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孩子出生了
    1561年9月。

    “哇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哭闹声从里屋传了出来,不久后,丽璐·阿歌特就从屋内一脸欣喜的走了出来,“主公,是个男孩子呢!”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看得出,她对此很是高兴,虽然她不过是织田义信的家臣,而且常年都在津岛、界町那边经商。但因为和织田市等女的感情很好,所以对于於大生下的孩子,她自然也很高兴了。

    快步走入房中,阿市她们已经围成了一圈,正中间,正是被宁宁小心翼翼抱在怀中的婴儿。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感到一阵头大,“都慢点!都慢点!别磕着碰着了!”织田义信连忙走过去轻喊着。

    话说,於大生产的时候,已经怀胎9个月的织田市等女非要亲眼看看孩子到底是怎么生下来的。对此,虽然织田义信千百个不愿意,但最终还是磨不过诸女。还好,於大的生产非常顺利,几乎没有任何痛苦就生了下来。

    这让织田义信长舒了一口气,虽然他并不懂什么生育学,但他却也明白,如果一个孕妇对于生产产生恐惧的心里,会对接下来的生产产生多大的麻烦。

    好说歹说,总算是让诸女安稳了一些,但显然,她们对于这个小婴儿的好奇心可不是一般的大。无奈,最后织田义信也只能随她们去了。

    走到床边,织田义信轻抚着於大的秀发,入手处充满了汗水。显然,於大的生产虽然很顺利,但依然十分的痛苦。或者说,为了不让织田市等女感觉到恐惧,她一直在痛苦的忍耐着。

    “幸苦了~”织田义信柔声说着,缓缓低下头,在於大的娇唇上轻点了一下。

    “能够为主人生下一个儿子,奴就算是立马死……唔……”於大看着织田义信一脸柔情的说着,只是话说道一半,就被织田义信捂住了小嘴。

    “可不准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哦~你还得看着我们的儿子上阵立功,结婚生子,最后变成一个老头子呢~”织田义信略带责备的说道。以前他还觉得这种对话很狗血,可当他真的遇到了,却发现他根本无法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说出这种话来。

    只是……这小子的话是不是有点跑火车啊?好吧,最少於大被这番话给逗乐了不是?

    缓缓转过头,於大一脸柔情的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孩子,见状,织田义信自然明白於大的想法,连忙对诸女轻喊着,“好了好了~快让孩子见见他娘吧~”

    “嘻嘻~来了来了~”诸女闻言,一下子就涌到了於大的身边。

    “小心!小心啊!”织田义信连忙滚到了一边,口中不断嚷嚷着。没办法,5个肚子滚圆的孕妇一下子冲过来,那阵仗实在让织田义信提心吊胆的说。

    可惜,此时众女根本就没有理会织田义信,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於大和小婴儿的身上。

    “於大姐姐,你看看,这小家伙长得和霸王丸哥哥多像啊。”

    “於大姐姐,你看看,他的眉毛和你一模一样呢~”

    “我倒是觉得眼睛和於大姐姐最像。”

    “多可爱的男孩子啊,长大了肯定和主公一样受女孩子的欢迎。”

    众女七嘴八舌的不断说着,忽然,於大看到多却姬板着小脸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连忙问道,“多却,怎么了?”

    看到诸女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多却姬的小脸刷一下就红了,憋了半天,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只是在想,这个小婴儿是算我的弟弟呢?还是我的侄儿。”

    “呃……”多却姬此话一出,众女顿时傻眼了,因为她们显然也搞不懂到底应该叫啥。

    “呃……你们就算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该叫啥啊……”织田义信无奈的说道。不过在看到众女那不满的眼神后,还是飞快的将称呼决定了下来,“还是叫姐姐吧~”

    闻言,众女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她们来说,只不过需要织田义信给一个答案而已。姐姐?姨娘?她们才不在乎呢!因为不管叫什么,她们都会给他满满的爱。嗯……最少现在是。

    这个让人比较纠结的问题解决后,还没有等织田义信喘口气,另一个让人纠结的问题又被提了出来。嘛,其实这个问题几乎也是所有父母都需要面对且最头痛的问题,那就是名字……

    在华夏文化中,给孩子起名可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和后世那些年轻的父母只要去好听、少见是决然不同的。而日本文化,自古以来就一直深受华夏文化影响,所以对于名字的传统自然也传了过来。

    不过因为日本的文化并没有华夏那么深远,所以他们在取名时很少会像华夏那样去算什么易经、生辰八字之类的,更多的,是要有个好寓意。当然了,这种情况大多是在武士家庭才会如此,平民家庭,基本都是随便起个就了事。

    不过,这个问题织田义信显然早就想过了,所以面对众女的质问,他想都没想就将自己想的幼名说了出来,“太郎!既然是我的第一个儿子,那幼名就叫做太郎好了!至于你们下个月如果也生的儿子,就接下去叫次郎、三郎、四郎、五郎……”

    织田义信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众女那凶狠的目光,显然,这个相当敷衍的幼名完全无法让诸女满意。

    “一个幼名而已,那么认真干嘛?”织田义信心中腹诽着,但表面上自然不敢这么说了。于是,他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脑海中不断闪过一个又一个幼名。

    “吉法师?靠!这是信长那小子的幼名,竹千代……尼玛!浦岛太郎?靠!桃太郎……!”织田义信的脑中过着一个又一个名字,一边想着一边咒骂着,天晓得在这么下去,这小子会不会人格分裂掉。

    不过万幸,他终于还是想到了一个好名字,“就叫杀生丸吧~”

    “杀生丸?”

    “嗯,不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吗?”织田义信一脸得意的说道。

    “哪里不错了,好古怪!”

    “是啊!杀生,太血腥了!”

    众女显然不明白杀生丸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气有多高,纷纷抱怨着这个古怪的名字。

    “那不然还是叫太郎吧?等元服的时候我再想一个好名字。”织田义信无奈的说道。

    “哼!那就这么定了,如果元服的时候没有好名字的话,哼哼!”众女冷哼着。

    不过不管如何,幼名算是定下来了,太郎,虽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总比那稀奇古怪的杀生丸强多了。对此,织田义信自然没有任何的不满,甚至还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诸女再咋么纠结下去的话,他估计会疯掉。

    众女闹了一阵,就回去休息了,毕竟她们本身也是怀胎9月马上就要生产了。倒是吉这个小丫头一直抱着太郎不松手,似乎很喜欢这个他的样子。

    “嘻嘻,吉,既然你这么喜欢太郎的话,不如以后嫁给他啊?”织田义信调笑的说道。嘛,他对吉是真的没有半点想法,毕竟从出生就一直跟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小丫头,他怎么可能生出什么古怪的感情吗?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他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呃?织田市……咳咳,阿市怎么能算呢?!

    只是很遗憾,吉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只是头也不回的说道,“乱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在嫁给你后,又嫁给你的儿子?”

    一句话,织田义信瞬间石化了……

    太郎的降生,在尾张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只有织田信长等和织田义信要好的人送来了礼物表示祝贺。值得注意的是,松平元康特意赶到了那古野城,并带来了大量的礼物。

    看着松平家康一脸恭顺的模样,听着那一声又一声的“父亲大人”,织田义信终究还是没好意思将这份礼物收下。嗯,他是不会承认他实在不想去处理这一筐筐的大萝卜。

    “儿啊,为父也知道你在三河不容易,这样吧,等下我让人给你拿3000贯钱,虽然不多,但也算是为父的一点心思了。”织田义信轻声说道。呃,他这是在炫耀吗?还是在得瑟呢?反正这小子看上去是很爽呢。这就是所谓的花钱买崇拜吗?真心土豪啊!

    时间匆匆,很快就来到了10月,阿市她们一个个也将孩子生了下来。阿市、李华梅、大祝鹤生的男孩,阿松、多却姬生下了一个女儿。

    按照太郎的套路,分别给阿市、李华梅、大祝鹤三女的儿子起了幼名,次郎、三郎、四郎。而阿松和多却姬的女儿则被命名为兰和丽美。

    嘛,其实织田义信本来是打算给两个女儿分别起名为兰和哀的,可惜诸女都觉得哀这个名字太晦气了,于是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换了另外一个他很喜欢的动漫女主的名字。

    和太郎降生时的平静不同,这一次,整个那古野城几乎城门都被挤爆掉了。不过这也难怪了,毕竟於大的身份太过于特殊,她并不是织田义信的妻妾,却又是松平家康的母亲。

    而其他几女就不一样了,除了多却姬身份没有被定下来外,其他都是明媒正娶的妻妾。

    织田市,织田信长的亲妹妹,整个织田家的掌上明珠。李华梅,虽然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但她明国武将之后的身份却已经是最闪人眼球的身份了。前田松,前田家家督前田利昌的养女。而就就算是多却姬,那也是松平家康的妹妹。

    于是乎,织田义信这几天算是忙晕了头了,无数的贺礼堆满了天守阁各处。无数认识不认识的武士在他面前不断晃来晃去。当然了,最要命的还是那些试图结娃娃亲的提议了。

    不过好在,他最终还是费尽唇舌的将所有的婚约都推掉了。好吧,并不是所有,因为织田信长的婚约他肯定推不掉。

    “呐,就两个女儿,你选个吧。”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

    “切,怎么感觉你小子很不爽的样子?难道你家女儿嫁给我家奇妙丸会吃亏吗?!”织田信长有些不爽的问道。

    “哼!我还是认为儿女的婚事应该由他们自己去做主,免得到时候两人合不来。”织田义信冷哼着说道。

    “歪理!”织田信长不屑的说道。虽然没结婚的时候他也非常反感这种包办婚姻,但如今,他可是非常喜欢这种事情的说。怎么说呢?或许做父母的都会有这种心理吧,就是他们都会认为他们所做的,是绝对有利于孩子的事情。

    “就选丽美吧。兰是阿松的女儿,不太合适。”织田信长看了一会指了指襁褓中的丽美说道。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想问问为啥不合适,不过好在,他并没有蠢到那个地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阿松是前田利昌的养女,如果选择阿松的女儿,那么很容易引来其他家族的不满。虽然听起来很荒缪,但事实上很多战争爆发的原因,都是很荒缪的。

    至于丽美,虽然多却姬是松平家康的妹妹,而松平家同样是织田家的家臣。但显然,没有一个织田家家臣会将松平家和前田家放在同等的位置上。

    想明白理由,织田义信也懒得多说什么,只是不爽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丑话说在前面哈,如果以后我家丽美太强势的话,可不怪我哦~”

    “哼!我还想说如果以后丽美如果被我家奇妙丸欺负的话,你可别来找我麻烦!”织田信长冷哼着反击着。

    “切,怎么可能?!”织田义信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如果到时候奇妙丸真的敢欺负丽美,看我怎么揍他!”

    “哼!”对此,织田信长只是冷哼一声,没有了下文。

    “哦,对了!”织田义信见状,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看着织田信长一脸戏虐的笑道,“之前吉和我说了,她要给我生一个比太郎他们更可爱的孩子。唉……哎?哎!你别动刀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