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七十章:被错估的人
    榆俣川,倾盆大雨之中,无数的斋藤军和织田军混战在一起,虽然大雨和泥水模糊了他们的眼睛。口中不断大喊着,哪怕在暴雨之下,他们的声音根本传不出1米之外。他们不断挥舞着兵器,疯狂进攻着眼前的敌人。而在榆俣川中,

    “啧啧,胜家那家伙,还真是体贴啊……”织田义信蹲在树上一脸淫笑的看着下面乱成一团的战场,随后就跳了下来。此时在树下,死神众正安静的躲在暗处待命着。

    他们并没有跟随柴田胜家正面进攻斋藤军,因为以死神众的实力和特点,正面进攻实在太浪费也非常不合适。

    “主公,我们现在上啊?”前田庆次凑过来小声问道,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或者说,白木行久、岛左近、本多忠胜他们,还有整个死神众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战斗了。

    倒不是说这群家伙有多嗜血或者其他什么的,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身为武士,对于功勋是永远都不会满足的。而功勋,现在战场之上是最容易获得的。

    “嗯,准备动手!”织田义信并没有反对,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斋藤军全部上岸的话,想要将他们赶回去,那可就不是一会就能搞定的事情了,哪怕织田信长的大军就在身后。

    “去死吧!”日比野清实大喊一声,手中长枪猛地刺入了一名敌人的体内。“长井大人!还要多久?!”日比野清实并没有理会那名敌人,而是转头对着长井卫安大吼着。

    “快了!再坚持大概1刻钟就好了!另外已经派人去向主公求援了!”长井卫安同样大吼着。

    “那就……那是什么?!”日比野清实正想说些什么,眼角之中却忽然看到一片黑影。震惊的转头看去,却看到一群穿着漆黑甲胄的部队正飞快的向自己这边杀来。转眼间,他们就已经突入了乙方阵势,侧翼那薄弱的防御力量在这群人的面前就仿佛一片薄纸一般,一捅就破。

    “织田义信!!”日比野清实死死的盯着冲在最前方的那名武士,口中愤慨的念叨着。是的,他一眼就认出了织田义信同学,因为这小子实在太好认了。怎么说呢?或许全天下会穿一身白色武士服出现在战场上的人,也只有这小子吧?更别说他还一手拿着太刀,一手拿着一边怪异兵器的特殊造型了。

    是的,织田义信依然还是这么一副看起来似乎是找死一般的造型,不过在众女的强烈反对下,他里面还是穿上了内甲,虽然他非常的不情愿。因为在他看来,任何名将都必须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造型才行。可惜,面对众女的一致要求,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妥协二字。

    刀戟乱舞,任何胆敢挡在织田义信身前的敌人,都逃不过一个死字。再加上前田庆次等人,死神众以无可阻挡的姿态杀向了日比野清实。

    眼看着织田义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日比野清实终于反应了过来,“长井大人!快带人撤退!”他大喊着,端起长枪就向织田义信冲了过去。

    “斋藤家家老日比野清实……”

    “噗!”

    “呱噪……”织田义信不屑的嘀咕着,他才没有兴趣去记一个没听说过的家伙的名字呢。

    “继续进攻!”织田义信挥了挥手,随后再次带人冲了上去。他刚才可是看得很清楚,日比野清实再冲上来之前,冲着身后一个方向大喊着什么。凭借这他天生的抢人头天赋,织田义信坚定的认为那边也有一条大鱼。

    美浓某处,斋藤军本阵。

    “殿下!在我军渡川之时,织田军突然袭来,随后在日比野大人率军抵挡时,织田义信率军从侧面偷袭我军,日比野大人、长井大人战死当场。”一名传令兵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是吗?”斋藤龙兴抬起头,看着依然逐渐变小的雨势轻声应着。

    “我军损失如何?”见斋藤龙兴没有反应,一旁的安藤守就连忙问道。

    “因为当时场面过于混乱,没有办法具体统计出来,不过保守估计,约在3000人以上,很多人都是被湍急的川流冲走的……”

    等传令兵下去后,安藤守就连忙站出来说道,“主公,现在形势对本家极其不利,属下认为,应该先回稻叶山城从长计议。”安藤守就此言一出,顿时得到了稻叶良通等人的赞同。

    只是,斋藤龙兴却完全没有回应安藤守就的话,一直望着天空发呆。

    “主公!”安藤守就见状,顿时就急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直接下令让部队撤回。可惜,他不敢这么做。要知道虽然东美浓战死了长井卫安和日比野清实,但长井道利可就在身边呢。

    就在安藤守就急的要抓狂的时候,斋藤龙兴终于说话了,“织田军现在在何方?”

    “就在榆俣川,另外,日比野大人他们既然已经战死,相信十九条城也已经被织田军攻占了。”安藤守就连忙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十九条城已经被夺走了,日比野清实他们也失败了,在这种情况下,撤回稻叶山城另作打算才是最好的选择。

    “嗯……”斋藤龙兴轻轻的应了一声,就在安藤守就以为斋藤龙兴答应的时候,他却突然站了起来。

    “传令下去,进军十四条城!”斋藤龙兴沉声说道。

    “主公?!”安藤守就震惊的看着斋藤龙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斋藤龙兴竟然还要进军。

    好吧,安藤守就承认,他确实很不爽东美浓的人,可在这种时候,他确实是在为斋藤家考虑。日比野清实等人战死,又损失了那么多的部队,如今斋藤军的士气可以说是一落千丈。这种情况下,又如何和织田军对抗呢?

    只是,一直以来都只会和稀泥或者说从谏如流的斋藤龙兴,听到安藤守就的话后,却并没有理会,只是在看到没有任何人行动是,才转过头静静的看着安藤守就。

    在斋藤龙兴那平静的目光注视下,安藤守就莫名的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种感觉,他在斋藤道三的身上感觉过,在斋藤义龙的身上感觉过,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斋藤龙兴的身上感觉到。

    汗……不断从安藤守就的前额留下,他却连擦拭一下都不敢。他惶恐的站在那边,想要说些什么,此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还要我亲自去下令吗?”斋藤龙兴轻笑着问道。

    “是!属下明白了!”安藤守就屈服了,转身小跑着去亲自下令了。他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不单单是因为陌生的斋藤龙兴,更是不想被长井道利这个死敌看笑话。

    不过,长井道利此时根本就没有理会安藤守就,他只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斋藤龙兴,心中不断琢磨着刚才那看起来非常诡异的状况。

    另外一边,柴田胜家和织田义信击溃斋藤军后不久,织田信长也率军赶到。

    “干得好!”织田信长强忍着激动称赞着。虽然这是多年来面对斋藤家的第一次大胜,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些,还远远不够!

    “全军立刻渡川,到了对岸再休息!”织田信长大声命令道,“可成,你立刻去打探斋藤军的位置!”

    “是!”

    “广良,你带本部前往十九条城,接替他们进行守备!”织田信长下完令,转头对织田广良说道。

    织田广良是织田信清的弟弟,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对自家人极好的织田信长还是找着方法帮他们获取功勋。而守备十九条城,显然就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而织田广良显然也明白织田信长的想法,领了命令之后就率众离去了。

    不久之后,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就赶了过来,再得知日比野清实的部队已经被击溃后,十九条城就再也守不住了,很快就被前田利家两人攻下。

    “尽快休息,马上就要出发了。”织田信长看了两人一眼后随口说道。

    “是!”

    又过了许久,织田军再次向美浓腹地进军,目标,赫然是十四条城。

    “主公,前方就是十四条城了。”安藤守就指着前方的一处城砦说道。

    “嗯,守就,你率领2000人守备此城,其余人,随我渡川!”斋藤龙兴淡淡的说道。

    “什么?!”此言一出,不光安藤守就,所有人都惊到了。因为他们完全无法理解斋藤龙兴到底想要干什么?放着好好的城砦不守,渡川去找织田军野战?

    没有理会诸人的惊讶,斋藤龙兴依然平静的说道,“守就,等织田军开始撤退后,你就立即出兵咬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顺利的撤军。”

    “主公……是!”安藤守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应道。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位不过13岁的少年主公,他已经完全看不懂了,哪怕自从斋藤义龙死后,他就一直在其身边协助着。

    虽然大雨过后川水变得泛滥难行,不过此时天已转晴,又没有敌军的骚扰,斋藤军很快就来到了对岸。“全军听令,向十九条城进发!”斋藤龙兴大喊着。

    “什么?!”稻叶一铁等人闻言,顿时震惊的看着斋藤龙兴,显然他们已经猜到了斋藤龙兴的目的。可就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感到震惊,要知道此时的斋藤龙兴,不过才13岁啊!

    “难道主公是能够比拟道三殿下的人?”无数家臣的心中不断盘旋着这个念头。在家名改回斋藤家后,斋藤道三又变成他们口中的道三殿下了。

    虽然不晓得斋藤龙兴是不是真的能够和斋藤道三比拟,但显然,今天的斋藤龙兴,将彻底让织田信长记住他的名字。

    十四条城,织田信长皱着眉头看着城内情况。

    “兄长大人,情况似乎不太对啊,按照降服的那群人的说法,斋藤龙兴可是带着1万多人跟在日比野清实的后面。可里面……”织田义信疑惑的说道。

    虽然没有仔细去数,但十四条城内的兵力,怎么看都不到3000人。这么一来,其他人呢?

    “难道他们已经撤回稻叶山城了?”织田义信随口说着,不过他心中,却浮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历史上织田信长在斋藤义龙死后不久就进攻了美浓,而那次,似乎败得挺惨的……

    “报!”一声急促的喊叫声让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瞬间皱起了眉头,因为那个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而此时后方,似乎只有十九条城……

    “殿下!不好了!斋藤龙兴率军突袭了十九条城。”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突然就窜到了织田信长的面前,“主公!您一定要救救广良啊!”却是织田信清。自从降服了织田信长后,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他也没有了任何反抗的机会。而此次出征,面对强大的织田信长,织田信清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率领犬山众参加。

    虽然不爽,但在他的心中,此战也不过是充充人数打打酱油。而之后织田信长让织田广良守备十九条城的作法,也让他很满意。因为十九条城可是在后方,安全的很。哪里想得到如今,敌人竟然绕过了自己,直奔十九条城去了。

    “立即回援十九条城!”织田信长冷着脸下令道。就算没有织田信清的请求,织田信长也不可能任由斋藤家夺回十九条城,因为如果那样的话,织田军将无路可退。

    只是,就在织田军开始撤退时,一直紧闭的十四条城城门却突然打开了。见状,织田信长如何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义信!”织田信长大喊着。

    “放心!交给我了!”织田义信大声应着,然后又小声对着织田信长说道,“兄长大人,你小心点,斋藤龙兴那边似乎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差……”

    “放心吧!”织田信长沉着脸应道。

    点了点头,织田义信就率领死神众赶往后阵。

    “走!”织田信长冷声喊着,随后就策马向十四条城方向驶去。显然,他现在的心情非常非常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