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八章:啤酒和雪茄
    津岛町,阿歌特商馆。

    织田义信没精打采的躺靠在柱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丽璐·阿歌特的汇报,只是他那放空的双眼无不在表明,这小子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突然感觉到没声音了,这才抬头莫名的看着丽璐·阿歌特问道,“汇报完了?”

    “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结束了!”丽璐·阿歌特没好气的说道,显然对于织田义信如此不尊重自己很不开心。虽然她也明白织田义信最近一段时间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但对于商馆,她可是用了120%的心情在弄,实在无法忍受织田义信这幅样子。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一脸尴尬,“抱歉抱歉,这几个月来几乎都没有怎么睡好。”织田义信连忙道歉着。

    “怎么?很辛苦吗?”丽璐·阿歌特轻笑着问道,还带着一丝丝的好奇。虽然她并没有结婚,但对于婚后的生活她一直都非常的好奇,尤其她还很喜欢小孩子。织田义信那几个小鬼几乎全都认她做了义母,好吧,这完全只是她自己单方面承认的,不过织田市她们也没有反对不是吗?

    “唉,别提了,阿市她们一天到晚就是围着小鬼在转,已经完全不理会我了。我说要让那些侍女负责,她们还不干,非说这段时间一定要由她们自己带……”说到孩子这件事情,织田义信似乎有吐不完的口水一般,哗啦啦的就往外倒着。

    “嘻嘻~不过看起来,你似乎也很享受其中呢~”丽璐·阿歌特娇笑着。

    好吧,确实如她所说,如果织田义信完全不打算理会孩子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会被这群小鬼给影响到。要知道这个时代几乎地位稍微高一点的武士都拥有许多的孩子,如果影响会这么大的话,他们还怎么处理政务?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正确的作法是交由专业的奶妈去带孩子,晚上也由奶妈陪伴睡在专门的房间中。这个房间一般情况下,都是离主卧室很远,再加上特别增厚的门窗,让主卧那边很难听到孩子的哭闹声。

    而织田义信会如此,自然是因为他几乎每天都和诸女还有孩子们一起睡了。虽然精神上很是疲倦,但确实如同丽璐·阿歌特所说那样,痛并快乐着。

    说实话,织田义信并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哪怕他有十个月的时间来做心里建设。但显然,这种事情并不像其他事情那般,说准备就能准备好的。基本上呢,这件事情他是完全被动接受的,毕竟孩子已经怀上了,不生出来还能怎样呢?

    而且,织田义信毕竟是个穿越者,或许言行举止等可以随着学习而改变,但后世将近三十年的生活所养成的性格和对事物的态度,可不是穿越到这个时代后就能够轻易改变的。

    所以,他很难像织田信长或者前田利家那样非常淡定的接受自己孩子的降生,更无法将他们交给所谓的专业奶妈去照顾。虽然他明白在这里,不可能会出现后世那种禽兽一般的月嫂,但他就是放不下心来。

    于是乎,他最近一段时间,可以说完全没有处理过任何的政务。当然了,这对于他的那些家臣们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惊讶或者异议的说。因为对他们来说,什么时候织田义信突然变得勤政起来,那才需要怀疑一下自家的主公是不是被人冒充了。

    “哈哈~或许吧~毕竟是我的孩子嘛~”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讪笑着,“而且再过段日子,我肯定没办法天天陪在他们的身边,正好这段时间比较闲,自然要多陪陪他们了。”

    “又要打仗了吗?”闻言,丽璐·阿歌特低声问道。对于战争,她充满了厌恶,毕竟她不过只是一名19岁的少女,而且还是原本生活在和平世界的少女。虽然一路从欧罗巴来到这里的日子里,她已经经历了许多许多的事情,尤其是那件事。

    但她还是很讨厌战争,或者说,更加厌恶战争了。不过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她也无奈的接受了一件事实,那就是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事情,是除了战争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的。而且很多时候她都在想,如果有一天她准备……的时候,她是会用暴力解决呢?还是用商业上的手段解决。

    “嗯……最少今年是不会了,不过明年肯定还会再出兵美浓的。毕竟,我和兄长大人都希望能够尽早平定这个乱世……”织田义信感叹的说道,“虽然我的孩子不太可能拥有一个和平的世界,但我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过上无拘无束的生活……”

    “你还真是不一样,其他人想的都只是扩大自己的领地而已,而你却想着要平定这个乱世……”丽璐·阿歌特感叹道,看向织田义信的目光中,多了一丝莫名的神采。

    “哼哼,那是当然了,我可是很清楚你就喜欢这种调调的说!”织田义信心中得意的想着,他可一直没有放弃追求丽璐·阿歌特的说。对于丽璐·阿歌特喜欢的一切,他都不断的通过任何渠道……好吧,基本是通过宁宁来获取的。

    不过让他很遗憾的是,到现在他都没有了解到关于那个人,那件事的真相。虽然他从记忆中的游戏剧情里,多少猜测到了一些,不过他显然不相信游戏中那平平淡淡的大和谐剧情有出现过这一幕。

    织田义信心中想着事情,却忘记了自己一直盯着丽璐·阿歌特,等他回神时,却发现丽璐·阿歌特正一脸的通红,瞪着一双大大的美目看着自己。

    不知为何,织田义信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被轻轻的拨弄了一下。好吧,简单来说,就是织田义信这小子被丽璐·阿歌特那有些羞涩却不服气的表情给骚到了痒处,于是春心又动了,哪怕现在是冬天……啧,说起来这小子啥时候对美女没有动心过呢?

    “丽璐……”织田义信呆呆的喊着,右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轻抚着丽璐·阿歌特的脸颊。

    仿佛触电一般的感觉,丽璐·阿歌特在被织田义信碰触后,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块石头,僵硬的完全动不了。因为她明明想要一巴掌将织田义信的爪子打掉再在他的脸上盖上一个大大的红印子,但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你真美……”

    一句仿佛轻喃的一般的话语在不远处响起,却是织田义信已经凑到了丽璐·阿歌特的面前。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脸,丽璐·阿歌特的脑袋瞬间就空了。慢慢的,两人越来越近,直到……

    “喂喂!你们还要聊多久啊?!太阳都下山了!”就在两人的嘴唇还差那么1cm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宁宁不满的抱怨声。一瞬间,丽璐·阿歌特就好像偷腥的猫一般,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啧,宁宁这个小丫头,真是没有眼力见!得找机会好好调教调教她才行!”织田义信有些不爽的嘀咕着。不过,对于这次的进展,他还是非常满意的,随后最后那一下被破坏了,但织田义信相信,在这一次之后,拿下丽璐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在那之前,那个人和那件事,得想个办法挑明了才行。”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他很清楚那个人在丽璐·阿歌特心中的地位,这一点不需要游戏内容的回忆,只从费南德·迪阿斯等人的态度中就能够发现。所以毫无疑问的说,想要彻底拿下丽璐·阿歌特,那个人和那件事情是绝对绕不开的。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不是吗?最少以织田义信现在的实力,可没有办法为丽璐·阿歌特打造深海舰队。

    走出房间,就看到宁宁拉着一脸羞红的丽璐·阿歌特在那边嘀咕着什么,看到织田义信走出来,丽璐·阿歌特一个转身,飞快跑掉了。

    见状,织田义信虽然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还是打趣道,“宁宁,你刚才和丽璐在说什么呢?竟然把她直接吓跑了?”

    “哼!明明是主人您做的好事,竟然怪到奴的头上?!”宁宁送给织田义信一个大白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酒菜奴都已经准备好了,快过来吃吧~”话说,在被於大调教了一番后,宁宁很顺口的改了这么一个称呼。嘛,对此织田义信可是非常满意的说。

    “嘻嘻~宁宁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啊~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手艺呢~”织田义信闻言,有些兴奋的说道。

    自从怀了孩子以后,虽然并没有这种说法,但织田义信还是强令诸女不准做任何家务,其中自然包括做饭了。幸好,於大的手艺宁宁学得很全,倒也不用担心没地方吃饭。

    走到吃饭的房间,丽璐·阿歌特正一本正经的坐在那边,看上去,似乎已经镇定了下来,脸上的红润也褪去了。这让织田义信有些可惜,不过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因为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眼前的美食给吸引住了。

    “啧啧,宁宁,你可以啊,手艺又有进步了,看来已经超过於大了嘛~”织田义信赞叹着,搂着宁宁就是一个湿吻以作鼓励。嗯,在织田义信那广阔的视野下,他很容易就注意到了因为他的行为而变得满面通红,却死死盯着两人的丽璐·阿歌特。

    而等两人唇分之后,丽璐·阿歌特又恢复了一脸正经的样子,只是这一次,脸上的红润可就没有这么容易就消退了。不过还好,织田义信和宁宁默契的没有提及这件事情,倒是让丽璐·阿歌特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织田义信的注意力就从丽璐·阿歌特的身上转移到了一件物事上面。确切的说,是一杯酒,不过和日本的那种清酒不同,这种酒是黄色的,而且织田义信对其还非常的熟悉。

    “这是……”织田义信缓缓举起酒杯,入手处一片冰凉。

    “这叫做啤酒,是欧罗巴那边流行的酒,也是海员们最爱喝的酒,前一阵子我酿了一些……”丽璐·阿歌特颇为得意的介绍着。至于为什么会冰?嘛,织田义信发明了冰窖,丽璐·阿歌特自然不会浪费了。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可没有功夫去听,他已经迫不及待的一口把它给干了。

    “爽!”织田义信大喊着。虽然味道和后世的啤酒差很多,但那冰凉爽口的感觉却一点都没变,这让织田义信这个丝再次找到了前世的感觉。“如果再配上烤肉的话,就再美妙不过了~”织田义信怀念的想着。

    “这种酒还有很多吗?”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

    “只酿了5桶而已,因为也不知道这里的人能不能接受这种酒,所以只准备先拿出一点来卖,其余的准备送给费南德他们。”丽璐·阿歌特摇了摇头说道。

    “不行!这些是我的!”织田义信立刻霸道的宣布了那5桶酒的主权,看得丽璐·阿歌特一阵好笑,“好好,是你的,回头我再酿就是了,并不是很难的~”

    听到这话,织田义信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示意宁宁继续给自己倒酒。

    酒过三巡,丽璐·阿歌特再次汇报起这段时间商馆的情况。

    “主公,前一段时间,我从一些去过新大陆的欧罗巴葡萄牙商人那里购买了一些烟草和种子。因为这种东西在欧罗巴的贵族圈中非常盛行,所以属下也准备在这里试试种植贩卖。”丽璐·阿歌特说着,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几根圆柱形物体。

    “尼玛,这不就是雪茄吗?”织田义信惊讶的接过这根类似雪茄的东西,和后世的雪茄差不多,这根雪茄同样是由叶子卷成的,里面已经放满了烟叶,轻轻闻着,一种说不出的香味让织田义信是如此的怀念。

    “主公,烟草是这么用的……”丽璐·阿歌特说着,就开始为织田义信解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