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六章:传说中的剑圣
    就在前田庆次在茶会上玩得开心愉快时,另外一边,白木行久正一个人默默的在界町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

    他的眼神充满了茫然,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自从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后,他早已经习惯了什么都不管,每天就是修炼、训练死神众、吃饭、睡觉无限循环的日子。只有当织田义信想要他做什么的时候,他才会去做其他的事情。

    对于这种别人看来极度无聊的生活,他却觉得非常的不错。因为一方面他可以在战场上不断完善他的剑术,一方面拥有很多空余的时间去思考如何完善他的剑术。更重要的是,他的身边有一个武艺和他不相上下的同僚可以验证他的剑术,还有一名武艺全超他的主公,可以让他看清更强的剑术是什么模样。

    是的,白木行久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剑痴,虽然前田庆次不断的抱怨他生活一点乐趣都没有,织田义信也不时会要求他跟着前田庆次去转换下心情。可对于面对一名漂亮而且可以任他施为的裸女,也能抱着太刀目不转睛的看着裸女坐在位置上没有任何感觉的白木行久,织田义信和前田庆次也只能大喊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呢?”白木行久看着满大街的行人无奈的想着。他不是不知道鹤的好意,可对于他来说,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不如去町外找个地方静修一下?”白木行久如此想着,随后就大步向町外走去。反正他是一个人,只要自己不说,谁能知道他去哪里了?

    走着走着,白木行久猛地停住了脚步,此时在他的前方,一名白发老者正缓缓走来。白木行久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名老者,从他的身上,白木行久感觉不到任何的强者气息。但不知道为什么,白木行久就是无法从他的身上将目光移去。

    白木行久的注视是相当裸的,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很快就感觉到。而这名貌似不是普通人的老者,同样也是如此。

    “好锐利的眼神!”白木行久心中震惊的想着,他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的眼神能够如此锐利,仿佛一把锋利的太刀一般,仿佛可以直接穿透人体一般。

    嗯?织田义信?嘛,这小子虽然武艺很强,但那眼神,啧啧……完全就是一个坑货外加懒鬼的眼神!当然了,织田义信的眼神也有很锐利的时候,那就是在看到美女时,不单锐利,还会放光放电呢。

    白木行久被老人的眼神所震撼,却不知道那名老人对白木行久的表现也颇为惊讶,“咦?有点意思~”老人心中暗想着。他很清楚自己刚才那一眼的威力,如果是寻常平民,是没有任何感觉,但如果武艺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到犀利的剑意。

    而白木行久在刚和他对视的时候,身体轻微的颤了一下,明显是感觉到了这股剑意。可随后他却能够一直盯着自己,如果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剑豪,老人倒是不怎么在意,可眼前这名年轻人,顶多也就20出头的年纪。

    想着,老人顿时对白木行久来了兴趣,缓缓向他走了过来。他的步伐并不大,速度也不快,似乎和他旁边那些路人走路的模样也差不到哪里去。而白木行久却感觉到一种非常强大的压力,脑海中更是仿佛有两个声音在不断的纠缠着他。

    “快跑!不然会死的!”

    “快拔刀!不然就没机会了!”

    这种压力,白木行久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因为在织田义信的面前,他也曾经有过这种感觉。只不过那并不是白木行久感觉到的,而是在无数次惨败中,体会到的一种压力。那种压力,仿佛富士山一般耸立在自己面前,直接而又粗暴。

    而老人身上给他的压力却不同于此,因为这是纯粹的精神压力,仿佛王者威压一般。曾经,白木行久在织田信长的身上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并没有眼前这般的强烈,但同样能够让人产生一种臣服的感觉。

    可白木行久最终还是没有动作,他就那么站在原地,等待着老人走到他的面前。虽然他的手不断颤抖着,试图按住刀柄,但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不错的小子。”老人走到白木行久的面前,随意的打量着他两眼后赞叹着。随后,他的目光又放在了白木行久腰间的佩刀上,“是村正吗?倒也不算辱没它了。”老人随意的嘀咕着,丝毫不怕白木行久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

    “阁下是?”白木行久恭敬的询问道。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这番态度,那是只有面对织田义信时才会出现的态度。

    “呵呵~老夫冢原卜传,相信你应该听过吧?”老人,或者说冢原卜传轻笑着看着白木行久说道。

    “什么?!”白木行久闻言,顿时呆立当场,不过随即他就反应了过来,“竟然是剑圣大人!小子白木行久,乃是自我流当代传人,现在织田家织田义信大人的麾下。”白木行久恭敬的说道。

    “自我流?莫非你是白树某那个古怪的老家伙的徒弟?”冢原卜传似笑非笑的问道,说道白树某的时候,语气充满了调侃之意。

    “剑圣大人!”白木行久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虽然对方是剑圣,但他显然也不允许对方有侮辱他师傅的行为。

    “呵呵,不用这么激动,我和那个老家伙可是相识很久了呢~”冢原卜传并没有在意白木行久的态度,反而笑呵呵的说道。看样子,他和白树某的交情确实是不一般。

    见状,白木行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对。见状,冢原卜传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轻笑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吧。”说着,当先向着町外的方向走去。见状,白木行久连忙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