儿名为菊,号称是美浓第一美女?”

    闻言,长井道利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美浓第一美女不敢当,不过菊的美貌确实是公认,如今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嗯,我想要迎娶菊为正室,你觉得如何?”斋藤龙兴貌似随意的问道,不过他的语气,显然不容长井道利拒绝。不过长井道利会拒绝吗?显然不会!

    “这是菊的福气!也是长井家的福气!”长井道利大喜,连忙应了下来。

    斋藤龙兴要迎娶菊自然不是真的为了她的美貌,当然了,美貌也是必须的。不过和长井家的联姻才是他最看重的一点,因为,长井家是美浓最老牌的家族了。早在土岐家当权的时候,长井家就是美浓的权臣,后来斋藤道三在帮助土岐赖艺夺权时,诛杀了当时长井家家督长井利隆,随即在土岐赖艺的帮助下,改姓长井,继承了长井家。

    而随后,不管是斋藤道三、斋藤义龙,长井家一直都是美浓屈指可数的大势力。这固然有其很会站队的原因,另一方面却也体现了他们家族的强大,不管是哪一人当权,都得拉拢它。

    斋藤龙兴的婚事自然让美浓震动了一番,也让许多家族的脑子开始转了起来,毕竟,一个家督怎么可能只有一名正室呢?于是,在婚礼结束后,许多家臣悄悄的找到了长井道利希望能够帮个忙。

    “哦?家臣们希望我能尽早纳妾?”斋藤龙兴古怪的问道。

    “不错,这也是家臣们为了本家着想,毕竟主公您现在还没有子嗣……”长井道利一副为斋藤家分忧的模样恭敬的说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凭借菊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这么想的话,那么安藤守就就是自己未来的下场。所以在诸多家臣找到自己后,他立刻就带着名单找到了斋藤龙兴。

    “呵呵~道利你如此为我着想,实在是本家之幸啊!”斋藤龙兴大笑着。随后他也不客气,接过名单看了看,就是一阵勾勾画画。

    见状,长井道利忽然感觉背后冒出一阵冷汗,因为斋藤龙兴这番举动显然表示,他早就有了这种想法,说不定人选都已经选好了。

    果然,在看到选中的名单后,长井道利就明白了斋藤龙兴的意思。美浓的大家族,中立家族,还有和三人众比较亲密的家族。显然,斋藤龙兴在织田家的压力下,选择了最容易也是最快速的办法,联姻。

    不过,不断迎娶各家各族的美女,显然也让斋藤龙兴得到了一个好色的称号,尤其是织田家那边,更是不断传说着关于“斋藤龙兴昏庸无道”的各种谣言。对此,斋藤龙兴也没有去制止,因为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不过,谣言倒也不是完全不对,因为在有了那么多夫人的情况下,斋藤龙兴每天的日子过得还是相当潇洒的说。

    “主公,竹中大人来了。”一名小姓恭敬的在门外说道。

    “来了吗?让他进来吧。”斋藤龙兴闻言笑道,随后轻轻的拍了拍怀中衣衫半裸的美女。

    竹中重治进来后,看着缓缓离去的女人微微皱了皱眉,不过随即就拜伏了下去,恭敬的说道,“主公!”

    “嗯,这一战你辛苦了,虽然没能杀死织田信长,不过却也不错了。”斋藤龙兴笑道,不过随即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那么重治,不知道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原本守在美浓、近江边境的部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斋藤龙兴的话,竹中重治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他的行动全程都没有离开那名秘忍的监视,自然早有准备。不过对于斋藤龙兴把自己搁置在一旁,过了这么久才召见过问这件事情,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担忧和疑惑。

    “主公,如果只有那些家族的兵力,属下实在担心无法对抗兵力强大的织田军,所以在和浅井家那边的大将远藤直经密谈之后……”竹中重治小心翼翼的解释着,哪怕一个细节也不敢保留,生怕因此而惹来这位主公的怒火。

    “嗯……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怪罪你擅自调动部队的罪过了。”斋藤龙兴沉吟了一下后说道。竹中重治所说的一切,他自然早就知晓,不过对于竹中重治这种识相的态度,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不过这次他在隔了这么久之后才招来竹中重治过问这件事情,显然不可能只是想听他的解释而已。

    “重治啊,对于守就他们这次的封赏,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斋藤龙兴轻笑着问道,仿佛是在拉家常一般。

    “这……主公的决定,自然是有道理的,属下身为家臣,只会听命行事,不敢多想。”竹中重治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如果是之前评定结束后斋藤龙兴来找自己,那竹中重治恐怕还能猜测到斋藤龙兴的想法,但如今……想不通,那就用最保险的方式应答吧。

    “唉~重治不用如此,你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啊!父亲临终之时,就特意将你派到我的身边,而这些年来,我可是一直将你当作我的大脑一般。如果你都没有想法,那我可该如何是好呢?”斋藤龙兴柔声笑道。

    “主公赞誉,属下惶恐!”竹中重治闻言,连忙拜伏在地大声说道。

    “唉,起来吧~”斋藤龙兴叹息着摆了摆手,随后有些无奈的说道,“重治啊,我也不瞒你。我之所以那么做,却是因为守就等人的势力实在太大了,而且手又伸得太长了。毕竟斋藤家才是美浓的主人,这一点,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

    斋藤龙兴的话让竹中重治惶恐不安,要知道他可是安藤守就的女婿,可斋藤龙兴却和自己说这些事情……

    不待竹中重治多想,斋藤龙兴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明白,三人众乃是斋藤家世代的忠臣,或许守就他们只是面对织田家的压力,有些着急才犯下了这种错误……”

    竹中重治闻言,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斋藤龙兴。没办法,斋藤龙兴这么一说,不就是在给安藤守就等人漂白吗?要知道这段时间以来,长井道利他们可是变着法去削弱着三人众的势力。凭什么?不就是凭着斋藤龙兴对三人众的恶感吗?

    “主公……”竹中重治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斋藤龙兴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重治啊,我知道你是守就的女婿,所以这次召你来,就是为了让你去和守就说一下,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从今天起,只要他们忠心效忠本家,那么他们依然还是那三人众。”斋藤龙兴沉声说道。

    “是!”竹中重治激动的大声说道。

    北方城。

    竹中重治的求见并没有被安藤守就拒绝,因为过了这么久,他也算是想明白了,可能竹中重治对于斋藤龙兴想要对付自己的事情并不知情。

    而在竹中重治见到安藤守就后,解释了一番当时的情况后,安藤守就也就彻底的释然了。只是,在听到斋藤龙兴让竹中重治转达的话后,安藤守就顿时冷笑了起来。

    “呵呵,那个家伙倒是打着好主意,又要打压我们,又怕惹急了我们直接叛逃到尾张,所以让你来给我们抛个饵,只要我们咬了,恐怕除了直接叛逃,不然三人众就再也不会存在了……”安藤守就冷笑着说道。

    “岳父大人,您这话似乎太悲观了吧?”竹中重治疑惑的问道,在他看来,斋藤龙兴只不过是在将安藤守就三人打压了差不多后,重新招揽他们而已。

    看到竹中重治疑惑的表情,安藤守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重治,在军事和谋略方面,你确实是一个天才,不过对于政治,你却是差得不止一丁半点啊。”

    “在下惭愧!”竹中重治闻言,连忙低下头一脸恭敬的应道。

    “算了,这也不怪你,毕竟主公这一手玩得确实漂亮。”安藤守就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吧,你这就去回复主公,就说我已经深刻的明白了自己的罪过,感激主公的宽宏大量,日后一定誓死效忠本家……”

    “岳父大人……”竹中重治疑惑的看着安藤守就,就算他对于政治再怎么迟钝,也不相信安藤守就此时真的会这么想。

    “去吧,就这么回复主公。”安藤守就挥了挥手说道。

    见安藤守就不打算再多说,竹中重治虽然心中依然充满了疑惑,却也只得离开复命去了。

    竹中重治离去后,安藤守就沉默了良久,忽然低声叹息起来,“唉……事到如今……”

    他很清楚,斋藤龙兴只不过是迫于无奈才和他们三人妥协,一是担心他们暗通织田家,二是不想让长井道利等人坐大。毕竟如今美浓,能和长井道利、日比野弘就、不破光治三人抗衡的,也只有他们了。

    “或许这就是命吧?”安藤守就摇了摇头叹道,随即命人将稻叶良通和氏家直元两人请来,告知了他的决定。

    对此,稻叶良通和氏家直元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三人众从来都是同进退,既然安藤守就服软,那他们自然也跟着了。

    竹中重治回去复命后的第三天,斋藤龙兴亲自来到了北方城和安藤守就三人会面,同时将自己的姨娘,也就是斋藤道三的女儿嫁给了稻叶良通的儿子稻叶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