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三章:各家应对
    松平元康并没有久留,虽然他很想陪伴在自己的母亲身边好好尽尽孝道。但显然,带走於大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则必须回到冈崎处理接下来的事情。降服了织田家,这不过只是刚开始而已,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松平元康去处理。

    而濑名,也在於大的介绍下,认识了诸女。只是在得知濑名是松平元康的夫人,而松平元康又认了织田义信为父时,众女看向织田义信的眼神那叫一个古怪。饶是织田义信脸皮堪比城墙,最后还是忍不住落荒而逃。

    美浓,稻叶山城。

    斋藤龙兴正埋头于各种案卷之中,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在其身旁协助着。他叫做竹中半兵卫,就是斋藤义龙临死前,为了斋藤龙兴从安藤守就手中要过来的人。事实上,当时斋藤义龙虽然说的很好听,但他唯一的目的,只不过是希望通过这一手,来安抚当年他得罪过的那些家族们。

    虽然这些年来,那些家族都很安静,但他死后,谁又能保证这一点呢?要知道当年他为了消除斋藤道三的嫡系,可是杀了不少人呢。

    不远处,安藤守就和长井道利则坐在那边不断翻阅着斋藤龙兴处理过的案卷,这是协助,也是监督。毕竟斋藤龙兴刚刚才继承斋藤家,而且今年不过13岁,虽然这些天表现的还算沉稳,但家督,可不是沉稳就能够当得了的。

    年少的斋藤龙兴,就算从小就接受斋藤义龙以及各重臣的细心教导,但他毕竟不是天才,而且就算是天才,也需要时间去发挥他的天分。事实上,在安藤守就等人的心中,斋藤龙兴这些天的表情顶多算是一个合格的家督而已。

    但合格……这个以往可以接受的名词,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却无法让安藤守就等人满意。因为有一个强大的敌人正在蠢蠢欲动着,那就是织田家。虽然这名敌人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但安藤守就他们相信,织田信长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

    那么,问题来了,斋藤龙兴能像他的父亲和爷爷那样挡住织田家的进攻吗?嘛,最少在安藤守就等人看来,他还没有那个本事。不过所幸,家中还有日比野清实、稻叶良通等宿将,凭借美浓的实力,相信挡住织田家的侵攻应该问题不大。更何况还有今川家呢?安藤守就等人才不相信如果织田家真的全力进攻美浓的话,今川氏真会眼睁睁看着。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安藤守就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此时他们在此处理政务,是家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来人依然如此慌乱……安藤守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哗啦!”一声,门直接就被拉开了,屋内众人抬头看去,却发现是不破光治。不待众人出言想问,他就直接大声说道,“不好了!松平家降服织田家了!”

    “什么?!”安藤守就等人震惊的站了起来,“这不可能!”安藤守就怒吼着,“松平家和织田家有世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投靠织田家?而且还是降服?!今川家呢?难道没有任何动静吗?!”

    “安藤大人,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而且听说松平元康还认织田义信为父……”不破光治结巴的说道。虽然他在继承家督之后,被许多人誉为西美浓四人众。可实际上不管是地位还是能力上,才不过28岁的不破光治,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想安藤守就学习呢。平时,也多是以后辈的姿态面对安藤守就,如今看到安藤守就大怒,他如何不恐慌?

    “荒缪!太荒缪了!松平家那些家臣呢?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松平元康将松平家的基业全部送给织田家?!”安藤守就愤怒的说道。没办法,如果不破光治说得是事实,那么在拥有松平家帮助织田家抵挡今川家的情况下,织田家就可以全力进攻美浓了。而这,是安藤守就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好了守就,此时与其说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想怎么应对不久后织田家的进攻。而且,主公还在此呢……”长井道利站起身来劝说着,同时低声提醒着。

    闻言,安藤守就瞬间冷静了下来,连忙转身拜伏在斋藤龙兴的面前低声说道,“刚才属下无礼,请主公赎罪!”

    “守就也是为了本家,何罪之有?何况我刚才也被光治的消息而吓住了呢~”斋藤龙兴淡淡的说道,表情却也看不出喜怒。

    这番模样,让一旁的长井道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主公,属下觉得此时应该将重臣们都叫过来商讨一下对策才是。”

    “嗯。”斋藤龙兴点了点头应着,不久之后,稻叶良通等人就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那么诸位,对此你们有什么对策呢?”斋藤龙兴也不墨迹,直接就开口问道。

    “主公,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事实,那么属下认为,本家应该寻找盟友以应对织田家。”已经冷静下来的安藤守就恭声说道。

    “安藤大人所说不错,属下觉得可以选择近江的浅井家。”一旁的氏家直元附和着。

    “浅井家吗?”斋藤龙兴低声重复着,可惜脑中却没有太多的印象。

    或许是看到了斋藤龙兴有些迷惑的神情,他身边的竹中半兵卫低声解释着,“主公,浅井家之前是六角家的附庸,前一段时间,新认的浅井家家督浅井贤政公开宣布不再认六角家为主,随后在野良田合战中击败了六角家,重新夺回了江北的领地。”

    顿了顿,竹中半兵卫目光闪烁的说道,“不过,主公的父亲之前和六角家联合进攻过浅井家……”他的音量压得极低,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得见。嘛,虽然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做并不妨碍众人猜到事实,不过这却让斋藤龙兴很有面子。

    “嗯……可以试一试,半兵卫,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吧。”斋藤龙兴沉默了片刻后,对竹中半兵卫说道。嘛,身为家督,自然要先培养自己的嫡系了,而竹中半兵卫如今对他而言,就是嫡系家臣。

    对此,安藤守就等人倒也没有反对,而是继续讨论如何防守织田家这件事情来。

    另外一边,骏河骏府城。

    今川氏真一脸怒气的瞪着浑身颤抖跪在面前的那名小姓,此人是他最宠爱的小姓之一,不过显然,这份宠爱并不足以让他免受今川氏真的怒火。

    “废物!废物!一个女人两个婴儿!你们竟然找了这么就都找不到?!”今川氏真愤怒的大吼着,濑名母子三人已经消失数天了,可这么久的时间,竟然依然查不到任何消息。这如何不让今川氏真愤怒?要知道濑名可是在骏府城天守阁消失的!

    天守阁是啥?那是大名的居住地方,也是保护最为严密的地方。虽然当时因为某些原因,护卫在暗处的忍者和侍卫都躲在了远处,可就算如此,三个大活人也不可能平白消失吧?而且最让他愤怒或者说恐惧的,是劫走濑名三人的那个人。既然他可以悄悄的带走濑名,自然也可以悄悄的带走自己的性命。

    这种事情,对于任何大名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所以在发现濑名消失的当天,那一夜所有负责守卫的忍者和小姓都被处死了。

    对于今川氏真的愤怒,小姓跪在地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真的找不到任何踪迹的说。正在他担忧自己小命的时候,一名忍者突然出现在暗处,“殿下,找到濑名母子她们了。”

    “在哪里?!”今川氏真冷冷的说道。

    “在那古野城!松平元康降服了织田家,并把濑名母子送到织田家做人质……”忍者沉声说道。

    “松平元康……好!好!好的很!”今川氏真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后挥了挥手,那名忍者和小姓瞬间就离开了,他们可不想继续在这边待下去,天晓得今川氏真会不会突然拔刀砍了他们?

    “混蛋!”当两人离开后,今川氏真猛地拔出太刀胡乱的在周围乱砍着,名贵的字画、珍贵的茶碗,在一通乱砍之下,瞬间变成了垃圾。

    好半响,今川氏真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叫长照过来!”今川氏真大喊着。不一会,鹈殿长照就赶了过来,看到房间内的景象顿时一惊,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主公……”

    “长照,松平元康那小子降服织田家了,而且濑名母子也被其救走,并送到了织田家做人质。”今川氏真仿佛没有看到鹈殿长照的恐惧,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后随口说着,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什么?!”鹈殿长照呆住了,因为今川氏真并没有将濑名母子被劫走的事情宣传出去,所以并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不过,随即他就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一个处理不好的话,恐怕就会惹来家中动乱。

    “主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寿桂尼大师请来震住家中诸臣,绝不能让松平家的事情再次发生!”鹈殿长照飞快的说道。

    “嗯。”今川氏真点了点头,随后就派人去请寿桂尼过来。虽然他有些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如今今川家威望和号召力最大的,不是他这个家督,而是寿桂尼这个女尼。

    等传令的小姓离开后,今川氏真和鹈殿长照两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说呢?对于今川氏真来说,他最初的目的就是不和织田家开战,以短时间的忍让换取今川家的恢复时间。所以一开始,今川氏真就在把松平家往反叛这条道路上逼。可随后出现的机会,让今川氏真得意掌控松平家,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会再打算逼迫松平家了。

    可如今松平家降服了织田家,虽然让今川氏真很没面子,但总的来说,如今贫弱的松平家也无法对今川家造成任何的威胁,而织田家的目标肯定还是斋藤家。目的还是达到了,但今川家的面子却过不去。

    事实上,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情,那就是开战。只是这个念头刚刚浮现,今川氏真两人几乎同时摇着脑袋。并不是他们害怕打仗,而是如今的今川家,根本就打不起。一方面是因为今川氏真对今川家的掌控并没有达到很高的程度,另一方面,最近一段时间,武田家的态度越来越暧昧了。

    就在两人正琢磨时,寿桂尼终于来了。

    “奶奶。”

    “寿桂尼大人!”

    “唉~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让我这把老骨头省点心呢?”寿桂尼坐下来后,第一句话就让今川氏真两人无言以对。

    不过,寿桂尼却也没有理会两人,她轻轻的敲了敲案几,自顾自的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用理会松松平家,以他们如今的实力,短时间内对本家造成不了影响。”

    “至于松平家反叛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要出面负责的……嗯,就让关口亲永负这个责任吧。自从其被义元提拔起来之后,就没有做出什么真正的功绩出来,也借此敲打一下那些浑水摸鱼的老家伙们,”

    寿桂尼的语气很平淡,却让今川氏真两人感到不寒而栗。短短的一句话,就决定了关口亲永的命运,要知道这位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在今川家,关口家的地位可是很高的,而且在远江的势力也很大。

    “寿桂尼大人……”鹈殿长照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寿桂尼接下去的话给堵住了。

    “我知道,关口家在远江的势力不小,不过这次必须要用雷霆手段,不然反叛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嗯,这样,井伊家的家臣小野道好不是一直在汇报井伊直亲的事情吗?找个理由让井伊直亲切腹。”寿桂尼完全没有给今川氏真两人开口的机会,不断说着各种措施。嘛,总之一句话,雷霆手段处理,不服者,杀!好吧,老太太杀气挺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