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四章:分头行动
    (突然发现欧洲人的名字如果全用全名的话,会变得异常蛋疼,所以后面的相关名字一律只用名)

    织田义信就这么搂着丽璐睡了一晚,并没有做什么,因为趁人之危从来不是他的风格。虽然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要了丽璐的话,她绝对不会拒绝。

    “卡米尔和库恩嘛……”织田义信有些头痛的想着。老实说对于卡米尔他倒是不怎么在乎,因为如果这件事情是按照大航海时代游戏的剧本在走的话,那卡米尔之所以没有出现,肯定是因为被他的老爸库恩给关起来了。

    这种事情到时候见面解释一下也就行了,反正等到那个时候,织田义信肯定早就已经吃掉了丽璐,也不怕她会重新回到卡米尔的怀抱。反到是库恩,如何找他报仇才是织田义信最头痛的事情。

    在游戏中,库恩商会是雄霸大半个东南亚的超级大商会,手下众多,战舰更是无数。虽然现实中不晓得如何,但显然也不可能弱到哪里去。事实上在织田义信看来,如果不是库恩不想损失太多的话,那什么普雷依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哪里还需要丽璐去帮忙?

    而这么恐怖的实力,显然不是织田义信如今可以办到的。好吧,他甚至连抵达东南亚的舰队都没有的说。或许是看出了织田义信的烦恼,丽璐娇笑的白了他一眼,“傻瓜,我又没有要求让你马上帮我报仇,慢慢来,不用急的~”

    嘛,或许是因为一直憋在心中的痛苦终于说出来了,也或者是心中一直在纠结的事情终于放下了,如今的丽璐整个人给织田义信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怎么说呢?让人实在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唔……”丽璐瞪大着双眼看着堵住自己娇唇的织田义信,下一秒,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搂住了织田义信。

    当织田义信搂着丽璐出来的时候,李华梅等人早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了。看到两人后,或者说是看到丽璐时,李华梅和鹤的表情顿时变得相当意味深长起来。

    “嘻嘻~丽璐妹妹,现在你应该是我们真正的姐妹了~”李华梅走到丽璐的面前娇笑着,瞬间就让丽璐俏脸绯红,躲在织田义信的背后不敢出来。她自然听懂了李华梅话中的调侃之意,可她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反驳,虽然她并没有和织田义信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关系,可这些显然不是重点的说。

    “好了好了~说正事吧。”织田义信帮丽璐解了围,闻言,李华梅两女也不好继续调侃,不过看她们那暧昧的眼神,显然表明她们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丽璐的说。

    “等下我带着华梅和丽璐前往京都拜会将军,鹤,你带着吉现在界町玩玩吧?庆次,你们就负责保护鹤她们,可别出什么问题哦~”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放心吧!主公!”前田庆次拍着胸脯保证着。

    “主公,那浅井家的事情……”岛左近低声询问着。

    “等吉玩得差不多了你们就来京都找我,我们还是住在之前那间宿屋。”

    “是!”

    随后,织田义信就带着李华梅和丽璐外加两名负责背东西的死神众前往了京都。

    而织田义信前脚刚走,后脚吉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大喊着,“鹤姐姐,快带吉去玩!”好吧,小丫头显然是非常兴奋的说。

    “好好好~吉要乖乖的哦~不然姐姐可就直接带你去京都了~”鹤摸着吉的秀发笑道。随后看着前田庆次等人说道,“庆次,你们也去放松一下吧~”

    “这……”前田庆次等人闻言,脸上顿时浮现出纠结的神情,显然,对于鹤的提议他们确实非常的意动。虽然白木行久和岛左近对于修业有些痴态,但偶尔轻松一下,相信谁都会原因的。尤其他们来过界町很多次,但都还没有真正在这里闲逛过呢。

    只是如果他们都走了,谁来保护鹤她们呢?虽然界町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但万一出点差错,那前田庆次他们就算切腹也弥补不了这个过错啊。

    看到他们那纠结的神情,鹤好笑的说道,“去吧,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尤其是行久、左近你们两个,在尾张天天就是修业和训练,再这么下去的话,可不会被女孩子喜欢哦~”

    闻言,白木行久和岛左近顿时尴尬的站在那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两个今年一个20,一个19,在这个时代,按道理来说孩子都已经可以打酱油了,可他们两个却依然还是光棍一个。嘛,虽然前田庆次也是如此,但人家只是不想这么快结婚而已,外面的相好多着呢。

    说完,鹤又转头看向强忍着笑意的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两人,“你们两个今年也13岁了吧,可别学你们那两个木头师傅,早些找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带回来吧。”

    一句话,让两个小家伙瞬间涨红了脸,窘迫的站在那边不知道该怎么办。

    “行了,去吧,我们的安全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死神众吗?”鹤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此次前来,织田义信带了10名死神众,嘛,倒不是担心有什么危险,只不过李华梅等人交代了那么多要购买的东西,总不能让他们自己来搬吧?

    “那夫人您一切小心。”前田庆次闻言,知道说不过鹤,只能对那几名死神众叮嘱了一番,随后就离开了宿屋。

    “那我们也走吧~”等前田庆次等人离开后,鹤拉着吉和坊丸笑道。

    “嗯!”

    不提鹤带着吉等人在那边逛街购物,当前田庆次5人出了宿屋站在人来熙往的街道上时,瞬间就懵逼了。不过懵逼的理由却各有不同,前田庆次是有太多想去的地方,而白木行久他们……嘛,虽然他们在听到鹤的提议时很意动,但真的站在大街上时,他们却完全不晓得要去哪里。好吧,看来他们和后世那群死宅也差不多嘛。

    看着一脸茫然的四人,前田庆次搔了搔脑袋,最后还是觉得如此大好时光,不应该浪费在4个男人的身上,所以他很没有义气的讪笑道,“那个,你们自己随便玩玩吧,晚上我们在宿屋集合。”随后就直接跑没影了。

    “靠!这个混蛋!”岛左近见状,顿时不爽的嘀咕着。不过随后他搔了搔脑袋想了想,也对白木行久三人说道,“那我就先去随便转转,上次在这里闲逛的时候,还是没遇到主公的时候呢。”说着,岛左近晃晃悠悠的就没入了人群。

    看到两个师傅全都离开了,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这两个小鬼头忍不住了。才不过13岁的他们虽然在尾张表现的非常刻苦,很有一种接班岛左近和白木行久的架势。但当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少年那好热闹的天性再也隐藏不住了。

    “师傅,我和小平太自己去玩了呢~”本多忠胜说着,和榊原康政对视一眼,随后就飞快的溜走了。嘛,在他们心中,如果这种好机会还得和白木行久在一起的话,那绝对会后悔的。不是他们再说,因为在所有熟知白木行久的人心中,白木行久就是一个真正的剑痴,出了手上的太刀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追求。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大街上就只剩下白木行久一人傻傻的站在那里。不过对此,白木行久却完全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四下看了看,随意的找了一个方向就走了过去。他也没什么目的,不过既然鹤让他们随意转转,那就随便转转好了。嗯,白木行久的想法就是如此的简单。

    镜头转过来,丢下众人先行离去的前田庆次跑了老远,回头看到没人追上来后他才停下了脚步。“嘿嘿,终于有机会单独潇洒一回了~不枉我存了这么久的钱。”前田庆次一脸yin笑的嘀咕着,随后,脑袋迅速的左右转动着,“那么,要去哪里玩呢?嘿嘿,想想就好激动呢~”

    “咦?”正想着,前田庆次突然轻咦一声,因为他看到在这条喧闹的街道上,一间店铺很是突兀的耸立在街道上。前田庆次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店铺,而之所以觉得它突兀,却是因为在这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只有这间店铺没有不断进出的客人,而所有经过这间店铺的人,也会不自觉的放慢脚步,仿佛担心惊扰到店铺的主人一样。

    带着好奇心,前田庆次缓缓向那间店铺走了过去,“咦,竟然没有招牌?”前田庆次古怪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门牌,又看了看根本没关的大门,想了想,抬脚向屋内走去。

    刚进入屋内,入目的就是一排排的茶碗,“竟然是个茶屋?而且还没有人看店?”前田庆次震惊的想着。

    茶屋,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开在比较偏僻安静的地方,因为一般情况下,饮茶这种事情安静的环境显然会比较适合。可这间茶屋却直接开在了闹市区,这显然是非常怪异的事情。

    同时,如此多的茶器就这么随意的摆放在柜台上,虽然前田庆次对于茶器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但他还是看出来有许多茶器是相当不错的。“难道这家店铺的主人后台很硬,所以不担心被偷?”

    前田庆次古怪的想着,随后直接往里屋走去,他现在对这间茶屋的主人是越来越好奇了。

    挑开门帘走出屋外,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显然是在提醒主人有客人来了。放眼看去,前方一片长长的走廊,旁边则是一处庭院。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幅景色一入目,前田庆次就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宁静的感觉。可偏偏,外面各种喧闹的声音依然不断的传入耳中。这种完全矛盾的感觉,而却让前田庆次莫名的感觉到一种诡异的和谐。

    就在前田庆次愣神时,一声平淡厚实的声音传了过来,“朋友既然来了,何不过来一起品味茶的美好?”

    闻言,前田庆次愣了愣,就大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他也不担心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因为手上的朱枪给了他无比的自信。

    不多时,前田庆次就来到了正厅,此时在屋内坐着5个人,前田庆次一出现,就吸引了诸人的目光。

    嘛,这5人之中,一个和尚,他看了一眼前田庆次之后,就不再理会。三名公卿打扮的人,看向前田庆次的目光中,带着一分犹豫,三分审视以及六分的厌恶。显然,他们三人对武士没有任何的好感。而坐在正中间的那名一身黑的男人,却一脸期待的看着前田庆次,却也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场面就这么僵在那边,如果是一般人或者一般武士的话,面对那三名公卿的目光,就算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会知趣的离开。事实上以前也有武士误闯入这里,而那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干的,结果就是那名武士乖乖的滚蛋了。

    可前田庆次又哪里会怕这个?从小前田庆次可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更别说跟了织田义信之后了。

    所以,他直接无视了那三名公卿的目光,直接走到一个空位置上坐了下来,手中朱枪随意的放在一旁,就大声嚷嚷起来,“上茶!”

    一句话,就让那三名公卿的眼角忍不住跳动着,看向前田庆次的目光更加不善起来。相信如果不是他们觉得自己那小胳膊小腿实在不是前田庆次这名壮汉的对手,估计他们就直接施予暴力了。公卿,也是有练过的!

    “这位武士,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一名公卿没好气的说道。

    “嗯?难道不是喝茶的地方?”前田庆次一脸诧异的看着这名公卿,仿佛再问,“难道你先来的还不知道?”

    “哼!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谁?竟敢这么和我们说话!”又是一名公卿忍不住哼哧着。

    “不就是来喝茶的吗?”前田庆次无所谓的应道。

    “哈哈~说得好!”就在公卿们准备再次说些什么时,坐在上首位的那名黑衣人突然大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