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六章:墨俣筑砦计划
    织田信长召集众人来开评定,自然不可能是为了织田义信孩子的婚姻大事了。打趣一会后,他就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见状,众人重新安静了下来,他们都清楚,接下来,将会有大事件发生了。

    “诸位!”织田信长扫视着众人缓缓说道,“斋藤义龙已死,松平家也已经降服,此时正是本家进攻美浓最好的机会,所以我决定3日后出兵美浓!诸位都要做好准备!”

    “是!”众人齐声应着,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在织田信秀死后这么多年,织田家终于可以再次进攻美浓了。虽然之前织田信长也不是没有攻打过美浓,但那大多都是试探性的,而如今,显然不会是过家家一般的骚扰了。

    “义信,这次你也出阵。”织田信长转头看着织田义信说道。

    “嗯。”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这种总攻,他怎么可能不出场?就算织田信长不说,他也会主动请缨的。不过,对于攻略美浓,他却还有些别的想法。

    “兄长大人,我觉得我们在进攻美浓的时候,可以建立一个桥头堡,清州城距离美浓还是远了一些,而我们也很难一口气灭掉斋藤家。”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历史上,织田家为了攻略美浓,先是移居小牧山城,随后又再墨俣城建造了前线城砦。不过移居小牧山城更多的是为了牵制当时并没有真正降服犬山织田家。而如今,织田信清同学显然不敢有背叛织田家的想法了。

    “桥头堡?那你觉得要建在哪里呢?”织田信长看起来对织田义信的提议很感兴趣。

    “墨俣,墨俣在美浓国内,距离尾张也并不遥远。”

    “墨俣嘛……”

    而此时,下面的诸多家臣也纷纷议论起来。虽然斋藤义龙已死,新任家督斋藤龙兴并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但就算他们再怎么自大,也不敢去想织田家能够一次搞定斋藤家。毕竟,斋藤家只不过是家督换人了,势力可没有任何的消减。

    如果能够在墨俣这里扎下一个钉子,那么对于织田家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那代表着织田家随时可以从墨俣突袭美浓,更能将墨俣当作一个根据地,为前方将士提供源源不断的补给。

    沉吟片刻,织田信长就决定同意织田义信的提议,不过对于谁去建造墨俣砦,他倒是有些头痛。因为此次进攻美浓,织田信长是毫无疑问的希望可以取得巨大战果的。这么一来,绝大多数的家臣都得前往正面战场。可负责建造墨俣砦的人,显然也不能太差。不然万一战事出现什么变故,而墨俣砦又没办法起到防御的作用,那可就白白送给斋藤家了。

    而下面,柴田胜家等人也都在思考着筑砦的人选。和织田信长的担忧一样,而一时间他们却也想不出什么好人选来。毕竟,如果派去的人打仗不行,虽然面对织田军的攻势,美浓那边也未必抽的出来人,那万一被斋藤军偷袭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嗯?为啥不直接守在那里开始筑砦?这样不是才能力量最大化吗?嘛~主动进攻吸引大量敌军,然后小股部队偷偷在后面筑砦容易呢?还是直接明摆告诉对方自己要筑砦,摆开架势一边防守一边筑砦容易?更别说织田信长要的是进攻,而不是一路筑砦筑到稻叶山城下。

    众人纠结着,而织田义信则有些不爽的看着在那边沉思的木下秀吉,“这只死猴子,怎么还不出来?”

    好吧,他到不是突然佛心来了,决定拉一把木下秀吉,只不过在他心中,能够最快最好的建好墨俣砦的人选,毫无疑问只能是木下秀吉。就算是他自己……好吧,织田义信同学根本就不会筑砦。

    毕竟在历史上,木下秀吉可是玩出了一夜城的戏码,虽然真实情况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夸张,但木下秀吉,确实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尤其是在绝大多数重臣和兵力都要投入到正面战场的时候,织田义信可是很清楚木下秀吉到底是凭借什么建好的墨俣城。

    就在织田义信忍不住想要点名的时候,木下秀吉似乎感觉到了织田义信的恐怖目光,突然站了起来走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说道,“主公!猴子愿意前往筑砦!”

    “终于站出来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随后又瞅了瞅传说中猴子最大的对头柴田胜家,还有第二、第三对头泷川一益和佐佐成政。只是很遗憾,他们并没有跳出来对猴子说三道四。

    “难道历史是假的?”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不过转念一想,他却也猜到了原因。历史上柴田胜家等人看不起和敌视木下秀吉,或许确有其事,但绝对不可能是现在。

    其实也很简单,木下秀吉是什么身份?平民出身,目前不过是足轻大将。而柴田胜家呢?家老!泷川一益呢?部将!佐佐成政呢?部将!而且他们还都是各自家族的家督。这等身份,他们又怎么可能故意去针对一个小小的足轻大将?那也太不符合身份了。

    毕竟,大部分的记载中,他们对木下秀吉的敌意基本都来自于他蹿的太快了。而如今,他根本还没有机会窜起呢。或许唯一能够引来人嫉妒的,只有他以足轻大将的身份参与评定吧?不过这顶多只能引来同为足轻大将那帮人的不爽,而且还无可奈何,因为木下秀吉能够参加评定,是织田义信提出来的。

    好吧,这件事情不过是织田义信的一时兴起罢了,之前的某次评定前,织田义信看到木下秀吉一脸渴望的看着评定间中排排坐的家臣们。见状,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抢了人家的老婆所以心有愧疚,织田义信就将木下秀吉也带了进来。

    对此,织田信长也没有理会,其他人碍于织田义信的身份,也不敢多说。于是,众人就直接无视了这件事情,不过也因此,木下秀吉得到了参加评定的资格。不过他也很聪明,知道自己能够参加不过是因为织田义信的无意之举,所以他从来不发出任何的意见,甚至都不敢靠着其他家臣入座。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的位置,一副空气人的模样。

    想通了这点的织田义信顿时有些无奈的搔了搔脑袋,“这猴子,还真是顺杆爬的能手啊。”织田义信看着跪在大厅中间的木下秀吉暗想着,不过却也懒得多说什么。毕竟对于木下秀吉,他现在倒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猴子!你确定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如果你接了任务又完成不了,我会砍下你的脑袋丢去喂狗!”织田信长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说道。

    “是!”木下秀吉大声应道。

    见状,织田信长不再多说什么,“既然猴子你这么有信心,那么说说你的想法吧。先说好,我这边是没有多少部队能够给你的。”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这一点,其实也是大部分家臣不愿意接活的原因,毕竟大部分的部队要进攻美浓。能够分出来筑砦的部队,肯定多不到哪里去。

    “主公,属下只需要500人和3000贯钱!”木下秀吉大声说道。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大惊。

    “嗯?!猴子,这事情可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织田信长瞪着木下秀吉沉声说道。3000贯钱,筑一座如同那古野城那种显然是不可能,不过如果是一座城砦的话,却又多了一些。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木下秀吉竟然只要500人?

    好吧,织田信长要的是能够装下数千甚至上万人的大城砦,500人?就算没有人阻止,恐怕也得筑上几个月。

    “属下不敢开玩笑,3000贯钱中,除了购买材料的钱,其余的属下准备去拉拢蜂须贺一族。属下流浪时期曾经和现今蜂须贺一族的族长结识,相信他们会答应属下的。”木下秀吉大声说道。

    “蜂须贺一族,那群雇佣兵吗?”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木下秀吉,倒不是说他没听说过蜂须贺一族。事实上蜂须贺一族在美浓和尾张两地还是很出名的。和平时期经营水运赚钱,战争时期受大名雇佣参加战争。织田信秀就曾经雇佣过他们和斋藤家为敌,当然了,斋藤道三也曾经雇佣过他们。可以说,他们是真正的认钱不认人。

    而织田信长会诧异,是因为木下秀吉竟然认识蜂须贺一族的族长。毕竟以他认识中的木下秀吉,怎么也很难和雇佣兵扯上关系。不过对此,织田信长却也没有细想,“看不出来啊猴子,就你以前那副鸟样子,竟然也能认识这种人。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织田信长笑道,

    “谢主公!另外,属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属下之前和蜂须贺一族的族长结识后,听说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真正的武士……”木下秀吉拜谢之后再次说道。

    “可以!如果你真的能够将他拉拢来的话,别说武士的身份,只要你有本事,就让他做你的家臣好了!”织田信长不以为意的说道。

    雇佣兵这种存在,或许很能打仗,但因为他们只认钱不认人的无节操,使得很多武士对其都很唾弃。所以他们的地位显然不可能高到哪里去。很多时候,雇佣兵想要成为武士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事情。

    “谢主公!”木下秀吉大声应着,随后就一脸兴奋的离去了。

    而搞定了这件事情,织田信长就解散的诸人,让他们返回领地动员部队准备进攻美浓了。

    在这个时代,因为作战部队多为农兵的关系,大规模动员部队的消息很难瞒得住任何人。织田家这边刚一行动,那边斋藤家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主公,织田家准备进攻了。”安藤守就低声说道。

    “是吗?终于还是来了……”斋藤龙兴淡淡的说道,听不出有任何慌乱。

    “心态上面,倒是比老主公强多了~”安藤守就心中暗想着,嘴上紧接着说道,“根据情报,织田信长下达了总,预计兵力将会达到1万3到1万5千人。”

    “1万5千人嘛……”斋藤龙兴有些头痛的敲着案几,对于战争他还很是陌生。别说1万5千人的大军了,他甚至还没有经历过初阵。

    毕竟,他不过才13岁而已,就算拥有比斋藤道三还要高的天赋,也需要时间去成长。而织田信长,显然不会给他成长的时间。这次的总攻,就是明确的信号,织田信长不允许第二个斋藤义龙出现。

    “浅井家那边有回复吗?”斋藤龙兴沉声问道。

    “还没有,根据半兵卫的回复,浅井家现任家督浅井长政似乎毕竟倾向织田家。”说到这里,安藤守就突然拜伏在地恭声说道,“还请主公原谅,因为情况紧急,属下就私自做主,让半兵卫暗中联系了六角家。”

    看了看安藤守就,斋藤龙兴又如何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呢?虽然他还年轻,但对于这些事情倒是看得很明白。安藤守就私自做主?显然不可能,因为安藤守就一直都在稻叶山城,再怎么紧急,几步路还能耽误啥?所以很显然,他是为竹中半兵卫辩护的。

    “放心吧守就,你也是为了本家……”斋藤龙兴轻笑着说道。他并没有追究,或者说暂时不想追究,因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织田家即将到来的大军。

    “谢过主公!”安藤守就低声说道,随后再次和斋藤龙兴研究对策来。

    冈崎城。

    松平元康收到了织田信长的亲笔书信,信中内容也很简单,让他守好三河,并严密监视今川家的举动。

    “终于要行动了吗?”松平家康看着书信嘀咕着,随后继续埋首在各种事务之中。对于这件事情,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如今的松平家,还没拥有能够产生想法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