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四章:十面埋伏
    黑夜之中,斋藤龙兴率军慌乱的逃跑着,身后,前田利家等人疯狂的追击着,那劲头,大有直接追到稻叶山的架势。

    道路旁边的森林深处,竹中重治带着部队安静的隐藏在这里。

    “竹中大人,我们上吧!这样下去,殿下实在太危险了。”秘忍凑到竹中重治的耳边低声询问着。

    “不急,竹中兵力还有上千,只是撤退的话,没什么风险的。倒是我们如果现在出击的话,顶多击退织田军的追击部队,对于这一战一点影响都没有。去,把那些逃兵集中起来,别让他们乱窜。”竹中重治低声说道。

    那些逃兵,就是被斋藤龙兴抛弃的可怜虫,在被前田利家等人率军击溃后,他们就直接四散逃入了旁边的森林中,对此,急着追击的前田利家等人也懒得理会,直接就冲过去了。

    竹中重治说完,就不再理会那名秘忍,转头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那里,是斋藤龙兴和织田军过来的方向,他相信,织田信长不久后肯定会出现在那里。

    “快来吧!织田信长!桶狭间一战,让你闻名天下。而今日这一战,我竹中重治也将成为闻名天下的名将!”竹中重治心中激动的想着。

    任何武士,最大的愿望都是出人头地。获得广阔的领地,取得巨大的名望,任何人都是如此,竹中重治也不过只是一名普通的武士,自然不能免俗。

    织田信长正骑着马赶路,忽然打了一个哈欠,他伸出食指搓了搓鼻子,口中有些不爽的嘟囔着,“肯定是斋藤龙兴那小子在骂我。”随即他转过头大声催促着,“都跟上!快点!快点”

    此时,他们正在加纳与新加纳之间不断前进着,说起来,本来织田信长的部队和前田利家等队并没有差多远,甚至还能遥遥看到斋藤军,可追了这么一路,现在却是谁都看不到了。

    “秀贞!人呢?!快看看地图,我们现在在哪里了?!”织田信长不爽的大喊着,喊完,忍不住再次嘟囔起来,“妈的,斋藤龙兴那小子也跑太快了吧?还有阿犬他们也太不管不顾了吧?”

    不过抱怨归抱怨,织田信长也不是不知道前田利家等人的想法,不然一开始的时候,他就会派人将他们叫回来了。

    “主公!”林秀贞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织田信长的碎碎念。“根据地图,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加纳与新加纳之间,不过现在周围实在太黑了,实在不好辨认方位。”

    “新加纳?加纳?还真是无趣的命名方式啊……”织田信长撇了撇嘴无聊的说道。好吧,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往前似乎也追不上斋藤龙兴,退后也来不及去支援柴田胜家,5000大军就这么被丢在了半道上……

    看到织田信长那有些郁闷的表情,林秀贞连忙劝到,“主公,丹羽大人他们追得太急了,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恐怕很危险啊……”

    “知道,我又没说不继续追。”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

    过了不知道多久,眼前忽然出现一片狼藉的景象。织田信长勒马停了下来,同时举起手招了招,自有一人匆匆跑了上去查探起来。

    “殿下,是我军和斋藤军交战后留下来的,看情况,我军大胜!”

    “喔喔喔!”闻言,一票织田军立刻大喊起来。

    “嗯,那他们离去多久了?往哪里走的?”织田信长不置可否的问道。对于前田利家等人大胜斋藤龙兴的事情,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好吧,毕竟追击一群败军,打赢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并没有离开太久,方向依然还是向着稻叶山方向。”那人恭声说道。

    “嗯,很好,我们继续追!”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后说道。

    只是就在他们准备继续前进时,忽然一阵铁炮声传来,立时织田信长身边的数名旗本就摔落到马下。

    “有埋伏!所有人准备作战!”织田信长猛地翻身下马,借着马身隐藏着自己,同时大声喊道。不过,也不需要他来提醒,在那一阵铁炮声后,紧接着四面八方均响起了一阵铁炮声。啧啧,竹中重治这是把整个斋藤家的铁炮队都带过来了?

    不过显然,他们不懂得三段击之术,在一轮射击完毕后,无数的斋藤军就从四面八方杀了出来,“目标只有一个!织田信长的脑袋!”竹中重治站在后方不断大喊着。他虽然也懂得剑术,不过这种场合,显然没有他露两手的机会。

    “混蛋!怎么回事?!”织田信长看着不断从黑暗中冲出来的斋藤军,破口大骂着。显然他完全搞不懂,这些斋藤军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放眼看去,只见四面八方全是敌人。

    不过就算搞不懂,他也没有时间去搞懂了,因为敌人已经冲到眼前了。

    “织田信长!你的脑袋我江利孝太郎拿走了!”一名武士举着长枪一边大喊着一边冲了过来。

    “哼!”见状,织田信长猛地拔出他的爱刀左文字,往前踏了一步一刀就直接将这位可怜的家伙斩成两半,“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想拿走我织田信长的脑袋?!”

    “秀贞!你去后阵!可成!你去左边!信盛,你去右边!一定要稳住阵势!”织田信长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他很清楚,在这种没弄清敌人的情况下,一旦反应不及时,织田军就会被瞬间击溃,到时候他们能逃脱性命,那都已经是上天保佑了。

    “是!”三人应了一声,就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了。

    三人离开的同时,织田信长也撤到了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无数足轻手持着长枪挡在织田信长的周围。

    “斋藤龙兴,难道这就是你最终的算计吗?不过想要我织田信长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织田信长看着前往越来越多的斋藤军口中低喃着。此时,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斋藤龙兴为什额不往加纳砦撤退,而是一路撤回稻叶山,虽然他依然还有许多的疑问,不过此时那些都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织田、斋藤两级的命运,将在此战彻底决定!

    斋藤军不断的围攻着,那四面八方都有敌军的架势,不管人多不多,看起来都相当的唬人,哪怕在林秀贞等人不断的努力下,织田军的士气依然跌到了一个很惨的地步,之所以没有溃逃,却是因为没地方逃……

    不得不说,竹中重治还是太年轻了,这种情况下竟然不给织田军一条退路。不过想来,就算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去做吧?因为他可是要在此战拿下织田信长脑袋,而一举闻名天下的说。

    忽然,一支响箭飞上了天空,“嘭!”的一声炸了开来,照亮了这片大地。

    “是求救信号吗?!”竹中重治看着天空低喃着,不过随后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面前的敌人上。在设伏的时候,他早已经想到了织田信长可能会求救,所以他才会让斋藤龙兴将追兵引得远远的。虽然如今距离并不是太远,“希望主公一定要拦住他们啊……”竹中重治一边想着,一边继续指挥着进攻。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竹中重治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攻破织田军的防线,拿下织田信长的脑袋。这么一来,大局定矣!

    在织田信长被伏击的地方往北千米左右的地方,前田利家等人依然还在埋头苦追着斋藤军。虽然他们如今已经很累了,但大功就在眼前,他们又如何甘心放弃呢?

    只是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前田利家等人转头看去,顿时被吓傻了。

    “那是……”前田利家震惊的看着那边,似乎已经被吓呆了。不过不远处的佐佐成政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主公危险!速度回军支援!”佐佐成政大喊着!

    “不好!斋藤龙兴那混蛋要杀回来了!”丹羽长秀指着前方喊道。

    只见不远处,原本被追得丢盔弃甲的斋藤军,竟然在这个时候掉过了头冲了过来。好吧,虽然阵形因为没有准备而显得非常的散乱,而且大部分的斋藤军也没有反应过来,但显然,对于此时急着撤兵的织田军来说,这已经足以致命了。

    “混蛋!我来挡住敌军,你们去支援主公!”前田利家大喊着,随即就率领部队迎了上去。

    “利家!”佐佐成政看着前田利家的背影大喊一声,语气充满了悲痛。因为他很清楚,只有200多人的前田利家想要挡住斋藤龙兴反扑的攻势,很难……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前田利家依然迎了上去,就代表了已经准备好赴死了。

    “成政!没时间犹豫了!我们快撤!”丹羽长秀一边大喊着,一边招呼着池田恒兴那边,随即也不理他们有没有听到,直接就率兵向织田信长的方向快速进发。

    “混蛋利家!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佐佐成政听到丹羽长秀的话,冲着前田利家那边大喊着,随后就拔转马头,率军回援了。

    “呵呵,内藏助,恐怕这次……”前田利家听到佐佐成政的喊叫声,心中充满无奈的想着。只是随即,他的眼神就变得锐利了起来,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斋藤军猛地大喊着,“前田家的二郎们!让斋藤家的那些废物们见识一下我们的武勇!!”

    “誓死追随家督!”前田利家身边一人高声附和着,他是前田家的谱代家臣奥村家这一代的家督奥村永福。在前田利昌将家督之位传给前田利家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更好的让前田利家统领前田家,家中那些老臣纷纷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自家的年轻人,而奥村永福,就是其中之一。

    “誓死追随家督!”

    “杀!”前田利家手一招,策马当先就冲了出去,手中长枪一刺,就刺死了迎面而来的一名敌军。他知道,如果在这里死守的话,在兵力和士气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守得住的。所以,他现在只有一个打算,说起来,这个想法还得多亏了织田义信。

    “目标只有一个,斋藤龙兴的脑袋!”前田利家一边冲击着斋藤军的阵势一边大喊着。擒贼先擒王,虽然没读过多少书的前田利家不一定知道这个典故,但对于织田义信已经示范多次的这个战术,他确实非常的了解,毕竟,织田义信就是靠着这个一路爬到了如今这个位置。

    “斋藤龙兴速度过来受死!”奥村永福听到前田利家的话,顿时会意的大喊着。

    求推荐,求订阅~

    “斋藤龙兴速度过来受死!”前田军随即也跟着大喊着,那巨大的喊叫声,顿时将还处于计策成功而变得异常兴奋的斋藤龙兴,吓得清醒过来。

    “给我宰了他们!”看着那如狼似虎一般向自己这边冲来的前田军,斋藤龙兴慌乱的喊叫着。他认出来前田利家来了,之前就是这小子追得自己最凶,如今新仇旧恨,让他一下子就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安藤守就此时就在斋藤龙兴的身边,如果他出言提醒的话,就算斋藤龙兴依然固执已见,他也可以单独率军前去阻截丹羽长秀他们。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安藤守就显然有了其他的心思。

    “想不到主公的后手会是这样,虽然危险了些,但确实能够取得最大的战果……”安藤守就站在斋藤龙兴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惊疑不定着,“此战如果能够杀死织田信长的话,那么主公的声威恐怕将彻底让本国那些小豪族倒过去,到时候凭借主公今天的作为,我们可就危险了……”

    想到此,安藤守就隐蔽的给身边旗本做了几个手势,没一会,斋藤军的攻势就莫名的弱了下来。

    “不过很遗憾,最少在现在,这支部队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听我的……”安藤守就冷冷的看着斋藤龙兴的背影暗想着,随后,他又转头看向远方,那里是织田信长所在的地方。

    “大傻瓜,你可别死啊……不然,我可也活不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