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六章:都来了
    新加纳,随着织田义信的一声怒吼,顿时,不管是织田军还是斋藤军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动作转头看去。好吧,这并不是因为织田义信这番出场带着什么特效cg或者动画效果,完全只是因为……

    “靠,我怎么不知道这小子的嗓门有这么大?”织田信长扣了扣耳朵,一脸嫌弃的说道。只是嘴角那掩饰不住的笑意,却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

    好吧,别人不知道,以为织田义信是率领大军前来的,但织田信长却肯定清楚,这小子绝对是在知道自己有危险后,抛开部队自己先冲上来的。可就算如此,织田信长依然莫名的放心下来,那种感觉就好像织田义信一人就可以抵得上数万大军一样。

    只见在黑夜的尽头,依然还是一片漆黑,众人目光聚焦处,什么都没有……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在上面!”众人抬头看去,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的男子,正手持着一把古怪长兵器出现在半空中,不是织田义信是谁?

    “飞天御剑流,龙槌闪·乱!”

    随着织田义信仿佛低喃一般的自语,就看到他手中的弑神戟猛地化作无数道勾魂的光芒,在半空中直接炸了开来,随即就飞速的袭向织田义信身下的斋藤军足轻。

    一阵阵的惨叫声,那勾魂的光芒所到之处,无一人能够幸免,当织田义信落地时,他的身边2米之内,只剩下无数的尸体。

    “我去,这招太帅了!一定要找时间让主公教我!”不远处的前田庆次看着织田义信耍帅成功,顿时充满了崇拜和羡慕,那满眼星星的模样,怎么看都是后世脑残粉附体。

    “切,有什么好教的?不就是飞快的打出无数下吗?以那些斋藤军的实力,怎么可能挡得住主公的含怒一击?”一旁的白木行久忍不住吐槽着。

    “哼!你小子就装酷吧?有本事就别让拿刀的手一直抖啊!”前田庆次斜着眼看了白木行久一眼后,不屑的冷哼着。

    两人不断斗着嘴,可速度却也是不满,几个呼吸间就冲到了斋藤军的外围。正巧,那些斋藤军此时正被织田义信那华丽丽的出场方式给吓傻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关注他们这边。这种情况下,他们哪里还会客气?所谓一言不合就开车……咳咳!是一言不合就开干!两人挥舞着兵器,不断斩杀着面前挡路之人,当斋藤军被惨叫声惊醒过来时,他们两人已经冲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

    “混蛋!你们都在看什么?!给我宰了他们!他们就三个人而已!”竹中重治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他不断大喊着,终于让斋藤军醒悟过来,再次和织田军缠斗在一起。

    看到部队终于恢复了正常,竹中重治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只是随即,他就皱着眉头看向织田义信那个方向。和其他地方再次展开惨烈的厮杀不同,那边的战场上虽然全是斋藤军,可画面却是死一般的沉静。

    “该死的织田义信!”竹中重治死死的攥着拳头,盯着织田义信的眼神仿佛能杀人一般。他很清楚,那边斋藤军的士气早已经在织田义信出场时的那一击彻底的打没了。

    在农兵未分家的时代,对于这些士兵的战斗力,一直都是一个充满谜团的课题。因为他们可以在九头龙川合战,以十万之众愣是被当时还叫做朝仓教景的武士率领3000人击溃,也可以在九头龙川合战以3000人硬憾10万大军,还愣是将他们击溃了。

    哈?一边是朝仓家的正规部队,一边只是一向一揆的乱民?咳咳,话说在农兵分离之前,正规部队和乱民有啥区别吗?除了没有大将指挥之外,装备基本也都差不多吧?毕竟除了农兵分离之外,只有四国的长宗我部家,才在搞了一领具足的政策后,足轻们才普遍拥有盔甲的说。

    好吧,扯远了。总的来说,这个时代的士兵战斗力真的很让人蛋疼,有可能打的舍身忘死,也有可能被吓得没一会就溃逃了。

    就好像现在,在织田义信那一招的威力下,周围的斋藤军愣是没有一个敢冲上去进攻织田义信的。虽然就算他们冲上去,也奈何不了织田义信三人。

    “庆次,行久,上了!”织田义信指着刚才从半空中确认好的织田信长方位,语气急促的说道。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多看周围那无数的斋藤军哪怕一眼,仿佛摆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名名手持武器的敌人,而不过是一群拦路找死的渣渣而已。

    话音落地,织田义信提着弑神戟就冲了上去,“飞天御剑流,龙巢闪·咬!”随着他的话语,弑神戟再次爆出了那夺命的光芒,本来的单体攻击,在变成群体攻击后却一点没有减少威力。好吧,以这些斋藤家足轻的实力来说,就算这招的威力降到只有十分之一,也不是他们能够接的下来的。

    “哈哈!主公,给我留一点啊!”前田庆次兴奋的大喊着,“看我的!倾奇流,乱打!”手中朱枪同样化作无数道红光,挨着死碰着亡,同样无一合之将。

    好吧,前田庆次口中的倾奇流,正是这小子受到织田义信那飞天御剑流的启发后开创的流派。呃……说白了,就是他觉得织田义信那在战斗中喊出招式名称的样子非常帅,所以一向自诩为“只比主公差一点点点的大帅哥”的前田庆次自然不会落后于人,分分钟就自己搞出了一个流派来。只是这个流派名和招式名……啧啧,还真是附和前田庆次那乱来的性格啊。

    反观一旁的白木行久就正常多了,沉默不语的跟在织田义信的身后,手中村正不断斩杀着敌人,冷面剑客,说得就是这种人吧?只是如果镜头拉近的话,就能够看到白木行久的嘴唇正在不断上下微动着,如果发出声音来的话,却是在不断碎碎念着,“招式名称……招式名称……”好吧,这小子似乎也开始被织田义信污染了?

    三人,就三人,只有织田义信三人。可面前的无数斋藤军却丝毫无法阻拦他们半步,在织田义信三人的强大攻势下,只不过转瞬之间,斋藤军的包围圈就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哈哈!织田家的二郎们!尾张的无敌勇士来救我们了!都给我拿出所有力气来,不然这时候死了,可就太冤了!”织田信长看到远处的骚动大笑着喊着,怎么听也不像是在鼓舞士气。可偏偏如此,织田军的士气愣是起来了,难道是织田义信的主角光环?好吧,主要还是织田义信那勇猛无敌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混蛋!快杀了织田信长!快!快!”竹中重治同样看到了那边的骚动,仿佛知道大势已去了一般,不断的大声下令着。只是很遗憾,虽然命令下了,但面对因为织田义信的出现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织田军,斋藤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威胁到织田信长。

    而且,在这个时候,佐佐成政等人终于冲破了包围,来到了织田信长的身边。

    “主公!”佐佐成政等人快步走到织田信长的面前大喊着。

    “嗯!你们辛苦了,都是好样的!”织田信长看着眼前的众人,眼睛不禁湿润了起来。因为佐佐成政等人此时身上早已经染满了鲜血和尘土,哪里还看得清模样?

    只是忽然,他猛地瞪圆了眼睛,语气急促的问道,“利家呢?利家人呢?!”

    闻言,佐佐成政等人表情顿时暗淡了下来,“利家为了让我们能够支援主公,带着前田家的将士在阻挡斋藤龙兴的追兵……”

    “什么?!”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织田信长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前田家的部队才多少人?斋藤龙兴那边有多少人?

    就在这时,远处再次响起了杂乱的骚动声,众人转头看去,却发现又有百多人从黑夜中杀了出来,正是李华梅等人和织田义信麾下的死神众。只见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冲在最前面,面对刚才就已经被织田义信杀得没有脾气的斋藤军犹如虎入羊群一般,一路冲杀直奔织田信长这边。

    “是死神众!”织田信长兴奋的说道,他们的出现,可以说给这一战的结果盖棺定论了。只是话音一落,他立刻转过头看着佐佐成政等人命令道,“成政、长秀、恒兴!你们三人立刻率军杀回去,一定要把利家那个混蛋给我救回来!”

    “是!”佐佐成政等人闻言连忙应道,随即就准备率军离去。他们并没有犹豫,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他们确实也非常担忧前田利家,另一方面,此时织田信长的安危显然已经不需要他们担心了。

    毕竟除了他们三人的部队之外,木下藤吉郎、生驹亲正、河尻秀隆等人可都在这里,而且织田义信也率人赶来。再加上斋藤军的士气显然已经落入了低谷。这种情况下如果织田信长还会有危险,那织田家早在桶狭间的时候,就被今川义元给灭了。

    只是就在他们刚准备突破包围再次冲过去时,却忽然看到前田利家和他的部队正飞快的向这边靠近着。只是此时,他们的样子比佐佐成政等人还要不堪,尤其是前田利家,兜早已经不晓得哪里去了,披头散发好不狼狈。而原来那200多人的前田军,也只剩下数十人了。

    见状,佐佐成政三人立刻快步迎了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还拦在那边的斋藤军和竹中重治率领的铁炮队都已经不见了。

    “利家,你小子没事吧?!”佐佐成政跑得最快,没两下就冲到了前田利家的身边大声问道。

    “斋藤……后面……”前田利家嘴巴微张,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话没说完,手中的长枪再也握不住,一下子掉到了地上。随后,他自己也在佐佐成政等人惊恐的注视下,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利家!”佐佐成政眼疾手快,立刻迎了上去抱住了前田利家,他不断大喊着,语气充满了悲伤。从小到大,前田利家虽然什么事情都要和他争,可就是因为如此,他们两人的友情反而变得非常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说得或许就是这样的感情吧?

    落后一步的丹羽长秀这时赶了过来,快速的检查了一下,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只是脱力昏迷了而已,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这时,织田信长也赶了过来,在从丹羽长秀三人那边了解了情况后,总算是放心了。“利家这小子,没事成什么能?!”织田信长不满的说道,连忙让人扶着前田利家找个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

    随后,就在织田信长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前田残军中的一人忽然冲了过来跪在地上焦急的喊道,“殿下,斋藤龙兴率领的部队就快要到了……”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

    “嗯,知道了。”织田信长随口应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干得漂亮,你们都是本家的勇士!”

    “殿下!”奥村永福听到织田信长这番话,眼泪顿时忍不住留了下来。为了阻挡斋藤军,前田军个个都是用命去拼,那一个个往日熟悉的身影,如今却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织田信长站在原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斋藤军。

    “主公!”佐佐成政牵着织田信长的马走了过来。

    翻身上马,织田信长再次看向前方,斋藤龙兴那气急败坏的模样似乎就在眼前。

    “主公!”织田义信一身鲜血的走了过来,身后不远处,织田军正重新集结着。

    不知道何时,斋藤军停止了进攻,在竹中重治的指挥下,重新在织田军的后方结成阵势。对此,森可成等人也没有阻止,在将还能作战的织田军集结起来后,一边戒备着一边退到了织田信长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