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八章:谈判
    冈崎城评定间内,所有家臣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义信以及他身旁的那个女人,酒井忠尚他们这些亲今川派是惊恐,而松平元康等人则是一脸纠结。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濑名了。虽然织田义信一开始只是打算救出濑名,以此来让松平元康免去所有后顾之忧,不过在听到濑名之前的猜测后,他顿时就改变了想法。因为濑名说得没错,如果用这件事情来威胁松平家的话,显然效果会更好。

    “刚才是哪个家伙说要把我们赶出去的啊?”织田义信凑到酒井忠尚的面前一脸戏虐的问道,那语气,那神情,怎么看怎么欠打。

    “你……”酒井忠尚颤抖的指着织田义信,想要说些什么,却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明白,在濑名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松平家除了和织田家同盟之外,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走。

    濑名是主动被今川氏真放回来的吗?显然不可能,这么一来,当今川氏真发现濑名消失之后,随后又听到其出现在冈崎城,傻子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届时,松平家就算没有反叛的意思,也会被带上反叛的帽子。毕竟将人质救走这种事情,是任何大名都不可能忍受的。

    “好!好!好!主公!想不到您竟然早已经串通了织田家!还假惺惺的召集我们商议此事?!”酒井忠尚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看着松平元康。

    “忠尚,你听我解释……”松平元康连忙说道,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被扣下这么一个帽子。虽然他内心是有打算和织田家同盟,但绝对不是在这种绝对被动的情况下。更别说酒井忠尚口中的那些言辞了,他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一个不顾家臣意见,甚至在没有询问过家臣意见的情况下,就直接决定关系着家族命运这等大事的家督,显然是不可能有家臣会喜欢的。

    只是很遗憾,酒井忠尚根本就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今日之事!我会立刻禀报今川殿下!同时。从今天起,松平家之事,和酒井家再无任何关系!”酒井忠尚一脸愤怒的大喊着,随即就转身离开了。

    闻言。松平元康差点直接被气晕过去,他是顾虑酒井忠尚的资历以及反应,但并不代表他会坐视酒井忠尚叛出本家。如果这个头不将其掐掉的话,其他人也跟着离开松平家怎么办?只是……如果他出言阻拦的话,会不会让本来就不满的家臣们爆发出来?

    松平元康扫视了众人一眼。他们的眼神中,有错愕、有愤怒、有茫然、有不知所措。显然,织田义信突然将濑名带回这件事情,超过了所有松平家家臣的接受能力范围。

    而这种情况,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呆立在原地,死死的看着织田义信。“我看你准备怎么收场!”松平元康心中暗想着,他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配合织田义信任何的行动。

    看着酒井忠尚大步向自己这边走来,织田义信嘴角微翘。直接抽出了八岐拦住了酒井忠尚的去路。“我有说过你可以走了吗?”织田义信冷笑着说道。而随着他的动作,身后的前田庆次3人也纷纷亮出兵器冲了进来。

    顿时,评定间内就安静了下来。好吧,这群人中,很多都没有佩戴兵器,毕竟到主公的地盘开会,每个人都如果带上兵器的话,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当前田庆次三人摆出poss恶狠狠的瞪着诸人时,他们很明智的怂了。反正现在织田义信要找麻烦的又不是他们,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词汇,但道理还是很清楚的。

    而那些佩戴兵器的,基本都是松平元康的小姓或者旗本,面对这种情况。尤其是松平元康一直保持着沉默,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如此多的松平家重臣聚在这里,他们可不敢乱来。

    这种场面,顿时让酒井忠尚气得半死,指着织田义信想要骂人,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口。他什么时候见过像织田义信这么蛮不讲理的使者?这个人真的是打算和松平家商议同盟的?

    “啧啧。看来你父母没有教过你,不要随便用手指指着别人啊~”织田义信摇头晃脑的说着,随后就看到白光一闪,酒井忠尚就一声惨叫,捂着右手跪在了地上。

    “混蛋!”正当织田义信打算再说点什么装下逼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声爆喝,转头看去,却发现小平太正举着太刀向自己冲过来。

    “这小子,还真是……”织田义信顿时被这小子逗乐了。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自己装逼,就这个傻蛋跳出来破坏气氛,“这么没有眼力的家伙,是怎么当上武士的?”织田义信心中腹诽着,不过却也没有打算杀死小平太,只不过随意的一挥,小平太的太刀就断成了两截,随后飞起一脚,可怜的小平太就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松平元康,这小子是谁啊?”织田义信随口问道。小平太这个名字,他有些耳熟,但这种幼名太普通了,让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所以只能问知道的人了。毕竟这个时代,很多情况下,知道一个姓氏,就能够得到很多情报了。

    “他叫做小平太,酒井忠尚麾下家臣榊原长政之子,现在是我的小姓。”松平元康冷声说道。虽然他很不想回答,但人家问了,总不能不出声吧?

    “哦?”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双眼放光的看着小平太,因为他已经猜到这小子是谁了。酒井忠尚的家臣之子,被松平元康要过去做小姓,老爹姓榊原。附和这三个条件的,除了榊原康政之外还能有谁呢?

    “啧啧,这小子勇气倒是可嘉,嗯……这人我要了!”织田义信仿佛在说一件非常无关痛痒的事情,丝毫没打算征求松平元康或者小平太本人的意见。

    不过松平元康显然也不想在这种无聊的地方和织田义信起冲突,“义信大人能够看上他,那是他的福气……”

    “呵呵,那就多谢松平大人了。”织田义信随口敷衍着,随即就正色说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谈一谈具体的事情了呢?”

    闻言,松平元康点了点头,重新坐了回去。至于酒井忠尚,自然有旗本将其带下去看管。

    “喂。小平太,你现在是我的小姓了,还不快过来?!”看到小平太晃晃悠悠的爬起来就准备往松平元康那边走去,织田义信顿时不爽的喊着。

    闻言,小平太愕然的看着松平元康。显然不相信他真的会将自己这么随便的送给别人。当初,松平元康可是和酒井忠尚谈了许久,才将自己要过去的说。

    看到小平太的目光,松平元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小平太,从今天起,你要像侍奉我一般侍奉义信大人,不要丢松平家的脸面!”

    沉默,小平太听到松平元康的话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缓缓的走到了织田义信的身后。好吧,看样子这件事情对小平太的打击有点大呢。

    不过,他开不开心,有没有被打击,显然没有谁会在乎,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可是要决定松平家未来的大事件呢。好吧,其实就算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小平太跟谁这种事情,也没有谁会在乎啦。呃……织田义信可能有一丢丢的在乎。毕竟是未来的名将嘛,不过这种时候,他显然不可能对他说什么的。

    让抱着两个孩子的濑名先坐好,织田义信随后就坐在了她的身旁。而前田庆次三人,则依然摆着poss站在众人的面前。

    这种情况,让松平元康顿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出来了,织田义信似乎已经不打算按照正常的谈判套路来走了。

    果然,织田义信一坐下。就直接大咧咧的说道,“松平大人,我希望从今天起,松平家彻底脱离今川家,降服织田家!”

    一句话,松平元康还没有说话,下面的家臣们就开始骚动了。只是……

    “不准乱动!不准说话!”前田庆次三人毫不客气的挥舞着兵器,让评定间内重新恢复了安静。好吧,这里面鸟居忠吉等老臣主动要求众人配合,也是能够这么顺利的原因。

    看到这幅场面,松平元康又没有答话,织田义信顿时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降服本家后,本家可以保证,松平家以后在三河的地位。同时,一旦今川家攻打松平家,本家也会出兵援助。但同样的,一旦本家有要求,松平家必须出兵协助本家作战,当然了,本家会相应的付给松平家一些酬劳的。”

    这番话,和之前织田义信告诉松平元康的那些内容并没有什么区别。事实上这些内容也是织田信长所要求的,和历史上的织德同盟中的条约也没有太多的偏差,唯一一点不同的,历史上,织田家和松平家在名义上是平等位置的同盟关系,虽然实际上和织田信长手下的军团长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织田义信所要的,就是让松平家彻底成为织田家的家臣。理由也很简单,他对这只乌龟现在怎么看都不爽,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发展起来呢?

    闻言,松平元康顿时就准备拒绝,之前不答应,现在他也不可能答应。虽然因为织田义信救出了濑名母子,让松平家不得不反叛。但地位,还是要争一争的。在他看来,其他条件都好商量,但织田家必须承认松平家的独立地位。

    可惜,织田义信根本就不准备给松平元康商讨的余地。嘛,他也是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不是能够舌战群儒的诸葛同学,所以干脆直接走暴力流。直接让前田庆次等人控制住松平家的家臣,自己再将这件事情强行敲定。

    所以,看到松平元康准备开口,织田义信立刻说道,“松平家降服之后,濑名、竹千代和龟三人,作为人质要送去尾张。不过,介于如今松平家的实力过于弱小,本家也会支援金钱5000贯。”

    一句话,就将松平元康本来要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没办法,如今的松平家确实没钱了。虽然松平家上下拼命的节省开支,勉强足以让松平家维持住三河的局面,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今川家的支援上。

    一旦今川家得知濑名的事情,绝对会立刻中止对松平家的一切援助,到时候就算今川、织田不来攻打松平家,松平家虽然也不会因此崩溃,但十年之内,是别想统一三河了。

    松平元康表情阴沉的看着织田义信,随后又看了看周围默不作声的诸多家臣,看到酒井忠次的时候,松平元康点头示意着。这个时候,必须有家臣站出来说话。

    “织田大人!在下有话说!”酒井忠次站起身来无视本多忠胜的凶狠目光大声说道。

    见状,本多忠胜顿时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不然为啥其他人不说话,就他看守的这边有人跳出来呢?“找死!”本多忠胜大喝着,手中蜻蜓切瞬间就向酒井忠次刺了过去。

    “住手。”织田义信平淡的声音传来,让蜻蜓切的枪尖停在了酒井忠次胸前不到5厘米处。好吧,如果本多忠胜本事差一些的话,说不定酒井忠次直接就冤死在这里了。

    “你是酒井忠次吧?倒是好胆量~”织田义信看着在这种情况下,脸色依然如常的酒井忠次赞叹道。一番话,顿时就让周围的一些年轻家臣羞愧不已。而鸟居忠吉等人,似乎已经睡着了一般,坐在那边一动不动,也不晓得是明白大势已去,还是已经另有打算了。

    “织田大人,如果织田家诚心和本家和谈,那么必须要承认本家的独立地位!同盟!也必须是建立在同等的地位上!不然,三河武士从来不会惧怕死亡!”酒井忠次大声说道。一番话,顿时让周围许多家臣骚动起来。

    “哈……哈哈哈……”闻言,织田义信突然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惧死亡吗?如果那样的话,今天过后,世上就再无松平家了……”织田义信平淡的说道,仿佛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