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七章:那一刀
    (亲们,觉得2k章节的感觉如何?说说感想呗~顺便要下推荐票和订阅~有能力的亲们支持下吧~o(n_n)o哈哈~)

    清风吹拂,让无尽的绿草随之摇摆着,京都町外的一片空旷草地上,白木行久双手持着太刀平举在胸前,眼神凝重的看着面前十数米处的冢原卜传。

    “呵呵,尽全力攻过来,不用担心老头子我接不下~”冢原卜传轻笑着说道,似乎是在担心白木行久放水?

    对于冢原卜传的话,白木行久并没有生气或者什么的,虽然眼前这位剑圣大人算算应该有6、70岁了。对于他这种年轻力壮的年轻剑士,而且还是剑术高超的年轻剑士来说,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过白木行久并没有这种想法,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冢原卜传被成为剑圣数十年,又有谁敢小看他?虽然此时的冢原卜传只是很随意的站在那边,看上去似乎全身都是破绽。但对白木行久来说,这完全就是绝世高手的风范。

    好吧,每次他被织田义信血虐的时候,织田义信也是这么站的。久而久之,白木行久就将这种绝对不应该在剑士身上出现的站姿,当作是实力强大的体现了。嘛,说起来,他自己心中也隐隐幻想过能够非常自信的摆出这种架势呢。好吧,实际上前田庆次他们也都是这么想的,这算是算是被织田义信那个家伙给带坏了呢?

    “剑圣大人!在下要来了!”白木行久恭敬的说道,随后脚下狠狠一踩,整个人瞬间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冢原卜传冲去。

    白木行久的打算很简单,就是要最大化的利用年轻的资本,力量、速度他是绝对不可能输给冢原卜传的。听起来似乎有些令人不齿,不过如果想想冢原卜传那恐怖的战绩,恐怕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一生出阵三十七次,真剑比武十九次,死在刀下的名将就有二十多人,看起来似乎不多,但如果考虑到冢原卜传那个时期战争还没有那么频繁的话,就能知道这种战绩的强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拿下了这么强大的战绩同时,冢原卜传只被弓箭伤了六处,刀剑枪伤什么的,是完全没有。

    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永远冲在最前面的剑客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吧,织田义信那小子例外。

    所以,在白木行久的心中,他完全没有把这次比试只当作比试,而是当作战场上的搏杀。因为他曾经听织田义信说过,“剑术,是杀人术,如果不杀人的话,又有什么威力呢?”

    好吧,这显然又是织田义信乱侃之后的结果,不过对此,白木行久是非常的赞同,毕竟他当初就是被织田义信这么忽悠过来的。至于会不会伤到冢原卜传?这个念头才拔刀之后,就已经消失在白木行久的脑海之中了。

    “很好的眼神,很好的气势,看来刚才对你的评价还低了一些呢~”冢原卜传看着越来越近的白木行久轻笑着说道。他的目光中,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忧或者其他神情,有的,只是对白木行久的欣赏。似乎对于能够遇到如此出色而且又年轻有潜力的剑客很开心。

    距离越来越近,但冢原卜传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根本看不起白木行久一般。不过白木行久心中依然没有任何的愤怒,此时,他的眼神异常的冷漠和平静,那是极端专注的表现。

    终于,白木行久进入了攻击距离,手中太刀瞬间向冢原卜传劈去。那速度、那威势,让人不得不在想,如果冢原卜传挡不住的话,会不会被一刀劈死?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因为白木行久这一刀不断透露出来的杀气就表明了一切。

    “很好!”面对近在咫尺的这一刀,冢原卜传大声赞叹着,手中太刀也终于动了。该怎么形容这一刀呢?仿佛神灵般的一刀?流光转动,穿过时间的枷锁的一刀?

    都不是,那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刀,朴实、厚重、没有任何变化的一刀,却也是白木行久无法抵挡的一刀。

    是的,就是完全无法抵挡的一刀,哪怕这一刀的轨迹白木行久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可他就是挡不住、躲不掉,“锵!”的一声,两把太刀碰撞在了一起,白木行久握着太刀的手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直接被这股力量给击飞了出去。

    “怎……怎么可能?!”白木行久傻傻的看着站在那边仿佛没事人一样的冢原卜传,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明明普普通通的一刀,他却完全找不到任何办法抵挡,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一刀冢原卜传是故意往他刀上撞的。如果是看向其他地方,白木行久相信,他必死无疑。而相比这一刀的震撼,冢原卜传那恐怖的力量就直接被白木行久华丽丽的无视了。

    嘛~在他看来,冢原卜传虽然年纪大了,但如果天生神力的话,击飞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也不是以力量见长的主。好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每天切磋比试的对象,除了织田义信就是前田庆次呢?哪怕是本多忠胜这个小鬼头,也是能在力量上狂虐白木行久的人。

    “呵呵~感觉如何?”冢原卜传看到白木行久震惊的表情,轻笑着走到他的面前笑道。

    “多谢剑圣大人指点!”白木行久闻言,慌忙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对于他这种剑痴来说,刚才那一刀让他实在受益良多,虽然关于那一刀,他的脑中依然有些迷糊。但只是那一瞬间的经历,就让他觉得自己在剑道这方面,似乎又往前迈进了一大步。

    这和白木行久与织田义信比试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因为织田义信的刀实在太快了,快到很多时候,白木行久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输了。可和冢原卜传的这次比试是完完全全不同,他确确实实的看到了那一刀的诡异。

    当然了,这并不能说明冢原卜传就比织田义信强,只不过在用剑的方式上,两者实在相差太大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感受到了冢原卜传的那一刀后,白木行久恨不得立刻就抱着村正入定个几个月,好好回忆那一刀的每一个细节。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说。

    “呵呵,不要着急,剑道之路,可从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走完的。”冢原卜传看着白木行久那急切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因为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还有那些曾经教导过的弟子,他们这些剑客,几乎和现在的白木行久一样,看到一招强大的招式,就仿佛恨不得立刻练上几百上千遍。

    闻言,白木行久顿时醒悟过来,连忙恭敬的说道,“多谢剑圣大人指点!在下定会谨记!”

    “嗯。”冢原卜传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要记住,剑招是死的,人是活的。活着的人,可不能被死的剑招给束缚住了。不然你的剑道之路,也就仅此而已了。”

    “是!”白木行久恭敬的应道,“在下的主公也经常对在下说,只有做到无我无剑,才算是踏上剑道的巅峰境界。”

    “无我无剑?”冢原卜传低声重复着这句话。

    “是的。按照在下主公的说法,就是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届时万物皆可为剑。”白木行久说着,有些苦恼的搔了搔头发,透露出了一副让前田庆次看到的话,绝对会以为见鬼的无奈表情。

    “可惜在下的资质实在太差,完全不懂主公这番话的含义。”白木行久羞愧的说道。好吧,这句话其实是在他有一次把织田义信磨得不行了,最后没办法搬出来的一句话。当场,就把白木行久、前田庆次搞蒙了。

    那一次,这几个家伙足足苦思冥想这句话三天之久,要不是织田义信跑过来痛扁了他们一顿,估计他们直接就入魔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句话别说他们自己不懂,其实织田义信自己也不懂。毕竟这句话本来就是出自武侠小说里面的,而且话中还带着什么禅理之类的东东。如果织田义信是在普通人的情况下获得一本什么无上武林秘籍的话,可能还会苦心研究研究。可谁让他现在就已经似乎是天下无敌了呢?自然不可能在意这种无聊的东东。

    因为在他看来,任何敌人,只要一刀看过去就行了,如果一刀解决不了,那就两刀、三刀,实在不行轮戟啊!好吧,多么没有追求的家伙啊。

    “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万物皆可为剑……”冢原卜传仔细品味着这句话,越想,眼神越是明亮。良久之后,他忽然站起来仰天大笑着,那笑声,完全不像是一名6、70岁的老头子,中气十足,异常的响亮。

    就在白木行久搞不清楚状况时,冢原卜传终于停止了大笑,看着白木行久兴奋的说道,“好!好!好!想不到在老夫晚年之时,竟然能够遇到窥破那层境界的剑客!”

    “那层境界……”白木行久看着冢原卜传轻声重复着,随后猛地激动的站了起来,“剑圣大人!难道您的意思是在下的主公已经到了和您一样的境界?”

    好吧,那一层境界,说白了就是冢原卜传现在的境界,再白一点,就是剑道的最高境界。虽然白木行久从来没有怀疑过织田义信的强大,但毕竟,这可是剑圣冢原卜传亲口说出来的。嘛,怎么说呢?在这个没有什么证书的年代,这种口头承认就代表着一种认证,只不过认证的等级要看那句话是谁说得而已。而毫无疑问,冢原卜传的认证,绝对是最权威的,没有之一。

    “呵呵,不知道啊~”对于白木行久的问题,冢原卜传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一脸感兴趣的问道,“我记得,你之前说你的主公是织田家的织田义信?”

    “是的!剑圣大人听过在下主公的名号?”白木行久有些激动的说道。没办法,这可是剑圣啊,对于他来说,一般的小大名都入不了他的眼。看看他那些弟子吧,足利义辉、北田具教、师冈一羽等等等等……

    “呵呵,那是自然了,而且我可是听过他不少的传闻呢。有说他是妖怪转世,也有的说他是战神下凡~不过我却没有想过他的剑术竟然也到达了这种境界。”冢原卜传轻笑着说道。“而且我听说,他的年纪不过才20多岁吧?”

    “是的,主公他今年才22岁。”白木行久应道。

    “22岁嘛~真是可怕的天赋啊……果然,人与人之间,真是不能比啊……”冢原卜传闻言,也不禁有些失神的叹道。他22岁的那一年,似乎还在鹿岛修炼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剑术吧?

    “呃……”见状,白木行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在他的心中,不要和织田义信去比武艺上的天赋,这可是他和前田庆次总结出来的真理。

    好半响,冢原卜传才晃了晃脑袋,从感叹中恢复过来,随后转头看着白木行久沉声询问着,“白木大人,我想去拜会一下织田大人,不知道可以吗?”

    “剑圣大人叫在下行久即可,相信主公是很高兴能见到您的。”白木行久恭敬的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兴奋。毕竟冢原卜传想要见织田义信,那不就代表着他就还有机会像冢原卜传讨教剑术上的疑惑了?

    这可是让他求都求不到的事情,要知道织田义信每次都只会用“自己去体悟”来打发他,虽然对此白木行久一直都奉为真理,因为织田义信同样说过,“只有你自己悟出来了,才能在剑道的路上,往前迈出结识的一步。”好吧,这小子天天这么忽悠人,真的好吗?

    看到白木行久的表情,冢原卜传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对于一个如此有天赋的年轻剑客,他还是很乐意稍微指点一下的。嘛,严格来说,如果不是织田义信的那番用来忽悠人的话,恐怕冢原卜传都想收白木行久为弟子了,怎么说白木行久也是他老友的弟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