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九章:斋藤家的内斗
    美浓稻叶山城。

    “主公,织田家已经出兵,兵力大概在1万6、7这样,预计在明天中午,就会抵达十九条城。”安藤守就沉声说道。

    “十九条城嘛……”斋藤龙兴轻轻敲打着案几,低声重复着。

    “主公,现在没时间犹豫了,十九条城乃是美浓的门户,此时守军不过300余人,根本抵挡不了织田军的攻势。”日比野清实大声说道。

    “嗯……部队集结的怎么样了?”斋藤龙兴应了一声,也不晓得是在回答日比野清实的话还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即,他就转头问向稻叶良通。

    “回主公,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人数在2万1千人左右,这已经是本家能够动员的极限了,毕竟近江那边……”稻叶良通表情严肃的说道。

    本来在兵力上,美浓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不是只多这么一点点。因为尾张北面是美浓,南面是三河,不管是哪边打仗,都不可能抽调太多的部队。就好像当年今川义元大举进攻尾张时,织田信长也不得不部署许多部队在尾张北面防备斋藤家。而斋藤家,则因为在斋藤义龙时期就已经和六角家达成盟约,所以一直都没有后顾之忧。

    如今,织田家不用再防备南方的今川家,而斋藤家却因为浅井家的独立而需要防备近江这边了。或许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吧?不过显然,这对于斋藤家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的说。要知道和织田家去年才经历一场决定家族生死存亡的大战相比,斋藤家已经许久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了。

    这个时代大部分的都是农兵,而农兵,你不可能要求他也像武士那样每天都保持训练。一旦久未参战,那么战斗力必定直线下降。为什么甲斐兵那么强?还不是因为没事就打仗的关系。

    “嗯……”斋藤龙兴点了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你们有什么想法?”

    “主公,属下赞同日比野大人的想法,应该立刻出兵支援十九条城!”其他人大声说道。只有安藤守就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守就,你有什么想法,直说无妨。”斋藤龙兴看着安藤守就轻笑着说道。

    “主公,属下认为和织田家硬拼,并不是什么上策。”安藤守就沉声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惹来了日比野清实的不满,“安藤大人,难道你的意思是认为我们美浓武士比不上尾张那群家伙吗?”

    日比野清实大声质问着,一旁的长井道利和长井卫安也同样有些不满的看着安藤守就等人。好吧,就是等人,除了安藤守就之外,还有稻叶良通和氏家直元。

    嗯?为啥氏家直元一句话没说还会引来不满?嘛,其实也很简单,日比野清实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在斋藤义龙死前,他安排了数位所谓的托孤家臣,这里面,地位最高的就是长井道利和安藤守就。

    安藤守就,此时俨然已经是西美浓的代表人物了,他和稻叶良通、氏家直元并称西美浓三人众,不断试图获取更多的权利。而长井道利呢?则是东美浓的代表人物,而且和安藤守就三人依靠斋藤义龙才崛起的小家族不同,长井家在土岐赖艺之前的时代,就已经是东美浓首屈一指的家族了。在当年,斋藤道三为了能够更快的获得权利,也曾经继任过长井家分家的家督。

    就和许多大名家一样,分为东西美浓的家臣派系,让双方自然少不了各种争斗。这种争斗,在斋藤龙兴继位之后,达到了最高点。毕竟斋藤龙兴还小,很多事务都需要经过他们的过问。所以如今日比野清实的提议被安藤守就否决后,长井道利自然要站在自己人这边。

    双方不断激辩着,吵得面红耳赤,丝毫没有顾忌到斋藤龙兴也在这里。而斋藤龙兴似乎也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安静的坐在那边,低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双方似乎吵累了,又或许终于想到自家主公还在这里。

    “主公,您的意见是……”

    “主公!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就来不及了!”

    “叩叩叩……”斋藤龙兴很有节奏的敲打着案几,片刻后,他沉声说道,“这样吧,清实,你和卫安率领1万前去迎击织田军,尽量阻挡其进军的速度。”

    “这……”

    闻言,安藤守就和长井道利等人同时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显然对于斋藤龙兴这种和稀泥的作法很不满意。因为在他们看来,要不然就全军出击和织田军死磕,不然就在织田军进军的沿途踞城而守不断消磨敌军的力量。

    可斋藤龙兴呢?竟然既不攻也不守,只是让日比野清实他们拖延织田军的脚步?可斋藤家有什么好拖延时间的?难道要拖到秋收等织田军自动退兵?

    只是,就算不满,此时他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毕竟斋藤龙兴才是主公。既然他已经发话了,那么就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虽然以他们的地位并不是不能反驳甚至要求斋藤龙兴收回这个命令,可惜这里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派系的人。

    如果任何一方敢这么说的话,绝对会被另外一方趁机一阵攻击,届时指不定要损失多大的利益呢。

    14日,织田军飞快的渡过了木曾川和飞驒川,大军直接开进了美浓,而另外一边,日比野清实和长井卫安率领的1万大军,也已经开到了墨俣地区。

    “报!敌军已经抵达墨俣,正向这里赶来。因为大雨,兵力无法探知,不过应该在万人左右!”一名传令兵冲过来大喊着。

    “嗯,知道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

    就在不久前,不知道为何,突然下去了暴雨,让正在快速进军的织田军不得不停了下来,思考起下一步的行动来。

    “啧啧,兄长大人,我觉得你是不是被雨神给眷顾着啊?上次偷袭桶狭间时下暴雨,现在又下了起来。”一旁的织田义信凑过来打趣道。

    “哼!你小子倒是轻松的很啊?!”织田信长冷着脸不爽的瞪着织田义信。他可非常不喜欢被这么称呼,说得好像他是靠运气赢的今川家。虽然事实上也差不多,但织田信长这么傲娇的人怎么会承认呢?

    “是啊~怎么?需要我当先锋不?我保证,分分钟把十九条城拿下来!”织田义信嬉皮笑脸的说道,他可没把十九条城放在眼里。虽然那座城砦算是美浓的门户,不过兵力和城防都算不上什么坚城。

    “切,就知道抢功劳!没你的份!”织田信长送给织田义信一个鄙视的目光,随后看着天空发着呆。

    “兄长大人,您在想什么鬼点子呢?不会又想偷袭吧?”织田义信见状,顿时好奇的问道。

    闻言,织田信长突然一愣,猛地转头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呃……”织田义信莫名其妙的看着织田信长,“我说您是不是又打算偷袭啊?”织田义信重复着。

    “哈哈!”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突然大笑起来,拍着织田义信的肩膀说道,“说得对!”

    随后,也不管一脸懵逼的织田义信,转身大喊着,“叫利家和恒兴过来!”不多时,前田利家两人就赶了过来。

    “利家,恒兴,十九条城就交给你们了,再给你们500兵力。不过记住,要给敌人出城求救的机会!”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是!”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闻言,念头一转就知道织田信长打着什么注意,一脸坏笑的应道。

    “切,神神秘秘的。”织田义信见状顿时不满的嘀咕着,他可是非常不喜欢这种大家都明白,他却不知道的情况。

    这时,费南德·迪阿斯缓缓走了上来低声说道,“主公,殿下恐怕是打算引诱斋藤军救援十九条城,然后在其渡过榆俣川时发起进攻。”

    “哈?”织田义信楞了一下,却立刻一脸明白的表情笑道,“呵呵,我知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好吧,虽然织田义信根本不晓得榆俣川在哪里,也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不过他可不想留给家臣他啥都不清楚的印象,虽然费南德·迪阿斯一眼就看穿了织田义信的戏码。

    或许织田义信也知道自己的演技很烂,所以他立刻就转换了话题,“费南德,你可以啊,竟然连美浓的地形也知道。”织田义信话中充满了好奇和佩服,虽然他将费南德·迪阿斯收为家臣,并让岛左近负责教导他,但这段时间他忙着各种事情,也没什么机会去看看他到底学习的怎么样。

    嘛,当然了,这和费南德·迪阿斯不是美女是没有一丁点关系的。

    “岛大人在教导属下的时候,一直要求属下要熟记地形。同时因为属下以前是海员,对于地图总是比较在意。”费南德·迪阿斯低声解释着。

    “哦~”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后夸赞起费南德·迪阿斯来。对于家臣,他从来不吝啬称赞的,毕竟不费什么功夫是吧?

    另外一边,正在快速向织田军进军的日比野清实很快就得到了十九条城危在旦夕的情报。

    “混蛋!速度进军!一口气度过榆俣川进攻织田军!”日比野清实愤怒的大喊着。也不知道是在愤怒敌人织田军的速度,还是在不满被安藤守就等人浪费的时间。

    “日比野大人,这么大的雨,强行渡川的话太危险了吧?”长井卫安有些担忧的说道。

    “长井大人放心,雨势这么大,织田军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强行渡川的。而且我们的探子也没有发现任何敌人,放心吧!”日比野清实大咧咧指着榆俣川对面示意没有危险的探子说道。

    长井卫安闻言,想了想也就没有在意。虽然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偷袭了今川义元,但在大部分人的眼中,那不过只是织田信长运气好,外加今川义元大意而已。这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更是美浓诸人心中确定的事实。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也不想相信,织田信长真的是靠实力战胜的今川家。

    好吧,或许那一次真的是运气使然,不过这一次嘛……

    “啧啧,他们还真的就这么渡川了?是不是脑袋太简单了?”织田义信潜伏在一棵树上不屑的嘀咕着。身后,站着数名忍者,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刚才示意没有危险的那名探子。

    “去,通知兄长大人,可以出兵了。”织田义信头也不回的命令着。

    “是!”

    “啧啧,一万人啊~不晓得能活下来多少呢?可惜啊……榆俣川有点小呢……”织田义信口中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半济而击,传说中的孙子在行军篇中提到过。虽然织田义信不晓得织田信长有没有看过孙子兵法,反正他是没看过……咳咳!好吧,其实织田义信还是瞄过的,虽然只是蹲厕的时候随意的翻了翻,不过很多东西还是能说的上来的。

    比如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或者什么“其疾如风啊……”好吧,他只知道孙子兵法中一些众所皆知的段子而已。而半济而击,他是没听过,不过却也知道在渡河到一半的时候,是进攻的大好机会。

    好吧,这瞎子也看得出来吧?瞅瞅冒着高涨的川水小心翼翼渡川的斋藤军,织田义信都觉得如果川水再高点,说不定根本就不用他们出手,这些斋藤军自己就能完蛋了。

    “快!再快点!”日比野清实在榆俣川对岸不断催促着,虽然不觉得织田军会偷袭,但在这种情况下渡川,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就算他再怎么没脑子,也不想让这种情况持续太久。

    只是就在这时,一团黑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内,几乎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是织田军!准备迎敌!其他人速度渡川!”日比野清实愤怒的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