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出兵美浓
    (突然发现,标题这东西真的好难起……)

    木下秀吉带来的钱自然不是全都要给蜂须贺小六他们的遣散费,给他们的,实际上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不过就算如此,也足够他们生活一段时间了。

    而蜂须贺小六也知道现在留给他表现的时间并不多了,立刻就和前野长康四处奔走,去拉拢那些相识的野武士团。对于他来说,既然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和木下秀吉绑在了一起,那他就绝对不会允许墨俣城筑砦失败这种事情发生。

    也不晓得是蜂须贺小六的面子大,还是木下秀吉给的钱起到了作用,很快,蜂须贺小六就拉来了一帮野武士啊山贼什么的,足足有500多人。

    清州城,木下秀吉跪在下面,身后,是一脸紧张的蜂须贺小六和前野长康。虽然他们平时都很不屑这些大名什么的,但真正见到之后,他们还是会不由自组的惧怕起来。因为面前之人,只需要一句话,就足以要了他们两个或者一族的性命。

    “猴子,做得不错,时间也刚刚好。”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完,又看了一眼蜂须贺小六两人,“小六,长康,从今天起你们就作为猴子的家臣好好为本家效力吧。”

    “是!”

    “嗯,下去吧,你们要看好时机,可千万别搞砸了!”织田信长嘱咐着。

    “请主公放心!”木下秀吉大声说道。随后,就带着蜂须贺小六两人离去了。

    “那位就是殿下吗?想不到看上去那么让人害怕。”走出清州城,前野长康猛地一个大喘气,随后有些胆战心惊的抱怨着。

    “哈哈,长康,你以前不是一直都看不起天下英雄吗?怎么现在胆子变得这么小?你说是吧?小六~”木下秀吉大笑着打趣着。只是,想象中的附和并没有出现,转头看去,却发现蜂须贺小六正一脸严肃的跟着他们。

    “嘿!小六,你在想什么呢?”木下秀吉古怪的问道。

    “属下在想应该如何才能更好的完成筑砦的任务。”蜂须贺小六恭敬的说道。这副模样,看得木下秀吉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小六,你们是我的兄弟,现在没有外人,用不着这样恭恭敬敬的,多别扭。”木下秀吉有些不满的说道,在他看来,蜂须贺小六这样子是没有将他当兄弟对待。

    “主公,您必须明白,您现在已经是织田家的家臣了,是真正的武士,而且以后还会成为地位更高的武士!身为家臣的我们,也必须像一个武士的模样,不然别人会看不起我们的。”蜂须贺小六严肃的说道。

    既然上了木下秀吉的船,那蜂须贺小六就不希望这条船翻掉。而在他看来,木下秀吉还并没有适应到底应该如何做一名真正的武士。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木下秀吉这番态度会让他们感觉很好,但作为一名属下来看,木下秀吉这副模样可就有些不符合身份了。

    “是吗?”木下秀吉搔了搔脑袋,有些古怪的说道,“可义信大人也一直都是如此啊,也没看到家臣们谁敢看不起他。”

    “主公……”蜂须贺小六无奈的看着木下秀吉,“难道您有义信大人的武勇吗?而且义信大人可是殿下的妹婿……”

    蜂须贺小六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木下秀吉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六,我明白了,既然身为武士,那么就要遵守武士的规则!以后我会注意的!”木下秀吉表情严肃的说道。

    “嗯,其实主公您在刚才面见殿下的时候就表现的很好,不过在面对家臣的时候,改一下就好了。虽然现在主公的家臣只有我们两个和您的弟弟,但相信以后,家臣会越来越多的。届时,如果您还是这种态度,可是很难服众的。”蜂须贺小六满意的点了点头。

    蜂须贺小六很清楚木下秀吉的为人和性格,看外表似乎只是一个猥琐的矮矬子,但内心的他其实是非常豪爽的游侠性格。而且说话做事间,总是会让人不知觉的被他那爽朗的笑容感染。不然当年,他和前野长康也不会和木下秀吉关系那么好。

    这种性格不能说不好,但作为武士,而且还是一个平民武士,木下秀吉这种性格就很容易吃亏得罪人了。所以蜂须贺小六才会出言提点,虽然他也是第一次当武士,但多年来游走在织田、斋藤等诸多豪强之间,早已经将他打磨的异常成熟。

    “小六,我明白了,放心吧,既然你们跟了我,我就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总有一天,我会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木下秀吉握着拳头发着誓言。

    “属下一定誓死为主公效力!”蜂须贺小六见状,连忙拉着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前野长康表着态度。

    “嗯,那么我们这就开始行动吧。小六,你的心细,先带人去墨俣那边打探情况,然后等到战争打响后,看情况给我们发信号!长康,你随我去找小一郎。”木下秀吉严肃的说道。事实上他本来是打算先带着蜂须贺小六和前野长康去喝酒庆祝一番的,不过现在被蜂须贺小六点醒后,他连忙收起有些膨胀的心态。

    “是!”

    清州城织田信长的宅邸,虽然时间已经来到了深夜,但织田信长却并没有入睡。他坐在走廊上,一只脚盘着,一只脚随意的悬在半空中晃悠着。身边,摆着一壶酒。

    随手抄起酒杯,望着天上的明月,织田信长忽然喃喃自语着,“蝮蛇,你看着吧,我马上就会拿下美浓,进而上洛夺取天下!”说完,直接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拿着酒杯的手往旁边一身,一阵倒酒声随即响起,再次饮尽,织田信长没有回头直接轻声问着,“阿浓,还没有睡吗?”

    “呵呵,殿下不也是如此吗?”浓姬娇笑着,再次帮织田信长倒满酒杯。

    “哈哈!这么多年了,终于到了这一步了,我怎么能不激动呢?”织田信长大笑着。自从斋藤道三将【让国状】交给他后,几乎无时无刻他都在幻想着入主美浓,可斋藤义龙的存在,以及今川义元的压力,让这个幻想一直都只能是一个幻想。

    而现在,今川义元死了,斋藤义龙也死了。今川家的家督今川氏真,一个胆小无能的鼠辈而已,自从继任家督之后,根本就不敢找织田家报仇。而斋藤家的继任者斋藤龙兴,也不过是一个13岁的小鬼头而已。

    不久前,松平家的降服,让织田家可以彻底集中兵力对付斋藤家了,攻略美浓的时机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好的时候,这让织田信长如何不激动?

    “吉法师,你可别小看龙兴啊,不管如何,他都是义龙的儿子,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更何况还有安藤守就他们……”浓姬见状,低声提醒着。

    “哈哈!放心吧!”织田信长闻言大笑着将浓姬搂入了怀中,捏着她的小鼻子笑道,“我是不会看不起任何敌人的,毕竟今川义元可是被我亲手击败的……而且,如果真的看不起斋藤龙兴的话,我是不会答应义信那小子墨俣筑砦这件事的。”

    闻言,浓姬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墨俣筑砦,她也觉得是一个妙招,尤其前方有大量的织田军牵制的情况下。要知道墨俣可是位于美浓国内,一旦建成,织田家等于拥有了随意进出美浓的钥匙。

    “嘻嘻,想不到义信那小子竟然会想出这种主意来,真让人想将他的脑袋敲开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浓姬娇笑着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我之前也问过那小子这个问题,他说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啧啧,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脑子哪里开窍了,才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一番话,不过确实说得很对呢。”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浓姬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良久之后,突然掩嘴轻笑着,“真无法相信这句话是义信那个小子说出来的话,他可从来没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过呢~”

    “哈哈,谁说不是呢?”织田信长闻言摇头苦笑着,在他们看来,或者说所有熟知织田义信性格的人看来,织田义信从来没有真的把什么敌人放在眼里过。这一点,相信松平家所有人都可以作为人证。

    织田信长和浓姬在这边不断谈论着关于织田义信智商的问题,不晓得这些话被织田义信听到的话,会做何感想呢?好吧,就算他知道此时织田信长正在诋毁他的智商,也没有时间过来和其理论,因为他正忙着呢。

    织田义信的宅邸,濑名所居住的房间,虽然已经入夜,但依然烛光点点。如果仔细听的话,就能听到一阵微不可闻诱人的呻吟声不断从屋内响起。

    良久之后……

    织田义信搂着一脸红润的濑名躺在床铺上,不远处,竹千代和龟正在熟睡之中。嘛,至于他们刚才有没有醒过来,那就不晓得了。反正织田义信是没有理会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了,不排除他觉得这种情况下有种别样的刺激感。

    “明天大人您……”濑名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大白兔被狠狠的捏了一下,如果不是及时捂住嘴巴,恐怕直接就叫了出来。

    泪眼婆娑的看着织田义信,却看到他一脸怪笑的看着自己,“你应该叫我什么?”

    闻言,濑名顿时无奈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父亲大人……”说完,濑名忍不住又小声嘀咕着,“你这个大变态!”

    嘛,虽然小声,但两人贴得如此紧密,织田义信又怎么可能没听到,不过他才不在乎呢,“嘿嘿,这才是我的好媳妇嘛~”织田义信怪声怪调的说着,依然停留在濑名体内的坏东西调皮的动了一下,顿时又让濑名一阵颤抖。

    “父亲大人,饶了媳妇吧……”濑名忍不住开口求饶着,也不晓得织田义信是不是憋太久了,这段时间的战斗力简直惊人。

    “哈哈~”织田义信看着濑名这种模样,顿时大乐,不过他也知道濑名已经不行了,倒也没有再乱来。

    好不容易让身体传来的感觉消失,濑名这才定了定神小声问道,“父亲大人,您明天就要出阵了吧?”

    “是啊~怎么?担心我吗?”织田义信刮了刮濑名的小鼻子笑道。

    “哼!谁担心你啊?就知道欺负媳妇的大变态父亲!”濑名撅着嘴不满的说道。

    “嘿,那也是因为媳妇喜欢被父亲欺负啊~”织田义信怪笑着说道。说完,他轻抚着濑名的秀发笑道,“放心吧,以我的实力,真的想走没人留得住我的。而且,说不定本家一次性就能攻下稻叶山呢?”

    “哼,如果那样的话就好了。”濑名娇哼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织田义信才起身离去。他不知道他和濑名的关系众女是否有发觉,不过不管如何,他也不会在她的房间留宿。

    而在织田义信离开后,濑名也缓缓起身走到一旁擦拭着身体。转过身,看着依然还在熟睡的竹千代和龟沉默着,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隔天一早,清州城的广场上,所有重臣此时已经全部集结于此,他们目光炯炯的看着站在高台上的织田信长,等待着他们期待已久的命令。

    “诸位!”织田信长看着诸人大声喊道,“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岳父斋藤道三在战死前,将美浓一国让给了我。可因为各种原因,它依然被反叛者占据着。而如今,是时候将它彻底的掌握在本家的手中了!”

    “现在!我命令!目标,美浓!出发!”织田信长右手猛地往前方一甩,霸气四溅的喊道。

    “喔喔喔!”

    1561年8月13日,织田军出兵1万7千人,开始向美浓进军。两个纠缠了数十年的宿敌,看起来似乎终于要决出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