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尘埃落定
    在别人家的地盘,只带着三个人,面对别人数十人,而且外面还有数百部队的情况下,却威胁要把别人给灭了。好吧,松平元康这辈子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于是,他笑了,被气消了,他站起身来,扫视了周围诸人一眼,发现他们此时同样一脸愤慨的看着织田义信。见状,松平元康最后一点担忧也消失了。他看着织田义信冷笑着,仿佛听到一件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义信大人,你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好笑。还是说你觉得就你们这几个人,可以将我们全都杀光?”

    松平元康这话说得那是相当有底气的,因为不管是什么时期,也没有哪家大名会干出将一个势力大名家臣全都杀光。因为那样一来的话,整个国的家族都会与他们为敌。而如果全都杀光了,那就更惨了,你会发现所有领地全都乱成一团。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每个家族其实就是那块领地世代的主人,对于这些家族的统治,平民们早已经习惯和拥护。换一个人,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让领内的居民心服,更别说一个国的领地了。

    当然,织田义信也不可能真的这么傻。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谁说要杀光所有人了?只要杀掉你和竹千代就可以了~”说着,织田义信转身看着濑名怪笑道,“当然了,竹千代这么小,如果让他当家督的话,相信他会很听话吧?”

    “混蛋!我忍不下去了!杀了这群侮辱本家的……”一名年轻的武士猛地站了起来大喊着,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一杆长枪就直接送进了他的胸口。

    杀死这名不知死活的年轻武士,前田庆次冷笑的看着诸人,“还有谁想要反抗的?”

    只是,前田庆次这次的威慑并没有起到预料中的结果,那名年轻武士被杀死,却又有数名武士站了起来。三河人不怕死,一旦他们成为敌人。那么将会是最恐怖的敌人。这,就是三河武士的精神。

    所以,在这几名武士的带动下,哗啦啦的一群人就站了起来。

    “哼!这么多人想要送死吗?”前田庆次不屑的冷笑着。手中长枪一摆,一副你们过来试试的表情。而白木行久和本多忠胜则冷冷的看着诸人,手中的武器平举着,只待有人上前,就发动雷霆一击。

    对于本多忠胜来说。虽然他们算是老乡,但此时各为其主,却也没有打算放水。这是本多忠胜身为武士的骄傲,同时也是对三河武士的尊重。

    至于织田义信,手持着八岐,很随意的站在濑名母子的身边,眼神淡淡的看着织田义信,似乎完全没把眼前这剑拔弩张的情况放在眼里。

    好吧,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毕竟这里松平家的家臣虽多。但都是手无寸铁。只有后面那些旗本、小姓才有武器。而且就算他们各个都持有武器,织田义信难道就会怕他们吗?要晓得这小子在进入冈崎城的那一刻,就做好了杀出去的准备。

    松平元康的手缓缓举起,如果仔细看的话,似乎有些颤抖。嘛,这也难怪,毕竟他这命令一下,不管杀不杀的死织田义信,松平家都算是完了。因为织田家是不会放过他的,而今川家。显然对于这种总想着叛变独立的家族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他也不想让局面变成如此,因为他之前的威胁不过是想让织田义信同意他的提议,也就是以同等地位的形式和织田家同盟。可惜,织田义信的态度让他不得不做出这种选择。因为他如果退缩了。那么松平家也就彻底的完了。没有家臣会追随被人随意侮辱还能饮气吞声的主公。

    松平元康的手举得很慢,明明一秒钟的事情,却让人感觉仿佛过了一天一般。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松平元康。

    “主公……降服吧……最少还有希望不是吗?”鸟居忠吉拉着松平元康的手缓缓放了下来,口中淡淡的说道。不带半点感情。

    “忠吉……”松平元康看着鸟居忠吉,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他明白,鸟居忠吉是看出了自己的处境,所以决意出面背下这个锅。

    松平元康身为家督,不能表现出任何有损家族荣誉的事情,尤其是对于现在几乎丧失了所有荣誉的松平家而言。只有家臣出面,而且还必须是重臣出面,他才能顺势下台。而这个人选,酒井忠次是无法担任的。因为谁都知道他是松平元康的嫡系,他的意思,不就是松平元康的意思吗?

    但松平元康却并没有把主意打到鸟居忠吉等人的身上,因为他很清楚,这些老家伙并不是他能够指使得动的,也不可能会听从他的命令。而且一旦背上这个锅,事情结束之后肯定要受到严厉的处罚才足以让所有人服众。这样一来,他们怎么可能会帮松平元康呢?

    所以当鸟居忠吉出面后,松平元康不感动绝对是假的,但他不能有任何的表示,因为他还要将誓死保卫松平家荣誉的家督形象扮演到底。

    “忠吉!织田义信都已经如此羞辱本家了,难道我们还要继续忍受吗?!”松平元康大声反驳着,不过放下的手,却没有再次提起来。

    “主公,明国有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家族能够保存,早晚我们可以找回失去的荣誉……”鸟居忠吉说着,一下子跪在了松平元康的面前,“主公!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气愤,让松平家彻底走向灭亡啊!”

    而随着他这一句话,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主公!请三思!”众人循声看去,却是大久保忠员。

    “主公请三思!”一个个的家臣纷纷拜伏在地大声请求着。这幅场面,瞬间就让之前那些还准备拼命的年轻武士们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些说话的家臣,各个都是服侍了清康、广忠直到现在的三代老臣。

    “你们……”松平元康颤抖的看着诸人,表情变得异常挣扎,身体不断颤抖着,仿佛在经历着什么痛苦的斗争一般。

    “主公!请三思!”又是一人站了出来,正是酒井忠次。而随着他的出面,那些松平元康的嫡系也纷纷跟了上来。

    “尼玛。这什么情况?这种情况下还能翻盘?”织田义信看着眼前的场面震惊的想着。

    织田义信也没有想过会有这种局面,不过看到松平元康那一脸纠结却不得不准备和自己拼命的时候,他就明白这是灭掉松平家的好机会。只要松平家没了,三河自然就会大乱。到时候织田家也就不用担心三河这边了。

    只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形式下,松平元康不但能下得了台,而且还将家臣们的心聚在了一起。织田义信很容易的就猜得到,在降服了织田家后。松平元康绝对会利用这次的机会将家中彻底整合。

    到最后,松平家就算名义上是织田家的家臣,却依然可以一统三河,进攻远江。这显然是织田义信不想看到的,可此时他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寄希望于松平元康是真的准备和自己死磕了。没办法,如果这种时候他还硬要将松平元康干掉打的话,那么虽然三河会失去一个共主,但却很有可能引来众多三河豪族的疯狂进攻。

    可松平元康会不答应吗?显然不可能。当那群年轻的武士们也拜服下来劝说松平元康降服织田家后,织田义信就明白。大势已去。果然,松平元康一脸无神的跌坐在位置上,艰难的说道,“我……同意了……”说完,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艹!这尼玛演的,太浮夸了吧?”哪怕织田义信再怎么看不起松平元康,也不会傻傻的觉得这小子真的晕过去了。不过不管再怎么不爽,目的达到了,织田义信自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必要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诸位准备一下。等松平大人恢复过来后,随我一起前往尾张拜见主公。”织田义信留下这么一番话,就带着濑名、前田庆次等人直接离开了。

    虽然没有趁机斩杀松平元康,但最初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所以织田义信也不打算再多说多做什么了。毕竟物极必反,逼急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织田家。至于让松平元康前往尾张,他也不是故意要羞辱松平家什么,不过是走流程罢了。毕竟是降服,就算只是表面上,该来还是得来。

    对此。松平家的诸多家臣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而酒井忠次则亲自带织田义信前往休息的房间。倒不是他有什么想法,只不过是担心如果由其他人来带的话,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那就麻烦了。

    织田义信并没有让濑名母子三人离开,而是直接将她们带入了自己的房间,对此,酒井忠次虽然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在他看来,无非是织田义信担心松平家临时变卦而已。

    临时准备的房间,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松平家还穷得要死。

    “行了,随便坐,相信过一两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回尾张了。”织田义信随口说道。拉着濑名就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对于织田义信的尿性,前田庆次三人早已经习惯了,所以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他们就随意的找了个位置休息起来。只有一路沉默跟着织田义信的小平太,还傻傻的站在那边一动不动。

    见状,织田义信这才想起来自己又多了一个未来名将,连忙对小平太招了招手笑道,“小平太,来这边坐。”

    缓缓走到织田义信的面前坐下,依然还是那副面瘫的表情,显然这位少年已经被松平元康伤透了心。

    对于他的态度,织田义信根本就不在意,他随意的问着小平太各种问题,而小平太倒也没有沉默以对,不过却也只是平淡的有问必答而已。

    “看来可以确定是未来的榊原康政了。啧啧,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都到手了,德川四天王也就只剩下酒井忠次和井伊直政了。嗯……得找个机会把井伊直虎弄过来,如果她是美女的话……”织田义信得意的暗想着。

    随后又聊了几句,织田义信转头说道,“忠胜,过来。”

    等本多忠胜走过来后,织田义信这才对小平太笑道,“他叫做本多忠胜,嗯,貌似和你一样大的年纪,而且也是三河人。所以从今天起,你就跟着他混吧。”说完,又看着前田庆次笑道,“庆次,再收个弟子没问题吧?”

    “不是吧主公?!还让我教啊!找行久嘛!”前田庆次大声抱怨着,显然不想在干这种活了。要知道单单教导本多忠胜,他就浪费了不知道多少去那古野町找小红的时间了。

    “不准不答应!”织田义信才懒得理会前田庆次的抱怨,他的家臣中,就这小子最清闲,不给他找点事情做哪行,他最看不惯偷懒的家伙了。嗯,他自己不算。

    “是!”前田庆次不情不愿的走到小平太面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才不爽的说道,“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训练可是非常严厉的,要有必死的决心才行。”

    “是!”小平太淡淡的说道,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见状,前田庆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切,庆次你小子就知足吧,送你两个本家未来名将当弟子。”织田义信鄙视的看着前田庆次说道,随后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直接对小平太笑道。

    “小平太,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家臣了,虽然没办法给你举办元服礼,不过相信你也不会介意吧?”织田义信随意的说道,“嗯,给你起个名字好了,你父亲叫做榊原长政,那你就叫做榊原康政吧。如何?还不错吧?”

    闻言,小平太那面瘫一样的脸终于有了不一样的表情,他缓缓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大声说道,“属下榊原康政见过主公!只要主公不弃,属下定然誓死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