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九十五章:织田、浅井联姻
    尾张,清州城。

    “是吗?浅井长政竟然是这么有趣的男人?”织田信长听完织田义信的叙述后,大笑着说道。

    “是的,根据属下在城下町打听的消息,浅井长政确实算是一名出色的君主,非常得民心。而在和其交谈之后,属下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家伙。”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织田义信突然笑道,“说起来,那小子似乎很崇拜兄长您呢,满口都是对您的称赞。啧啧,兄长您有那么好吗?”织田义信说完,还做了一个怀疑的表情。

    “切,怎么也比你这个甩手掌柜强!”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

    “喂喂,我不就是在华梅她们怀孕的时候,借了你几个人帮下忙吗?至于这么小气不?”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不爽了。

    “哼!谁家家臣像你这样的?自己的家臣不行那你就自己来嘛!”织田义信恨铁不成钢的说教着。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就尴尬了,因为织田信长的话确实也在理,可他就是不想去处理那烦人的政务。

    幸好,织田信长也不是不知道织田义信的尿性,所以在教训了几句之后,就直接转移话题了。

    “听说,你小子击败了剑圣?”织田信长一脸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冢原卜传来到那古野城的事情自然瞒不过织田信长,所以在得知之后,他立刻就前往拜会了这位被誉为剑圣的天下第一剑客,并希望其可以担任织田家的兵法指导。

    嘛,这里的兵法,并不是华夏口中的用兵之法。在日本,兵法都是只使用兵器的技巧,大部分的时候,通指剑术。而华夏所谓的兵法,在日本则叫做军学。

    织田信长倒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冢原卜传的名声摆在那边,这么多年来无数的大名都邀请过他,但其真正答应的,却是寥寥无几。

    事实证明,织田信长不带着希望是正确的,冢原卜传很委婉的拒绝了织田信长的请求,不过却也表示自己会留在那古野城一段时间,以指导白木行久等人以及死神众。对此,织田信长自然非常好奇,在冢原卜传的解释下,他才了解到自己那位好妹夫竟然干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闻言,织田义信却也没有如同往常那般露出得意的神情,反而一脸敬佩的说道。“只是侥幸而已,如果一开始剑圣大人就使出他的奥义一之太刀的话,属下也未必能赢。而且如今虽然赢了,但剑圣大人毕竟已经72岁了……”

    对于织田义信的说法,织田信长给与了充分的肯定,“不错,肯定是运气!那可是剑圣耶!怎么可能真的败于你这不学无术天天花天酒地沉迷女色的懒鬼手上?”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织田信长这番话,织田义信却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副很欠打的表情,“听兄长大人您这话,似乎被剑圣大人给虐了?”

    “哼!”织田信长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织田义信,但这幅态度,显然已经表明了一切。

    随后的日子,织田信长派遣丹羽长秀前往近江开始和浅井家商谈同盟的可能性。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派已经和浅井长政相识的织田义信,因为这件事情事关美浓攻略,织田信长可不敢让织田义信那小子去,万一中途发生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而织田义信也没有过问这件事情,他并不是不知道历史上的金崎大撤退差点要了织田信长命,被誉为织田信长生平最为凶险的合战之一,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出面阻止这件事情。

    他很清楚,和浅井家的联盟是势在必行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对美浓形成合围的局面,进一步给美浓那些豪族们造成压力,再不济,也能让斋藤家不敢将防备近江的部队挪动太多来防备织田家。届时,织田家再进攻美浓的话,受到的阻力就会小很多。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是因为织田义信相信,就算真的如同历史一般浅井长政再次背叛织田家,织田义信也有自信挡住敌军。毕竟,历史上的金崎大撤退,木下藤吉郎带着少数部队就做到了,而且整个织田、德川联军主力,几乎屁事没有。木下藤吉郎能够做到,织田义信没有理由觉得自己做不好。

    好吧,他这种态度用一个词来形容似乎很合适,那就是狂妄自大。不过……织田义信确实有这个资本,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完全没有尝过任何一次的败仗,前几天更是战胜了剑圣冢原卜传。虽然对此他一直表现的很谦虚,不过在心底依然难免有些得意之情。

    所以,织田义信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相当的悠闲,每天不是和织田市她们秀恩爱,就是和冢原卜传饮酒论剑。

    当然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冢原卜传在说,织田义信在听。毕竟以他对于剑道的理解,又怎么敢拿出来献丑呢?他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不过,偶尔抛出一些前世在小说中看到的那些玄之又玄,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什么意思的理论来忽悠忽悠冢原卜传,织田义信还是很乐意的。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在冢原卜传的心中,对织田义信的评价越来越高,甚至直呼其在10年之内即将成为继冢原卜传之后的新剑圣。

    嗯?难道织田义信的剑术不足以成为新剑圣吗?嘛,想要当剑圣,除了剑术之外,还得有名望,这一点,织田义信显然还差得远了。

    只是对此,织田义信倒也不怎么在意,因为他关心的还是冢原卜传愿意去指导白木行久以及死神众这件事情,虽然他并没有传授什么技艺,只是在讲一些经验之谈,但就算如此,织田义信也已经非常满意了。

    冢原卜传来到尾张的消息显然瞒不住多久,更别说还有织田信长这个大嘴巴了。于是没几天,那古野城就不请自来了一大堆的武士,包括柴田胜家在内的织田家家臣几乎全都跑了过来,甚至松平家康这小子都带着人大老远的赶了过来,只为了和冢原卜传扯几句。

    虽然其中有些人对剑术可能不甚了解,有些则是大部分的武艺都在长兵上面,但剑圣的教导又怎么可能随时碰得到呢?好吧,看来不管在哪个年代,凑热闹的人是永远都少不了。

    “剑圣大人的魅力可真是……要不要收个门票呢?……”织田义信看着外面拥挤的人群心中无奈的想着。

    冢原卜传并没有在尾张呆太久的时间,毕竟他本来答应前来尾张,就是想和织田义信交流一下剑道方面的心得,顺便指导一下白木行久这个老友的弟子。至于死神众,虽然冢原卜传看着新鲜,但这些人的天赋显然还不至于让冢原卜传花费太多的精力,所以只是随意指点了两句就没再理会了。

    12月,冢原卜传动身返回鹿岛老家,织田义信并没有多加劝留,一是因为冢原卜传前来尾张已经是给他的大惊喜了,另一方面,冢原卜传也直言想要回家过年。这种情况下,织田义信还能说什么呢?

    就在织田义信享受着孩子带给他的幸福快乐,同时偶尔逗弄逗弄丽璐的幸福生活中,织田和浅井的同盟结缔了。

    如同历史一般,织田家和浅井家不单单达成了同盟,而且还结缔了姻亲,织田信长将自己的妹妹,织田信秀和她的正室土田御前之女织田犬,嫁于了浅井长政。

    嘛,虽然织田犬同是织田信长的妹妹,不过因为土田御前的关系,同时其在历史上也没有留下太多的名号,所以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太多的了解,只是知道和织田市一样,都是一名大美女。

    联姻这件事情并没有出现什么波折,因为和浅井家比起来,此时的织田家无疑更加强大。再加上浅井长政对织田信长的好感,所以这件事情很顺利的就通过了。

    美浓国,稻悠的拿起酒杯,耸拉的眼皮随意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着面前的诸多重臣还是那个酒杯。

    “什么事情,让你们竟然都来了?”斋藤龙兴不紧不慢的问道,那副态度,仿佛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在意一般。

    “主公!”安藤守就往前迈了一步后,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恭敬的说道,“主公!大事不妙了,潜伏在尾张的忍者回报,织田家与浅井家已经结缔为姻亲同盟。”

    好吧,这件事情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情,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能看出这个同盟的结成,会让斋藤家处在多么不利的局面。届时一旦两家同时来攻,斋藤家如何抵挡?要知道当初单单只有一个织田家,就差点一路推到稻叶山城下了。

    只是,斋藤龙兴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哦?本家不是也和六角家结盟了吗?”

    “主公!六角家如今正连同田山家和三好家争夺畿内的霸权,恐怕根本没有心思也没有能力帮助本家。”又一人站了出来,却是长井道利,之前一直斗得很嗨的两人竟然携手到此,显然织田、浅井的姻亲同盟让他们再也没有心情斗下去了。

    “哦,知道了。”斋藤龙兴淡淡的说道,随后挥了挥手,示意安藤守就他们可以下去了。

    可他们来之前,就已经互相通了气,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斋藤龙兴打发了呢?

    “主公!浅井、织田联盟,一旦同时进攻本家,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本家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不能等对方先动手!”安藤守就大声说道。

    “主公!属下建议立刻派人联系伊势国的关家、赤堀家等豪族以为外援。一旦织田家攻来,他们立刻出兵进攻尾张。”长井道利连声说道。

    随后,其他家臣也纷纷出言,总之一句话,斋藤家必须立刻做出应对。

    可是……

    “哦,知道了,那就交给你们了……”斋藤龙兴打了个哈欠,一脸不耐烦的说道。随后,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径直带着两名美女就从侧门离开了。

    “主公!主公!”安藤守就等人连忙喊着,可斋藤龙兴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停留。这下子,众人傻了。

    “怎么办?”安藤守就头痛的看着长井道利,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求助于这位老对手。

    “不知道。”可惜长井道利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叹息着。

    沉默良久,稻叶良通沉声说道,“我们先做好军备吧,这样不管如何,最起码我们已经尽到了家臣的责任。”

    “唉,也只能如此了。”长井道利无奈的叹道,说着,也不打招呼,直接就离开了。

    “我们也走吧。”安藤守就见状也没有生气,对稻叶良通两人招呼了一声,也径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