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二章:稻叶良通的决断
    加纳砦中,织田义信率领的部队横冲直撞,因为此时城中部队大部分都已经被稻叶良通带出去玩夜袭了,这让他们一路行来,根本没有遇到半点稍微有点威胁的抵抗。≧

    “哼哼,斋藤军也不过如此……”织田义信得意的嘀咕着。

    “主公,前面!”李华梅的声音打断了织田义信的自恋。他转头看去,却现前方忽然奔来数百名斋藤军。

    “竟然是织田家的织田义信和他的死神众?!”稻叶贞通只一眼就认出了织田义信和他的部队,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和死神众的打扮这么惹眼呢?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稻叶贞通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你带人在这里守着,绝对不能让他们冲过来!我立刻去向父亲大人汇报!”稻叶贞通对身边的一名武士命令着,随后立即迅离开了。

    而几乎同一时刻,织田义信已经冲了过来,率领死神众打了这么多次的仗,他早就明白死神众到底怎样才能挥出最大的威力。简单来说,只有近距离的乱战,才是死神最强的时候。而一旦对方排好了阵形,那么死神的威力就会消减到一个非常低的地步。毕竟没有什么防御、远程能力,一切的实力都集中在手上太刀的死神众,想依靠他们去冲击阵形,显然不太现实。

    “冲过去!”织田义信大喊着,他到没有注意到稻叶贞通,因为除了这数百斋藤军外,周围可还有许多斋藤军正向这边冲来,虽然那些人远远比不上面前的数百人,但如果他们全都集中起来,那也是一个不少的数量。

    所以织田义信是绝对不希望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而且李华梅两女还在这里呢,到时候身陷重围的话,万一出现什么事情,那可是他绝对不希望见到的。

    紧跟着织田义信的前田庆次不断挥舞着长枪,那巨大的朱枪在他手中仿佛只是一根普通的细木棍一般,但任何碰触到的兵器,都会在那恐怖的巨力下被打得粉碎。甚至哪怕三四个人合力,也会被直接扫飞出去。

    “哦哦哦哦!!!”前田庆次不断大喊着,那巨大的身高配合他那炸起来的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无人可挡的武勇,在斋藤军的眼中,仿佛恶鬼临世一般。

    “着!”清脆的声音在这炼狱一般的战场上仿佛一丝清风,只是面对这个声音主人的斋藤军士兵们是绝对不会这么想的。

    李华梅,明国武将之女,从小就在他的父亲以及其后的养父杨希恩培养下,不断修习着武艺、军法、谋略等。在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后,织田义信就一直把李华梅作为姬武士在培养着。但一直以来,李华梅都在负责政务方面的事情,再加上后面怀孕,导致织田义信一直都不太清楚李华梅的武艺到底如何。

    而如今,他算是惊艳到了,因为李华梅的剑术不但不弱,而且还非常的高明。好吧,剑术,正儿八经的剑术,可不是像织田义信这种明明拿着太刀却称作剑术的玩意。虽然李华梅的力量不强,但她却充分挥了剑走轻灵的特点,那一招招优美却又致命的剑招,看得织田义信差点忘记进攻了。

    而另一个让织田义信诧异的,则是费南德和埃米利奥这两个南蛮人。费南德使用的是一种在织田义信的印象中,欧式游戏经常见到的双手剑。这种双手剑在欧罗巴很平常,一般是用来防身的,不过看费南德的使用,似乎还练得不错。好吧,或许是织田义信对他武勇的评价本来太低了?

    倒是埃米利奥这个大胖子,好吧,现在他变得不那么胖,而是壮了。这小子用得兵器很吓人,却是一个类似狼牙棒的东西,真不晓得是谁帮他研究出来的。虽然是木制的,而且埃米利奥挥舞起来也没有什么章法,但在他那恐怖的蛮力下,竟然没有一合之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力降十会?

    加纳砦城外,稻叶良通紧皱着眉头看着前方的战事,对于城内的情况,他除了派自己的儿子稻叶贞通前去支援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了。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柴田胜家部的攻势实在太猛烈了,这让稻叶良通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分出一丝丝的精力去管身后的情况,虽然他隐约间明白,这一战已经输了。可作为如今美浓头号名将的自尊,让他依然坚持着。因为他还期盼着,斋藤龙兴的援军。

    “父亲!父亲大人!”一声慌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稻叶良通心中猛地咯噔一下,他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他刚刚派回去支援城内的次子稻叶贞通。

    “父亲大人!”稻叶贞通慌乱的冲到稻叶良通的身边,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父亲那难堪的脸色,自顾自的大喊着,“父亲大人!不好了,偷袭的人是织田义信!他率领着死神众已经杀进砦中,孩儿……孩儿实在是挡不住啊!”说道最后,稻叶贞通的声音都开始颤了。

    好吧,他并没有说自己是直接跑回来的,不然他那古板的父亲恐怕第一个就饶不了自己。嘛嘛,倒也不是他胆小……好吧,毕竟他也不过才16岁是不?少年人嘛~碰到传说中的武士总是难免未战先怯的说。

    不过这一次,他恐怕想多了。在听到稻叶贞通的汇报后,稻叶良通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依然吵杂不断的战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父亲?”稻叶贞通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此时稻叶良通的表现和他以前指挥作战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不知道为何,稻叶贞通总觉得眼前的父亲变得如此的陌生。

    “贞通……”稻叶良通忽然喊着稻叶贞通的名字,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沙哑。

    “父亲大人!?”

    “等下我切腹之后,你就率军归降织田军,这一战我们输了,斋藤家不久之后也会完了。届时一统尾张、美浓的织田家,必将一飞冲天。你投降过去,说不定稻叶家会变的更加强盛。”稻叶良通说到最后,竟然笑了起来,只是那副笑容,是如此的凄凉。

    “父亲大人!”稻叶贞通怎么也想到一向严肃铁血的父亲竟然也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他跪在地上哭喊着,想要劝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稻叶良通的身边,如果是平时,稻叶良通说不定早已经一刀砍过去了。只是如今已经心存死志的他,却依然傻站在那边不动。

    “是谁?!”稻叶良通没反应,不代表稻叶贞通没有反应。几乎那道身影出现的瞬间,他就拔出太刀冲了过去。

    “等等!在下是斋藤殿下的秘忍!”来人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

    “嗯?!”这句话,终于让稻叶良通回过神来,只见他飞快的冲向那名秘忍,如果不是他看起来不像是要伤害自己的话,那名秘忍说不定就转头跑路了。毕竟不是每个忍者都像织田义信那般武忍双修,他们这些秘忍大部分的时间,基本都是训练者隐蔽、收集情报等技能。

    “你是主公的人?!主公人呢?怎么还不过来支援?!”稻叶良通愤怒的大喊着,似乎要就将这一夜受到的气全部喷出来一般。好吧,这一战他本身就打得一头雾水,斋藤龙兴的命令更是让他仿佛吞了苍蝇一般的恶心。而如今加纳砦被偷袭,过去这么就斋藤龙兴竟然只派了这么一个忍者过来……如果不是稻叶良通还尚存着一些理智,恐怕真的会砍了他。

    “传殿下的命令,让稻叶大人务必要将柴田部拖在这里!”秘忍看着稻叶良通那仿佛要喷火的目光,飞快的说道。

    “什么?!还拖?!怎么拖?!用什么拖?!靠你吗?!难道主公不知道加纳砦已经被前后夹击了吗?!还有!主公现在在哪里?!”稻叶良通不断咆哮着。

    “请稻叶大人息怒,这是殿下的命令,请稻叶大人一定要挡住织田军。至于殿下……他现在正在撤往稻叶山的途中。”秘忍低声说着。

    “什么?!那个混蛋竟然又跑了?!”稻叶良通死死的抓着那名秘忍的衣领,“难道他不知道这里还在血战吗?!他竟然又跑了?!又跑了?!”稻叶良通不断怒吼着,一边吼着,一边不断摇晃着秘忍身体,任凭其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稻叶贞通见状,连忙上前试图松开稻叶良通的手,可任何如何努力,稻叶良通的手却仿佛铁钳一样,怎么也松不开。

    “父亲大人!这可是殿下的使者啊!”稻叶贞通见状连忙大喊着。

    或许是这句话提醒了稻叶良通,只见他猛地松开了秘忍的衣领,随即就听到“嘭!”的一声,秘忍直接跪倒在地上,不断大声咳嗽着,啧啧,这小子命倒也挺硬的。

    “稻叶大人,请您放心,殿下并不是真的要撤军,但请恕小人不能多言。”秘忍不断喘息着说道。

    “哦?!”闻言,稻叶良通忽然眼前一亮,脑子也恢复了清醒。不过瞬间他又变成一副暴躁的模样大声质问着,“什么叫做不能多言?!这里可是足足5ooo人的部队!就为了你这么一句虚无缥缈的话全部丢在这里和织田军死磕吗?!”

    秘忍沉默了片刻,最终低声说道,“稻叶大人,小人知道这很难相信,但小人确实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果稻叶大人不相信的话。”说着,秘忍忽然拔出腰间的佩刀狠狠的插入腹中,“小人愿意已死证明殿下这次撤退是另有目的的,只希望稻叶大人可以将织田军拦在这里……相信不久之后……”

    秘忍的话来不及说完,就已经断气了,看着秘忍的尸体,稻叶良通沉思着,他在考虑着这件事情的真假。毕竟,接下来他要做的这个决定,可是会让许多人送掉性命的决定。而且,他也很疑惑,为什么斋藤龙兴派人来送信,却不告诉他具体的目的,如果全盘告诉他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不去执行?

    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传来,稻叶良通转头看去,却是身后城砦那边传来的。

    “传令下去,前阵改后阵,立刻从加纳砦北门撤退!立刻!”稻叶良通下令道。

    “是!”

    随着稻叶贞通离去,稻叶良通转过头,目光穿过柴田军,直直的看向那已经消失不见的织田军本阵。“主公……属下就最后信您一次……希望您不要让属下失望啊!”

    另外一边,长井道利也接到了同样的命令,不过和稻叶良通比起来,他那边的情况倒是好了很多。在隐入黑暗之中后,泷川一益麾下的铁炮队彻底的失去了作用,再加上又不敢随意追击,两军倒是陷入了僵持阶段。

    稻叶良通的命令下达后,加纳砦的守军立刻集结在一起,在稻叶良通的率领向重新冲进了加纳砦,向北门冲去。至于那些还在战斗中的足轻,虽然有数百人,但此时的稻叶良通也顾不了他们了,能不能逃走,就看他们自己了。

    加纳守军的异样瞬间引起了柴田胜家的注意,虽然他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撤退,不过想到织田信长临走时下的命令,还有织田义信此时正在偷袭加纳砦,他立刻就坐不住了。“追击!不要让他们跑了!”

    只是,柴田胜家的命令并没办法得到执行,因为在稻叶良通率军进入加纳砦后,竟然直接把大门给点燃了。

    而那熊熊大火,另外一边的织田义信立刻就看到了。“我擦,什么情况?!”织田义信诧异的嘀咕着,不过随即他就现对面黑压压的冲过来无数的斋藤军。“混蛋!这群家伙为了对付我们,竟然连城砦也烧了?!”织田义信大骂着,同时不断大喊着,“撤退!立刻撤退!庆次!行久!忠胜!你们三个随我一起殿后!”

    “是!”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