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一章:年轻的美浓守护者
    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告诉织田信长要小心斋藤龙兴的话,织田信长绝对会嗤笑着不予理会。而如今,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轻敌了。

    而事实上,确实也是如此。虽然织田信长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对于斋藤龙兴,织田信长真的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这从他在斋藤义龙死后,直接拉拢松平家暴兵a向美浓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虽然他安排了墨俣城的后招,但在他的心中,那不过是为了更加安全的从尾张运输兵粮过来而已。输?他不觉得美浓还有谁可以挡住他。美浓三人众不行,长井家他们也不行。

    只是如今……

    “快!再快一点!”织田信长不断催促着,此时的他,恨不得立刻飞到十九条城宰了斋藤龙兴。嘛,除了被斋藤龙兴耍了这一点让他很愤怒之外,斋藤龙兴这次出人意料的偷袭,也让他警惕心大起。因为这时机抓的实在太好了,配合天上的暴雨,织田信长都有一种桶狭间再临的感觉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扮演的是今川义元的角色。

    话说回来,织田信长就这么笃定是斋藤龙兴干的?说不定是某位大神的杰作呢?毕竟人才这种东西,总不能只有织田家有吧?不过很遗憾,织田信长就是这么笃定,因为这些年来,他早就将斋藤家值得注意的家臣全都调查过了。

    可以这么说,斋藤龙兴都未必有织田信长对他那些家臣了解的深刻。所以织田信长很清楚,这次的偷袭绝对不可能是那些古板的家伙想出来的。而如果是某个不知名的年轻武士,显然也不可能让这些大佬同意,更别说让斋藤龙兴亲自带队偷袭了。所以,只可能是斋藤龙兴亲自下的命令。

    忽然,织田信长高举着右手,正在快速前进的织田军猛地停了下来,“距离十九条城还有多远?!”织田信长转头问道。

    “大概再有2、3里地吧。”一旁的丹羽长秀连忙应道。

    “嗯……”织田信长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前方,随后命令到,“胜家,可成!你们两人率军开路!小心敌军的埋伏!”织田信长沉声说道,他并没有察觉什么,只不过在脑中浮现出桶狭间之战的时候,突然产生了这么一种警觉。

    如果是之前的话,织田信长绝对不会在乎这莫名其妙的感觉,可能只是将它当作一种怀念而已。但如今,却不由得他不小心了。

    也不晓得是织田信长乌鸦嘴还是怎么样,柴田胜家他们还真遇到伏兵了,不过人数并不多,而且似乎也没打算恋战,被柴田胜家冲一波就四散逃走了。

    “可恶!太可恶了!”织田信长听到柴田胜家传来的消息后,心中愤怒的咆哮着。倒不是说他对于斋藤龙兴产生了恐惧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而是因为,斋藤龙兴这一次,展现出了成为名将的潜质!就好像他的父亲、爷爷那般。

    对于织田信长来说,自从斋藤道三死后,他对于美浓的渴望就达到了历届织田家家督之首。可斋藤义龙的存在,将他这个渴望硬生生的变成了臆想。而如今,好不容易今川义元死了,斋藤义龙也死了。美浓这块大肥肉,似乎就摆在了织田信长的面前,唾手可得。

    于是他拉拢松平家,拼命的搞军备,终于爆了一波兵准备平a了美浓。结果呢?他却发现对面竟然又冒出来了一个英雄。虽然等级还很低,但他还是想到了当年蝮蛇的传说,以及被巨人压制的无奈。

    而这一点,是他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他要美浓,现在就要!他不允许再出现任何的变故!“斋藤龙兴!我绝对不会给你成长机会的!”织田信长心中默默发着誓。

    “主公!敌军出现在前方600米处,柴田大人两人已经率军和他们展开交战!”一名传令兵的喊声惊醒了织田信长。

    “全速前进!击溃斋藤军!”织田信长大喊着。同时,心中对斋藤龙兴的忌惮之心更胜。因为斋藤龙兴在攻下十九条城之后竟然没有踞城而守,反而采取了主动迎击的作法。

    嘛,虽然十九条城那么小的城砦也不可能容得下上万大军,但斋藤龙兴这种无惧织田军的气势,着实让织田信长为之震惊。要知道在织田信长击败今川义元,斋藤义龙又病死之后,织田信长从美浓那边得到的情报,无不显示美浓诸多豪族对织田家的畏惧。

    而斋藤龙兴的主动迎击,显然是要告诉美浓诸人,织田家并不可怕!这等心智,尤其他才13岁……

    而另外一边,斋藤军此时正飞快的向织田军迎去。本阵之中,斋藤龙兴一面平静的坐在马上,丝毫没有看出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有什么恐惧。好吧,对于这幅表情,长井道利等人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可这一次,他们的心中却对其真正的产生了畏惧之心,就好像面对当年的斋藤道三、斋藤义龙一般。

    很快,双方就相遇了,在距离大概200米左右的地方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双方加起来两万多的大军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出声,莫名的,天地间变得异常安静。就连风儿,都很识趣的躲了起来。

    长井道利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织田军,心中不断思索着该如何取胜。只是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斋藤龙兴策马缓缓的向前行去。

    “主公?!”长井道利长大着嘴巴傻傻的喊着,他的脑袋完全想不到斋藤龙兴这个时候跑出去干嘛,而且也没有下任何命令啊。

    安静的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这位不过13岁的少年身上,那稚气未脱的模样,和眼前充满肃杀之气的战场是那么的不相配。但此时,却没有任何人会小看这个人。

    “哼!你们给我盯着对面那群家伙。”织田信长冷哼一声,随后也策马缓缓向前行去。或许其他人不明白斋藤龙兴的意思,但织田信长却很清楚。对此,虽然他心中非常的不屑,但却也不得不主动迎上去。

    战场之上,两人,两骑,就这么缓缓接近着,在他们的身后,是全神戒备的万人大军。

    终于,两人来到了10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就这么坐在马上互相对视着。织田信长一脸的高傲,并没有主动说话,虽然他很想确认问问斋藤龙兴,偷袭十九条城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不过为了逼格,他却不得不强忍着好奇之心,等待着斋藤龙兴开口。

    好在,斋藤龙兴并没有让织田信长久等,“斋藤美浓守龙兴,见过织田尾张守信长殿下,或许,我可以称呼您一句叔父?”斋藤龙兴的声音很是平淡,既没有激动也没有愤慨,仿佛和织田信长是天天见面的老熟人一般。

    “叔父?”织田信长古怪的看着斋藤龙兴,嘴角忽然浮出了一丝笑意,“呵呵,既然义龙那家伙将姓氏改了回来,那你确实能够算是我的侄儿。怎么,过来就是准备认个亲戚?”

    闻言,斋藤龙兴缓缓的摇了摇头,“并不是这样的,侄儿只是想让叔叔明白,美浓,以后将由侄儿来守护……”斋藤龙兴直视着织田信长,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平淡,但任何人都可以从中听出那强烈的自信。

    “哈哈哈哈!”听到斋藤龙兴的话,织田信长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虎父无犬子!很好!我很期待你的表现!”说完,织田信长直接拔马返回了本阵。

    “叔父!相信侄儿不会让您失望的!”斋藤龙兴依然是那么的平静。

    回到阵中,长井道利等人看向斋藤龙兴的目光再次变化了,这一次,不再是疑惑和怀疑,而是真正的畏惧。因为他们知道,从今天起,美浓将再次出现一名足以和蝮蛇、巨人比肩的人物。

    当两人都返回阵中后,一直安静的扮演着看客的双方大军终于行动了。数个方阵缓缓前行,锋利的长枪排成了道道枪林。身后,无数的弓箭手不断射出手中的箭矢,向着敌方阵势袭去。

    “杀!”震天的喊杀声,终于在这片土地上响起。足轻们挥舞着兵器,高喊着口号不断厮杀着。武士们往来冲杀,不断在战场上展示自己的武艺。他们赤红着双眼,疯狂的进攻着眼前的敌人。对于双方来说,这一战,显然是一场不能输的战役。

    而就在双方打的火热时,墨俣,木曾川上游处。

    “主公!打起来了!他们打起来了!”前野长康兴奋的大喊着。

    “机会来了!兄弟们!开工了!”木下秀吉兴奋的大喊着,立刻就将手中的木头丢到了川水中。

    随后,无数足轻、野武士跟随着木下秀吉的动作,将手中早已经弄好的木头不断丢入川水之中,伴随着川流,一路来到了下游处。此时在下游处,蜂须贺小六早已经率人建好了拦截木头用的栅栏。

    “来了!”蜂须贺小六看到从上游飘来的大量木头,顿时就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兄弟们!开工了!让天下人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蜂须贺小六大喊着。

    “哦!”众人兴奋的应着,立刻冲入木曾川将一块块木头推上了岸,随后自有人将其搬走开始筑砦。他们干得非常卖力,这可不仅仅是蜂须贺小六多年来积攒的面子,更是木下秀吉带来的金钱所产生的力量。

    不晓得过了多久,木头终于没有了,木下秀吉等人坐着简单制作的木筏来到了下游处。

    “小六,情况如何了?!”木下秀吉一下来,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很顺利!有殿下在牵制敌军,相信暂时是发现不了我们。届时按照主公的计划,相信明天过后,一座能够吓退敌军的城砦就能够建成了!”蜂须贺小六兴奋的说道,只要一想到当敌人看到这突然出现在墨俣的城砦时的表情,他就忍不住裂开了大嘴。

    说实话,当他听到木下秀吉的计划时,真的很想敲开他这个好兄弟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竟然能够想到这么投机取巧的办法。

    “很好!派出所有探子,严密监视四周,一有什么发现,立刻报告!其余人,随我继续筑砦!”木下秀吉大喊着。

    “是!”

    看着木头不断被竖起,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成城墙时,木下秀吉这才缓缓转头,看向主战场的方向,“主公!您放心吧,猴子不会让您失望的!”木下秀吉心中默默的想着。

    十九条城主战场,两万多的大军互相厮杀着。墨俣这边,木下秀吉不断督促着众人,城砦的雏形飞快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在十四条城处,却诡异的没有任何动作。

    只见十四条城路口处,十数名死神众手持太刀站在那边,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在那里,是同样凝神戒备的安藤守就军。

    而不远处,织田义信正躺在一旁的树下纳凉。嘛,天气太热了,让他实在不想在路上晒太阳了。咳咳!这尼玛应该不是重点吧,话说为啥这小子竟然会表现的这么轻松?纳凉?这尼玛是在打仗?!

    “主公,安藤守就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一撤退,就疯了一般的攻过来,而我们如果不动,他却不理会我们?”前田庆次已经懵逼了。

    “切,这还不简单,他的意思就是不让我们回去支援主公呗。”织田义信叼着一根不晓得什么品种的野草懒洋洋的说道。

    “可是……”前田庆次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他却一时间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庆次大人,可能那个安藤守就,只是不想在这里损失太多而已……”费南德·迪阿斯突然说道,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见状,费南德·迪阿斯顿时就紧张起来了,说起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参加战争的说,“属……属下也只是猜测而已。”他慌忙解释道。

    “嘿嘿,猜测?猜得很准嘛~”织田义信笑道,看着费南德·迪阿斯的眼神闪闪发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