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九十三章:比试之后
    京都郊外,前田庆次等人焦急的看着不远处,那边,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背对而立。刚才两人拿出自己最强的一招对拼,以前田庆次等人的眼力,竟然完全看不出到底是谁赢了。

    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就这么保持着刚才那一招的姿势,仿佛变成了雕像一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袭来,随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冢原卜传的太刀猛地断裂开来。随即,就看到冢原卜传手一松,只剩下一半的太刀掉落在了地上。

    冢原卜传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掉落在地上的太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连刀柄都握不住。可那不断颤抖的双手却告诉他,这并不是幻觉。

    缓缓转过身,冢原卜传脸色复杂的看着对面的织田义信,却见他正将太刀缓缓的收入刀鞘之后。“织田大人,在下输了……”冢原卜传一改之前的态度,甚至连对自己的称呼都改变了。

    这,是冢原卜传对织田义信的认可,认可其的实力在自己之上。一直以来,哪怕是面对那些大名们,冢原卜传也能保持着自己超然的身份,就是因为他是最强的剑客,当今唯一的剑圣。而如今,他输了,那么自然也要对织田义信做出恭敬的态度。这是对于强者的尊敬,也是身为剑客的尊严。

    “剑圣大人,您可千万不要如此。”织田义信闻言连忙说道,“在下能够侥幸取得胜利,不过是占着兵器之利以及年岁上的便宜而已……”

    “织田大人!”织田义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冢原卜传大声打断了。只见他脸色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织田大人呢,不管是兵刃还是年岁,都只是您拥有的优势而已,就好像在下拥有无数的对战经验一样,这也是优势。所以……赢了就是赢了,如果织田大人再要劝说,那可就是在侮辱在下的剑客尊严了。”

    听到冢原卜传这番话,织田义信心中顿时蛋疼不已。想了想,他最终还是决定顺着冢原卜传的话来说,“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织田义信笑道。

    “哈哈~这才是一名剑客应有的洒脱!”冢原卜传闻言,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似乎完全没有因为刚才的败北有任何的沮丧。

    两人并肩走向众人,丽璐等女顿时冲到了织田义信身边,也不顾冢原卜传就在身边,不断在织田义信身上来回摸索着,似乎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对冢原卜传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对此,冢原卜传很是了解的笑了笑,随后走向了还在发呆的前田庆次等人。

    好吧,这几个家伙到现在依然没有回过神来,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这个结果实在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呢?哪怕在他们的内心是希望织田义信取得胜利的。

    “诸位,先送老夫回去休息如何?”冢原卜传看着众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

    听到这番话,前田庆次等人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应着。只是刚走两步,冢原卜传忽然跪倒在地上,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剑圣大人!”

    京都。

    冢原卜传静静的躺在床铺上,一名医师正在给他把着脉。良久之后,缓缓将冢原卜传的手放了下来。

    见状,一直在旁边等待的织田义信焦急的问道。“曲直濑医师,剑圣大人没什么事吧?”

    在冢原卜传晕倒之后,织田义信慌忙回到京都,找到了京都最著名的医师曲直濑道三给其医治。

    “呵呵,织田大人还请放心,剑圣大人不过是因为消耗太大才晕了过去。”曲直濑道三闻言笑道,随后又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老实说,在下真的无法想象您和剑圣大人究竟进行了什么样的比试,竟然会让剑圣大人直接晕过去。”

    “哈……哈哈……”织田义信闻言,摸着脑袋尴尬的笑道,没办法,对于曲直濑道三的话,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见状,曲直濑道三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追问。他的好奇,不过是因为冢原卜传乃是天下闻名的剑圣,却败于了织田义信这么年轻的武士之手。既然织田义信不说,他也就作罢了。

    随后,曲直濑道三又交代了一番注意事项,就起身告辞了。织田义信连忙起身相送,返回屋内时,却看到冢原卜传竟然已经坐了起来。

    “剑圣大人,医师有过嘱咐的,您现在需要静养才行!”织田义信慌张的劝道。他没办法不慌张,因为冢原卜传的年纪可是70多了,如果才20多岁的话,织田义信才懒得叫医师呢,随便丢在那边睡一晚上肯定就好了。

    “呵呵,织田大人不用担心,在下的身体在下晓得。”冢原卜传笑道。

    “咳咳,不过在下觉得,还是应该听听医师的话才对。”对于冢原卜传的话,织田义信现在是完全不相信的说。因为他很肯定的认为,冢原卜传只是在逞强而已。

    见状,冢原卜传倒也没有争辩,而是老老实实的躺了回去,这让织田义信有些诧异的同时,却也安下心来。

    不过,随即织田义信就想起一件事情来,顿时有些纠结的说道,“剑圣大人,那个……”

    看着织田义信支支吾吾的模样,冢原卜传立刻就猜到了他的心思,“织田大人,剑客比试,就算身死也怪不得别人,更别说只是兵刃被砍断而已。”冢原卜传摇了摇头说道。不过随后,他就露出了一脸好奇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织田大人,在下那把太刀名为村正,乃是当初在下在伊势教导北田大人时,其送给在下的名刀。虽然并不是天下名刀之一,但其的锋利和坚韧度却都是顶尖的。却不想被织田大人您给斩断……所以……”

    听到冢原卜传的话,织田义信哪里猜不到他的意思?剑客嘛,对于名刀就像色狼看到美女一般。所以他直接将腰间太刀解了下来递了过去,“剑圣大人,此刀名为八岐,那是在下不经意间得到的。”

    坐起身来,冢原卜传恭敬的将太刀接了过去,只看到刀鞘上那玄奥莫测的铭文,冢原卜传就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悸。“好古怪的刀,八岐嘛……”他古怪的嘀咕着,缓缓抽出刀刃。

    刀刃上,同样是各种古怪的花纹,刚才那种让他极不舒服的感觉变得更甚,“这把刀……”冢原卜传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他敢确信,这把刀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刀,反而和传说中的妖刀很相似。

    只是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解释什么,毕竟他也没有办法解释。见状,冢原卜传小心翼翼的将八岐递了回来,“织田大人,这把太刀非常古怪,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还是不要经常使用为好……”冢原卜传郑重的说道。

    可惜,织田义信对于这番话是完全没有听进去,毕竟他用了这么久,压根就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见状,冢原卜传也不再多言,不过看到织田义信那无所谓的表情,他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疲倦了,所以产生的错觉。

    又呆了一会,织田义信便起身告辞了。随着门重新关合上,房间内变得异常安静起来。冢原卜传躺在床铺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之前的比试。半响之后,他喃喃自语着,“人……不得不服老啊……看来是时候回家了……”这一刻,冢原卜传哪里还有剑圣的风范?看上去不过是一名虚弱的老人而已。

    暂且不提冢原卜传老人家的玻璃心,那边织田义信回到房间后,就看到前田庆次等人正聚在房中兴奋的讨论着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两人比试的细节。看到织田义信走进来,再次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我坐好!”看到前田庆次他们要起身,织田义信顿时有些无奈的命令着。不过织田义信也明白,前田庆次他们对于那场比试的好奇心,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消失的。所以织田义信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坐下来和他们讲起自己的感受来。

    他并没有讲太多招式方面的东西,而是说了很多自己的体会和感悟。虽然结果是织田义信赢了,但不得不说,这一战带给织田义信的不光光是荣誉,更多的还是剑道方面的体悟。毕竟,在冢原卜传之前,织田义信只有在足利义辉的身上,看到过将气势和剑招融汇在一起的剑势。但那比起冢原卜传的那一招一之太刀,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说道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才将前田庆次等人打发掉,织田义信这才无奈的回到里屋。此时,李华梅、鹤、丽璐三女已经等待多时了。

    一进屋,织田义信就在三女的注视下,毫无形象的倒在了床铺上,口中怪声怪调的嚷嚷着,“哎呀,累死我了,来~我的亲亲好夫人们,快帮为夫按摩一下~”

    “您还知道累啊?”李华梅三女白了织田义信一眼,走到织田义信的身旁温柔的帮他按摩起来。好吧,只有李华梅和鹤两女而已。丽璐正红着脸坐在那边,看着三人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丽璐,过来啊~你看为夫这里都受伤了呢~来帮为夫揉揉呗。”织田义信一脸的指着大腿内侧说道。

    只是话刚说完,织田义信忽然感觉刚才指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只小手,“主公,是这里吗?”李华梅捏着织田义信大腿内侧的嫩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柔声问道。

    “那个……咳咳……我开玩笑的啦……哈……哈哈……”织田义信讪笑着,一边不断用眼神求饶着。没办法,那边如果被李华梅来一下,他只要想想,就有些受不了了。

    最终,织田义信调戏丽璐的心思还是没有得逞,和三女嬉闹了一会后,织田义信就休息了。虽然他看起来没什么事情,不过这一战对他而言,依然消耗很大。

    隔天中午,已经恢复过来的冢原卜传就来向织田义信辞行。只是,织田义信却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剑圣大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

    “嗯……是否是希望在下前往尾张一趟呢?”冢原卜传笑道。

    “正是如此!如果剑圣大人并没有什么急事的话……”织田义信期待的看着冢原卜传说道。虽然赢了冢原卜传,但织田义信清楚,那不过是自己占了年轻的便宜。而且冢原卜传可不单单是剑术高手,他还是一名非常牛逼的老师。这一点,那是完全甩织田义信几百条街了。

    沉吟片刻,冢原卜传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在下在来的路上,听说织田大人麾下有一支纯粹由剑客组成的部队,对此在下也很感兴趣。”

    “那就多谢剑圣大人了!”织田义信闻言大喜,连忙叫来李华梅等人吩咐起来。

    随后吃过午饭,织田义信就带着前田庆次、白木行久两人告别了诸人,前往此次出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地近江国。而李华梅则带着其他人前往界町,届时乘船返回尾张。

    前往近江的路上。

    “我说,你们用不用一脸郁闷的表情啊?剑圣大人不是说了吗?会等我们回去后再离开的。”织田义信叼着雪茄,一脸不爽的瞪着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抱怨着。

    好吧,在得知冢原卜传愿意前往尾张传授剑道后,前田庆次两人可是非常开心。那可是剑圣耶!还是教导出无数强者的剑圣!这种人愿意传授剑道,那是求都求不来的事情,可偏偏,他们却要跟着织田义信去什么浅井家。

    所以哪怕总是挂着一副面瘫脸的白木行久,此时也难掩沮丧的神色。

    听到织田义信的抱怨,前田庆次两人对视了一眼,再次无奈的叹息着。然后就一脸哀怨的看着织田义信,仿佛织田义信将他们如何如何了一般。

    “好啦好啦,我会尽快搞定这边的事情的。别这么看着我。”织田义信无奈的说道,他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家伙的这副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