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八十章:李华梅的心思
    那古野城。

    “霸王丸哥哥,你要去京都吗?”织田市抱着次郎娇声问着,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显然在透露着什么讯息。

    “是啊。”织田义信随口应着,然后在看到织田市的表情后,顿时就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要买什么就直接和丽璐说嘛~她那边买起来不是更方便?”

    “哼!丽璐妹妹买的能和你买的一样吗?”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一旁的李华梅顿时不满的娇哼道。

    “就是就是,唉……果然就像是嫂子说得那样,生了孩子之后的女人就是得不到宠爱……”织田市低声叹息着,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估计也会被融化了。

    “你们啊……”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大汗,“从哪里听来的这种话,万一被兄长大人听到了那还得了?”织田义信连忙制止着。

    “哼!难道兄长大人还敢找嫂子对峙吗?”织田市娇哼着反问道。

    好吧,对于织田市的这番话,织田义信真心无言以对,因为他相信,织田信长是绝对不敢跑去向浓姬询问的,除非他准备大出血一番。

    “好了好了,你们要什么东西,我给你们带就是了。”织田义信最终还是屈服了,唉声叹气的嘀咕着。

    “怎么?给我们买东西就这么不情愿?”李华梅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危险。

    “嘿嘿,怎么会呢?这可是我的荣幸呢~”织田义信连忙将李华梅母子搂入怀中安慰着,完全体现了一个男人应有的能屈能伸。

    好半天,织田义信拿着众女要求购买的各种礼物,一脸悲催的来到了那古野町,前田庆次等人居住的地方。

    “哟,吉,坊丸,又在训练武艺呢?啧啧,不是和你们说了嘛~行久的剑术才比较适合你们啊~”刚进来,就看到这两个小鬼在前田庆次的指导下不断修炼着,顿时就打趣起来。

    “叔父!”吉和坊丸两人恭敬的说道。

    “喂喂,主公啊,你这话我可不喜欢听呢!难道说我比不上行久那个面瘫的小子?!”前田庆次闻言顿时不满的抱怨着。

    只是织田义信还没有回答,前田庆次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冰冷刺骨的声音,“你说谁是面瘫呢?”不是白木行久是谁?

    闻言,前田庆次顿时生出一种被抓了现行的窘迫,不过他又怎么会在白木行久面前示弱呢?尤其旁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哼!说的就是你!怎么滴吧?!”前田庆次鼻孔朝天一脸高傲的模样挑衅着,那模样就像是再说,“有种和我打一场啊!”

    “切,幼稚……”白木行久摇了摇头,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就径直走到了织田义信的面前,“主公……”施了一礼后,就默默的站在了一边,仿佛刚才前田庆次所做的一切他都没有看到一般。

    “好家伙,面瘫脸的最高境界,无视啊!”织田义信心中赞叹着,而那边,前田庆次却是憋得满面通红,“混蛋行久!来和我打一场!这一次一定要决出谁才是主公麾下最强的武士!”前田庆次大声嚷嚷着。

    “是你行了吧?”白木行久头也不回的淡淡回应着,仿佛一阵清风一般,让前田庆次的怒火完全得不到半点发泄。

    “哈哈!好啦!你们这两个家伙,一天不吵就不舒服是吧?”织田义信看够了热闹,跳出来结束了这场闹剧。他可是还有正事要吩咐呢。

    “主公!”就在这时,岛左近和本多忠胜带着榊原康政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都在,那正好,你们准备一下,明天随我出发。”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哈哈!又要打仗了吗?!”前田庆次闻言,顿时兴奋的喊道。刚才的郁闷和不爽瞬间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好吧,完全一个单细胞生物嘛。

    “暴力狂……”白木行久淡淡的嘲讽着。

    “可恶!你这个面瘫男说什么?!”前田庆次闻言,顿时朝白木行久怒吼着,可惜,白木行久压根就没有看他这边,表情算是白做了。

    “行了行了。”织田义信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最后决定还是装作没有看到会比较好,“我们要先去京都拜会一下将军,然后再去一趟近江浅井家。”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耶!要去京都喽!”织田义信话音刚落,就听到吉兴奋的喊叫声。

    “喂喂,我似乎没有说要带你去吧?”织田义信不得不打断吉的兴奋,“这丫头,怎么这么皮呢?难道阿浓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嗯,一定是因为遗传了兄长那小子不好的地方吧?!”织田义信心中腹诽着。

    “吉要去嘛~叔父你就带吉去嘛~吉还没有去过京都呢~”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吉一下子就冲到了织田义信的怀中不断撒娇着。

    “不行不行,现在近畿那边乱得很,三好家和六角、田山联军一直在打仗,不然我也不会带上死神众了。”织田义信试图恐吓着。

    可惜,吉显然不只是顽皮这点继承了织田信长,在胆量上也毫无疑问的青出于蓝,“吉才不怕呢!吉可是学过武艺的!寻常的足轻完全不是吉的对手!”吉挺着小胸脯挥舞着短枪装作一副凶狠的模样,说完,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坊丸一眼。

    “叔父,吉的武艺确实很强的,而且坊丸会跟着吉保护她的。”坊丸硬着头皮走出来低声说着。

    “哼!谁需要你保护啊!我来保护你还差不多!”吉哼哼着,显然不太满意坊丸的说词。于是,她有转头看向了前田庆次。

    “呃……主公,就带吉去吧,有我们在,而且主公您的武艺又是天下无敌,能有什么事嘛~”前田庆次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种也算是遗传吗?”看着吉只用眼神就将比他大的坊丸和名义上的师傅前田庆次给威胁了,织田义信仿佛看到了吉长大后变身为小魔女,闹得整个织田家鸡犬不宁的样子。

    不过,织田义信最终还是同意了,就像是前田庆次所说的那样,难道他真的怕三好他们?好吧,这么简单的马屁就让这小子转变了念头?这是多么没有立场的家伙啊。

    和前田庆次等人商议了一会,织田义信就起身离开了。吉和坊丸并没有跟着回来,用他们的说法,就是要在今晚进行突击补习,学习各种可能需要用到的知识。对此,织田义信只能对前田庆次等人保持默哀状态。

    一路前行,回想着刚才看到的吉和坊丸之间相处的场景,织田义信脑中突然有一种古怪的念头,“怎么觉得吉和坊丸有种野蛮女友的赶脚呢?”只是这个念头刚浮上心头,织田义信就莫名的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嗯……怎么说呢?就好像自己已经预定的女人结果却跟了别人。“阿弥多佛,无量天尊,哥可不是萝莉控啊!”织田义信苦笑着想着,不过这番话怎么说呢?到现在他自己也有些不信了。

    回到那古野城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走进庭院,迎面就看到於大缓缓走了过来。

    “嗯?华梅的表现有些怪怪的?”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於大,完全不晓得於大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李华梅的表现一直都很正常的说。

    “自从生完孩子后,虽然她一直都表现得很正常,但奴总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嗯……怎么说呢?就好像和以前的华梅不一样了。”於大一脸担忧的说道。

    “呃……”织田义信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老实说,於大的这番话他真心有些没听懂,“什么叫一直很正常,但你却觉得她有些怪怪的?”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在他看来,生了孩子的女人和没生孩子的时候肯定不一样啊。

    不过,虽然於大的说法略坑,但织田义信还是答应过去看看。毕竟於大天天和众女相处,感觉上肯定比自己更强一些,而且女人之间嘛~总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奇感应。

    想了想,织田义信径直走向了李华梅的房间,走到一般,他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说话声,正是李华梅的声音。

    “三郎~你未来一定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士,可不能输给你那帮兄弟呢!”

    “母亲这辈子,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披甲上阵了,所以到时候母亲会将平生所学都传给你。嘻嘻~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恨我呢?说起来,母亲小时候可是非常恨父亲大人的呢~”

    话到这边,声音又小了下去,不过织田义信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原来如此……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啊……”织田义信感叹着,轻轻的拉开了拉门。

    “主公~”李华梅闻声,转过头温柔的笑着。这个时间,会这样突然拉开门的,只有织田义信一个人而已。

    “三郎睡着了?”织田义信走到李华梅的身边搂着她轻声问道。

    “嗯。”李华梅柔声应着,眼神却一直看着三郎。那温柔的神态,全神贯注的模样,看着织田义信突然有些吃醋了。

    “华梅……”织田义信轻轻的搂着李华梅,一只手缓缓摸上了因为生完孩子变得更加丰满的上。

    “别闹,三郎还在这呢!”李华梅瞪着织田义信娇嗔着。

    “不是睡了嘛~”织田义信含糊应着,随后在李华梅那性感的耳垂上轻舔了一下。

    “讨厌啦!”李华梅无奈的娇嗔着,随后缓缓站起身来,将三郎放在一旁的床铺上后,这才回身柔声说道,“主公,我们去那边吧,别吵着三郎。”

    “好好好~”织田义信无奈的应着,随后一把将李华梅横抱起来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将她轻轻放在床铺上后,径直压了上去。

    “我突然发现,我很嫉妒三郎,因为你对他的爱已经超过我了!”织田义信看着李华梅怪笑道。

    “你这傻瓜,哪有当父亲嫉妒儿子的?”李华梅笑骂着。

    “嘻嘻,我就是啊~”织田义信笑道,随后飞快的将两人衣服扒光光~一阵阵极度压抑的娇喘声随之响起。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搂着李华梅,一边感受着她那柔软的巨大,一边轻声问道,“华梅,你还准备回来做我的家臣吗?还是打算安心做我的夫人?”

    此话一出,织田义信突然感觉到怀中柔软的娇躯变得有些僵硬,不过随即就软化了下去。

    “我也不是很清楚,汪直已经死了,虽然不是我杀的,但也算大仇得报。现在有了三郎,又有你这么一位爱我的夫君,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奢求的了。”李华梅幽幽的说着,话语中充满了迷茫。汪直的死讯是丽璐·阿歌特告诉织田义信,再由织田义信转告她的。

    “确实没错,如果对于一名普通的女人来说,幸福的家庭就是一辈子唯一的追求了。但你,李华梅,是那种女人吗?你就甘心将自己的过去全都抛弃老老实实在家做一名悠闲的武士夫人吗?”织田义信柔声问着。

    不过他并没有给李华梅开口的机会,“从你一直叫我主公这件事情我就明白,你依然希望能作为我的家臣,继续发挥你的才干……”

    闻言,李华梅沉默了,就好像织田义信所说的那般,她确实不甘心。自己从小就那么拼命的学习武艺、兵法等等知识,不就是为了成为一名女将军吗?不就是为了继承没有子嗣的李家吗?虽然后面因为父母的仇恨而变得有些偏颇了,但现在不正是重新找回自己的机会吗?

    “可是……”

    “担心三郎吗?”织田义信有些好笑的问道。随后在看到李华梅微微点头后,他顿时就无奈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家里那么多人,难道你担心阿市她们会照顾不好三郎吗?”

    说着,织田义信温柔的抚摸着李华梅的秀发笑道,“不用担心了,我的军师大人,以后就继续努力为我卖命吧~”

    “哼!说这种话的时候,手就不要一直捏人家那里嘛~奶水都被你捏出来了!”李华梅突然娇嗔着。

    “是吗?哎呀~真是糟糕呢~来,我帮你舔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