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六十章:松平家降服
    冈崎城,当过了大概半刻钟后,“晕倒”的松平元康终于苏醒过来。刚睁开眼睛,松平元康就看到周围一群的重臣聚集在自己的身边。

    酒井忠次、鸟居忠吉、大久保忠员、长坂信政……

    “主公!”看到松平元康醒来,众人顿时惊呼着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松平元康制止着。随后,就看到他缓缓起身,忽然拜伏在鸟居忠吉的面前。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缓缓说道。

    “忠吉,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松平家从今天起就真的不复存在了,而我也只能带着无限的悔恨去见爷爷和父亲”

    松平元康这话说得非常真挚,因为在他撞晕的时候,他确实感到一阵后怕。或许,刚才那种局面下,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松平元康,哪怕拥有武器的只有那些小姓和旗本武士。但织田义信是一般人吗?明显不是,在松平元康的心中,他就是一个标准的疯子。

    杀掉松平元康,然后利用竹千代掌控松平家。好吧,这套路看上去很美好,但更关键的是,很可能成功!武士,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主家灭亡的。如果要为此侍奉自家的仇人,那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因为对他们来说,如果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主家被灭亡,那对他们来说,是绝对的耻辱。

    所以哪怕再怎么愤怒,他们为了保存松平家,也只能答应织田义信的条件。就好像当年为了保护竹千代,松平家家臣不得不为了今川家卖死命一样。不得不说,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无奈。

    “主公!快些起来,这是老臣应该做的!”鸟居忠吉连忙将松平元康扶了起来,声音之中,不禁也有些哽咽。

    “忠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从今天起,我会看清楚自己的位置。绝对不会再自以为是了!”松平元康低声说道。

    “主公!”

    自从今川义元死后,松平元康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以往的隐忍全都消失了,只剩下志得意满的自信。或许。他确实有资格自信,太原雪斋的弟子,又被其和今川义元同时看好。可这些,并不能说明他能够带领松平家复兴。

    直到将濑名送去骏府城当人质后,他才稍微老实了一点。但或许是因为他本来就和濑名没有太大的感情,却也没有怎么收敛,依然自顾自的不断发展着。所以,在听到松平元康竟然想要和织田家结为同一地位的同盟时,鸟居忠吉他们明白,松平元康还是一样的自大。

    所以,他们才一直保持着中立,希望松平元康能够明白如今的松平家到底有多么的弱小。可惜,这么做唯一的结果只是换来松平元康对他们的猜忌。而如今……他们的努力看起来还是没有白费。

    “数正、忠次、元忠、忠世……”松平元康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这些人。都是松平家年轻一代的翘楚,而其中,鸟居元忠和大久保忠世以前因为鸟居忠吉等人,所以松平元康并不想重用他们,不过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你们届时随我一起前往尾张,而冈崎城,忠吉,就拜托你了。”松平元康沉声说道。

    “是!”

    “另外,数正你去准备一些礼物。”松平元康不断下着命令。既然要降服,那么就要做到让所有人尤其是织田义信无话可说。

    过了两个时辰,织田义信都快睡着了,终于有人来敲门了。

    “我去。你们也太慢了吧,在搞什么哦?”织田义信看着酒井忠次不爽的问道。

    “义信大人,实在是很抱歉,因为主公要准备一些送给织田殿下的礼物,所以用了比较久的时间。”酒井忠次一脸平静的说道,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礼物?”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酒井忠次。他怎么也想不到被逼降服的松平元康竟然还想着要给织田信长送礼物,“尼玛,不愧是老乌龟!”织田义信对此,也只能暗骂一声,随后点了点头跟着酒井忠次前往和松平元康汇合。

    等看到了松平元康,织田义信虽然不满,却也不得不承认松平元康不愧是真正的忍者。只见他一脸淡然的站在那边,看到织田义信后竟然还会主动打招呼,而且还很恭敬……

    好吧,最起码织田义信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松平元康这样的。所以,织田义信也就打消了再次羞辱松平元康的念头。“松平大人,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是的。”松平元康恭敬的应道。

    “嗯,那就出发吧,别让主公久等了。”织田义信点头说道。好吧,这话说得纯粹是扯淡,织田信长怎么可能知道松平家已经降服了?织田义信可没有派半个人去给织田信长送信的说。

    这一行人并不多,加上织田义信等人也不过10来个,除了松平元康带上的那些松平家出色的年轻武士之外,就只有两名负责拉扯的足轻。好吧,天晓得松平元康在家中一贫如洗的情况下,是怎么弄出一车的礼物来。

    众人走的很快,或许是担心今川家的反应,所以松平元康并不希望拖太多的时间,而织田义信更是归家心切,要知道现在於大等女的肚子可是越来越大了。

    所以不过一天多一点的时间,他们就抵达了清州城。

    此时在城门外,前田利家、池田恒兴、丹羽长秀、佐佐成政安静的站在那边,当看到织田义信等人,或者应该说看到松平家的旗帜时,顿时迎了上来。

    “义信,真没想到啊,竟然真的和松平家达成了同盟协议?!”前田利家有些激动的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连忙说道,“注意,是降服!松平家降服本家了,不是同盟!你小子别乱说话!”织田义信狠狠的瞪了前田利家一眼。还好这小子刚才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有松平元康因为在他身边听到了。

    说完,也不理会因为织田义信的话而变成懵逼的前田利家,转头问向丹羽长秀,“你们怎么来了?”

    “呵呵,你们一路上又没有遮掩什么的。松平家那么显眼的旗帜如果看不到的话,森大人还不被主公骂死?”丹羽长秀轻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后和众人叮嘱了一下,就带到了松平元康的面前为其介绍着。

    此时。丹羽长秀等人的名声虽然比不上织田义信,但也算是颇为响亮,毕竟是织田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而且各个都有立下许多功劳。更别说松平元康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织田家的情况了。

    所以在织田义信介绍之后。松平元康立刻就和他们攀谈了起来,那热情而又恭敬的模样,看起来他们就好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

    片刻后,丹羽长秀侧身摆了一个poss,对松平元康恭敬的说道,“松平殿下,这边请。”

    虽然织田义信反复强调松平家是来降服的,但对于丹羽长秀来说,只要事情没有确定下来,那么对待松平元康。依然要以对待外国大名的态度来对待。而前田利家等人,也同样如此。对此,织田义信很是郁闷,“真是的,搞的我好像不通礼仪一般。”织田义信不断碎碎念着。

    对此,丹羽长秀他们只能投给织田义信一个鄙视的目光,毕竟严格说起来,他们已经和织田义信不一样了。虽然他们都是织田信长当年的小伙伴,但认真来说,如今只有织田义信成为了织田信长真正的兄弟。其他人。虽然关系依然密切,但难免出现一些隔膜。

    这倒不是因为织田信长或者前田利家等人自身的原因,而是这个时代的人天然的局限性。或许年幼的时期,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一起玩耍。但当他们长大了,自己也拥有了权利和地位后,他们依然无法免俗的会注意到许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则会让人与人之间产生距离。

    事实上就算是现代,也同样如此。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越小越好呢?说白了就是因为小时候的人想的简单。

    而织田义信,毫无疑问就是想的最简单的主,虽然在后世他也是快30的大叔,但身为宅男的他,也不知道该用童心未泯好呢,还是说长不大的渣男来形容。不过在这个时代,对于渴望亲情的织田信长来说,织田义信的性格毫无疑问深深的吸引着他。

    这一点,织田义信自己虽然不清楚,但织田信长或者前田利家他们却非常明白。所以虽然很羡慕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的关系,但他们并不会嫉妒,因为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

    跟着丹羽长秀等人,不一会众人就来到了天守阁,一路往里走,无数没有资格进入评定间的织田家家臣分列站在左右,也不知道是在迎接松平家的诸人呢,还是在耍下马威。不过显然在酒井忠次等人看来,下马威的几率应该是100%。

    等快要来到评定间时,丹羽长秀轻笑着转过头看着诸位,“诸位,请将武器交给旁边的小姓保管吧。”说话间,就有数名小姓走了过来。

    嘛,面见大名的时候,是不可以携带武器的,不管是以家臣的身份,还是同等地位的大名都是如此。一来是尊重,另外一方面也是要人安心。

    对此,松平元康等人只是点了点头,就将武器交了上去,前田庆次等人同样如此,只有织田义信……他既没有主动上缴,小姓也没有过来找他要,而丹羽长秀等人似乎也不奇怪,所有人仿佛直接无视了他一般。

    不过对此,松平元康却没有忽视掉,“想不到织田信长竟然如此重新织田义信。”松平元康暗想着。他自然不会以为丹羽长秀真的没有发现这一点,这么一来,只能说明这一切都是织田信长许可的。

    呵呵,能够带刀去见自家主公的人,恐怕古往今来,除了那些权倾朝野的人之外,恐怕织田义信是头一个吧?

    好吧,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织田信长对织田义信的宠信,当然这也确实是理由之一。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因为织田义信的佩刀实在太特殊了。八岐,原名天丛云剑,传说中斩杀八歧大蛇的神剑,而且在得到它的时候,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都亲眼看到了它的古怪之处。

    单单这点,就足以让织田信长不敢让织田义信把剑交给别人。好吧,这些是题外话了。

    此时在评定间内,柴田胜家等织田家重臣早已经聚集在此等候。当松平元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这些人齐刷刷的转头看了过来。目光中,充满了审视、不屑和敌意。毕竟松平家和织田家之间,除了仇恨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交际了。

    迎着这些人的目光,松平元康缓缓走进了评定间,而织田义信,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至于松平家的那些家臣以及前田庆次等人,则被留在了外面。以他们的身份,显然还不够资格进入评定间。

    当来到评定间中间的位置后,松平元康缓缓拜伏了下来,口中大声说道,“降臣松平元康,见过主公!”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傻了眼。“尼玛,这是什么情况?”此时在众人的脑海中,全部都是这么一句话,包括织田信长。

    猛地转头看向织田义信,看着他那一脸淡定的对着自己点了点头,此时,织田信长真想一拳狠狠的揍在这个混蛋的脸上。松平家向织田家降服,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派人通知自己一声,要不是森可成的汇报,那织田家今天可就丢人丢大了。

    连忙起身,织田信长快步走到松平元康的面前,“元康,千万不要多礼,快快起来~”织田信长满脸笑意的将松平元康拉起来。

    随后,拍着松平元康的肩膀,织田信长一脸兴奋的说道,“元康,织田家绝对不会亏待松平家的!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