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九十一章:织田义信第一个剑招
    清晨,织田义信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目中炯炯有神散发着光芒。对于和冢原卜传单挑这件事情,他兴奋的一个晚上没有入睡。整个晚上,他一直都静静的坐在外面的庭院中,在那温柔的月光下,不断在脑中回想着自己的剑术,以及模拟着和冢原卜传的单挑情况。

    好吧,他没见过冢原卜传出手过,不过这并不能妨碍他在脑中幻想出可能遇到的情况。对于剑术达到他们这种等级的人来说,哪怕没有见过,他们依然可以模拟出大概的情况。

    只是很遗憾,这种模拟在织田义信的脑海中重复了无数遍,却没有一次出现过结果。“难道是因为我对自己没信心?”织田义信苦笑着想着,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对自己的武艺产生疑问。

    仔细想想,如果织田义信真的对自己的武艺拥有绝对的自信,那么应该是一觉睡到天亮,悠闲的在李华梅和鹤的陪伴下吃完一顿香艳的早餐,随后晃晃悠悠的前往和冢原卜传比试,这才是一个对自己充满自信的武士应有的节奏。

    或许,织田义信同学到现在都没有摆脱对历史、游戏带给他的影响吧?看到任何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在游戏中的能力值,在历史中的表现,而无视对方现实中的能力。虽然这么做似乎也没有什么错,不过显然,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他早晚会吃大亏的。

    晃了晃脑袋,将那不符合自己定位的想法抛出了脑海,猥琐的笑容重新浮现在了嘴角上。“啧啧,这种想法可不符合哥龙傲天的设定啊……”织田义信一边嘀咕着,一边缓缓站起身来。

    这一瞬间,身为一名剑客的自信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毕竟,从穿越过来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对手,长期的胜利早已经培养出了强大的自信心。虽然盲目的自信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当剑客对决时,如果连战胜对手的自信都没有,那也不用比试了。

    “先吃个饭吧~啧啧,估计华梅她们还没起来呢……”织田义信摇头晃脑的就往大屋走去,刚走两步,忽然就停了下来,有些诧异的看着从屋中走出来的那人问道,“剑圣大人,您起这么早啊~”

    “哈哈~人老了,睡不着了~倒是织田大人您也起的很早啊~”冢原卜传笑道,缓缓走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

    “呵呵~只要一想到今天要和剑圣大人您比试,就激动的睡不着觉呢~”织田义信并没有掩饰什么,很是随意的说了出来。

    “织田大人倒是洒脱~老夫之前和许多人比试过,他们可都会隐藏自己心中的想法呢。”冢原卜传有些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没有想到织田义信竟然会将自己的心里直接说出来。

    “呵呵~没本事的人,就算隐藏了想法又能如何?”织田义信笑道。

    “哈哈!说得好!”冢原卜传大笑着。随后,就直接出去了。

    “这老头子……真的有70岁吗?”织田义信有些无语的想着。冢原卜传那精神奕奕的模样,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如果说他才4、50岁织田义信都不会不相信。“等比试完了,一定要找他问问,是不是有什么抗衰老的方法。”织田义信暗自琢磨着。

    上午10时,京都町外。

    织田义信随意的手持八岐站在那边,对面大概10米远的地方,冢原卜传手持着太刀同样很随意的站着。那副模样,仿佛是两个模特拿着太刀准备拍个偶像剧用的剧照,而不是两名剑客准备比武。

    旁边不远处,前田庆次等人一脸激动的站在一旁,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旷世决战。在来京都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得知白木行久和冢原卜传比试的结果了。好吧,对于白木行久竟然连冢原卜传一招都接不下来这件事情,他们真心有些难以接受。

    要知道此时的白木行久哪怕在整个织田家武士的武艺排名中,也是前十的存在。而且要知道,冢原卜传虽然贵为剑圣,但他的年纪可摆在那边的说。

    所以,对于这场比试,他们可是一路都在期待着。不过在他们心中,织田义信胜利的几率显然非常的大。这也没办法,冢原卜传在前田庆次等人的眼中虽然贵为剑圣,但织田义信在他们的心中,可从来都是非人类的说。啧啧,如果被织田义信知道自己的家臣如此编排自己的话,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就这么对视着,虽然看上去满身的破绽,仿佛一刀就就能够击败对方,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双方眼中的慎重和警惕,那是只有在遇到同等级别的对手时,才会出现的眼神。

    “呼……”一阵寒风吹过,让旁边的丽璐忍不住紧了紧衣服,此时已经入冬,虽然没有下雪,但天气却也变得很是寒冷。可场中的两人虽然同样穿着轻薄的武士服,却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寒冷,依然死死的盯着对方。

    “他们要看到什么时候哦,还不动手。”丽璐忍不住抱怨着。她对于剑道是完全的外行,唯一看过的,只有那种仿佛街头打架一般的情况。像这种画面,她可从来没有见识过的说,在她的脑海中,比剑应该是两人“唰唰唰”的不断对攻那样的画面才对。

    “他们这是在进行气势和心理的对拼呢,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这一阶段就足以致命了。”一旁的李华梅轻声解释着。

    虽然李华梅的剑术并不高明,不过一直想要将李华梅培养成文武双全的织田义信,却也着实教导了她很多剑术上面的事情。再加上当年她父亲教导的东西,所以对于这些李华梅倒也不算陌生。

    “这样啊,那姐姐你觉得主公和那个老人家谁会赢呢?”丽璐闻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好奇的问道。

    “竟然问出这种问题,亏你还和主公……”李华梅好笑的刮了一下丽璐的鼻子娇嗔着。

    虽然她的话没有说完,但丽璐显然听出了话中的意思,顿时羞红了俏脸,低着头不晓得在想什么。

    是的,他们就是在比拼着气势,虽然织田义信本来并没有打算这么做。对于他来说,他还是更加喜欢上来就霹雳乓啷一顿砍,那才叫一个爽快。可惜两人刚摆好poss,织田义信就感觉到从冢原卜传身上传来了一股恐怖的威势,那是属于称霸日本剑术数十年的气势。

    感受到这种气势,织田义信顿时放弃了直接开干的打算,也放出属于自己的气势和其正面硬刚。只是对于气势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织田义信从来都没有认真去研究学习过,甚至都没有怎么用过。所以他的气势完全没有冢原卜传那般的强大,不过却也能够让冢原卜传完全无法光用气势对其造成影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终于忍不住了,毕竟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耐性很好的人。“哈哈!剑圣大人,我要来了,您可要小心哦~”

    “呵呵~尽管出手吧~”冢原卜传轻笑着说道,刚才的那一番气势比拼,织田义信的实力他心中已经有数了。这么多年无数的比试和生死战,让他早就学会通过气势来知晓对方实力的办法。而织田义信的实力……怎么说呢?

    实力还是有的,毕竟能够抗住自己的气势。不过却没有白木行久口中那么强,这从他只能保持自己不被冢原卜传的气势吞没,却无力反攻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显然,冢原卜传失算了,但这也不能怪他,谁让织田义信的武艺本来就是畸形成长呢?人家都是从最基础一步步练上来的,他倒好,一来就拥有绝顶的武艺了。

    只见织田义信脚下一点,整个人瞬间就冲向了冢原卜传。

    “好快!?”见状,冢原卜传瞳孔微微缩小,显然被织田义信这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惊住了。

    而这一愣神,也让他失去了先机,只不过眨眼的功夫,织田义信就已经冲到了冢原卜传的身边,手中八岐猛地挥向冢原卜传的腹部。那强烈的破空声,让人不的不想到,如果冢原卜传挡不住这刀的话,就会被织田义信一刀从腰间劈成两半。

    不过冢原卜传毕竟是剑圣,哪怕是老了,却也不可能连织田义信一刀都挡不住。

    “来得好!”只听他大吼一声,手中太刀直接迎了上去,竟然后发先至的挡住了这极速的一刀。

    “锵!”金铁交鸣声哪怕站在远处的前田庆次等人都听得有些难受,可场中两人却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他们死死的看着对方,不断加大着力气试图压过对方。

    好吧,冢原卜传年轻时候也是天赋神力,只是和织田义信比起来……所以,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竟然被织田义信缓缓逼了回来,这种情况再次让他震惊起来,却也马上反应了过来,身子一转,太刀一卸,瞬间就摆脱了织田义信的太刀。

    这一转变,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旁观之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原本被织田义信有些压制的冢原卜传突然一刀向织田义信劈了下来。而此时,织田义信却因为冢原卜传那一卸,打了个趔趄。

    “小心啊!”丽璐忍不住叫出声来,眼中满是惊恐。但前田庆次等人却并没有暴露出什么担忧之情,只是死死的盯着场中。

    只见刀刃临身,织田义信几乎和地面平行的身体猛地一转,同时手中太刀也随着身体进行转动,不但稍稍拉开了与冢原卜传这一刀的距离,更是利用旋转,飞快的用太刀挡开了冢原卜传这一必杀一击。

    “好!”冢原卜传见状,顿时眼神发光的爆喝着,只是还没有等他下一步动作,却发现织田义信在挡开这一刀后,竟然再次旋转起来,而伴随着旋转,一道流光带着致命的气息向自己这边扑来。

    “锵!”又是一声金铁交鸣声,只是这一次,冢原卜传却被震得退后一步。

    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冢原卜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在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不但必杀一刀被挡开,还会被对手反击并逼退了自己。

    “这一招……叫什么名字?”冢原卜传看着织田义信沉声问道。

    “呃……”闻言,刚准备继续进攻的织田义信愣了,他哪里知道这一招叫做什么名字,毕竟他一过来就是剑术满级,配合近乎无敌的,一眼就能看穿敌人破绽所在的直觉,哪里还需要什么招式呢?

    只是显然,对于冢原卜传,织田义信可不想像面对白木行久他们那样随意敷衍过去。白木行久是家臣,怎么说都无所谓,可冢原卜传可是剑圣,如果说这招是随便用出来的,岂不掉价?

    仔细想象那些名垂千古的武人,哪一个不是拥有牛逼轰轰的招式?远的不说,就说面前的冢原卜传,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传人,同时开创了自己的流派新当流,最强奥义一之太刀天下闻名!

    “这招叫做龙卷闪!”想了想,织田义信报出了这么一个名字。好吧,这种拼急智的时候,除了剽窃,他还能做什么呢?

    “龙卷闪吗?相当形象的名字呢~”冢原卜传点头,随后看着织田义信笑道,“那么,接着来吧~”说着,当先冲了上去。

    “这死老头,真的不是什么妖怪附体吗?!”织田义信看着以极快速度冲向自己的冢原卜传,心中暗骂着同时,脚下一点,同样飞快的迎了上去。

    当两人越来越近之时,冢原卜传突然看到织田义信猛地一个加速,一道寒光从下至上飞快的袭来。

    “来得好!”

    冢原卜传脚下猛踩地面,身子一扭,就躲开了袭来的寒光,随后手中太刀顺势挥出,竟是刚刚织田义信才起好名字的招式,龙卷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