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九章:朝贡特使任命书
    对于无法同意织田义信指认斋藤家为朝敌这件事,山科言继是相当的遗憾,因为他可是巴不得朝廷可以指认一次朝敌,这么一来,怎么也能让朝廷的威信提升一些,当然更加重要的是,朝廷可以借此获得许多的钱财。只是很遗憾,虽然他自己并不介意织田家如今的官位太低,但对于其他公卿来说,这一点却是非常的重要。

    不过话说回来,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朝廷才会这么穷?谁知道呢?反正织田义信对此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本来他也只是那么随口一提而已。能成功自然非常好,但失败了也无所谓。毕竟就算在游戏中,朝敌的指认也是非常花钱的事情,而如今织田家给朝廷的献金,可算不上有多高。

    好吧,织田义信这小子完全就想偏了,对于朝廷来说,金钱固然重要,但官位却才是他们首先要考虑的地方。看看历史上那几次朝敌,推动者基本都是权倾朝野的主,而那时,朝廷同样穷得要死。

    “权中纳言大人,其实在下还有另外一个请求。”织田义信恭声说道。

    “哦?织田大人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一定会帮忙的。”山科言继闻言,眼神再次散发出光芒来。

    看到山科言继这有些兴奋的模样,织田义信心中一阵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可怜对方。一个堂堂的公卿贵族,如今竟然如同商人一般一听到能够来钱的事情就如此兴奋。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织田义信脑海中转了一圈就消失了,毕竟这和他没啥关系吗不是?而且正是因为这个样子,织田义信才有机会得到想要的东西,如果朝廷不差钱的话,织田义信估计自己根本就进不了任何一家公卿的宅邸。

    “其实是这样的……”织田义信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着自己的请求。

    “和明国贸易??”山科言继闻言,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他是朝廷的公卿,而且还主管钱财,对于这种来钱超快的东西自然不可能不清楚。可就是因为清楚,所以他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的天方夜谭。

    “织田大人,您这个请求比刚才指认斋藤家为朝敌的事情还要不现实。和明国的贸易早在明国颁布海禁令后就已经无法进行了。只有拥有明国朝廷办法的勘合朱印状才可以以朝贡的形式进行,而如今,勘合朱印状原来的持有者大内家已经被毛利家所灭,相信东西应该在毛利家的手上。”山科言继苦笑着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情织田义信压根就找错人了。

    “这点我知道。”织田义信应道,随后说出了自己和丽璐之前就已经琢磨出来的办法。

    “朝廷朝贡大臣的任命?”山科言继皱着眉头看着织田义信,显然对于这个陌生的名词有些费解。

    “不错,权中纳言大人,在下也知道勘合朱印状的事情,所以在下的请求,只是希望朝廷能够特别给织田家一个朝贡大臣的任命,以证明本家确实是代表本国前往明国朝贡的。”织田义信解释着。

    “嗯……”山科言继闻言,低头思考着。对于那什么朝贡的称呼,山科言继倒是无所谓。毕竟明国或者说华夏的影响力在日本,尤其是对于这些公卿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更别说如今日本的朝廷根本也没啥资本改变朝贡的本质。

    而他思考的,则是这件事情的可行性。考虑良久之后,山科言继这才缓缓说道,“织田大人,不瞒您说,这件事情确实是可以办到。但丑话也先说在前面,这些年来,因为明国海禁以及本国战乱的原因,出现了许多所谓的倭寇在明国沿海一带烧杀抢掠。这让明国对本国的印象非常差,所以就算你拿到本国的任命,恐怕也很难和明国进行贸易。”

    山科言继的表情很是严肃,因为他可不想糊弄织田义信。和那些平时总是呆在京都花天酒地的公卿们不同,一直行走在大名之间的他可是很清楚织田家到底有多么的富裕,更加明白织田家有多么美好的前景。

    毕竟,今川义元战死,斋藤义龙也病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山科言继还不看好织田家的话,他也白混了这么多年了。

    “放心吧,这件事情在下明白,只是想要试一试。”织田义信点头说道。他确实也没报多大的希望,因为他比山科言继更加了解明国对倭寇的仇视。不过,凡事总得试试不是吗?万一成了呢?

    闻言,山科言继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会帮织田大人您转达织田家的诉求,不过……”说着,山科言继突然闭口不言了。

    不过显然,织田义信还是很懂行的,立刻就开口说道,“请权中纳言大人放心,事成之后,织田家愿意献上500贯钱。另外,还有100贯钱请权中纳言大人饮茶。”

    钱似乎并不多,毕竟之前织田信长来京都的时候,可都是几千贯几千贯的那么花,只是毕竟织田义信求的这份东西和以往求的东西完全不同。官职什么的,好歹在本国还能用用,可这份任命书,除了见到明国朝廷时能用,其他时候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而且就算见到了明国朝廷,也未必见得就有什么用处。

    当然了,这种东西无论成败,对于朝廷都没有任何影响也是价格便宜的原因。嘛,这么说似乎也不对,因为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毫无疑问,以后朝廷就可以再多一个财路了。

    所以,山科言继也没有露出嫌少的表情,而是点了点头表示满意。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后,织田义信就告辞了。

    回到宿屋,丽璐和李华梅已经在房间中等待着,“朝敌没有办法,本家资格还不够指认朝敌,不过和明国贸易的授权,已经谈好了。”织田义信看到两女后直接说道。

    “嗯,不过就算有了朝廷的授权,我们现在也还没有足够的船只前往明国。”丽璐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可以从朝鲜前往明国,这条路比起直接前往明国来说,虽然路途远了点,但无疑更加轻松一些,而且还可以和那些游牧民族交易一些马匹。”李华梅闻言说道。

    “哦?战马吗?”织田义信听到李华梅的话,眼神顿时就亮了。骑兵,那绝对是任何喜欢古代战争的人最喜欢的兵种之一。很早以前,织田义信也有过组建骑兵的打算。可惜在得知战马的价格后,就彻底绝了这个念头。因为以他的收入,要组建一只100人的骑兵队,恐怕得十几年的时间。而且你还未必买得到马,毕竟对于任何大名来说,马匹都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

    “嗯……这个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需要打探具体的情报再做行动。”丽璐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隔天下午,织田义信就带着一名死神众再次前往山科言继的御所。刚到地方,就看到山科言继已经在门口等待着了。

    “织田大人您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好久啊!”山科言继有些怨念的说道。

    话说今天一早,他就直接前往天皇居住的御所报告了这件事情。果然如他所料,在听到自己这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随便写一份任命书就可以获得800贯钱后,天皇立刻就同意了这件事情。

    没办法,谁让朝廷穷呢?而且比起赏赐官职,这份任命书无疑对朝廷没有任何的影响。哈?万一织田家朝贡时惹怒了明国朝廷呢?嘛,在天皇看来,这管他什么事情?他可是完全不知情的说。

    所以,山科言继很快就带着天皇亲笔书写的任命书回到了自己的御所等待着织田义信,结果一等就是大半天。

    “哈哈~实在抱歉,在下没有想到权中纳言大人竟然如此迅速……”织田义信有些尴尬的笑道,随后也不多说,在进入御所刚坐下后,就让死神众将两个钱袋递了过来。

    看到袋子中金灿灿的黄金,山科言继那本来的怨气瞬间就被丢进了太平洋。只见他喜滋滋的收好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随后从怀中掏出了那份任命书递给了织田义信。

    织田义信接过展开,随意瞄了几眼后就收入了怀中,脸上顿时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虽然这份任命书的效果不知道如何,而且织田义信可能几年内也没办法试验,但最起码,这份任命书的内容还是相当有诚意的,最少这个朝贡特使的身份是正三品,虽然只限在明国使用……

    解决了事情,织田义信和山科言继再次闲聊了起来,心情大好的织田义信还邀请山科言继前往尾张坐坐。对此,山科言继自然非常友好的表示有时间一定会去打扰。

    同时,在织田义信的各种吹嘘间,山科言继更加清楚的了解到了织田家以及织田义信的财力。这让天天为钱财发愁的山科言继非常非常的动心,看向织田义信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看到山科言继的眼神,织田义信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他突然发现,他似乎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不过还好,山科言继倒也明白朝廷和武士之间的问题,倒也没有很直白的要求织田义信捐钱。不过织田义信依然受不了山科言继那裸的眼神,于是,又扯了两句之后,他就忍不住告辞了。

    “织田大人请留步。”山科言继看到织田义信打算告辞,连忙说道。

    “不权中纳言大人还有何事?”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山科言继问道。

    被织田义信这么一问,山科言继顿时愣了愣,他确实没有想好要怎么留住织田义信,只不过本能的想要留住这个大钱袋。不过,山科言继不愧是天天到处募集资金的主,很快就有了主意。

    “冒昧的问一下,不知道织田大人是否已经娶妻?我有几个朋友的女儿正值妙龄~最喜欢像织田大人这等一等一的武士了。”山科言继轻声说道,还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就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山科言继竟然打算用这种办法来a他的钱。不过仔细想想,这也确实是最简单的办法,毕竟你如果要迎娶公卿的女儿,怎么也得给符合对方身份的嫁妆吧?

    尤其织田义信现在虽然有官职,但也不高,那这嫁妆就得更多了,说不定还得捐钱来升升官。想到此,织田义信连忙摇头说道,“很遗憾,在下已经是织田家一门众了。”

    闻言,山科言继只能叹息着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他本来也只是打算让织田义信迎娶公卿的养女,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怎么也不可能成为妾室的。

    辞别山科言继,织田义信就回去和丽璐两女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公卿之女,娶回来多好,那等身份,可是求也求不到的呢~”李华梅怪声怪调的说道。

    “啧啧,怎么这么酸呢?嘻嘻~吃醋了?”织田义信贱笑着问道,一边向李华梅扑了过去。

    “哼!像主公您这么风流的人物,如果要吃醋的话,那每天也不用做别的了。”李华梅轻巧的躲过织田义信的飞扑,白了他一眼后拉着正在窃笑的丽璐就打算直接离去。可织田义信怎么可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一个闪身就拦在了门口。

    “嘿嘿,还想跑?”织田义信yin笑着,一把将李华梅搂在了怀中,大嘴毫不客气的像那娇艳的红唇发动了攻击。

    “唔唔……丽璐……唔唔……妹妹……”李华梅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可惜在织田义信强大的攻势下,很快就迷失在那温柔的陷阱中不可自拔。

    丽璐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织田义信和李华梅若无旁人的激吻着,想要拔腿离开,身体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想要别过头去,可偏偏眼神仿佛被定住了一般。直到李华梅身上的衣服逐渐脱落,丽璐才惊叫一声,娇羞的跑了出去。

    “现在满意了吧?!”李华梅白了织田义信一眼娇嗔着。

    “嘿嘿~当然……还没有了!”织田义信傻笑着,随后继续向李华梅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