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一章:遥遥无期的远贸梦
    津岛町,织田义信左拥右抱着李华梅和鹤,身后是前田庆次、白木行久等人一字排开,怎么看,似乎都像是恶少出游的场景。嗯,如果无视掉在织田义信周围转来转去,不时缠着他撒娇催促的吉……

    “吉,你就不能乖乖的跟着我们吗?这里你又不是没有来过。”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吉叹道。

    “嘻嘻~因为吉还没有坐过船嘛~甚至海边都还没有去过呢!”吉欢快的说道,显然对于等下的出海很是兴奋。

    “啧啧,还真是可怜啊~不过等下上了船可要乖乖的哦~”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吉说道。

    “放心吧叔父,吉可是最乖的呢~”吉嬉笑着说道,顺便送给了织田义信一个大大的鬼脸。

    “这丫头……”织田义信摇头苦笑着。

    “很可爱啊~嘻嘻~相信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呢~到时候不知道又便宜了哪个大色鬼呢?”李华梅娇笑着说道,只是这话……好吧,织田义信同学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听到。

    不一会,一行人就来到了津岛町港口处,“主公,那就是属于我们的船,阿歌特号!”身后的丽璐·阿歌特这时缓缓走上来,指着停靠在海港中的一条船带着自豪的语气说道。

    “哦?它就是我们的船吗?嘿,看起来还真的和之前那些船完全不一样呢~”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来了兴趣,“造价如何?作战能力呢?另外是否能够量产?”

    好吧,这确实是织田义信看到这艘船后立刻浮出来的想法,虽然听起来似乎很坑爹,但这却是这小子成熟之后的一种表现。对于任何事务,优先考虑战争用途,这才是一名身在乱世之中的武士最重要的想法。

    “价格倒是还好,至于性能方面,主公您就得问鹤姐姐了~这是在她的帮助下在建造出来的~”丽璐·阿歌特嘟着嘴说道,显然对于织田义信对于船本身没什么兴趣有些不满。要知道她在这艘船造好的当天,可是直接睡在了船上面的说。

    好笑的看着丽璐·阿歌特耍着小脾气,不过对于她的话织田义信更加吃惊,“哦?鹤,这艘船竟然是你造的?”

    “属下也只是帮忙出出注意而已……”鹤低声说着,随后给织田义信讲解起来。

    “这种船只按照丽璐的说法,应该是欧罗巴大陆那边的主流船只之一。25米长,可载货物约为1000石。优点是吃水较浅,在近海或者大型河川处也可以通行,而且速度很快。不过根据主公您的提议,所以为了能够远洋,属下将双桅改成了三桅,混合使用了横帆和三角帆……”

    “因为是风帆驱动,所以并不需要太多的海员,而且本来就是为了贸易所做,作战能力并不是非常出色。不过如果改良一下的话,足以将本国那些安宅船比下去……”鹤说到最后,整个人都有些激动起来,或许对于她这种一出生就和大海、船只打交道的人来说,对于船只的感情完全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

    好吧,鹤说得大部分内容,织田义信是有听没有懂,不过他却也明白鹤后面所说的那些话表示了什么。“如果这样的话,万一遇到海贼……”织田义信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点请主公放心,属下所说的没有什么作战能力,只是说在大型海战的时候。平时对于一两艘船的小海贼还是没有问题的,而那些水军众一般都隶属于某个大名,看到本家的旗帜是不会随意出手的。”鹤低声解释着。

    “嗯……不过靠别人可不行啊,毕竟未来可是不好说呢。”织田义信沉吟着,“那这艘船的造价是多少?”

    “大约在8000贯左右……”

    “……这么贵?那你们……”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鹤,虽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任谁都能够猜得出来。毕竟既然船只这么贵,阿歌特商会怎么可能有钱造的出来?

    看到织田义信疑惑的表情,鹤顿时好笑的说道,“主公,属下说的只是造价,是完全委托给别人制造的价格,我们自己造的话,肯定会便宜很多啦~毕竟那些木头都是我们自己去砍的……”

    “呃……”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最后决定还是问得再直白一点,“那我们要过多久才能再造一艘出来?”

    “以目前的速度,恐怕还得2年吧,毕竟这艘船建造的资金很多都是依靠主公您从殿下那边,还有三河那边得到的钱财……”鹤低声说道。

    “唉,那也只好这样了。”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对此很是失望。不过他也明白,再想从其他地方弄到钱财来造船,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丽璐的阿哥特商会为了造船,也几乎没有给织田义信贡献一个铜板的资金。这显然是不符合最开始的设定,哪怕织田义信不在意,其他人也会对此有疑惑甚至不满。毕竟,没有任何人会喜欢把钱丢进无底洞里。

    登上甲板,望着前方的茫茫大海,织田义信忽然莫名的感觉到一阵畅快,不晓得是谁说过的一句话不由自主的被他说了出来,“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一个男儿奔向大海呢?”

    “主公,以您的身份,这辈子也不可能奔向大海了~”李华梅轻飘飘的一句话,让织田义信幻想中的那种热血沸腾瞬间被冷却了下来。

    回头充满怨念的看着李华梅,“华梅,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嘛~用不着这么打击我嘛~”织田义信郁闷的抱怨着。

    “嘻嘻,属下这不是担心主公万一心血来潮真的奔向大海,我们这一大家子可就得接受殿下的雷霆怒火了呢~”李华梅娇笑着。

    “切,我怎么可能那么无聊。”织田义信不满的说着,随即就直接转换了话题,不然他可不晓得李华梅还会说出什么打击他的话来。

    船只缓缓驶出津岛町,一路乘风破浪直奔界町。虽然织田义信很嚣张,但也没有无脑到穿越美浓直接前往浅井家的地盘。而且走海路显然快了许多,比起走陆路的时间最少要少上2、3天。

    一上船,吉就将登船前对织田义信的保证抛出了脑海,疯了似得在船上到处乱跑大呼小叫着,对于从来没有见过海出过海的吉来说,如今的情况实在是非常有趣。只是这副模样,又哪里有半点织田家大小姐的模样?如果浓姬或者织田市等女看到的话,恐怕织田义信会死得很惨吧?幸好,这里只有李华梅和鹤,而她们对于女孩子的教育显然并不只限于大家闺秀。

    “坊丸,你也别在这边傻站着了,也一起去玩吧~小鬼头,就要有小鬼头的样子~”织田义信拍了拍坊丸的肩膀笑道。他早就看到坊丸看向吉那一脸羡慕的表情,对于坊丸,虽然是织田信行之子,但织田义信对他却是非常非常的喜爱。

    怎么说呢?坊丸很听话、懂礼仪、好学问、勤练武,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织田家的基因就是这么霸道,那一脸萌萌的正太脸真心不要太可爱。所以一直以来,织田义信都将坊丸当作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虽然这小子在有了孩子之后,才发觉自己对坊丸的这种喜爱类似于父爱。

    “……是。”闻言,坊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眼前的诱惑。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呢~”李华梅的声音从织田义信的身后传来。

    “是啊。”织田义信感叹着。织田义信很清楚坊丸从小到现在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除了修业,还是修业。这并不是织田义信强加给他的,也不是他的老师岛左近等人要求的,而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因为他很清楚,他不但是织田家的一门众,更背负了替父亲赎罪的责任。

    看着在那边虽然有些拘束,但还是跟在吉的屁股后面兴奋玩耍的坊丸,织田义信有些迷茫的问道,“华梅,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将信行的事情告诉坊丸?如果没说的话,可能到现在他依然可以很快乐的生活着。”

    “主公,信行大人的事情在尾张人尽皆知,又有谁能够永远的瞒下去呢?虽然现在他的生活有些艰苦,但只要坚持下去,他的未来必定会大放光彩。想来,信行大人在天有灵,也会感到很欣慰吧~”李华梅轻声说道。

    “唉……”

    “好了主公,丽璐妹妹找你,快去吧~”李华梅见状,好笑的推了一下织田义信说道。

    “嗯,那你看着这两个小鬼,可别让他们掉下去了。”织田义信闻言,转头笑道。

    “呸呸!瞎说什么!”李华梅瞪了织田义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

    来到船舱内丽璐·阿歌特的房间,织田义信没有丝毫犹豫就推门进去了,“咦,你在研究什么啊?”织田义信带着失望的表情问道。

    “怎么?属下没有在换衣服主公您觉得很失望吗?”丽璐·阿歌特没好气的讽刺着。话说,自从之前一次换衣服时被织田义信看了个精光后,丽璐·阿歌特换衣服的时候就变得加倍小心起来。

    “是啊~本来以为可以看到一副美景的~当然,现在的景色也不差~”织田义信一脸贱笑的说道,比起脸皮,他说自己第二厚,又有谁敢称第一呢?

    闻言,丽璐·阿歌特的俏脸顿时变得绯红起来,自从之前那次触电一般的感觉,丽璐·阿歌特面对织田义信就失去了平常心。几乎被他随意调笑一下,就会面红耳赤。“就会胡说八道!属下找主公是有要事要说明的!”丽璐·阿歌特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没好气的说道。

    “哦?是什么事情啊?”织田义信随口问着,在丽璐·阿歌特的面前坐了下来,随后拿起桌上的啤酒为两人倒满。

    “是关于之前提到的和明国贸易的问题。”丽璐·阿歌特一口将杯中酒喝光后,看着织田义信轻声说道。

    “哦?说来听听?”织田义信闻言,顿时一脸好奇的问道。

    丽璐·阿歌特脸色绯红的看着织田义信一边好奇的看着自己,一边恬不知耻的握着自己的小手不断抚摸着。在连续抽了两下没抽出来后,丽璐·阿歌特干脆装作没看到一般,定了定神直接说道。

    “主公,根据属下在界町的打听,此时明国已经海禁多时,想要和其贸易,必须拥有勘合朱印状才可以。”

    “勘合朱印状?”织田义信闻言呆了一呆,可惜就在丽璐·阿歌特想要趁机抽回手的时候,织田义信却迅速反应过来,又是一把抓住不断乱摸着。

    “主公!”丽璐·阿歌特羞愤的说道,只是不知道为何,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娇嗔的语气。

    “嘻嘻,你说你说~我听着呢~”织田义信嬉笑着说道。

    见状,丽璐·阿歌特犹豫了一下,最终任命一般的任由织田义信拉着自己,而她则开始解释起来。

    嘛,简单来说,所谓的勘合朱印状就是一个贸易许可证,只有有了这个东西,才可以和明国进行贸易。

    “嗯,兄长大人也提起过,想和明国进行贸易,必须得得到许可。”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应着。

    “不错,明国海禁之后,就颁发了这种朱印状作为贸易的许可凭证。根据打探的消息,目前这些朱印状全都在其他大名的手中,根本不可能拿到手。而如果没有这种凭证,就算拥有朝廷的许可,恐怕也无法和明国进行贸易。”丽璐·阿歌特说到最后,表情很是无奈。

    虽然丽璐·阿歌特并没有和明国进行过贸易,但从那些其他欧罗巴大陆的商人口中,她很轻易的就能得知如果能够和明国进行贸易的话,这个利润会有多么的恐怖。可眼下,不单单有倭寇的问题,甚至还得弄个许可证出来。

    “这样啊……”织田义信沉吟了片刻后,拍了拍丽璐·阿歌特的小手笑道,“放心吧,就交给我来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