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零一章:预料外的状况
    黑夜之中,织田义信率领着死神众飞快的在夜色中向加纳砦前进着,那充斥在耳边的喊杀声成为了掩护他们行动最好的保护,配合夜幕,使得他们没有受到半点阻拦就来到了加纳砦另外一侧的城门外大概5o米左右的地方潜伏着。≥

    此时,加纳砦的城门外,十数根火把插在地上,将整个城外照的一片通亮。城墙上,十数名的足轻不断来回巡视着,几乎任何出现在城外的事务,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这尼玛,守得滴水不漏啊?!”瞅了半天,织田义信也没有现任何可以利用的破绽,心中的郁闷简直不用提了。

    “主公,直接强攻吧,加纳砦的主力都在和柴田大人的部队交战,只要我们这边度够快,他们是绝对来不及的!”前田庆次咋呼着,他已经憋了一天了,好不容易能够开打了,他可不想再等下去了。

    “嗯……那就这样决定了,我们上!”织田义信沉吟了片刻后说道。确实,如今局势已定,就算他们再等下去,这些守备的足轻也不可能被调离。毕竟不过十几人,稻叶良通那边再怎么惨也用不到这边的人。

    城门上,那十几名足轻正无聊的看着城外。

    “唉,那边打得火热,我们倒好,在这边吹冷风。”一名足轻有些不爽的嘀咕着,他的年纪看上去很年轻,估计是刚刚踏入战场的新兵蛋子吧?

    “呵呵,猪卫门,你小子就庆幸吧,就你那两下子,上了战场估计分分钟就被人宰了。”一名看上去3o多岁的大叔出言嘲讽着。

    闻言,那名叫做猪卫门的年轻足轻顿时就不干了,直接和那名大叔吵了起来。而一旁的诸人非但没有劝解,反而不断煽动着。好吧,这不过就是他们在无聊时候的一个调节方法而已,只要不打起来,有点乐子总比这么无聊下去好。

    众人闹得正开心时,忽然一名足轻惊恐的大喊着,“敌袭!”

    “什么?!”众人连忙看向城外,却看到一群穿着黑色轻甲的士兵正挥舞着太刀不断向城砦这边冲来。为一人,身穿显眼的白色衣服,手持一把大戟,看起来真是让人……

    “是织田义信!快!快去禀报稻生大人!”之前那名大叔惊叫着,猛地一推早已经吓傻的猪卫门,随后立刻拔出腰间的螺号狂吹起来。他斋藤家的老兵,之前在战场上见过织田义信,那一次,织田义信恐怖的实力让他这辈子也难以忘怀。

    只是,就在螺号响起来时,他忽然听到一声大喊,“飞天御剑流!九头龙闪·破!”随后他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小心翼翼的往城下看去,却瞬间跌坐在了地上,口中傻傻的嘟囔着“怎么……怎么可能……”

    只可惜,他的嘟囔没有人听到,因为城墙上的诸多人也都已经傻掉了。他们愣愣的看着不断冲进城内的织田军,完全不晓得应该怎么办。

    “啧啧,主公这飞天御剑流不管看几次,都是那么的惊艳啊。”前田庆次看着冲在最前面的织田义信惊叹道,眼神中充满了火热。

    “哼,有废话的功夫,不如多杀些敌人……”白木行久听到前田庆次的话冷声说道。

    “嘿,这还不简单吗?”前田庆次说着,手中朱枪迅若雷电的捅向一边,随即就是一声惨叫传来。轻轻一挑,就将被串在枪头的可怜虫甩到的前方,“看,这不是很简单吗?”前田庆次轻笑着看向白木行久,却现那位面瘫剑客早已经冲进了敌群中,手起刀落,就斩杀了数人。

    “混蛋!竟然玩这招!”前田庆次额头上浮现了一个大大的井字,随后也快步冲向前方的敌群,手中朱枪上下飞舞,不断带走一条条的性命。

    好吧,别理会这个闹脾气的倾奇者,但看冲在最前方的织田义信,手中弑神戟不断挥出,那不断扑上来的斋藤军完全没有一人能够挡住哪怕一秒钟。沾着即死,碰着即亡,简直就是恶鬼转世,阿修罗降临一般。

    加纳砦外,正在指挥防御的稻叶良通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螺号声,“混蛋!怎么回事?!”稻叶良通愤怒的大喊着,他知道这个声音代表着什么,敌袭!加纳砦的后方有敌袭!可问题是织田军是怎么绕过去的?!

    不过显然他没时间去思考了,“贞通!你带5oo人过去看看情况!既然织田军能够在我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绕过去,兵力肯定不多!记住,已经要给我守住!”稻叶良通大喊着下令道。

    “是!父亲大人!”稻叶贞通应着,随即带着部队飞快的向后方跑去。

    “你!度派人去联系主公!告诉他加纳砦被敌军偷袭,请求援军!”稻叶良通再次下着命令。

    “是!”

    “可恶,怎么会这样!”稻叶良通愤慨的暗骂着,本来这一仗他就打得莫名其妙,现在竟然又出了这种事情,这让他如何不气?“主公啊,你怎么就非要搞什么夜袭呢?”稻叶良通心中充满了怨念。

    可惜,此时的斋藤龙兴压根就听不到他的碎碎念,或者说,就算听到了也没有心情回答他。

    此时,斋藤龙兴表情阴沉看着不远处,那里,织田信长的旗帜是如此的刺眼。仗打到这个份上虽然没有偏出他的预想,但织田军的战斗力着实出了他的想象。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在这种深夜进行作战,织田军就算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也不可能大举进攻。毕竟黑夜之中根本看不清太远的情况。

    而当他亮出旗帜后,满以为会让士兵的士气大振,给织田军更大的压力和动力,从而让织田信长从另外两个方向拉人回来。这么一来,加纳砦和长井道利两边的压力就会大减,也可以加强对织田军的压力。

    不过很显然,这一切都不过是他想太多了而已,虽然从小在斋藤义龙的教导下,斋藤龙兴几乎整日都与军纪物、兵书为伍,不过对于战场实时的掌控,显然他还差了许多。

    “主公!不好了!”正当斋藤龙兴沉思着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时,忽然看到安藤守就匆匆赶了过来。刚走到他的面前,不待斋藤龙兴问,他就焦急的喊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加纳砦传来消息,织田军从后方袭击了城砦,稻叶大人请求援军!”

    “什么?!”斋藤龙兴双目圆睁,死死的看着安藤守就大声质问着。

    “主公!加纳砦被织田军偷袭了!”安藤守就焦急的重复着。

    “啪!”的一声,斋藤龙兴抓着的太刀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呆愣的嘀咕着,显然这件事情已经完全出了他的预料。

    说起来,他之所以玩了这么一出谁也看不明白的夜袭,就是想要利用这个夜色,消减一下织田家和自家的战斗力。是的,没有看错,就是自家。或者严格说来,是美浓三人众以及长井道利的势力。

    一年来,他除了装作沉迷酒色来示敌以弱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整个斋藤家的动静。对于安藤守就和长井道利等人的作为,他可是一清二楚。此次正好趁机消减一下他们的战力,如果他们谁战死了,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所以,他临时决定玩一场夜袭,在差不多之后撤回加纳砦守个几天,最后弃城撤退,将织田军引入到设定好的埋伏圈中。而如今……显然一切的预想都被打破了。

    “怎……这可怎么办?”斋藤龙兴颤声嘀咕着,随后猛地抓住安藤守就的肩膀大喊着,“不对!这和我预想的不对啊!织田军怎么可能还有兵力偷袭加纳砦?!”

    “我他妈怎么知道?!”安藤守就心中大骂着,不过还是飞快的劝慰着,“主公,稻叶大人只是说被偷袭,不一定是被攻下来了。毕竟织田军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部队。所以我们如果迅回援的话,还是可以保住加纳砦的!”

    “对!回援!”斋藤龙兴点头应道,不过随即,他猛地大喊着,“不对!不能回援!传我命令!立刻撤退!撤回稻叶山城!”

    “什么?!”安藤守就不敢置信的看着斋藤龙兴,完全无法相信自家这位主公怎么会突然下达这种命令。

    “撤退!立刻撤退!”斋藤龙兴大喊着,随即一拍手,两名忍者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吓得安藤守就差点惊叫出来。“你们两个,度去通知稻叶良通和长井道利二人,让他们拼死也要挡住眼前的织田军,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

    说完,转头冲着还在傻愣着的安藤守就大喊着,“度传令下去!撤军!立刻撤军!”

    斋藤龙兴带着部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跑了,而且是在局势还并不明朗的情况啊,这种情况,顿时让还准备亲自上阵的织田信长愣住了。只是他愣住了,不代表别人没反应。

    “追!不要让斋藤龙兴跑了!”前田利家大喊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那副旗帜。

    而在他的不远处,佐佐成政、丹羽长秀……众多的织田家家臣疯狂的追击着斋藤龙兴,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大功!毫无疑问,不管谁抓到斋藤龙兴,等到美浓被攻下后,他都是最大的功臣。这种情况下,让这些人如何不心动?

    “主公,如此深夜,追击下去不太好吧?要不要让他们回来?”看到这种情况,林秀贞来到织田信长的身边恭声说道。

    “呵呵,秀贞,你看看……”织田信长轻笑着指了指周围,柴田胜家正率领着大军不断进攻着加纳砦守军,另外一边,泷川一益的部队同样打得长井道利一点脾气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斋藤龙兴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对于织田信长的自信,林秀贞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此时看起来大局已定,斋藤家主力被牵制,家督又被追击,还能泛起什么浪花来?虽然斋藤龙兴的撤退确实很是突兀,不过结合之前斋藤龙兴的传闻,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他之所以出言提醒,不过是因为林秀贞一直以来的小心谨慎罢了。

    “传我命令,让柴田部、泷川部加强进攻,一定要将敌人挡在这里,其余人,随我追击斋藤龙兴!”织田信长立刻下令道。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斋藤龙兴为什么会突然撤退,不过和林秀贞一样,这一年关于斋藤龙兴的传闻,让他虽然觉得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更重要的是,一旦抓到斋藤龙兴,那么平定美浓显然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俗话说得好,当面对高利润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忽略掉伴随着的高风险,更别说此时在织田信长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风险。

    依然还是那个词,兵力!在兵力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织田信长根本就不惧怕斋藤龙兴玩出什么花样来。

    “主公……”安藤守就一边跟着大部队飞快的撤退着,一边看着前方斋藤龙兴的背影,他忽然现,自己的这位主公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了。“呵呵,或许,从一开始就被他骗了?”安藤守就心中苦笑着,他从来都不知道,在斋藤龙兴的身边还有着这么一群忍者。而除了这些忍者呢?斋藤龙兴身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恍然间,安藤守就忽然明白了这一战的意义所在,“利用织田军来消弱我们的实力?呵呵,还真是天真啊……可现在你又如何收场呢?”安藤守就在想明白后,看着斋藤龙兴的背影心中冷笑着。

    此时,安藤守就心中打定主意,只要斋藤龙兴后面没办法击退织田军,那么他立刻就会强行接管部队并软禁斋藤龙兴,率领部队退入稻叶山城和织田信长开始谈判。对于掌握着将近半个美浓权利的安藤守就来说,虽然现在并不是什么好时机,但很多事情,总是没有办法那么完美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