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织田义信的疑惑
    加纳砦外,只见织田军缓缓向前前进着,几十名足轻抱着一团绿油油的竹子走在最前面。

    “柴田大人,那些是什么?用来抵挡箭矢的?”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那些竹子好奇的问道。嘛,他确实不晓得那是什么东西,不过它的功用倒是很简单的就能看出来。好吧,在这种时候,足轻抱着一堆竹子除了抵挡箭矢之外还能是干嘛的?总不能是为了装逼吧?

    “那是竹束,是去年传到尾张的一种防御箭矢的东西。”柴田胜家随口解释着。

    据说,这玩意是在1553年,由武田家家臣甘利虎泰的一名叫做米仓重继的武士所发明,制作方法也是简单,将一堆竹子切成比人身高一点的长度,然后用绳子捆起来就ok了。

    啧啧,多么简单易懂的防具啊?简直没有任何技术难度。所以很快,这东西就传遍了整个日本。而在这玩意传到了织田信长的手里后,作为铁炮达人的织田信长又在竹束的表面涂满了油,这么一来,铁炮也可以防御了。啧啧,多么聪明的家伙啊。

    听着柴田胜家的解释,织田义信看着那竹束,脑海中顿时跑过数万头草泥马。好吧,他之前也想过弄个盾牌之类的东西,不过这个时代大部分的弓箭其实威力并不大,最容易致命的抛射,也有那大大的斗笠帮忙防御。

    同时,这个时代的主力兵种是长枪队,你很难想象手持长枪的足轻还有功夫举盾挡箭矢。而如果专门派一名足轻举盾的话……嘛,那么大的盾,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扛得起来的。毕竟这个时代的进军全靠一双腿,背着那么大的东西跑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啧啧,铁人也受不了啊,更别说

    再加上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刻苦的研发精神,所以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盘旋了两下后,就不了了之了。

    结果今天,他的三观被彻底的推翻了,他从来不晓得战场之上竟然还会出现这么简单明了的玩意,“发明这玩意的家伙应该是从石器时代穿越过来的吧?”织田义信心中腹诽着。可不管竹束的外型还是制造方法再怎么简陋不堪,好用,才是最好的防具。而如今看来,效果也确实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竹林大片的国度,竹束完全可以就地制造,省却了很多的功夫。

    那不断从加纳砦内射出的箭矢,在竹束的防御下完全失去了本来那仅有的一点威力。这让织田军并没有付出多大的伤亡,就推进到了城下。

    “混蛋,织田家也拥有了竹束吗?”稻叶良通有些无奈的想着。不得不说,这玩意传出来之后,就瞬间被所有大名所接受使用,不晓得米仓重继同学知道这种情况后,是会高兴呢?还是会后悔研究出来这么一个东西呢?

    不过稻叶良通只是郁闷的一下下,就恢复了过来。毕竟竹束的出现,只不过是让箭矢的威力下降而已,对于攻城,并不能起到什么太大的帮助。

    “去!给我顶住城门!另外别让敌人爬进来!”稻叶良通不断下令道。

    在稻叶良通不断指挥的同时,外面的织田军已经冲到了城下。4、5名足轻合力捧着一个大木头不断撞击着城门,这也是临时砍下来的。其他足轻则在城墙外架起了梯子,一边抵挡着斋藤军的长枪、箭矢,一边拼命的往上爬着。顺便一提,这梯子也是就地制造的。

    好吧,织田义信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个时代的攻城战很坑,什么攻城器械都是就地制造,而且还都处于最原始的状态。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时代的攻城战大部分都以围城进行,实在是不好打啊。

    “柴田大人,看样子斋藤军准备的很充分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放眼过去,虽然织田军一直在努力的冲击着加纳砦,但很遗憾的是,半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无法取得突破。

    “那是自然,本家在拿下墨俣城后,斋藤家就不断加强加纳砦的防御。而且此时守城大将又是稻叶良通,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攻下来的。”柴田胜家沉声说道。

    说完,柴田胜家忽然转头看向织田义信问道,“织田大人,听说以你的忍术,翻越这种高度的城墙并不是什么难事?”

    古怪的看了柴田胜家一眼,虽然不晓得为什么他会这么问,但织田义信还是点了点头。“不错,我确实可以翻过去,不过也只有我才能不借助什么道具直接翻过去。可问题是就算我翻过去了,恐怕也很难冲到城门处。反而直接从正面进攻,可能效果会更好。”织田义信想了想回答着。

    在之前的战争中,他就曾经在面对这种城墙不算太高的城砦时试过这种办法。但可惜,他翻过去了,其他人过不来,而他自己却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幸好那一次敌人并不强,整个城砦里面不过百十人,倒也难不住他。可如今,加纳砦中,可是足足5000人……

    而如果是正面进攻的话,那就不一样了,不管是直接进攻城门,还是爬城墙,以他的实力都是很轻松的事情。只是很遗憾,随着地位的提高,这种炮灰去做的事情,已经轮不到他了。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柴田胜家满意的点了点头,“义信大人能够这么想是再好不过了。战争毕竟不是个人比武,不能总想着靠个人的力量去解决。而且这种城砦,不过是最差的那一种,如果换做是清州城这种等级的,就只用强攻或者围困这两种选择了。”

    听到柴田胜家的话,织田义信心中顿时充满了无奈,因为他才发现,柴田胜家刚才那番话,原来是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跑去蛮干。“我像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吗?”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

    这场试探性的进攻,直到织田信长率大队到来,才正式结束。

    “主公,经过属下的试探,加纳砦的守备非常的完善,如果要强攻的话,虽然也能够拿下,但损失肯定会很大!”柴田胜家恭声说道。

    “嗯……算算时间,稻叶城的斋藤家援军也快到了。既然如此,全军修整,准备与斋藤家决战!此战,要彻底消灭斋藤家的所有幻想!”织田信长大声喊道。

    “喔喔喔!”众家臣的情绪也被织田信长的话语所调动,一个个的纷纷大喊着。

    而织田义信此时却没有那么兴奋,因为他一直有一个问题没有想通,“如果按照这个剧本走下去,那么本家的胜利是显而易见的,斋藤家那边,既没有什么能人,斋藤龙兴又废了。可历史上,斋藤龙兴继任家督之后确确实实是挡住了本家好几年的说……这中间,到底哪里有问题呢?”

    织田义信百思不得其解,从兵力上看,织田家占优。论武士能力,更是把斋藤家甩到没影。同时,织田家还和浅井家联姻,此时浅井家的部队就在美浓的边境待命,随时都可以直接杀过来。

    而在这些的基础上,织田家还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有幕府讨伐令。地利,织田家对美浓的地形可谓是了若指掌。任何,斋藤龙兴这一年沉迷酒色,虽然不至于彻底失去民心,但却也让美浓诸多豪族开始分崩离析。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会输……”织田义信想到这里,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发现自己真心不是什么动脑子的料。

    “义信,在想啥呢?”一个声音传过来,惊醒了苦思中的织田义信,抬头看去,却是织田信长,原来此时军议早已经结束,放眼看去,就他还傻傻的坐在这边。

    “咳咳……没啥。”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直接将自己刚才想的问题抛给了织田信长。“属下只是在想,如果换做属下是斋藤龙兴的话,应该怎么才能打赢这场仗。”

    “嗯?”织田信长闻言挑了挑眉毛,在刚才军议的时候,他就发现织田义信这小子在走神,本来他还以为这小子在考虑什么很严肃的问题,哪里想得到竟然是这个。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织田家的优势太大,让织田信长完全没有把斋藤家放在眼里,他竟然很感兴趣的和织田义信讨论起来了。

    “嗯,如果换做是我的话,面对这种情况恐怕只有偷袭和死守稻叶山两条路。毕竟如果正面和本家作战,以他们如今的情况肯定不是对手。这加纳砦虽然在这段时间扩建了不少,但也不是什么坚城。”织田信长沉吟了片刻后,瞥了一眼织田义信忽然问到,“说起来,如果让你小子强行破门,可以办到不?”

    “哈?”织田义信莫名其妙的看着织田信长,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着,“没什么问题,属下听前去撞门的足轻说,加纳砦的城门并不是很厚,而且也是纯木门。”

    “嗯。”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而如果要偷袭我军本阵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采用夜袭,之前十九条合战的时候,斋藤龙兴不也用过这一招吗?”织田信长沉声说道。十九条合战,可以说是他的一个耻辱,毕竟一个你根本就看不起的人突然给你来了个反杀,这种情况任谁都有些无法接受的。

    闻言,织田义信沉默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竹中半兵卫的传说。历史上,关于竹中半兵卫的记载其实是非常少的,最出名的,不过就是16人夺城的记载。而随后不管是帮助木下藤吉郎劝说美浓三人众,还是在加入织田家后面的具体情况,其实都不是记载的很详细。甚至在归降织田家后,他到底是木下藤吉郎的家臣,还是织田信长派给木下藤吉郎的与力都很难确认。

    而在这不甚详尽的记载中,有一段历史,是有过那么一提,却模糊其词的记载,那就是传说中新加纳合战的十面埋伏之计。而如今这里,虽然距离新加纳有段距离,但这不正好如织田信长所说的那般,诱敌深入!

    想到这里,织田义信抬起头来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毕竟此时斋藤家的主力就在加纳砦,而且稻叶山那边的援军也快到了,总不成他们会放弃加纳砦来引诱织田军吧?

    这显然不现实,因为织田信长也不是傻子。如果斋藤军主动放弃城砦不守,他肯定会有所怀疑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做好防御,毕竟斋藤家肯定还是有不少能人的。”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嗯,说的不错,等下我就让利家他们亲自负责守夜。被夜袭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织田信长捏着拳头不爽的说道。他之前已经着重强调了预防夜袭的事情,不过被织田义信这么一说,他还是再次准备加强一下防备。

    回到自己的营寨,织田义信却依然在沉思着刚才的问题,因为他怎么想,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主公,您在想什么呢?”李华梅看到织田义信愁眉苦脸的模样好奇的问道。

    “华梅,你觉得如果斋藤家想要翻盘,应该怎么做?”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主公,依属下之见,斋藤家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死守稻叶山城。加纳砦并不足以让斋藤家坚守,所以斋藤家的打算很有可能是在这里抵挡本家,来换取集结部队的时间。同时,也可以看看浅井家到底是作何打算。”李华梅轻声说道。

    “嗯……那如果偷袭呢?”织田义信皱着眉头反问着,李华梅的说法他并不怎么苟同。

    “偷袭?以现在这种情况不现实,之前殿下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不可能没有防备。”李华梅闻言沉吟着。

    “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