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五章:苦撑
    “快!再快一点!”织田义信焦急的催促着,一路上他不时就会看到织田军和斋藤军交战的痕迹,虽然众人都表示那些痕迹看起来织田军并没有吃什么亏,但织田义信心中的担忧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变得更浓了。︽,

    “主公,您是不是想太多了?斋藤龙兴什么本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后手?而且殿下可是有足足5000人的大军呢!以斋藤龙兴那点兵力,就算想要设伏,也没那么多人可用啊!”前田庆次看到织田义信那凝重的表情,大咧咧的劝道。

    “不对,如今看来,斋藤龙兴肯定是有所准备,不然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甩开殿下的追击。如果他真的想要跑,随便往森林里一钻,在这种黑夜下,本家根本追不上的!”李华梅出言说道。

    “李大人所言不错,斋藤龙兴如此撤退,最后只会让追击部队和殿下的大部分越来越远,等拉开一定的距离后,到时候就算前田大人他们想要反身救援,也来不及。”费南德沉声说道。

    “原来如此,那他们会在哪里设伏呢?”前田庆次搔了搔脑袋,随后再次问道。

    “追下去就知道了,殿下的部队数量,如果斋藤龙兴想要伏击,就只能在大路上伏击。所以我们只要顺着大路追上去,肯定会发现的。”李华梅沉声说着。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什么声音?!”织田义信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远处的那片天空,原本漆黑一片的夜色忽然被一阵亮光取代。

    “是响箭!一定是主公遇伏了!所有人全速前进!!”织田信长大吼着,脸上满是急躁之色。好吧,他也无法不急,毕竟在传说中,此战织田信长可是九死一生的说。跑了两步,织田义信忽然回头喊道,“华梅,我和一些人先走一步,你带着死神众快点追上来!”

    说完,也不等李华梅的回答,就直接喊道,“庆次!行久!我们先走!”说完,一个闪身人就已经出现在数米之外了。

    “明白!”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两人脸色凝重的应道,同时将速度提到最快,吃力的跟着织田义信冲向响箭响起的方向。

    不多时,三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内。见状,李华梅连忙说道,“所有人加快行动!一定要迅速赶到战场!”

    “是!”

    此时,新加纳。

    面对漫山遍野冲来的斋藤军,织田军的阵形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浮舟,在水浪不断的冲击下,仿佛随时可能翻船。

    “哼!”织田信长冷哼一声,随手一刀斩杀了不知道从哪里冲来的敌人,随后一步踏出,一刀狠狠劈下,又结果了一名敌人。“真有意思啊!斋藤龙兴,你究竟是从哪里变出这么多部队的呢?”织田信长环视着周围,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斋藤军的数量确实有问题,在织田信长出兵前夕,他就算过斋藤军的兵力,猜测中,大概也就是八千到一万人。而在出兵后,加纳砦5000人,斋藤龙兴的援军大概3000多人。可如今,这里的兵力怎么看,也在3000人以上,而加纳砦的部队还在加纳砦呆着,斋藤龙兴的部队也还在前面不知道哪里。这么一来,这么多的部队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目标只有一个!织田信长的脑袋!别做无谓的事情!主公有令!谁能够拿到织田信长的脑袋,封城主!赏3000石领地!”一个声音将织田信长的思绪打断了,抬头循声看去,却发现是一名年轻的武士,只见他正站在后方,不断指挥着部队。

    “这小子是谁?不认识呢。”织田信长古怪的想着,随后高声大喊着,“喂!那边那名斋藤家的武士!这次的伏击是你设计的?给我报上名来!”

    听到织田信长的喊声,竹中重治抬眼看去,正好对上织田信长那锐利的鹰眼。“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充满着自信和威严……”竹中重治心中感叹着,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道,“在下乃是斋藤家家臣竹中重治!织田殿下!您的脑袋,请交出来吧!”

    “哈哈!竹中重治吗?!我记住你了!不过想要我织田信长的脑袋,那就拿出本事来吧!”织田信长大笑着,丝毫看不出任何的颓势。可事实上,如今织田军的阵势已经越来越危险了。

    说起来,织田信长这里的部队不过3000人左右,和斋藤军的数量差不多甚至还要多一些。可问题是,织田军从早上一直赶路来到加纳砦,好不容易休息了,又被斋藤龙兴玩了一次夜袭,虽然没成功,但也疲劳的很。随后更是一路追到了这里,体力上的消耗简直不要太大。

    而在遇伏后,士气上的打击更是惨不忍睹,这两方面的影响,让织田军如今还能撑住,就已经是森可成等人尽最大努力维持的结果了。

    可毕竟,劣势实在太大了,终于某一刻,阵势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随后,斋藤军就仿佛见到肉的饿狼一般,蜂拥一般的冲入这个口子,将其不断的变大,最终,织田军的阵势彻底被攻破了。

    “稳住!都给我稳住!”佐久间信盛不断的大喊着,可如今,任凭他喊破喉咙,也无法再让织田军重新布起阵势。

    “兄长!挡不住了!”佐久间盛次大喊着。

    “混蛋!挡不住也要给我挡!”佐久间信盛一枪刺倒一名敌军后,狠狠的骂道。

    不是他不想做其他的选择,而是因为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如果他们离开这里直接率人去保护织田信长的话,那么这边的部队就会因为失去了主战力而被斋藤军迅速击溃。到时候就算自己跑到了织田信长的身边,面对的却只会是更多的敌人。

    “盛次!现在就是展现佐久间家忠勇的时刻了!就算拼掉了性命!也要给我挡住敌人!”佐久间信盛大喊着,语气中充满了悲壮。显然,他已经心存死志了。

    在织田信长刚刚继任家督的时候,佐久间信盛其实并不看好这个傻瓜。但和柴田胜家等人不同,佐久间家非常的忠心于织田信秀,所以虽然不认可,但他依然选择服从。只是到了现在,佐久间信盛已经彻底的服了,因为织田信长在担任家督的这段时间,展现出了完全远超织田信秀的才能,而且还让佐久间信盛看到了织田家那美好的未来。

    所以佐久间信盛哪怕战死,也希望可以保住织田信长这位织田家崛起的希望。

    “是!”佐久间盛次大喊着。

    与此同时,森可成、林秀贞几乎在同时做出了和佐久间信盛同样的决定,他们率领着自家部队拼命的阻拦者斋藤军,只为了能够拖延时间,撑到丹羽长秀等人的回援。只要到了那个时候,织田信长就安全了。

    激战,依然还在持续着,整个织田军被斋藤军切割成了无数份,他们各自为战,只知道不断挥舞着兵器麻木的进攻敌人。他们不是没有人逃跑,可那些试图逃跑的人根本就冲不出斋藤军的包围圈,反而是将自己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可就算如此,织田军的人数也是越来越少,因为,他们真的打不动了。面对如狼似虎以逸待劳的斋藤军,已经追击了一夜的织田军真的没有力气了。

    竹中重治表情严肃的看着战场之中,哪怕如今局面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他也没有放松下来。因为他很清楚,只要织田信长还没有死,这场仗就没有赢。而且,织田军之前发出的响箭他也看到了,虽然不太可能,但他不得不做好织田军来援的打算。

    就在这时,一直跟着竹中重治的那名秘忍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竹中大人!织田军的援军马上就到了,请做好准备!”

    “啧,还是来了吗?”竹中重治暗骂了一声,随后立刻下令道,“铁炮队准备,等下听我命令,送给织田军一份大礼!”说完,又对秘忍下令道,“你去传令给其他几位大人,让他们做好准备!”他没有去问这支援军为什么会出现,因为那并不是他应该问的事情。

    “是!”

    嘛,这支铁炮队,自然就是之前埋伏时打响第一枪的那些铁炮队了,在包围建立好后,他们就撤回到了竹中重治的身边。原本,竹中重治是为了预防加纳那边的织田军,没想到竟然用在了反方向上。

    不多时,远处忽然浮现出无数的火光,随后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是丹羽长秀等人率军回援。

    “是援军!援军来了!所有人再加把力气!击败敌军!一起回尾张!”织田信长见状连忙大喊着。

    “一起回尾张!”无数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的,是织田军的士气大涨。没有任何情况,比这种时候看到援军到来更加涨士气的了。只是……

    “呵呵,一起回尾张吗?”竹中重治心中冷笑着,右手缓缓举起。“一起下地狱才对吧!”随即,右手狠狠的挥了下去。随即就只听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织田军的侧翼顿时倒下数十人。

    “不要理会!继续前进!救出主公!”冲在最前面的佐佐成政大喊着,刚才一颗流弹击碎了他兜上的装饰物,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疯狂的向前冲去。

    “拦住他们!”早有斋藤军接到命令,挡在了织田援军的面前,那如林一般的枪阵,仿佛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不要畏惧!继续冲!”可就算如此,佐佐成政等人依然没有减速,佐佐成政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手中长枪狠狠的一扫,就击倒了数名敌军,随后身边的织田军立刻就冲了上去,不断冲击着斋藤军的防线。

    “进攻!进攻!”丹羽长秀不断大喊着,以往一直以冷静著称的他,此时眼中充满了焦急。

    而对面,织田信长看到援军被挡住,连忙下令道,“所有人听令!随后一起进攻!和援军汇合!”随着他的命令,织田军再次勉强组成了一个残阵,一边和斋藤军继续缠杀着,一边向丹羽长秀那边缓缓移动着。

    “哼!还不死心吗?”竹中重治见状再次冷哼着,“铁炮队,随我绕到敌军援军后面继续射击!”话说,竹中重治身边也有那么数十名的部队,那是竹中家的所有部队,一直都没有派上去,如今,却也不能再保存实力了。

    “砰砰砰!”铁炮声再次传来,瞬间又是倒下无数织田军。

    “混蛋!”佐佐成政看着身后的情况顿时大骂着。

    “别理他们!铁炮射击速度慢,造成不了多大损伤的!”丹羽长秀见状连忙喊道。

    “嗯!我知道!”佐佐成政应了一声,再次挥舞着长枪不断向前方进攻着。

    双方不断拼杀着,斋藤军一边阻挡着两边织田军汇合,一边从后方、侧翼不断进攻着。而两边的织田军则不管不顾,疯狂的向前方前进着。

    “传令下去,让那些家族给我往死里打!!如果让织田信长跑了,他们就等着主公问罪吧!”竹中重治见状也急了,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儒雅的姿态,焦急的大喊着。一旦让两边的织田军汇合,那么织田军的士气必定大振,届时织田军完全可以一股气冲出包围圈。

    或许,对于斋藤龙兴而言,就算织田军逃走,这一战的目的他也达到了。可对于竹中重治来说,这显然是代表着他计策的失败,要知道为了将织田信长留在这里,他可是私自将守在近江、美浓边境的斋藤军也带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怒吼声响彻在这片战场上,虽然战场上各种声音不绝于耳,但那个声音却依然清晰无比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织田家织田义信在此!谁敢伤我主公!”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