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九十四章:初见浅井长政
    浅井家小谷城。

    自从在野良田合战中击败了六角家,并让六角家家督六角义贤隐居后,浅井长政终于摆脱了家臣的控制,也得到了家臣的认同,彻底成为了乱世之中的新生大名。

    尤其,在随后六角义治不断试图重新压制浅井家,却屡屡无功而后,浅井长政在浅井家的声威达到了鼎盛。

    所有家臣都在疯狂的赞誉着浅井长政的文治武功,简直把他当作浅井家的中兴之主浅井亮政一般。

    嘛,这也不能怪这群家臣太没节操,毕竟当初浅井久政做的也确实让人太失望了。不但丢了地盘,还成为了附属家族,如果不是浅井亮政留下的底子够厚外加有朝仓这个盟友,恐怕浅井家就会真的成为六角家的家臣了。

    只是,在这一切的疯狂赞誉中,浅井长政依然保持着冷静。每天,他都会很早的起来处理政务,结束之后他大部分的时间,会亲自到领地内的村庄处去巡视。一直以来,北近江许多的村庄并不是真的完全臣服于浅井家,而是属于自治自理的模式。这也是为何浅井家明明占据了北近江,却比南近江的六角家弱那么多。

    但在浅井长政继任家督后,他经常亲自倾听领民的困难和意见,并努力让领民过上更加富庶美好的日子。虽然时日尚浅,但也渐渐笼络到了许多民心。可以想见,当整个北近江的领民都站在浅井长政身后时,浅井家将会爆发出怎样的力量来。

    这天,浅井长政依然在处理好所有的政务后,独自一人离开了小谷城,他这次的目的地,却是小谷城外不远的历娑寺。

    安静的寺社内,浅井长政和历娑寺主持砺树上人对坐饮茶,“上人,近来可有什么困难吗?”浅井长政露出了标志性的阳光笑容。

    闻言,砺树上人轻笑着摇了摇头,“浅井殿下,您对于我们这些和尚实在太过于关照了,让和尚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上人哪里的话,佛、法、僧乃是国之至宝,尤其在此乱世之中,如果不是有你们的存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连活下去的信念都没有呢……”浅井长政轻声叹道。

    闻言,砺树上人摇了摇头,“殿下,领民们活下去的信念可不是我们这些大和尚能够给与的。或许,在精神上面,信仰佛法可以让他们得到慰藉,但真正支撑他们活下去,还是殿下您啊……”

    “是这样吗?”浅井长政喃喃问道。

    “正是!”砺树上人严肃的说道,“殿下您一定要记住,与佛为善,佛会赐予您勇气。与民为善,民会给与你力量……”

    “与佛为善……与民为善……”浅井长政反复嘀咕着这两句话,良久之后,深深的拜倒在砺树上人面前恭敬的说道,“多谢上人指点,长政谨记!”

    离开历娑寺,浅井长政依然还在回味着砺树上人的这番话,完全没有继续前行的打算。见状,跟来的远藤直经有些感叹的说道,“主公,这个和尚倒挺不错的,比宫部继润那个利用寺社势力却行武士之事的假和尚强多了。嘿嘿,属下一直以为和尚都是一群……”

    “喜右卫门,不得对佛家无礼!”浅井长政转头直接打断了远藤直经的话,随后又向寺社方向拜了一拜后,一直走出很远后才沉声说道,“喜右卫门,佛家在本国拥有非常恐怖的势力,所以绝对绝对不要随意说佛家的坏话!”

    浅井长政这番话的语气非常重,显然已经生气了。见状,远藤直经连忙恭敬的说道,“是!殿下!属下知错了!”

    看到远藤直经这幅态度,浅井长政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对于宫部继润有些不满,不过既然他现在已经名义上臣服本家,那么你就要视他为同僚……”

    浅井长政告诫着,远藤直经是他在继承家督之前就已经跟在他身边的亲信,就好像织田信长身边的前田利家等人一样。可以说,远藤直经和另外一位浅井玄蕃就是他一开始的左膀右臂。两人之中,浅井玄蕃善于政务和外交,远藤直经长于武勇和谋略,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只是有才干的武士,总是难免有些傲气,所以浅井长政许多时候都喜欢带着远藤直经,希望通过在自己身边的历练,让他的脾气和傲气能够收敛一些。

    两人一路攀谈,不多时就来到了小谷城城下町中,“主公,这町镇是越来越繁华了呢~”远藤直经轻笑着说道,他可还曾记得,自己小时候这座城下町是有多么的破旧。而如今,在自己主公的努力下,逐渐变成了这幅模样。虽然这并不是他参与建设的,但主公的荣誉,就是他这个家臣的荣誉。

    “是啊,所以我们才要更加的努力,来保护好这得来不易的繁荣。”浅井长政感叹道。

    “请主公放心……嗯?那是……”远藤直经刚要答话,突然疑惑的看着某个方向轻声嘀咕着。

    “嗯?怎么了?”浅井长政疑惑的问道,顺着远藤直经的目光看去,顿时眼神一凝。在那边,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的男子正站在一间摊贩前询问着什么,一把细长的太刀随意的挂在腰间。

    而在他的身后站立着两名男子,一人身穿天蓝色武士服,手持太刀,面无表情。一人扛着一把巨大的朱枪,穿着花花绿绿的武士服,不断四处张望着。

    说起来,近江邻近京都,路过的武士模样的人不计其数,浅井长政虽然偶有过问,但也并没有太当作那么一回事。毕竟他可是很忙的,所以只要不闹事,或者不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那么只有在他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才会寻去和对方会面一下。

    但眼前这三人,浅井长政完全不晓得对方是何人,但不知道为何,那三人或者说那名穿着白色武士服的男子,却牢牢的吸引住他的视线,仿佛和他有什么莫大渊源一般。

    “主公……”远藤直经小声的说道,凭借武士的直觉,他感觉到了那边三人的不同寻常之处。

    “嗯,我知道。”浅井长政点了点头,随即大步向那三人走去。见状,远藤直经连忙跟了上去。

    不多时,浅井长政就带着远藤直经走到了三人的身边。只是让浅井长政诧异的是,他们两人这么直接了当的走了过来,那三人竟然完全没有理会他们,除了那穿天蓝色武士服的男子扫了这边一眼,另外两人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诧异的看了三人一眼,随后浅井长政就听到了那名白衣男子的声音,“老板,听说前段时间浅井家换家督了?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

    闻言,浅井长政的表情瞬间变得怪异起来,而当他发现那名老板似乎也没有发现自己时,顿时示意了一下远藤直经,随即站在一旁安静的倾听着。他还是很想听听在领民的心中,对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是啊!说起我们这位殿下,那可是相当不得了!一上任就击败了强大的六角家……”老板闻言,兴奋的说道。说得那叫一个口若悬河天花乱坠,简直把浅井长政说成了天神转世一般了,听得浅井长政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哦?有这么厉害吗?我记得那浅井长政应该就只是个16岁的小鬼头吧?”白衣男子一脸怀疑的问道。

    “什么?!”摊主闻言,顿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仿佛白衣男子这番话说的是他自己一般。

    见状,浅井长政连忙站了出来,“这位武士大人,在下就是浅井家家督浅井长政,不知阁下打听在下所为何事?”

    好吧,浅井长政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名白衣武士打听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显然不希望他和摊主起冲突。

    “啊?!殿下!”摊主听到浅井长政的话,转头一看,顿时恭敬的跪倒在地。而这时,那名白衣人才一脸古怪的转过头来看着浅井长政。

    “好漂亮……”浅井长政看着白衣男子的相貌后,脑中顿时浮出了这么一个用来形容女人的词汇,他很清楚这个词汇用来形容一个男子有多么的不礼貌,但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形容词比这个词汇更加合适的了。

    “你就是浅井家家督浅井长政殿下?”白衣男有些疑惑的问道。

    “呵呵,在下的身份想来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冒充的吧?”浅井长政笑道,此时他已经换上了那标志性的阳光笑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不过在他自己的地盘,他显然不担心安全问题。

    “呵呵,抱歉,不过是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遇到您,在下织田家织田义信。”白衣男笑道。

    好吧,这小子就是织田义信那家伙了。他带着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一路来到小谷城城下町后,却并没有直接前往小谷城拜会,反而在城下町闲逛了起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先打探下情报,看看浅井长政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出色。

    当然了,浅井长政两人的出现织田义信自然不会没有发觉,只不过这小子仗着自己武艺高超,又有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两人跟随,压根就没有去理会来的到底是谁。毕竟这里是小谷城城下町,武士的出现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而对于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来说……好吧,这两个家伙天天跟着织田义信,不久前又亲眼目睹了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的绝世之战。这眼光嘛,难免有些高了,这也是为什么白木行久撇了浅井长政两人一眼就没有再去理会,而前田庆次压根就直接无视了他们。没办法,谁让他们两个小子在浅井长政两人身上感觉不到什么威胁呢。

    “原来是织田大人?!久仰大名!”浅井长政闻言,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要知道浅井长政可是织田信长的粉丝,自然对织田信长身边人了解许多了。而在其中,织田义信就是他第二关注的人了。

    平民出身,和织田信长一起长大,武艺近似于妖,在织田信长统一尾张以及随后的桶狭间合战中立下了无数的功劳。随后成为了织田家一门众,那古野城城主,织田家的第一家臣……在浅井长政的眼中,织田义信的经历简直就是传奇一般。

    “呵呵~过奖过奖~”织田义信轻笑着,表情却很是得意。虽然他也知道浅井长政更多的只是在客套,但那也足以让他得意的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让浅井长政客套不是?而这一番恭维,也让织田义信对浅井长政的感官好了许多。

    嘛,话说刚才,浅井长政在织田义信心中唯一的印象,就只有三个字,“小白脸。”

    只是就在织田义信心情大好的时候,远藤直经却冷不丁的出声言道,“主公,此人虽然自称是织田义信,但谁也无法证明。而且其来到这里,却不直接前往本城递送名帖,反而留在城下町,依属下之见,他们很可能是六角家派来的奸细!”

    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织田义信一脸古怪的看着远藤直经,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不过却也没有因此而生气。倒是浅井长政一脸不满的说道,“直经!不要乱说话!如果是六角家的奸细,他们会用这么显眼的模样吗?!快向义信大人道歉!”

    闻言,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远藤直经还是老老实实的对织田义信施了一礼说道,“织田大人,在下鲁莽,还请大人恕罪!”

    “呵呵~这位大人您也是为了浅井殿下的安全嘛~没事的~”织田义信笑呵呵的说道,随后缓缓转过身去,用大拇指指了指背后。只见在织田义信的背后衣服上,一个大大的织田家家纹秀在了正中央。好吧,这个玩意,是织田义信从火影忍者中得到的灵感,因为他觉得秀在衣角或者其他角落实在太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