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四章:费南德·迪阿斯的提议
    “今天的月色不错嘛~”织田义信靠在树下看着天上的明月低喃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多了,到了晚上他竟然睡不着了,这种情况,实在让他有些蛋疼。

    “不知道兄长那边怎么样了,相信斋藤龙兴就算不像历史那般没用,也不会是兄长的对手吧?”织田义信无聊的想着。对于织田信长的本事,织田义信就好像相信自己武勇那般的信任。可就算如此,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依然有些不安。

    或许,是因为现实和他所知道的历史不符合的原因?很有可能。毕竟人类最大的恐惧不是来自于鬼怪或者其他什么的,而是未知。尤其当已知变成未知时,那种恐惧的感觉会更加强烈。虽然现在织田义信并没有恐惧那么夸张,但心中依然有些无奈和郁闷。

    “仔细想想,这似乎已经是第三次和历史记载的不一样了吧?织田信行、今川义元、足利义辉、斋藤龙兴……如果严格说起来,柴田胜家他们也不太对……唉,果然历史是不能轻信啊……”织田义信心中不断嘀咕着。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他是充满了怨念呢。

    就在织田义信各种抱怨时,“主公,休息了吗?”费南德·迪阿斯坐在一旁轻声喊着。

    “嗯?怎么了?过来说吧~”织田义信回过神来,转头就看到费南德·迪阿斯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忙招了招手说道。

    “是,主公。”费南德·迪阿斯轻声应着,随后走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

    “坐这里说。”织田义信随意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道。

    犹豫了一下,费南德·迪阿斯最终还是坐了下来,随后低声说道。“主公,属下有一个提议。”说完,看到织田义信随意的点了点头后,连忙继续说道,“主公,属下觉得既然安藤守就有异心,为何不去劝说他归顺本家呢?”

    “嗯?劝说安藤守就?”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主公,根据安藤守就以往以及今天的表现,他对于斋藤家显然并没有什么忠诚可言,所为的,不过是他自己在美浓的领地而已。既然如此,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去劝说他。相信只要许诺给他一些好处,他肯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的。”费南德·迪阿斯沉声说道。

    “不错~你怎么想到的?”织田义信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新大陆很多西班牙的领主都喜欢用这种方法来招揽印第安的酋长帮他们统治领地,而在在航海的途中,属下看到的许多殖民地,那些领主也都是靠这种方法来加强统治的……”费南德·迪阿斯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费南德,你是新大陆的人吧?新大陆那边是什么样子的?”

    嘛,虽然织田义信之前和费南德·迪阿斯他们聊过,但因为当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丽璐·阿歌特的身上,所以也没有细问。此时突然听到新大陆的信息,织田义信的好奇心顿时就起来了。

    “呃……属下出海前一直都呆在港口中,所以也不是很了解那一片大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听别人说,那片大陆非常非常大……”费南德·迪阿斯搔了搔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后就站了起来,“你说得有点道理,那我就去十四条城走一趟吧。”织田义信说着就打算动身。

    见状,费南德·迪阿斯连忙拦住了织田义信,“主公,属下的意思是,让属下去和安藤守就交涉。主公您万金之躯,怎么能够冒这种险呢?”

    张了张嘴,织田义信好像说“就算安藤守就不打算投靠织田家,也没人能够留得住他”,不过看到费南德·迪阿斯的表情,织田义信转念一想,忽然也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说得简单点,费南德·迪阿斯是打算借此获取一些功劳。在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后,虽然织田义信看上去并没有怎么理会费南德·迪阿斯,但在费南德·迪阿斯看来,却完全不是如此。

    他和他的兄弟埃米利奥·菲隆拥有属于自己的居所,还有服侍的侍女,家中重臣岛左近亲自来教导他兵法军学还有一名武士应该了解的一切。这种待遇,在织田义信看来很正常,但在费南德·迪阿斯眼中,却是恩重如山一般。

    因为这种毫无保留的赋予,只有在丽璐·阿歌特的船上,他才有感觉到。但那个时候,虽然他名义上是阿歌特商会的成员,但实际上大家和自家兄弟姐妹一样,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什么上下级之分。可现在,他实实在在的是织田义信的家臣,最少在费南德·迪阿斯这段时间的了解中,除了织田义信之外,可没有谁会这么对待一名新进家臣。

    所以虽然织田义信一直都没有让他去做什么,嘛,实际上是压根就把他给忘记了。但费南德·迪阿斯一直都希望能够做些能够帮到织田义信的事情来,在他心中,一直接受别人的恩惠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对于费南德·迪阿斯的提议,织田义信并没有准备拒绝,毕竟这是费南德·迪阿斯第一次正式提出来的想法。不过,他心中却有那么一丝的担忧,“费南德,你的想法自然是很好的,但你自己去的话,万一安藤守就那小子将你扣押或者直接……以你的实力,恐怕完全无法反抗啊……”

    好吧,织田义信这小子说话一直都是这么直,不过费南德·迪阿斯并没有在意,“主公,属下受主公的恩惠许久,这一次,希望能让属下回报主公。而且如果安藤守就真的没有如属下所想那般,那么不过证明属下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如此的话,不如一死了之,以免未来犯下更严重的错误!”

    费南德·迪阿斯的话说到这个份上,织田义信也没办法阻止了。“既然如此,那你去吧。不过你放心,有我在这,相信安藤守就那小子不敢乱来的。”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谢主公!”费南德·迪阿斯说着,就转身向十四条城大步走去。

    安藤守就的本阵就在十四条城外,距离织田义信所在的位置不过百米,这也是为了当织田义信突然率军离开是,他可以立刻率军追赶。

    两军的前阵,都有人在负责守备和监视着对方。所以当费南德·迪阿斯走到前阵时,就看到了随意的靠在一颗木头那边闭目养神的白木行久。对此,费南德·迪阿斯当然不会觉得他是在休息,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他那对周围环境的敏锐了。

    果然,当费南德·迪阿斯靠近时,白木行久瞬间就睁开了眼睛,看到是费南德·迪阿斯后,才有些古怪的问道,“费南德,你还没有休息吗?”

    “嗯,我向主公请命,去说服安藤守就。”费南德·迪阿斯没有隐瞒,直接就一五一十的说道。

    “呃……”白木行久闻言,顿时就不知道怎么说好了。鼓励?他完全看不出费南德·迪阿斯成功的可能性。这倒不是说看不起费南德·迪阿斯,只不过安藤守就毕竟是斋藤家的宿老,堂堂的西美浓三人众之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的劝说就跑到织田家这边来了呢?更别说还是一个南蛮人。

    愣了愣,回过神来的白木行久沉声说道,“那你可要注意,武士可是很讲究礼仪规矩的职业,虽然本家有些不同,但在外面,你可千万别让本家蒙羞!”说完,白木行久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注意安全,不行就立刻回来。”然后又靠在树干上闭上了眼睛。

    “放心吧,我可还没有感受到真正的乱世呢!”费南德·迪阿斯紧了紧拳头暗想着,随后大步继续向前走去。

    “什么?!”没走几步,一声大喝就响了起来,随后费南德·迪阿斯就看到数名斋藤家足轻举着长枪瞪着自己。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向自己攻过来,也不知道是安藤守就下过命令还是看他只有一个人。

    “在下织田家家老织田义信麾下家臣费南德·迪阿斯,奉主公之命前来拜会安藤大人。”费南德·迪阿斯高声说道。

    闻言,那几名足轻有些古怪的互视着,嘛,古怪,自然是因为费南德·迪阿斯的名字,还有他那有些怪异的腔调。毕竟费南德·迪阿斯就算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连腔调都改了。

    “那你等着。”一名足轻说着,随后就跑到后面去传话了。不久后,他就返了回来,“大人同意了,跟我来。”那名足轻大喊着。

    闻言,费南德·迪阿斯立刻跟上那名足轻,缓缓向安藤军本阵走去。

    来到安腾军本阵,费南德·迪阿斯就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那边,正是安藤守就。于是,他学着之前岛左近教导他的那些礼仪,恭敬的走到安藤守就面前大概15步左右的距离跪坐下来,“织田家家老织田义信麾下家臣费南德·迪阿斯,见过安藤大人。”

    “费南德·迪阿斯?你是南蛮人?”安藤守就闻言,有些好奇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问道。

    南蛮人,在这个时代其实指的是东南亚一带的人,而当第一位葡萄牙人登录日本后,因为没有见过这种黄毛或者其他毛的白皮肤人类,更加没有听说过什么葡萄牙的国家。所以他们很随意的将他们认为是来自东南亚一代的南蛮人了。

    “严格来说,在下是出生在新大陆的欧罗巴人。和界町那些来自葡萄牙的商人一样,都是在很遥远的西方。费南德是在下的名字,迪阿斯则是姓氏。”费南德·迪阿斯沉声解释着。虽然南蛮人这个称呼是一个很普遍的事情,大部分人也没有对于这个称呼夹杂什么藐视的情绪。但费南德·迪阿斯还是很难忍受这个称呼,所以他总是不厌其烦的不断解释着。

    还好,安藤守就并没有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虽然费南德·迪阿斯已经准备回答欧罗巴在哪,新大陆在哪的常规性问题了。

    “那么费南德……嗯……是迪阿斯大人,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呢?”安藤守就有些蛋疼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显然对于他,或者说整个东方人来说,西方人这种名在前姓在后的模式,他们真的有些无法习惯。

    对于安藤守就的异状,费南德·迪阿斯并没有在意,而是沉声说道,“在下奉主公之命前来,是希望安藤大人可以投靠本家……”

    “混账!”

    费南德·迪阿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藤守就粗暴的打断了,只见他愤怒的站了起来,一脸怒气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我深受义龙公大恩,又怎么可能去投靠本家的敌人?如果你来此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话,那么还是请回吧!”

    见状,费南德·迪阿斯并没有感到意外,所以他仿佛没有看到安藤守就那愤怒的表情,依然自顾自的说道,“安藤大人,如果您能够投靠本家的话,主公答应,定会在殿下面前为您请功!”

    “看来,你这个欧罗巴人是还没有学会本国的语言啊……”安藤守就怒视着费南德·迪阿斯说道。

    “安藤大人,在下听得懂您的话。”说着,费南德·迪阿斯就站了起来,“还是希望安藤大人可以好好考虑这件事情,您应该很清楚,以现在的斋藤家,不会是织田家的对手的!”费南德·迪阿斯说完,施了一礼之后就径直离开了。

    当费南德·迪阿斯离开后,安藤守就缓缓坐了下来,有些自嘲的笑道,“唉……做得太过了吗?不过……似乎也该想想退路了……斋藤……织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