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三章:追与逃
    加纳砦,原本用来防备织田军的重镇,此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织田义信遥望着快速冲出城外的斋藤军,一脸无奈的表情。

    好吧,面对数千斋藤军的冲锋,织田义信很明智的怂了,这也没办法,你让百来号拿着太刀的剑客去正面硬抗数千长枪队,啧啧,那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就算织田义信武勇再强,在那种情况下他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要知道长枪队的冲锋,和你去冲击长枪队组成的阵势,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更别说后面还有熊熊烈火来让这些斋藤军提速了。

    织田义信可以想象,如果他真的脑子有坑跑去阻拦的话,绝对会被一群赶着逃命的足轻踩成烂泥。呃,为啥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呢?

    “咦,主公,他们似乎并不打算撤退……”前田庆次好奇的看着远方说道。

    “嗯?”织田义信古怪的看过去,斋藤军竟然真的再次快速集结起来,同时摆出阵势守在加纳砦前往稻叶山的大路上。

    “这……”织田义信一脸迷茫了,他完全不晓得稻叶良通在搞什么鬼。按照现在的局势,斋藤龙兴和织田信长的主力部队都已经离开了,那么稻叶良通就应该趁现在立刻回身去追赶斋藤龙兴的部队才对。毕竟此时柴田胜家部因为大火的原因,想要绕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织田义信这边虽然可以仗着武勇进行骚扰,但想要阻挡数千人大军的后撤,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义信大人!”一声粗犷的声音传来,织田义信转头看去,却是柴田胜家独自跑了过来。

    “柴田大人,您看这稻叶良通在搞什么鬼?”织田义信连忙询问着。

    “嗯?”柴田胜家闻言,转头看向织田义信所指的方向,顿时也愣了,显然他也没想到斋藤军竟然会留在这边。

    “义信大人,看样子他们是打算阻止我们追击,或许是担忧我们追上去的话,斋藤龙兴会撤不回稻叶山城吧?”柴田胜家搔了搔脑袋说道,他也搞不明白稻叶良通在搞什么鬼。

    “嗯?是这样吗?”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不知道为何,这次出兵美浓,他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到了现在,这种感觉却没有因为斋藤军的败退消失,尤其在看到斋藤军不撤退反而拦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担忧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肯定有古怪!”织田义信沉吟着,“首先,本家兵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按常理斋藤家应该是死守城砦来抵抗本家才对,可他们却选择了夜袭,而且是在我们已经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进行夜袭。”

    织田义信一手拖着下巴不断嘀咕着,啧啧,那副样子,给他一副眼镜的话,都能去装侦探了。

    “义信大人您想多了吧?或许只是斋藤龙兴那废物之前成功了一次,所以这次也想要再来一次?之后虽然看到本家已经做好准备,但他还是想要拼一下。毕竟在这种黑夜之中,就算他们无法夜袭成功,但想要退去,本家也很难追击的。”柴田胜家粗声说道。

    “可这么一来,稻叶良通为什么要烧掉加纳砦?之后又干嘛呆在这里不走?此时依然还是深夜,他们如果趁夜撤走的话,我们根本追不上。”织田义信反驳着。

    想了想,织田义信终究放心不下,毕竟在历史上,可是发生或新加纳合战的败仗,虽然记载不详,十面埋伏也只是一个传说,但织田义信可不想去赌什么传说。而且现在看来,历史的记载也是很有问题,最起码在他看来,斋藤龙兴完全不像历史上记载的那么垃圾。

    “这样,柴田大人,在下率军去追主公,这里的斋藤军就交给您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嗯,没问题!”柴田胜家想了想说道。

    “嗯,所有人跟我走!”织田义信下定主意后,就立刻率军离去。只是在他的部队刚开始行动时,那边的斋藤军竟然也跟着做出了反应,似乎是想要将织田义信部留在这边。

    “果然有问题!”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担忧之情变得更甚,“全速绕过去!别理会他们!”织田义信大喊着。

    “父亲大人,织田义信率领部队绕过去了,我们要追吗?”稻叶贞通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织田军小声问道,只是虽然问了,但在他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算了,追不上的,而且追上了又能如何?以织田义信麾下部队的实力,去少了没用,去多了又由谁来阻挡柴田部?”稻叶良通摇了摇头说道,随后看着不远处已经摆好阵势的织田军下令道,“全军听令,死守在这里,不准柴田部通过!”

    “喔!”

    新加纳,某处密林之中。

    “他们都到隐蔽好了吗?”竹中重治小声询问着身边的秘忍。

    “请竹中大人放心,小人的手下已经再三确定过了,绝对不会被发现的。”秘忍恭敬的说道。

    “嗯……”竹中重治闻言点了点头,不再作声。他很清楚这名秘忍的身份和使命,虽然名义上,是斋藤龙兴派来协助自己的,他一直做的也都是这件事情。可竹中重治很清楚,虽然这名秘忍明面上是协助自己,但恐怕也同时是来监视自己的。

    在见识了斋藤龙兴暗地里拉拢的势力后,竹中重治就再也不敢小看自己这位主公了,或者说,他从来都不敢小看过斋藤龙兴。装作沉迷酒色一年,不但将敌人,还将自家家臣都瞒过去,只为了在将来和织田军作战时取得先机。“这种城府,这等心机,不愧是殿下看好能够继承蝮蛇之谋的男人。”

    只是想到这里,竹中重治忽然苦笑起来,“只是……恐怕未来,我那岳父就不会很好过了。”他很清楚,安藤守就在这一年来做了多少过界的事情,一旦这一战打赢,斋藤龙兴的声威必定会让美浓大部分豪族选择臣服。这么一来……“唉,只希望岳父大人能够早些看清楚形势,提前表示忠心吧。”

    竹中重治之前并没有提醒安藤守就,一方面是因为秘忍的监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对斋藤龙兴的忠心。虽然他是斋藤义龙临死前安排在斋藤龙兴身边的,但这些年斋藤龙兴对他却也是相当的重视,就算算不上推心置腹,那也是差不多了。

    就好像这一次,他是斋藤龙兴计划中唯一的知情人,而且对于自己的提议,他都非常的赞同,这不仅让竹中重治产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所以哪怕是斋藤龙兴安排秘忍监视他,也没有让他心生不满,而且还费劲心力去补完这次的行动。

    “竹中大人?”就在竹中重治沉思时,一个声音惊醒了他,转头看去,却是由井家家督由井良太。

    “由井大人,有什么事吗?”竹中重治恭敬的说道。

    “竹中大人,在下是想问,将那边的部队调回来,真的没问题吗?”由井良太看了那名秘忍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口中的那支部队,却是斋藤家驻守在近江与美浓边境的部队,足足有2000人之众。竹中重治在将命令传给了斋藤龙兴交代的那些家族家督之后,又将这支部队分批偷偷的带了过来。

    “放心吧,我已经和浅井家驻扎在边境的部队守将远藤大人细谈过了,细节你也不用多问,只要知道他们是不会趁机进攻美浓就可以了。”竹中重治低声说道。他并没有隐瞒那名秘忍,事实上他之前秘密前去和远藤直经密谈也是靠着这名秘忍的帮忙。

    “可万一主公怪罪下来……”由井良太显然很是担忧。

    “行了,没什么好担忧的。”竹中重治似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多说,直接打断了由井良太的话。

    见状,由井良太不敢多言,施了一礼后就退了下去。虽然他和竹中重治一样,都是一个领地的领主,甚至在家中地位上,他还要比竹中重治高上那么一点。但只要由井良太的脑子没有糊涂,就能很清楚的看出竹中重治和自己的地位差距有多么的大。而显然,他是一个聪明人。

    就在这时,那名秘忍忽然跪伏在地上,将耳朵贴着地面倾听着什么,良久之后,秘忍站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竹中大人,有大股人马接近。”

    “是吗?看来主公已经成功了,传令下去,所有人一定要隐蔽好,等待我的信号!”竹中重治低声说道,他的语气很是平淡,但那攥的死死的双手,却透露出他此时的不平静。不过也难怪,这一战,将会确定斋藤家到底是继续和织田家僵持,还是不久后就会成为历史的关键战役的说。

    “是!”秘忍低声应着,随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不远处,斋藤龙兴率领着1000多的残军正拼命的向稻叶山方向逃去。“混蛋!再快一点!再快一点!”斋藤龙兴不断大喊着。

    此时,代表斋藤龙兴本人的旗帜早已经被抛到了一边,头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狼狈。好吧,斋藤龙兴失算了,事实上他这一次就没有什么事情算得准确的。

    偷袭,织田军早有防备,试图消弱家臣的势力,却因为织田信长当机立断的反攻失去了先手,而如今为了引诱织田军进入埋伏圈的诈败,也因为前田利家等人凶猛的追击变成了真败。

    话说,本来斋藤龙兴还打算学习他看过的那本三国演义诱敌的桥段,不时回头挑衅两下,可后来发现,他真的想太多了。只不过稍微被追上一点点,斋藤军就差点被打得溃败。如果不是安藤守就当机立断抛弃了被缠住的部队,恐怕他们就真的逃不了了。

    “主公,埋伏地点到底在哪里?如果再这么下去,就算织田军中了埋伏,我们也没有部队去反击了。”安藤守就焦急的低声问道。

    嘛,如果到现在他还没有察觉到斋藤龙兴的后手,那他也妄称美浓三人众中的智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埋伏圈竟然会这么远,跑了这么就竟然还没有到。

    “快了快了!”斋藤龙兴也懒得和安藤守就去吵,一边敷衍着,一边不断打量着地形。可惜此时天色依然昏暗,他也看不清太远的情况。

    “埋伏的事情,我全权交给了你那好女婿,他,你总信得过吧?!”

    “主公严重了,属下只是担心而已。”安藤守就闻言,连忙说道。

    就在这时,后方再次响起了一阵惨叫声,斋藤龙兴转头看去,却是织田军再次追上来了。

    “给我追!一定要抓住斋藤龙兴那个家伙!”前田利家红着眼睛不断扫视着前方的斋藤军,似乎在确定斋藤龙兴的位置。

    为了追上斋藤龙兴,他抛弃了那些跟不上来的足轻,甚至连人头、兵械都顾不上了。而诸如佐佐成政、丹羽长秀他们,也均是如此。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抓住斋藤龙兴,好好的在主公和家臣面前露个脸。

    织田义信和他们同时成为织田信长的家臣,可如今,织田义信已经取代了柴田胜家成为了家中头号猛将,更迎娶了织田信长的妹妹,成为了织田家的一门众。虽然前田利家他们并没有因此嫉妒织田义信什么,但在他们心中,却也希望自己能够立下大功,不至于让他们被家中诸臣所遗忘。

    所以,他们仿若疯狗一般咬住斋藤军的尾巴,让斋藤军根本没有办法拉开太远的距离。

    “这群疯子!”斋藤龙兴看着后阵再次被咬住,顿时暗骂了一声。随后掏出地图再次查看起来,“混蛋半兵卫,他到底在哪里设伏的?明明现在就应该在这附近了啊!”

    可惜,斋藤龙兴的抱怨并没有什么卵用,面对织田军疯狂的追击,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断的逃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