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二章:织田义信是大腿
    织田义信到底为什么一直看松平元康不顺眼,对于织田信长来说,这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他只知道,当初在那古野城见到松平元康的时候,织田义信就已经看他不爽了。

    这一点,显然非常奇怪,因为织田义信的性格可是很高傲的,不可能没事去仇恨一个在当时看来,完全不值得去在意的人。

    好吧,就是高傲,如果织田义信知道织田信长对他是这么一种评价,绝对会高喊冤枉,因为在他心中,他可一直都是谦逊有礼的翩翩少年……呃……恐怕除了他就不会有人这么认为。

    其实认真来说,这倒不是在冤枉织田义信,因为他穿越后,虽然没有真的如同龙傲天那般狗眼看人低,却也从来没有真的将绝大部分人当一回事。毕竟,他是带着超级强大的金手指穿越的,而且在穿越初期又有些难以真的融入到这个时代里。

    你会在乎一个npc吗?显然不会!之所以对织田信长等人态度和别人不同,也不过是因为他们一直都是织田义信喜欢的历史人物而已。事实上,织田义信从小到大,虽然各种正规的场合从来没有出现过礼仪不符的情况,但在织田信长等人看来,他从来没把任何人真的当那么一回事。

    就好像当年,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在说自己梦想的时候,织田义信那种口吻显然不像是在说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像是在说一件已经确定会发生的事实。而在织田信长等人看来,那是完全看不起天下人的表现。

    所以,织田信长才会觉得很奇怪,根本看不起别人的织田义信,为什么会对松平元康有那么大的敌意。要知道当年对于织田信行,织田义信也都是完全无视的说。而在当时,不管怎么看,一直在和织田信长竞争家督位置的织田信行,才是最应该去敌视的人。

    织田信长很奇怪。可对此,织田义信又不可能说实话。所以,他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脑袋,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我也不晓得耶,可能是因为他有一张很嘲讽的脸吧?看着就让人觉得不爽。”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义信最后会这么回答他。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怎么解释第一次见到松平元康时,这小子就对他不爽呢?

    想了想,织田信长决定不再去想这种无聊的事情。稍微坐正了一下身子,织田信长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好了,现在松平家已经降服了本家,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但也算是本家的家臣了,而且还认你做父亲。我希望……”

    织田信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织田义信打断了。“我知道,知道了,不会再找那小子麻烦了。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我儿子了吧?”织田义信一脸猥琐的笑道,“虽然不晓得那小子干嘛要认我做父亲,不过这感觉还是蛮爽的~”

    “你真的不知道?”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一脸古怪的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他又不是松平元康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他干嘛突然发神经呢?

    无语的看着一脸无所谓,好像捡了一个大便宜的织田义信。织田信长突然觉得有些头痛,他真的很担心,某一天这小子被人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

    “唉,你小子。真不知道如果没有那非人类的武艺,你能在这个世道活多久。”织田信长感叹的说道。

    “喂喂,有这么咒人的吗?而且你的意思不会是认为我没脑子吧?告诉你!我只是懒得动脑筋而已,不然就算是诸葛孔明那小子也比不上我!”织田义信一脸警告的模样说道。

    “是是是!那今孔明大人,您知道松平元康为什么会认你这个继父吗?”织田信长鄙夷的看着织田义信,一副调侃的语气问道。

    看到织田信长这种态度。虽然不知道,但织田义信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那还不简单,自然是因为我和於大的关系了。而且那小子肯定是怕我再找他麻烦,所以才主动服软。”

    “嗯……这也是理由之一,倒也不算是没有脑子。”织田信长没有理会织田义信愤怒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其实他认你为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在本家的地位。”

    “地位?那应该去巴结柴田大人或者林大人才对吧?”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织田信长,显然不觉得他的地位有什么好让松平元康这么牺牲的。在他看来,他也不过就是织田家的一名城主,虽然很年轻,但在尾张,和他石高相同的家臣可最少还有十几人。

    “柴田?林?你真的觉得在本家有人的地位能够比得上你的吗?”织田信长无语的说道,他已经对织田义信的政治智商绝望了。所以他也懒得等织田义信继续发问,直接就说道,“你是本家的一门众,我的妹婿。本家最年轻的家老,同时也是尾张头号猛将。另外,本家之中,你和我的关系是最好的,在许多人看来,我和你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

    织田信长不断的说着,织田义信不断的点着头,等织田信长好不容易说完,他才有些惊诧的看着织田信长,“啧啧,想不到我在本家的地位这么高呢,要不要找个时间去仗势欺人一下?”织田义信一脸猥琐的说道,此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传说中的阔少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

    看到织田义信猥琐的表情,他就知道这小子压根没有往正确的地方去思考,“唉,你小子啊……难道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松平元康会认你为父吗?”织田信长叹息着,他真的觉得自己和织田义信扯这么几句话,比做一天的政务还要费心力。

    “听明白了,那小子就是想要抱我大腿嘛~好让我没事多关照他一下。”织田义信一脸发现了真相的模样说道。

    “抱大腿?倒是挺贴切的,你小子在创造词汇这方面,倒是有很高的天赋啊。”织田信长琢磨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道,“而且不单单如此。如果他认你做继父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本家其他家臣对他和松平家的态度也会不一样,毕竟要顾忌到你的面子。”

    闻言,织田义信歪着脑袋想了想。“那我是不是应该找他收点保护费?”

    “你小子……”织田信长苦笑的摇着头,“松平家现在有多穷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太穷的话,你也很难这么轻易的就让松平元康降服本家。”

    好吧,松平家为什么降服织田家,松平元康自然不可能对织田信长说实话了。毕竟说起来。实在太丢人了。

    “行了,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本家现在的重心是攻略美浓,不管怎样,我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找松平元康的麻烦。”织田义信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他就这么不让人放心吗?

    “嗯,那就好。”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缓缓拿起酒杯小酌着。说起来,他要的也不过是织田义信这么一个保证而已。

    只是织田信长的话说完了。织田义信却还有话说呢,“兄长,那个……你也知道的,於大她们都在待产,我希望濑名她们可以去那古野城居住。”

    “噗!”听到这话,口中酒还没有来得及下肚就被织田信长喷了出来。“你小子把她搞上了?你们这才相处多久啊?下手是不是太快了?!”织田信长震惊的问道。

    嗯,他震惊的是织田义信下手的速度,而不是下手的对象。因为在织田信长看来,这小子如果是妖怪转世的话,那绝对是个超级大yin魔。看看这小子的女性关系。单单有名份的就有4个人,没名份的就更多了。而织田信长自己身为织田家家督,才不过3位夫人而已。“唉,怎么突然觉得我好可怜?”织田信长哀怨的想着。

    “没有!绝对没有!你小子可不能乱说啊!”织田义信闻言连忙否认着。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真的承认?

    “切,没有你干嘛让她去那古野城?照顾於大她们?能不能找点好点的理由?!”织田信长鄙夷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他才不相信他的话呢。哈?织田信长不责怪织田义信吗?咳咳!织田义信又没有承认不是吗?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於大她们快生产了。虽然有侍女照顾,但濑名毕竟生过两个孩子,经验哪里是那些人可以比拟的?而且算起来,濑名也是於大的媳妇吧?可她们却还没有见过面呢。”织田义信继续找着理由。

    “行了,随你吧,不过别让元康那小子发现什么就好了。”织田信长无所谓的说道,他也不过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而已。只是随后,他又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记得,千万别让她也怀孕了啊。”

    傻傻的看着织田信长,愣了半响后,织田义信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好吧,他真的呆不下去了,谁知道织田信长还会说些什么话来。

    松平家一行人在清州城只待了一天就离开了,一同离开的还有织田义信和濑名母子三人。至于前田庆次等人,早早就返回那古野了。

    对于让濑名居住在那古野城这件事情,织田义信并没有瞒着松平元康,因为这种事情也很难瞒得住。而且在他看来,光明正大的行事,在很多时候反而更不会引来猜测。果然,松平元康并没有反对这件事情,反而提出想去那古野城见一见於大。对此,织田义信却也没有反对,何况他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回到那古野城,织田义信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松平元康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倒也是个孝顺之人呢~”织田义信暗想着。既然不能再找松平元康的麻烦,那织田义信只能去寻找松平元康能够让他看得上眼的优点了。

    而当在织田义信的搀扶下,已经怀孕7个月的於大挺着一个大肚子缓缓走出来时,松平元康再也忍不住,冲过来红着眼睛就拜倒在於大的面前,“母亲大人!孩儿……”刚开口,却已经涕不成声。

    “好孩子,快起来~”於大的情绪看起来也颇为激动,这让织田义信不得不小心搀扶着,同时恶狠狠的瞪了松平元康一眼。

    幸好,松平元康也没有昏头,看到织田义信的警告后,连忙收敛了情绪。虽然还是有些激动,但倒也没有再出现什么让织田义信担心的事情。

    母子两人就这么攀谈了许久,听得织田义信是哈欠连连。没办法,谁让两人对话的内容总是围绕在松平元康过得好不好之类的无聊话题呢?虽然天下母亲不外如是。

    “对了母亲大人,孩儿已经认义信大人为继父了……”松平元康轻笑着说道,似乎完全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这……”於大张了张嘴,转头看着织田义信,却看到他点了点头,同时投来温柔的目光。“於大,你是我的夫人,所以你的孩子自然也是我的孩子了~所以你以后可以放心了,有我这个父亲在,织田家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儿子。”织田义信抚摸着於大的秀发柔声说道。

    这番话,说得半真半假,除了确实是希望於大放心之外,也算是给松平元康一个信号。而松平元康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连忙拜伏在地恭声说道,“孩儿谢过父亲大人!”

    这算是正式的认父仪式吧?谁知道呢?反正织田义信也不在乎,只要於大开心就好了。随后,他又命人将濑名母子三人带了过来,为於大介绍着。当听到这三人就是自己儿子的夫人以及孩子时,於大那开心幸福的笑容让织田义信深深的觉得,自己将濑名三人带来确实是个明智之举。嗯,他似乎找到一个更好的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