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山科言继
    京都。

    三好和田山、六角联军的战争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里,平民们依然按照一个缓慢的节奏过着每天的日子。或许,他们早已经喜欢了近畿的战乱?又或许,他们觉得战火根本不会波及到他们。

    “人们,永远都是这么健忘……应仁之乱才过去多久?他们就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惨状了?”织田义信站在下京的一条街道上,看着以一个相对比较缓慢的节奏过着日子的京都居民们感叹着。

    有些时候,他真的觉得京都人和其他地区的人完全不一样,那生活节奏,仿佛他们是生活在和平时代一样。

    “主公,在所有有记载的历史中,只有应仁之乱的时候,京都才遭遇到了战乱。但那场战役,已经快过去一百年了。”李华梅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她就不明白自家主公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嘛,她肯定是不晓得宅男都是一种多愁善感的生物,不然就不会这么疑惑了。

    “呵呵,也是~将近百年的时间,足以磨平一切啊……”织田义信闻言叹道。百年时间,又有什么事情可以存在人们的脑海中百年呢?几乎没有……因为人都活不到一百年。

    而事实上,这个时代人们的平均寿命也不过4、50岁罢了,从应仁之乱到现在,光天皇就已经换了4位了,更别说平民了。而且,在这个没有影视,书籍又属于奢侈品的时代,很显然,只靠口口相传,是很难将当时的恐怖讲述给小辈们的。

    晃了晃脑袋,织田义信突然有些自嘲的想着,“我想这些干嘛?又管我什么屁事。”嘀咕了两句,织田义信就率人向上京走去。

    自从1338年室町幕府成立后,日本的政治中心就重新从镰仓移到了京都,虽然天皇和公卿一直都居住在这里。而在这段时间里,京都被重新划分成了上京和下京两个部分,而这两个所谓的京,其实就和区差不多的意思。下京,是工商业以及平民居住的地方,而上京,自然就是天皇还有众多公卿居住的地方了。而足利义辉的御所,自然也在上京之中。

    “嗯?”刚走到足利义辉御所的门前,织田义信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足利义辉的御所大门竟然是关着的,而此时,可是白天!据他所知,足利义辉的御所大门从来没有在白天有过紧闭大门的情况。就算足利义辉不在,也会有一名小姓守在门前,招待前来拜访的各家武士。

    “这是怎么回事?”织田义信无奈的转身看着李华梅和丽璐,不过显然,她们两个也回答不了织田义信的问题。

    “要不,我们等一下吧?可能将军殿下出去了呢?”李华梅提出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郁闷的应了一声,织田义信就毫无形象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

    见状,李华梅她们虽然想说些什么,不过uqe也知道织田义信不可能听得进去,也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稍微遮挡一下。毕竟,这里可是公卿居住的地方,可以说随便来个路人甲,可能都是正五位以上的高官。

    嘛,虽然从源赖朝开创镰仓幕府之后,朝廷就彻底失去了实权,哪怕如今幕府声威日落西山,也比朝廷强上千万倍。可就算如此,也没有人会小视朝廷的作用。因为不管怎么说,朝廷都代表着天皇,藐视朝廷,那就是藐视天皇。

    哈?天皇无兵无权又没钱,甩他干嘛?啧啧,真的惹怒天皇,信不信分分钟送你十几份朝敌任命通知书?虽然天皇能做的只有这样,但你周围的诸国可非常期待将你的领地彻底瓜分的说。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最要命的东西,一个是幕府的讨伐令,一个就是朝廷指认的朝敌了。随便一种,都会引来群狼的窥视。因为这可是最大义的名份了,而且一旦被指认了朝敌或者被发布了讨伐令,家臣们的忠心也会随之动摇。

    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长听说织田义信要去京都,就让他来找足利义辉看看能不能要个讨伐令的关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足利义辉依然没有回来,或者说足利义辉的御所完全就没有人出入。这让织田义信失去了耐心,嘛~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耐心很好的人。

    “算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吧!这么等下去算什么事情!”织田义信不爽的说道。

    “也好。”李华梅两女点了点头应道。

    只是在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穿着公卿装扮的男人缓缓走来,“这位武士大人请留步。”来人朗声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这名公卿,不过还是很恭敬的询问着,“不知这位大人有何指教。”虽然织田义信在别人的眼中一直都很嚣张,不过严格来说,他不过是比较不在乎世俗的眼光罢了,该有礼的地方,他还是做的相当不错的。

    就比如现在,他可不希望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而给面前的公卿留下坏印象。毕竟在他的心中,公卿都是很碎嘴和记仇的家伙。虽然他自己不怕,但万一给织田家惹了什么麻烦,那可就不好办了。虽然对于面前这位公卿,织田义信并不是那么的讨厌。

    好吧,主要是因为这位公卿并不想之前织田义信遇到的那些家伙一样,脸上涂的煞白,还剃掉了眉毛搞两个不伦不类的黑点,说起话来还怪声怪调的。那种人,老实说织田义信真心看不下去的说,简直比华夏的太监还让人蛋疼。

    但眼前的这位公卿显然就正常多了,正常的脸色,颇为威武的样貌,尤其是那个声音,听起来颇为直爽。

    缓缓走到织田义信的面前,这位公卿轻笑着说道,“我是权中纳言山科言继,阁下可是尾张织田家的人?”

    “正是,在下织田家织田义信,见过权中纳言大人。”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自己的身份被识破,到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地方,毕竟他那武士服的背后,可是绣着一个大大的织田家家纹。

    嘛,说起来,这个时代的武士都会在服装的某处绣上自家家纹表示着身份,不过从来没有人会像织田义信这样,在背上绣一个如此大的家纹。啧啧,可能是火影忍者看多了?

    听到织田义信这个名字,山科言继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原来是织田大人,阁下的勇名就算我久居京都,也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一名出色的武士啊!”山科言继大笑着赞叹着。

    “呵呵,都是虚名,虚名~”织田义信恭敬的笑道,这个时候,他也记起来山科言继这个人了。这也很正常,毕竟不管是太阁也好还是信野系列也好,山科言继、菊亭晴季和近卫前久都是必定出场的人物,而且还是玩家经常需要打交道的人物。就算对他们不熟悉,名字也有印象。

    “织田大人,足利将军此时并不在京都。如果没有什么其他要事,不若去我的御所坐坐?”山科言继笑道。

    “权中纳言大人如此盛情,在下岂敢推却?”织田义信恭声应着。随后转身对李华梅两女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晚饭不用等我了。”

    “嗯。”李华梅两女乖巧的应着,随后就带着死神众离开了。

    “呵呵,织田大人好福气啊~两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其中一个还是南蛮人~”山科言继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说道。

    “呵呵,她们是在下的妾室也是家臣,不过那名黑头发的可不是本国人哦~”织田义信笑着应道。

    “哦?那是……”山科言继闻言楞了一下问道。

    “她是明国武将之后。”

    “什么?!难怪看上去气质如此出众,原来竟是明国武士的女儿。”山科言继震惊的说道,说完,脸上露出明显的嫉妒之色。因为在他们这些公卿的眼中,明国女人的身份绝对是在本国女人之上的,而明国武将的女儿更比一般公卿之女的地位更高。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日本自古就非常的崇拜华夏文化呢?如果能够娶到明国贵族阶级的女儿,那么必定可以从她的身上获得更多关于华夏的文学、艺术,届时在公卿的圈子中,地位可不要太高哦。

    对于山科言继的嫉妒,织田义信可是非常受用。不过山科言继也不愧是权中纳言,在感叹了两句后,就揭过此事,带着织田义信返回自己的御所之中。

    御所的外观,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当到了地方后,织田义信也没有在意,直接就跟着山科言继往里面走。只是一路走来,四周的环境却让织田义信无比的震惊。不过,织田义信倒不是震惊这里有多么多么的奢侈豪华,却是震惊这里的简陋。

    是的,就是简陋,当然了,这是以织田义信心中公卿的标准来对比的。尾张也有公卿的存在,虽然织田义信因为不喜欢这些娘娘腔所以很少接触他们,但偶尔跟着织田信长前往他们的宅邸,所看到的无不是异常奢华的装饰和摆设。

    可山科言继的御所呢?普通的院子,甚至连一般武士宅邸的标配假山和池塘都没有。走进御所内,随处可见的破旧家居。这可是堂堂权中纳言的御所!织田义信实在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

    “呵呵,我的御所有些简陋,还望织田大人不要太见怪啊~”山科言继看到织田义信那震惊的表情,轻笑着说道。

    “啊,不会不会,只是在下实在是很奇怪,权中纳言大人为何……”织田义信说道最后,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些年来战乱不断,几乎没有多少武士真的把朝廷放在眼里了。每年的献金也是越来越少,在保证天皇陛下的生活之后,留给我们的基本已经没有多少了……”山科言继无奈的叹道。

    闻言,织田义信沉默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他自己就是武士,也从来没把朝廷放在眼里过。而且他一直认为,给朝廷送钱根本就屁用没有。

    不过,山科言继似乎也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和织田义信多说什么,毕竟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就算说了又能如何?这些年来山科继言拜访了许多的大名家,早就看透了。

    所以,他只是感叹了两句,就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

    “织田大人,不知道你此次拜访足利将军,有什么事情呢?如果是政治上的事情,其实朝廷也是能够帮到你的。实不相瞒,足利将军因为三好家和田山、六角两家的战争,前些日子已经前往坂本城了。”山科言继笑道。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闻言,心中暗想着。对于足利义辉前往坂本城避难,他是一点都没有意外,毕竟这几乎成为了足利义辉的常态了。而山科言继的话,也算是让织田义信明白这位权中纳言没事闲的为什么会邀请他到家里做客了。

    疑惑解开了,织田义信顿时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您应该清楚,本家正在讨伐美浓的逆贼斋藤龙兴,所以想找将军殿下求一份讨伐令。不过如果朝廷愿意指认斋藤家为朝敌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啊……”山科言继闻言,脸色顿时就暗淡了下来,有些可惜的说道“实在抱歉,以目前织田家的情况……”

    山科言继并没有把话说全,不过织田义信却也听得出来,无非就是地位太低,朝廷看不上呗?有时候织田义信真的很奇怪,明明朝廷都穷得揭不开锅了,可很多时候依然抱着那无聊的面子活受罪。如果他是天皇的话,管你是谁谁谁呢?只要给钱,朝敌也好,官职也好都随意卖,反正又损失不了什么。

    啧啧,还真是天真的家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