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猴子立功了
    没有谁能够想到本来应该是恶战一场的双方,最后会这么戏剧性的落幕。斋藤龙兴没想到,织田信长也没有想到,而木下秀吉,老实说他到现在还满脸懵逼。

    偷袭的时候,这小子冲的比谁都快,可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他却傻傻的站在那边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没有想到敌军本阵被他这么一冲就完事了,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猴子!”一声大喝在木下秀吉的耳边响起,顿时将他从懵逼的状态下拉到了现实中。几乎没有任何游戏,木下秀吉猛地跪了下来,对着声音传来的放下就拜了下去,“主公!猴子不是故意乱来的,实在是听闻主公有难,一时激动就……”

    木下秀吉不断解释着自己丢掉墨俣城跑来这边的理由,之前和蜂须贺小六等人谈笑风生指点天下的霸气早就不晓得被他丢到哪里去了。还好,蜂须贺小六他们也不知道是贪功还是不想面对织田信长,一直追着斋藤龙兴而去。不然这副模样被他们看到,说不定木下秀吉在蜂须贺小六等人心中的光辉形象就彻底没有了。

    织田信长就这么低头看着木下秀吉,他的沉默让木下秀吉变得更加惶恐起来,“啪!”的一声,木下秀吉直接保住了织田信长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寒碜模样不断哭喊求饶着。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副模样怎么看,似乎都是织田信长要砍了他吧?

    “滚开!你这支死猴子!”织田信长没好气的将木下秀吉一脚踹开,看到他又飞快的爬向自己,织田信长额头处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井字。“给我闭嘴!站起来!哭哭泣泣的像什么样子?!”织田信长咆哮着。

    “是……”木下秀吉闻言,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低着脑袋一脸悲催的等待着织田信长的宣判。

    见状,织田信长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一场恶战就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一副贪生怕死模样的木下秀吉给终结了,而且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说说吧,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墨俣那边筑砦筑得如何了?”织田信长没好气的问道。

    “是!”木下秀吉胡乱的抹了把脸,那也不知道是汗水、泪水或者是泥水的玩意,把他的本来就丑陋的脸弄得更加无法直视。不过还好,织田家唯一一个只看颜值的织田义信同学并没有在此,不然木下秀吉同学恐怕又得平白挨一顿毒打。

    “主公,是这样的……”木下秀吉飞快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了,他自然不可能说他是贪图功勋才跑过来的,而是因为担心织田信长的安危云云……总之,在木下秀吉的口中,他就是那不畏生死一心救主的好家臣!

    对于木下秀吉的说法,织田信长自然不可能全信,不过无论如何,因为木下秀吉这么一弄,织田军直接击溃了斋藤军却是事实。所以他也懒得再去追究木下秀吉到底为什么跑过来,毕竟,他是唯结果论的人。

    “很好!猴子,这次你立了大功了,我会记住的!现在回去继续把墨俣砦给我筑起来,届时我是不会亏待你的!”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大声说道。

    “谢主公!”木下秀吉兴奋的喊道。

    “嗯,去吧。”

    木下秀吉闻言,就告退离去,不过因为蜂须贺小六等人不晓得追到哪里去了,他也只能一个人返回墨俣。只是刚回来,就看到蜂须贺小六等人已经在那边休息了。

    “小六,你们不是去追斋藤龙兴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木下秀吉诧异的问道。

    “咳咳……主公,那斋藤龙兴跑得太快了,属下带人追丢了之后,就直接回来了……”蜂须贺小六干咳了两声说道,他才不会告诉木下秀吉,他是因为害怕织田信长才先跑回来的呢。

    老实说,在整个织田家中,蜂须贺小六谁都不怕,就怕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嘛,主要也是因为这两位当年的名声实在太过于显赫了,另一方面,这两位的喜怒无常也都是出了名的。对于蜂须贺小六这种正常人来说,面对这种人显然心里很没底,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奉木下秀吉为主。好吧,似乎无意间说出了真相呢?

    好吧,蜂须贺小六到底怎么想的木下秀吉并没有去猜测,现在他还沉醉在刚才织田信长给他的承诺中呢。可惜,虽然他很想立刻开工,不过现在,干了一天的活又打了半天的仗,蜂须贺小六他们早已经疲惫不堪了。

    仔细想想,如果当时斋藤龙兴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胆量再抗一会,木下秀吉这只杂牌军的下场估计会很惨。

    “所有人好好休息吧,今天我们已经暴露了,明天必须加快进度!”说完,木下秀吉转头看着木下小一郎,有些抱歉的说道,“小一郎,再辛苦你一下,今夜好好警戒,明天我们在替你们下来。”

    “主公放心吧,属下明白。”木下小一郎轻笑着说道。

    另外一边,织田信长并没有追击斋藤龙兴,毕竟天太黑了,斋藤龙兴真的要跑,这种情况下根本就追不上。而且严格来说,斋藤龙兴完全是被吓跑的,整个斋藤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所以织田信长命人打扫了一下战场后,就下令休息了。

    嘛,不过在休息前,织田信长也没有忘记派人去通知织田义信同学。不过,其实也并不用通知什么,因为织田义信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怎么回事?斋藤军怎么都跑回来了?”织田义信一脸古怪的看着不断靠近的斋藤军低声问道。

    “是不是被殿下击败了?看他们这种模样,很像败退的样子。”一旁的岛左近低声说着。

    在斋藤军还没有接近的时候,那沉重慌乱的脚步声就已经被织田义信等人察觉,立即隐入了黑暗之中。对此,安藤守就并没有追击,因为在黑暗中追击织田义信这种拥有强大武力的敌人,显然不符合安藤守就保存实力的个性。而且对于这完全不知道来历的部队,他同样很在意。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迎来的部队竟然是自家部队,而且看起来,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败仗。

    “良通,怎么回事?!”安藤守就飞快的跑出城,大声问着站在最前面的稻叶良通。

    “唉,别提了,我们夜袭织田军看就要得手,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织田军,一下子把本家本阵给攻破了。”稻叶良通愤慨的说道。

    他没有办法不生气,要知道虽然织田信长组织起了反击,但严格说来,战场上的风向依然是偏向斋藤军的。可眼看就要压制住织田军时,本阵竟然莫名其妙的起火了,随后就听到一阵阵惊叫声,都在喊着斋藤龙兴已经逃跑了。结果稻叶良通也没时间去辨认真假,就被溃散的友军给带走了。

    “突然冒出来的织田军?!不可能啊!织田义信一直都被我拖在这里!”安藤守就同样莫名其妙的说道。突然冒出来的织田军,而且有实力冲破斋藤军本阵,在安藤守就看来,似乎只有织田义信这一只部队了。可显然,事实上并非如此。

    “鬼知道是谁?!”稻叶良通没好气的说着,这一仗他打得实在憋气,而且斋藤龙兴的态度也让他很不满。

    对此,安藤守就并没有生气,只是转头看向氏家直元。可惜,他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也不晓得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显然比稻叶良通冷静多了,轻轻的将安藤守就拉到一处隐密处,一脸严肃的低声说道,“守就,此次夜袭,主公是派长井道利的家臣担任主将的。我觉得,主公可能……”

    “我知道……”安藤守就打断了氏家直元的话,“不过事情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毕竟主公如果真的能够独当一面了,我们也理应交回那些权利。”安藤守就低声说道,只是虽然语气平静,但他的脸色可不是那么好看。毕竟,到手的权利又有谁甘心送回去呢?如果家臣么都这么想的话,也不会出现什么战国乱世了。

    “主公呢?”看到氏家直元不置可否的模样,安藤守就也没想过他会真的相信,所以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不知道,我们就看到本阵起火,随后一群人纷纷喊着主公已经逃跑了,然后整个大军就直接溃散了。”氏家直元说道这里,同样一脸无奈的样子,这一仗输得完全是莫名其妙。

    “这么看来,主公应该是直接返回稻叶山城了……”安藤守就闻言,心中暗想着,只是这个结果,却让他有些不寒而栗。要知道如果斋藤龙兴要逃离的话,无疑十四条城是最好的选择。

    苦笑着摇了摇头,“唉,看来是必须做好准备了~”安藤守就想着,随后站起身来去安排那些败退回来的部队了。

    “主公,怎么办?”前田庆次小声询问着。

    因为来到十四条城的斋藤军越来越多,织田义信等人不得不一退再退,最后只能远远的看着十四条城那边的火光,根本无法得知那边的具体情况。

    “嗯……看来斋藤军是失败了呢。我们回去吧,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虽然眼前都是败军,但人数却依然有数千人,织田义信可不觉得自己这边区区百人能将这些人都吃掉。

    “不过……”织田义信说着,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前田庆次等人一看,就知道又有人要倒霉了。

    十四条城外,一夜的战斗和逃亡,让斋藤军再也撑不住疲惫的身体,随意的找了个空地躺下就开始休息起来。一眼看过去,横七竖八的身体铺满了地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走到了刚刚打完仗的战场上呢。

    “杀啊!”忽然,一声声喊杀声从黑夜中传了过来。

    “敌人追来了!”刚才还仿佛在熟睡中的斋藤军,闻声一下就跳了起来,不过他们却没有排成阵势迎敌,反而疯狂的向四周跑去,任凭斋藤家的武士们怎么阻拦都没有用,直到安藤守就等人闻声带着部队赶来,才将这些已经失去理智的家伙们震住。

    “嘿嘿,走吧~”织田义信贱笑的说道。说着,就率领死神众往织田信长所在的方向赶去,至于安藤守就在那边如何暴跳如雷,那可就不管他什么事情了。

    织田信长所在的地方并不难找,毕竟那么庞大的部队,而且到处都是火把,在黑夜之中,真心不要太显眼的说。

    “回来了啊~”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的出现并没有感觉到诧异,毕竟斋藤军都跑了,织田义信不可能傻傻的呆在十四条城那边。

    “嗯,怎么回事?斋藤军败了?”织田义信随意的坐在织田信长的面前问道。

    “嗯,不过你肯定想不到他是如何败的。”织田信长露出了一脸古怪的表情笑道。

    “嗯?总不能是你小子大发神威击溃了他们吧?”织田义信闻言,立刻露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反问着,一下子,织田信长那装模作样的表情就维系不下去了。

    “是猴子!想不到吧!”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随后解释了一番。

    “哈~想不到这只猴子还挺会抓时机的嘛~”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

    “是啊,不得不说,这只猴子确实挺不错的,我准备提拔他一下。”织田信长感叹的说道。话说,他并没有忘记织田义信似乎和木下秀吉不怎么对付。

    “随便喽~我可不是什么小气的人。”织田义信自然听出了织田信长话中的意思,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

    “切,你小子不小气?”织田信长笑骂着,送给了织田义信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无心睡眠。反省着自身的织田信长,暴怒中的斋藤龙兴,兴奋到睡不着的木下秀吉……

    当然了,我们那没心没肺的主角织田义信同学,睡得可不要太香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