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二章:丽璐·阿歌特的决定
    界町港口,一如既往的繁荣,哪怕如今三好家和田山、六角联军在打仗,似乎也无法影响到这里的生意,仿佛町外和町内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

    “无论什么时候,界町都是那么的让人震撼啊……”织田义信站在船上,看着下面不断忙碌的人群感叹着。

    “是啊,每次来到这里,总感觉仿佛回到了家乡一样,那浓郁的商业气息……实在是让人感觉很舒服呢~”丽璐·阿歌特走到织田义信的身后笑道。

    “阿姆斯特丹也是这样吗?”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嗯啊~不过那里的气氛比这边更加的浓厚。”丽璐·阿歌特说着,语气中不禁带着一丝怀念。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怎么?想家了?”织田义信敏锐的察觉到了丽璐·阿歌特的情绪,轻轻拉起她的手问道。

    “这里有其他人呢……”丽璐·阿歌特试图挣扎着,可又哪里能够挣脱的开?只能无奈的小声抱怨着。

    “嘻嘻,那是不是没有其他人的时候……”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将脸凑到了丽璐·阿歌特的面前,一副的表情问道。

    “你!”丽璐·阿歌特闻言,顿时气嘟嘟的瞪着织田义信,可惜她的眼神攻击显然对织田义信你是完全无效。无奈,她也只能别过头不再理会织田义信以表示自己的抗议。

    “喂喂,你们要秀恩爱能不能等会再秀啊?没看到这边正忙着呢吗?”就在织田义信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却听到了李华梅那充满调侃意味的声音。

    “啊!”闻言,丽璐·阿歌特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一瞬叫挣脱了织田义信的手,飞快的跑进了船舱里面不出来了。

    “看吧,把人家吓到了。”织田义信无奈的对李华梅耸了耸肩说道。

    对于织田义信的无耻,李华梅自然早就领略过了,所以她也懒得理会,送他一个白眼后,就没好气的说道,“我去看看丽璐妹妹,你去照顾下吉他们吧。”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唉~真是的,怎么觉得我越来越没有一家之主的威严了?”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想着,晃晃悠悠来到了吉的身边。

    此时的吉正一脸憔悴的靠在鹤的怀中,哪里还有之前那精神奕奕的模样?而在她的身旁,坊丸虽然好一些,最少可以一个人站着,但很容易就看得出,他虚弱的可以。

    看到织田义信,吉顿时就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那模样仿佛再说,“快安慰我吧!快安慰我吧!”那小模样,多么惹人疼爱啊。

    轻轻将吉抱在怀中,抚摸着她的秀发,这个举动,让吉忍不住舒服的呻吟起来,同时抬起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织田义信,等待着他的安慰。

    “嘻嘻~吉,怎么看起来很没有精神嘛~这可麻烦了呢,等下我们可是要去吃大餐哟~”织田义信一脸坏笑着说道。

    闻言,吉顿时就瘪起了小嘴,幽怨的瞪着织田义信不满的抱怨着,“坏叔父!明明知道还故意羞人家!人家不理你了!”

    “嘻嘻~是吗?那干嘛还要抓着我呢?”织田义信贱笑着,只是笑声还没有持续两秒钟,就惨叫起来,却原来是吉一口咬在了织田义信的手上。

    “你这小丫头!”织田义信顿时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可惜对此吉压根就没有理会,反而得意的看着织田义信挑衅着,“哼!谁让你欺负人家!”

    嘛,不提织田义信和吉在那边胡闹,船舱内,丽璐·阿歌特满脸绯红的坐在一边,双手不断玩弄着衣角,看上去很是心神不宁。而在她的对面,李华梅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何,她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丽璐妹妹~”

    “啊?!怎么了?!”李华梅刚一出生,丽璐·阿歌特就仿佛惊弓之鸟一般跳了起来,“那个……华梅姐姐,您可不要误会啊!我和主公什么都没有的!不是您想得那样的!”丽璐·阿歌特不断解释着,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什么,小脸通红手舞足蹈着。

    见状,李华梅顿时倍感好笑,“丽璐妹妹,姐姐可还什么都没说呢~”

    “是……是哦!”丽璐·阿歌特闻言,有些呆愣的嘀咕着,但随即又忍不住的说道,“不过真不是你看见的那个样子啊,姐姐你可要相信我!”

    “什么样子啊?”李华梅怪笑着,那促狭的神情,看得丽璐·阿歌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呃……好吧,直接跳海似乎比较直接点。

    看着丽璐·阿歌特那羞得脑袋都快冒烟的神情,李华梅这才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好了妹妹,就算你和主公真的有什么,姐姐不会怪你的。而且姐姐相信,阿市夫人她们也不会怪你的……”

    “我……”丽璐·阿歌特闻言,抬头就想否认,可看到李华梅那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睛,她无力的耸拉着脑袋,仿佛就像是干了坏事被抓到的小孩子一样。

    “其实你会动心也很正常,毕竟主公是那么优秀的男人。强大,温柔,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尊重我们这些女人……”李华梅柔声说着。

    “可是,我是主公的家……”丽璐·阿歌特犹豫的想要找些理由,可看到李华梅,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君臣关系?李华梅和鹤也是织田义信的家臣啊。外国人?李华梅不也是明国人。

    想来想去,丽璐·阿歌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织田义信吃定了。这个发现让她无比的沮丧,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窃喜。“可恶!丽璐你这丫头到底怎么了?!平时那彪悍的性格呢?!”丽璐·阿歌特心中不断埋怨着自己,显然对于自己这种扭捏的表现非常不满意。

    “好啦丽璐,我知道,你可能有着不想说的过去。不过我们还有主公并不会在乎这些,只要我们可以一起开心幸福的生活下去就好了。”李华梅捏了捏丽璐·阿歌特的脸颊笑道。

    甲板上,织田义信搂着吉靠在船帆的杆子上无聊的打着哈欠。“华梅怎么进去那么久?都快饿死了。”织田义信吧唧了两下嘴,有些不爽的嘀咕着。嗯?他就不担心李华梅和丽璐·阿歌特打起来?好吧,他确实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对他的魅力有信心。呃……这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吧?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李华梅和丽璐·阿歌特终于从船舱中走了出来。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就凑了过去。“怎么样?搞定了?”织田义信瞅了瞅依然一脸羞涩模样的丽璐·阿歌特问道。

    “哼!”李华梅娇哼一声,压根就没有理会织田义信,直接拉着丽璐·阿歌特走下了船。

    “喂喂,什么情况啊?!”织田义信见状,顿时就傻眼了。

    留下两名死神和水手负责看守船只,织田义信一行人直接来到了每次前来界町都会入住的宿屋,房间前田庆次已经先行一步定好了。

    刚进房间,织田义信就忍不住将李华梅拉到了一边询问起刚才的情况,“华梅,你就说嘛~你和丽璐都说些什么了?怎么从出来后她的表情就一直怪怪的?”织田义信将李华梅推到窗边来了一个壁咚后,一脸期待的问道。

    “哼哼,主公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就这么急着纳新人?唉~难怪人家都说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啊……”李华梅娇哼着,表情带着一丝幽怨。

    “嘻嘻,怎么可能啊?!我是那种负心人吗?”织田义信闻言,连忙扯着各种甜言蜜语,最后奉送了数次窒息深吻,才让李华梅乖乖就范,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出来。

    当听到丽璐·阿歌特已经在考虑嫁给自己后,织田义信顿时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还好,他及时反应过来,立刻变成一副淡定的模样,这才让已经轻抚再织田义信腰间的小手又收了回去。

    不过,随后在听到丽璐·阿歌特的那件事情后,织田义信沉默了。

    “主公,虽然我们并不介意丽璐妹妹那段过去,不过看起来,她自己本人还没能完全从那段过去走出来。所以属下希望主公能够将她解脱出来,毕竟背负着这种事情,是很可怜的……”李华梅轻声叹道。

    她不知道丽璐·阿歌特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但从直觉上,她感觉丽璐·阿歌特和她之前的样子差不多,简单的来说,就是有故事的人。而且这个故事在她看来,很有可能和仇恨有关。毕竟丽璐·阿歌特等人第一次是如何出现在津岛町港口的,她可是非常清楚的说。

    “嗯,我知道了。”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应道。这件事情就算李华梅不说,他也一定会弄清楚的。毕竟在他的心中,早就把丽璐·阿歌特当作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对他隐瞒了过去?嘛,织田义信从来就不是什么大肚的男人,他很瘦的。

    走到丽璐·阿歌特的门前,轻轻拉开门,就看到丽璐·阿歌特正坐在那边发着呆。听到声音,她并没有抬头,只是幽幽的说道,“主公,您真的想要了解属下的那段过去吗?”说着,丽璐·阿歌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织田义信。

    “和华梅姐姐的交谈中,属下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情。所以属下可以很坦白的告诉您,如果你想知道属下的过去,那么属下会全部告诉您。但您在知道之后,就一定要帮属下了结那段过去!”

    说完,丽璐·阿歌特突然又叹息了一声,“如果主公您不想知道的话,那就请主公您帮助属下忘掉那段过去吧……”说着,丽璐·阿歌特突然轻轻的拉开衣领,露出了里面那片雪白。显然,她是在告诉织田义信用什么方法来帮她忘却过去。

    “你这丫头……”织田义信面无表情的走到丽璐·阿歌特身边,缓缓伸出了手。

    见状,丽璐·阿歌特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从眼角处滴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在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感到恐慌,还是对准备遗忘的过去进行道别。

    “啊!”丽璐·阿歌特突然惊呼着,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悬空了。慌乱的睁开眼睛,却看到织田义信竟然一下将自己脸朝下横抱起来放在了他的膝盖上。正在惊疑不定间,突然臀部传来一阵剧痛,顿时她就忍不住叫出声来。

    “啪!啪!啪!”织田义信狠狠的拍打着丽璐·阿歌特的屁股,下手颇重,因为他生气了。“你这丫头什么意思?!帮你忘记过去?我是这么没用的家伙吗?!”织田义信一边打着一边骂骂咧咧着,他最讨厌被人小看了,尤其那个人还是美女。

    “别……别打了……痛……痛……”丽璐·阿歌特不断挣扎求饶着,可惜织田义信似乎铁了心要教训她,丝毫没有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

    良久之后……

    丽璐·阿歌特软绵绵的瘫在织田义信的怀中,瘪着小嘴幽怨的看着织田义信,脸上满是泪痕。

    “还痛不?”织田义信轻轻抚摸着丽璐·阿歌特的问道。

    “你说呢?!”丽璐·阿歌特白了织田义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织田义信虽然打定主意要教训丽璐·阿歌特,但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下狠手?虽然打得响亮,但却也是用了巧劲,会让丽璐·阿歌特感到疼,但却不会伤到她。

    “哼哼,谁让你不相信我呢?”织田义信哼哧着,“现在把你的那段过去和我说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敢欺负我家丽璐!”

    “哼!谁是你家的丽璐啊?!”丽璐·阿歌特闻言,顿时娇羞的说道,同时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动,她猛地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多么羞人的姿势和织田义信纠缠在一起。

    “放开我!”丽璐·阿歌特羞涩的轻喊着。

    “哦。”织田义信应了一声,将丽璐·阿歌特的身子转了一下,让其躺在自己的怀中。

    “你……”丽璐·阿歌特气恼的捶打了一下织田义信,最后没办法,只能保持着这么一个暧昧的姿势讲起了她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