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复兴中的松平家
    关口亲永死了,切腹自杀的。两天后,井伊直亲也同样切腹自尽。一时间,整个今川家都处在恐慌之下。虽然这两人为什么自尽并没有人站出来说明,但配合松平家降服织田家的消息,稍微有些脑子的人,就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还没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时,寿桂尼就再次出招了。

    井伊直虎,井伊直盛的唯一女儿,井伊直亲的未婚妻,直接被寿桂尼任命为井伊家家督,同时让其收养井伊直亲的嫡长子虎松。

    朝比奈泰朝,如今今川家双壁之一,升家老,同时接管了关口家的大部分领地。

    冈部元信,今川家双臂另外一人,升家老,增封石高1000石。

    鹈殿长照,升家老,增封石高1000石。

    ……

    一堆的赏赐,让所有家臣闭上了嘴巴,同时也打散了刚刚生出的异心。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他们胆敢有什么异心的话,那么不用寿桂尼出手,那些得到好处的家臣们,就会争先恐后的将他们灭掉。

    好吧,虽然这些命令都是以今川氏真的名头发布的,但在众人的眼中,他们还是更加相信这些都是寿桂尼的手笔。只能所人的名树的影,威望这种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生成的。

    “早川,你要记住,你是氏真的正室夫人,同时也是我的弟子。我希望,你能够在这种危机的时候,为今川家提供你的力量。”寿桂尼慈祥的看着早川柔声说道。

    虽然北条家和今川家的关系自从三国同盟之后,就一直都不错,但很难说如今会不会依然如此。对于寿桂尼来说,此时的今川家真的经不起战争了。

    “老师放心,早川知道该怎么做,而且相信父亲大人很清楚今川家对北条家的重要性的!”早川恭敬的说道。

    “嗯,那就拜托你了,明天你就以回娘家的理由返回小田原,顺便,帮我带点礼物给幻庵那个老头子。”寿桂尼抚摸着早川的秀发笑道。

    北条幻庵,是北条早云的三子,和寿桂尼,也算是老熟人了。毕竟今川氏亲死后,一直都是由寿桂尼兼任家督之职的说。

    而另外一边,今川氏真同样在和鹈殿长照商量着关于武田家的事情。

    “长照,我希望你可以前往甲斐一趟。”今川氏真沉声说道。

    “主公是担心武田家……”鹈殿长照低声询问着。

    “嗯,我信不过武田信玄那个人。”今川氏真点了点头。对于武田信玄,说实话,他内心深处是非常讨厌武田信玄的。并不是因为武田家有多强而让他有危机感,事实上今川氏真还是颇为看不起武田家的,毕竟武田信玄前些年可是被长野业正好好的教做人了一番。

    他之所以讨厌武田信玄,却是因为他很清楚武田信玄的为人,那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且毫无下限的人。毕竟,和敌对势力联手放逐自己的父亲,嘛,在这个时代也是没谁了。对于这种人,今川氏真不得不做好防备。

    “是。”鹈殿长照应道。

    “你也不用太担心,听说最近武田家和上杉家又不平静了,相信武田信玄再蠢,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和本家翻脸。另外,你可以去找武田义信,根据我那妹妹的信来看,他可以相信。”今川氏真拍了拍鹈殿长照的肩膀说道。

    “嗯。”鹈殿长照点头应着,随后顿了顿,有些犹豫的问道,“主公,那三河那边……”

    “这样,我让连龙去联系以下酒井忠尚,不过那个老狐狸也未必会真的为本家卖命。不过短时间内,松平家那边也翻不起什么波浪。”今川氏真想了想说道,虽然很不想就这么放过松平家,不过现在也确实没办法将它怎么地。

    今川家这边动作不断,松平家那边就平静多了。从尾张回来后,松平元康立刻就投入到恢复松平家势力的大工程之中。从织田信长那边,他得到了足足5000贯钱的资助,虽然对于一个势力来说,这点钱并不是很多,但对于穷到快揭不开锅的松平家来说,这完全是一笔巨款。

    “那么,这笔钱的用处就暂时这么定了。”松平元康舒了一口气说道,对于这么一大笔钱财的用途,整个松平家上上下下可是各种意见,不过终究还是统一起来了。

    “是!”松平家诸臣齐声应道。虽然降服了织田家,但因为鸟居忠吉的原因,松平元康的威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嘛,或许唯一有影响的应该是他认织田义信为父这件事情。只是毕竟松平元康的母亲确实跟着织田义信,名义上,怎么说都没错。

    再加上大久保忠世等人的支持,其余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嗯,顺便一提,在松平元康一行人回到冈崎城后,鸟居忠吉、大久保忠员等人就纷纷让出了家督之位。

    对于这件事情,松平元康自然是心知肚明,所以他也没有反对,只是度他们的继任者口头封赏了一番。好吧,如今的松平家,却也赏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不过,这个态度还是要表明的。

    松平元康坐在首位,目光缓缓在众多家臣的脸上一个个的扫视过去,良久之后,他缓缓站了起来,“诸位,从今天起,我决定抛弃今川义元带给我,以及松平家耻辱的元字!改为松平家康!”

    “主公英明!”

    评定之后,众人散去,松平家康对酒井忠次使了一个眼色,其连忙跟了上来。来到一间房间,一进屋,松平家康就直接说道,“忠次,你有没有办法让忠尚回归本家?”

    “抱歉主公,属下的兄长已经下定了决心。而且很久之前,他和属下的关系就已经非常差了。”酒井忠次惭愧的说道。

    “唉……”松平家康闻言,拍了拍酒井忠次的肩膀,“那就算了,从今天起,你就是酒井家的家督了。”

    “是!”酒井忠次连忙拜伏在地说道。

    “忠次,现在忠吉他们纷纷隐居,除了信政他们,你就是本家的头号家臣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起到带头作用,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松平家康语重心长的说道。

    “请主公放心!属下绝对不会辜负主公!”酒井忠次坚定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松平家康将酒井忠次扶了起来笑道,“我准备再去一趟尾张,这段时间,冈崎就交给你了。”

    “去尾张?”酒井忠次疑惑的看着松平家康,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是关于濑名夫人的事情吗?”

    “嗯,关口亲永和井伊直亲相继切腹,想必是因为本家的关系,所以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不然……”松平家康并没有说太多,因为有些事情并不能说清楚。而酒井忠次也很明智的没有发问,作为松平家康最信任的家臣,他很清楚松平家康和濑名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不过作为家臣,这显然不是他应该管的事情。

    顿了顿,松平家康叹了一口气道,“今川家这一手确实够狠,今川氏真的手段不可能有这么狠辣,估计是寿桂尼的命令。唉,那个老尼姑……”

    虽然他在今川家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接触过寿桂尼,但却听过很多关于她的传闻。所以,虽然寿桂尼是女人而且还是个老女人,但松平家康从来都不敢轻视她。

    随后,又吩咐了几句,松平家康就直接动身前往了那古野城。

    “孩儿拜见父亲大人!”

    当松平家康见到织田义信后,直接一个大礼就拜了过去。

    “啧啧,这种感觉……怎么就这么爽呢?”织田义信心中想着,嘴上飞快的应着,“我儿莫要客气,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儿子了,所以把这里就当作自己家就好~”

    “多谢父亲大人!”松平家康恭敬的说着,“父亲大人,孩儿有一个请求,希望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松平家康,不知道父亲大人能否同意。”

    啧啧,松平家康不愧是传说中的忍者神龟,这等事情竟然也做得出来。虽然松平家康认了织田义信为父,但显然,织田义信还管不到这种事情。

    只是这种做法,显然很让织田义信满意。他当然明白松平家康改名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同意,毕竟自己和松平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历史上,松平家康这个名字也确实存在。甚至在织田义信看来,松平家康早就已经将名字改好了。但他现在这么一说,显然是给自己面子。

    “呵呵~这名字很好,就这么办吧!”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随后两人又客套了一会,松平家康就将关口亲永切腹以及井伊直亲切腹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啧啧,今川家的动作还是真快,今川氏真也没有想象中的没用嘛~”织田义信撇了撇说道。

    “父亲大人,这件事情应该是寿桂尼的主意。”松平家康恭声说着。

    “哦?那位传说中的女大名吗?可惜上次去骏府城的时候没有见到她。唉,这可是位传奇一般的人物啊!”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感叹着。

    两人随后又闲聊了一会,松平家康突然拜伏在地恭声说道,“父亲大人,孩儿有一个请求希望您可以同意。”

    “哦?说来听听~”织田义信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道。

    “孩儿希望可以攻打大高城!”松平家康抬起头看着织田义信请求着。

    “大高城啊……”织田义信嘀咕着。桶狭间之后,织田家就重新占领了大高城周围的城砦。只是随后织田信长忙着准备攻略美浓,而织田义信则忙着找松平家的麻烦,一时间都没有去理会大高城。所以,此时的大高城,依然还在今川家的手里。

    “是的,大高城城主鹈殿长持前段时间已经病死,孩儿认为,这是进攻大高城最好的机会,同时孩儿也希望,借此来表示松平家的决心!”松平家康朗声说道,一副对织田家忠心耿耿的模样。

    不过,织田义信并不是看不出松平家康的打算。大高城位于尾张和三河的交界处,严格来说,算是在三河境内,不过前段时间自己跑去三河转了一圈,愣是将三河的一片领土变成了尾张国的。所以,松平家康自然担心织田家一旦攻下大高城,从此那里也变成尾张国的了。

    而且,对于松平家康更重要的是,大高城作为鹈殿长持多年经营的领地,里面可是有相当多的军备和金钱,这对于贫穷的松平家来说,可是极具诱惑力的。

    织田义信沉默着,他有些拿不定注意。按照他以前的性格,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件事情的。可如今,松平家康已经认他为父,表现的又这么恭敬。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都不答应,传出去也不好听。

    想了想,织田义信最终还是决定同意松平家康的请求,“我儿,这件事情我同意了,不过你还得去问主公的意见。如果他不同意,那为父也没什么办法。”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孩儿多谢父亲大人!”松平家康闻言,连忙拜谢着。对于织田信长,松平家康并不担心,就怕织田义信不答应。

    达到了目的,松平家康又呆了一会,就告辞了,他还要赶往清州城去找织田信长呢。而直到离开,他也没有要求见一见他的夫人濑名,也不晓得他是知道了什么呢?还是真的和濑名没有半分感情。

    摇了摇头,织田义信起身前往濑名居住的房间。在来到那古野城后,因为於大以及织田义信的关系,濑名母子三人就直接住进了织田义信的宅邸。

    “濑名,你不要太伤心了,这个仇,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帮你报的。”织田义信搂着痛苦的濑名低声劝慰着。

    “谢谢义信大人……”濑名哽咽的看着织田义信,死死的搂着织田义信,似乎想要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丝温暖。

    织田义信抚摸着濑名的秀发,此时他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默默的搂着濑名,试图带给她一些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